文庙太阳能发电场

马六甲首席部长拿督斯里莫哈末阿里表示,马六甲文庙太阳能谷的太阳能发电场(solar farm)将于今年4月竣工,预料5月就能把所收集的能源输送给国能。

他指出,耗资4100万令吉的文庙太阳能谷的太阳能发电场一共分成三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是生产1.3兆瓦,第二阶段1.22兆瓦和第三阶段2.48兆瓦。

他说,首个阶段如今已完成其中50%,预计在下个月15日就能完工;至于第二期及第三期工程分别计划在3月及4月完成,这三个阶段的工程能够每年生产6162兆瓦小时的太阳能量。

莫哈末阿里今日在有关太阳能发电场出席安装太阳能板仪式后,在记者会上这么说。出席者包括巫统州行政议员拿督嘉化阿丹、马六甲集团公司总营运长诺丁等。

生产5兆瓦电力

他表示,这个发电场可以生产高达5兆瓦电力,是全甲州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场,它占地17.29 亩,由马六甲集团公司向大马债券创投公司(Malaysia DebtVenture Berhad)融资进行,这笔款项将分15年偿还,估计在21年后才可以带来高达1亿2100万令吉的收入。“推动太阳能科技可以减少对天然资源的依赖, 也可以减少空气中的二氧化碳,达到环保的效果;同时也可以为甲州带来更多就业机会。”

他说,目前在文庙一带的住家已经开始落实太阳能计划,但毕竟安装费用还是相当昂贵,因此反应并不热烈。

莫哈末阿里表示,通过电力收购制下,以每千瓦时90仙的价格售给国能。

柔火箭不敢硬碰马华强人 前线州虎头蛇尾吉祥退缩


(林文彪评述)年前行动党宣布把柔佛列为下届大选的前线州,民联也虎视眈眈的要夺取州内的10个国会议席,为民联铺平到布城的道路。大选快到了,民联领军作战的首领是谁?大军不见人影,只有伊斯兰党副主席沙拉胡丁证实不会捍卫古邦阁亮国席,将在下届大选转战柔佛。

早前报载华都牙也区国会议员冯宝君和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将追随林吉祥到柔州力撼国阵,当年的小辣椒冯宝君,被霹雳州党争拖累后,早已意兴阑珊,厌倦行动党的派系斗争,3.08后虽然蝉联国会议员,但已经是“辣椒干”,在国会睡觉多过发言。张念群南下之说,则是刘天球觊觎沙登国会,调虎离山之计,难以得逞。

除此之外,柔佛行动党四年来也没有新脸孔出现,公正党也一样,暮气沉沉,最热闹的是公正党州主席蔡锐明与行动党柔州主席巫程豪争夺振林山国会议席的公开骂战。

振林山国会议席原任国会议员曾亚英不获上阵机会,接替她的人选或是马华柔州联委会副主席张秀福。蔡锐明与行动党柔州主席巫程豪看中这个华裔占54%的选区,不敢到居銮(53.8%)、拉美士(47.75%)、昔加末 (47.65%)或亚依淡(39.57%)去硬碰部长苏巴马念,及三名马华副部长何国忠、蔡智勇及魏家祥。

蔡锐明与巫程豪两名大将,只敢在讲台上谩骂何国忠、蔡智勇及魏家祥,却不敢去攻打连伊斯兰党也没兴趣的居銮、拉美士及亚依淡,让二线及三线小头目去当炮灰,真是台上大英雄,台下大狗熊。

看看柔佛行动党主席如何布阵,就知道他完全没有预算中央会有大军杀到柔佛来。根据上届大选的统计,柔佛共有4个选区的华裔选民比例超过50%,分别是古来(59.01%)、振林山(54%)、居銮(53.8%)及峇吉里(53%)。最多华人的选区是古来,但行动党州主席巫程豪不敢要,不敢硬碰原任议员黄家定,即使黄家定已经确定不再寻求蝉联,巫程豪还是没有把握在这个柔佛最多华人选民的选区上阵,可见行动党仍视马华公会的城池为灰区。

大选已近,未见行动党中央有人领军南下。也没有任何柔州行动党基层或领袖公开欢迎林吉祥南下攻柔,更没有任何民联柔州领袖献议林吉祥竞选的柔佛国席。柔佛州最安全的华人区先让巫程豪及蔡锐明选中,剩下没人要的选区,才留给林吉祥及中央大将去任选?

地头蛇也不敢要的古来国会,算死草的林吉祥会有兴趣吗?年前柔州传闻林吉祥相中黄家定坐镇的古来国会议席,柔州的行动党粉丝也真是太天真了,林吉祥全国东挑西选,才挑到怡保东区这个华裔占81.53%(308大选数据)的国会选区。

古来虽然是柔佛州最多华人的选区,但是华裔选票只占59.01%,林吉祥有这个勇气去打前任马华总会长留下的选区吗?

行动党领袖评估该党欲竞选的选区胜望,主要以华人比例为考量。林吉祥这位那里最安全就去哪里竞选的行动党实权领袖,年事已高,应该是最后一次参选,也是最有机会当部长的一次大选,他哪里敢前往柔佛冒险?万一民联成功入主布城,而林吉祥又在柔佛落败,他哪有面子走后门入阁当部长甚至副首相?

新闻自由指数跌23位

基于警方在去年4‧28净选盟大集会的镇压行动包括粗暴对待新闻从业员,马来西亚在2012/2013年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下滑23名,在179个国家中排名145,是自2002年以来表现最差的一年。

缅甸大跃进

马来西亚则是亚洲地区排名下跌最严重的国家,跌入有史以来的新低点,大跌23位至第145名;相比之下,近期采取开放政策的缅甸则大跃进,排名上升18级,排在151位,距离马来西亚不远。

大马在2002年排名110、2003年排104、2004年排122、2005年排113、2006年上升到92、2007年骤降至124名、2008年续降至132名、2009年上升到131、2010年跌至141以及2011年升至122。

根据无疆界记者组织最新的全球新闻指数报告显示,我国新闻自由指数下滑,主要为警方应对去年4‧28净选盟大集会的行动及政府一再检审新闻。

去年,数名新闻从业员投诉在净选盟集会当天遭警方粗暴对待,包括没收摄影器材和记忆卡。

指马柬“滑向威权主义”

无国界记者组织也特别使用了一小节来敲响警钟,指马来西亚和柬埔寨正在“滑向威权主义”(drift towards authoritarianism)。

邻国泰国和印尼都比大马享有更大的新闻自由空间,两国分别排名135和139。

其他东南亚国家如菲律宾、寮国、越南的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为147、149、168及172。

雪州政权花落谁家未知数 国阵民联拉锯战难解难分


(张新采评述)
马大民主和选举研究中心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在雪兰莪州的受访者中,有60%表示将在来届大选中支持民联。雪州大臣卡立为此认为,民联可以保住雪州政权。

不过,国阵雪州协调员莫哈末晋则质疑有关民调结果,并不能反映雪州选民真正的立场,并认为卡立的说法只是自己讲自己爽而已。

姑且不论马大民主和选举研究中心的调查是否可以作为依据,但有关民联获得60%选民支持的结论,肯定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因为其他的民调都显示,民联和国阵赢得雪州政权的机会是5050,双方目前依然是展开拉锯战,最终鹿死谁手,还是未知数。,

不容否认,民联执政雪州后推行的一些惠民政策,的确赢得不少选民的好评,如免费供水。卡立好好先生的形象也加了不少分。但这个标榜清廉的州政府上台后也陷入一连串的丑闻,如偷沙事件,以及无法和中央政府和雪州水供公司就供水问题达成共识,导致多个地区面对水荒的问题,以及日益严重的非法赌博中心,则让民联失分。

与国内其他州的情况一样,雪州的华裔选民相信在来届大选会继续支持民联,这是对民联有利的地方,但是,印裔选民则开始回流国阵,因此,马来选民的抉择,将是决定民联还是国阵输赢的关键,当中占了35-40%的马来中层阶级的投票意向,足以左右大局。

雪州共有56个州议席,华裔选民为主的选区只有15个,其他41席则是巫裔占多和混合选区。换言之,火箭即使赢完,也无法单独执政,必须看人民公正党的表现。

308大选中首次失去雪州政权的国阵,这次矢要收复山河。从首相纳吉亲自坐镇雪州,已经足以说明国阵要重夺雪州的决心。他推行的一系列转型计划,已经开始显现成果,包括在308大选中支持民联的印裔和巫裔,也改变了立场,只是和印裔相比,巫裔回流的比例还不是非常明显,但肯定的是,有许多马来人对行动党在民联的地位日益强大感到忧虑和猜疑,对伊斯兰党在州政府所扮演的角色有意见,对伊斯兰党的行政议员不再掌管伊斯兰事务特别不满。这枚计时炸弹一旦引爆,将会给民联带来重创。

无独有偶的是,民联和国阵都面对大臣人选的问题。卡立在任期间曾经多次被人民公正党本身的领袖逼宫,虽然最终有惊无险,但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对大臣一职虎视耽耽是公开的秘密,他还会再让路给卡立吗?

国阵的问题则是至今还不知道谁是准大臣人选。现任巫统雪州署理主席兼农业部长诺奥马虽然有资格,但他口不遮拦的言论是致命伤。莫哈末晋则缺乏领袖的魅力,他也有自知之明,没有极力争取出任大臣。为了配合转型,纳吉也许会挑选一名新人在国阵重新执政雪州后出任大臣。国阵和民联对大臣人选都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这也是许多选民投票前考量的其中一个因素。

绿色盛会三大目标骗天下 黄德图穷匕现为民联打战


(姚新言评述)
绿色盛会主席黄德宣布,绿色盛会将展开“彭亨绿色走廊”运动,从2月开始在彭亨8个国会议席和23个州议席,为民联候选人助选,协助民联入主布城,以便民联兑现关闭莱纳斯稀土厂以及反公害承诺。

从当初的不涉足政治,到如今公开表态为民联候选人助选,黄德的解释是,是因为政府漠视绿色盛会的各种诉求,才迫使绿色盛会投向民联,希望民联执政中央后能兑现承诺,关闭莱纳斯稀土厂。

他说,民联成立新政府后,必须在30天内关闭莱纳斯稀土厂,绿色盛会在这方面绝不妥协。

虽然黄德辩称绿色盛会是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才涉足政治,但他在后期的斗争方式、立场和言论,根本就是挺民联。他在“112人民崛起大集会”上发言时就高喊换政府的口号,其口吻和一直以推翻国阵为目标的民联没有两样。他真以为民众都是愚蠢的,会相信绿色盛会的目标单纯只是反公害吗?

黄德不晓得是否还记得绿色盛会成立时的3大目标:(1)立即停止莱纳斯稀土厂;(2)禁止或重新评估既有的危险工程和方桉;(3)确保所有工程发展计划严格遵守《地球宪章》中的原则。可是,现在的绿色盛会,却好像把换政府列为其主要目标,让许多原本支持绿色盛会的民众感到失望和心灰意冷,因为绿色盛会宛然变成民联的外围组织。

黄德不是三岁小孩子,他应该清楚知道,即使是民联在来届大选成功入主布城,不要说不可能在30天内关闭莱纳斯稀土厂,任期内能否做到,都还存有巨大变数。如果新政府可以随意关闭任何工厂或中途毁约,不但需要作出赔偿,甚至还会因此惹上官司,但更严重的是,国家的声誉和形象会受到沾污,也会让外资却步,毕竟有谁敢冒这样大的风险,把钱投资在一个不稳定的地方呢?

黄德没有告诉大家,若民联执政中央后没有关闭莱纳斯稀土厂,绿色盛会会有什麽行动。他所谓的不会妥协只不过是外交辞令,若民联政府届时不理会他,他又能怎样?包括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在内的民联领袖,至今都未曾表态若民联赢得中央政权就会关闭莱纳斯稀土厂,黄德凭什麽就相信协助民联拿下政权后就会水到渠成?

同吃蛋糕一场游戏一场梦 聂老铺排神权国玩卡巴星


(龙奕评述)
谁都不能否认,伊党精神领袖聶老是精彩的,黠慧且自信。

本少爺是说82岁的聶老跑去卡巴星家的那一幕,一身轻便白袍的老人家乘大宝森节带自己生日蛋糕去卡巴星家切,排排坐吃蛋糕。

之前,刚发生槟伊党份子要清算卡巴星的风波,差点砸他律师館!这股基层势力嚣张地号召投卡巴星反对票,还狂踩火箭旗泄愤。

聶老显然来扑灭火势,但也证明他对这把两面刃有足够信心来掌握。

卡巴星反伊党回教国原旨是反出面的,甚至曾扬言:要建回教国,除非踩着吾屍而过!(卡巴星是反神权治国的标志性人物,立场鲜明到极点。)

理念上,聶老跟卡巴星是对立的,这齣政治秀的脚本很明显,要证明政治理念和终极目标不同,却可以二人排排坐,很brother!

关键就在这里,政见理念及终极目标水火不容,两位大佬依然沒反目翻脸,还可相敬如宾地携手为民联挣票。

这样一來,很多本来就只看到表象的追隨者乐死了,忙着粉刷美美。把两大佬的互动当作政治前端议题来炒,当作「天下太平」、「政治奋斗方向一致」、「绝无分歧内訌」!

天呀!摆在全民面前的是政权及治国方向的抉择,是政治信念和信仰模式的取捨,也是未来国家体制的建构的一次票决!

这跟聶老和日落洞之虎能不能相敬如宾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这不含私人情感及交情,这不是朋友主义!重要的是,聶、卡之政治理念及终极目标还是水火不容,两大佬谁都沒吃掉谁的坚持,只是屁股排排坐,腦袋可沒被屁股操纵,也沒換掉!

令人肅然起敬的卡巴星什么场面沒睇过?他说,聶老又无来吾寒舍一訪,都影响不了令伯反伊教刑法及回教国的立场!

起立!向卡巴星敬礼!

[转载自龙弈面子书贴文]

保护区10象疑遭毒死

10头濒临灭绝的侏儒象在马来西亚保护区离奇死亡,大马保育官员说,它们可能遭毒死。

在3个星期的时间内发现这些死亡的侏儒象,都是内出血,陈尸处彼此靠近。

有一个案例是,一头3个月大的小象发现陪在母象尸体旁,显然试图唤醒母象。

沙巴州环境部长拿督马西迪曼尊说,这是“保育和沙巴州悲哀的一天”。

非被盗猎象牙者打死

沙巴州拉拉山森林保护区的首席兽医纳丹说,相信这些大象都属于同一个家族,年龄介于4岁至20岁。

上星期有人发现4具象屍,但官员两天后又发现了另外4头象,死亡或濒临死亡。沙巴州野生动物部主管安部表示,在今年早些时候发现了两具“高度腐烂的侏儒象屍体”。

他说:“我们相信,这些侏儒象的死亡都互有关系。”

这些侏儒象仍有象牙,表明它们并不是被盗猎者打死,它们也没有枪伤。

消化系统受损内出血

它们的屍体样本已被送去检验,但纳丹表示,侏儒象消化系统明显受到破坏,令官员“高度怀疑”它们严重中毒。检验结果将证实它们是否被人蓄意下毒。

他说:“看着这些侏儒象死亡,其实是件悲伤的事,尤其见到雌象屍体旁还有一头约3个月大的小象。那小象试图唤醒它的母亲。”

世界自然基金会估计,野外的婆罗洲侏儒象不到1500头,其中大多数是在沙巴州。

民联借新加坡补选风壮​阳 学者强调补选效应无欣​喜


(张良评述)新加坡一场补选,选民在既安全,又死不了的境地发泄一番,却让民联如吃了兴奋剂一样兴奋狂抓,引颈长待新加坡的怕死风,吹过新柔长堤,借南风引发柔佛选举变天,恐怕是民联一厢情愿,误判形势,而陷入自我陶醉的催眠状态。

民联媒体如《当今大马》者,为了激励民联粉丝在柔佛竞选的士气,无不片面阐释邻国补选成绩,制造新加坡反风大吹的假象,刻意隐瞒新加坡人的心态与政治取向,无视新加坡政党的政治生态,有违新闻专业,更遑论中立分析与报道,若是党报为党服务则无可厚非,强调专业独立的媒体也“党报化”就自甘堕落了。

目前,新加坡执政党的人民行动党在本届国会87个民选议席中,仍占有80个议席。而且,这次补选中的选票总数不到3万张票,获胜一方多赢的选票也只有3100多张选票。新加坡资深前报人韩山元强调,新加坡实际上没有吹反风,榜鹅东区国会补选成绩,不至于影响大马选情。韩山元认为,大马一直将新加坡大选和补选结果,与“反风”混为一谈,这是因为大马人不了解新加坡选民心态。

新加坡知名学者文泉分析补选成绩后指出,这次胜出并没有让反对党欣喜若狂。相反,他们认为,选民之所以选择反对党的候选人,主要可能还在于选民意识到这次选举的结果不会影响到整个国家的大政方针,进而希望有更多反对党的声音去监督政府。

呼应新加坡这种民意趋向,工人党的秘书长刘程强说,“我们所能做的是看到政府政策所出现的一些问题,指出这些问题,然后在可能的范围里面,提出一些意见”,并且强调,工人党没有必要把所有课题政治化,以对峙的方式监督政府。这一说法,也由选民的一句话印证“我们并不想推翻政府,只是要有一把声音为我们说话”。

文泉的观察,与韩山元接受《中国报》访问时分析结果相近,大部分新加坡人还是希望人民行动党继续执政,此次只是藉由补选制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落败,主要是“精英主义”政策失效,以及人民“补选心态”作崇,与反风扯不上关係。

工人党在补选中击败执政党候选人,也没有因此而欣喜若狂,然而,马来西亚的民联竟然兴奋疯狂,若不是没有解读政治现象的能力,就是故意歪曲新加坡政治,误导马来西亚选民。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评论补选成绩时认为,不能因此把这次补选的结果当做是未来必然的趋势。可笑的是民联媒体却头脑简单地把工人党胜选当作大马未来大选必然的趋势。

文泉认为工人党的表述,和很多国家民主政治中,反对党为了反对而反对,恨不得把所有的政策和话题往政治化的方向扯,有很大的区别。

这是大马在野党应该认真反思的一面,新加坡工人党与民联政党的性质与品质差异甚大,新加坡榜鹅东选区选民选出的不是一个如民联般,为了反对而反对,恨不得把所有的政策和话题往政治化的方向扯的政党。

新加坡这场补选,最值得大马朝野政党学习的是双方的君子风度。据报道,在谢票的过程中,人民行动党和工人党的谢票团队相遇时,双方互相鼓掌,向对方致意。两党既竞争又友好,对公平竞争和民意表达结果的尊重,这才是值得我们关注与推崇的健康选举文化。

峇眼5校不敢领援金

槟州教育局拒绝提供清寒学生资料,造成峇眼国席5间学校清寒学生无法领取州政府的援助金。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周一在北海市议会礼堂展示教育部发出指示学校不可提供清寒学生资料的信件时说,峇眼国席的5间学校就因为接到教育局的有关信件而不敢接受州政府的援助金。

仅500学生受惠

他说,州政府去年颁发援助金予该区清寒学生时,槟州教育局有提供资料给州政府,让逾600名清寒学生获得100令吉援助金,可是教育局今年却拒提供资料,结果造成州政府准备的5万5000令吉援助金,只有约500名学生受惠。

“这5万5000令吉援助金,3万5000令吉是州政府的拨款,另外的2万令吉是由拿督程天送夫妇所领导的明亮慈善之家所捐献。”

峇眼达南区州议员丹纳强调,州政府颁发100令吉予清寒学生,并不是大选前的糖果,而是制度化颁发援助金予贫苦的一群。

明亮慈善之家主席拿督程天送表示,该组织的资金来源,大部分来自资源回收,部分来自大众募捐所得,希望大众能响应环保工作,继而伸出援手,给予贫困的一群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