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总反董总 ‧ 不跟叶新田玩926 /梁敬义

过去跟董总犹如连体、共同进退的教总将不出席926华教救亡抗议大会,显示独立思考的教总主席王超群无意跟叶新田同流合污。

沉默多时的王超群认为,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并非完全没有作为,只是政策上的事做不到。但每个担任副部长者都是无能为力,因为这是政治上的问题。

教总认为目前更为重要的是,必须关注教育大蓝图,因华教将面对危机。教总已针对教育大蓝图成立一个小组,并将会尽快把对教育大蓝图的课程纲要报告提岀看法,召集国内华团一起讨论研究,然后共同拟定一份意见书。

教总虽不出怨言,但明显突出叶新田最近借故到外国参加会议,而缺席教育大蓝图会议。把攸关华教兴衰的大蓝图等闲视之。

教总与董总的关系渐行渐远,反映在董总吹毛求疵,退出教育部主催的解决华小师资圆桌会议时,教总则选择留下来继续商讨如何落实解决方案。叶新田个人意气用事,其实是典当华教的前途,然而,他凡事对抗的态度却被盲目者视为"华教斗士"。

教总并不阻止属下成员出席926集会。然而,王超群亮出教总的立场,已经严重打击董总出师无名、搞是搞非的活动。王超群这项决定,也说明了926并不能为华教斗争取得任何实际成果,反之,在国会大厦的各族群国会议员面前,华教最高领导机构的董总,无理取闹"绝杀"华人副部长的功夫,堪称一流。

抗议被拖欠工资两个月 怡中央医院保安员罢工

(怡保22日讯)针对怡保苏丹后端姑拜浓医院保安公司拖欠员工工资问题,霹州行政议员拿督马汉顺将联系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并与保安公司接洽,以尽速解决此问题。

据悉,一家保安公司拖欠91名员工工资两个月,因此,引起员工不满于今日上午展开罢工行动。

公积金没汇入户口

马汉顺接到通知后,前往医院了解情况后,召开记者会说,他将着手处理保安公司的问题,希望一周内能解决,并希望保安人员继工作。

他指出,合约从2011年3月1日至2013年3月1日,期间该公司无法履行责任,不仅没有提供充足的保安人员,共132人,无法发放工资,也出现所扣除的公积金没有汇入户口的情况。

他说,院方曾在数月前给该公司一个月的期限,以促他们达成指定任务,但该公司无法完成,于是院方分别在今年5月、8月和9月致函卫生部,要求终止对其的合约。

他今日尝试联络保安公司最高的管理层,可是对方没有接听,但已吩咐支部管理员莫哈末西比,与其领导交涉,但西比目前无法给予回应。

另聘25保安员 暂时填补空缺

马汉顺说,今日院方已得到另一间保安公司提供至少25名保安人员,暂时填补空缺。

当记者与医院巡察委员会主席陈桂鸿巡视医院病房区入口的工作情况,只见医院人员临时志愿站岗,探访者却依然在探病时段外自由出入。

员工:曾答应12日付清 要工作也要工资

诺玛拉:“我们要工作,也要工资,如果今天没有工资,我们就不工作,就算这个保安公司被解约,我们也想要这份工作。”

她说,该公司曾答应在9月12日付清所有职员工资,至今仍不了了之。

接受美国NED资金 ‧《当今大马》认了/魏金良

自诩为独立网络媒体的《当今大马》,终於承认一项指控收取外国资金。不过,首席执行员詹德兰把美国资助,解释为"募集"基金的目的,是支援东南亚电子媒体中心的计划,以协助亚洲15个国家运用网络技术来推动新闻自由与民主人权。

此外,他也胪列一份各国受到金援的非政府组织和媒体名单,合理化本身的行为是正常运作。

然而,《当今大马》创办至今,从来没有对外透明化这项宏图大计,人们也不能理解一个声称独立的媒体,为何要听命於外国资金推动所谓的"新闻自由与民主人权"。因为还有其他非政府组织更有鲜明的地位和专业能力落实这项使命。网络媒体掺和就有不务正业之嫌。

詹德兰在主流媒体的报道压力下,证实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NED)提供资金给大马人民之声及《当今大马》等组织。

既然是"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软",詹德兰却夫子自道:《当今大马》坚守"编辑自主的原则,秉持核心价值"。不管从那个角度审视,《当今大马》必须依附国际资金的动机办事,世界上还未出现抛出金钱而不讲求目的的机构。因此,所谓"核心价值",就是美国金主的价值,《当今大马》的"编辑自主",也就是来自金主主意的自主。

詹德兰解释说:这就是为什么至今《当今大马》的70%主要股权仍然掌握在创办人与员工手中。我们也要求读者缴付订阅费,以便大部分的收入是来自读者或者广告。

"读者缴付订阅费"只是从去年开始的幌子,用以掩饰《当今大马》的经济独立,问题是订阅费开跑之初,仅仅实施在华文版上。若以民主人权界定,《当今大马》在种族和语文上,其实是搞分裂和搞"特殊"。

假如《当今大马》贯彻深度报导,就应该一早自掘其深度之中,拥有美国NED资金的支撑,以示君子坦荡荡。正如《当今大马》誓死捍卫人民知情权,但却没有给读者应有的知情权。读者在获得新闻资讯时,也因此无从对以民主之名,颠覆其他国家的NED表示"感恩"。

被指垄断猪肉进口帮凶 蔡智勇或起诉吴春水

(昔加末22日讯)农业与农基工业部副部长拿督蔡智勇反击马来西亚猪肉商公会总会长吴春水,针对后者直指他是国内猪肉进口被垄断的帮凶言论。

他促请吴春水对事详细说清楚或收回其言论,否则将采取法律途径起诉对方。

促详细说清楚

蔡智勇也希望吴春水可以重复针对他自己的言论,作出进一步的仔细说明,若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就收回其言论,否则,他将采取法律途径起诉吴春水。

蔡智勇是于今午在巡视拉美士登能华小后,在记者会上如是指出。

“吴春水对各家中文报媒体说兽医局所检查的宰猪场没有名或不知道在哪里,我看他是没有上过互联网查看,因为在网站上有清楚写明,已有逾50家的宰猪场被批准和检验过。”

再向雪大臣开炮

他强调,之前任何进口猪肉的来源都不是很确定,甚至中间人也可以卖给大马,所以,真正的工厂在何处都不知道;而内阁近期也议决了不能有任何公会垄断猪肉进口。

蔡智勇也是拉美士区国会议员。他同时再度抨击雪州州务大臣卡立已经丧失以人民至上的精神,作为票选的大臣,理当对存有连串质疑的打南集团课题,向人民作出详细解释,而非一味逃避,甚至害怕跟他进行辩论。

非政府组织偷鸡摸狗收外国资金

为什么《人民之声》收取外国资金,今天会成为人民关注的新闻?对这些非政府组织来说,当然是受到政府的打压,是受害者。因此,人民自然给予同情,但除此之外,《人民之声》仍需面对后续的各种压力,官司等等。

除了《人民之声》,当今大马、净选盟及独立新闻中心,也被政府指控收取外国资金,企图颠覆政府。

非政府组织哪一个不是自诩作业透明化的?

既然如此,人民之声,当今大马、净选盟及独立新闻中心,哪一个组织曾经每年主动公开账目,透明化其资金来源?

如果这些组织领取外国资金,是正当不过的事,而且也么有违反公司法令或社团法令,为何不在开始领取外国资金时,就坦然向人民公布详细的“领取外国资金条件”?

如果这些条件都是对人民及国家有利,这些非政府赤裸裸向人民公布后,人民一早就知道国外资金来源与条件,现在就不成为新闻了,而且当这些组织主动透明化其资金来源后,政府也在第一时间取得这些资料,如果现在才来追究,显然就是具有政治议程的秋后算账了。

《当今大马》今天针对该报被牵涉入“收取外国资金”的团体之一,深感不满,归罪于巫统控制的官方媒体欲清算网路媒体。

《当今大马》发表题为“巫统媒体抨人民之声收钱搞颠覆,第三电视打头阵三大报封面伺候”的新闻中,聚焦各报对人民之声所收到的开放社会基金款项,出现不同的数目。藉此证明这些报道没有公信力。

作为一个坦坦荡荡向人民负责的非政府组织,人民之声为何不自己主动公布所收到的开放社会基金款项最准确的数目以正视听?

组织领取外国资金一开始就不敢堂堂正正示人,越是偷鸡摸狗行事,就更加深欲盖弥彰的负面印象。越是神秘,公众就就越有偷窥的欲望。

如果非政府组织自认收取国际著名投机者索罗斯旗下的开放社会基金(OSI),以及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资金援助,也获得人民的认同,根本就不必躲躲闪闪。

针对主流媒体的“抹黑”,这些非政府组织目前最有效的反击行动,就是向人民宣扬开放社会基金(OSI),以及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对大马人民及国家的种种好处,赢取人民的支持,理直气壮,总比扮演受害人角色博取同情更有志气。

 

【快刀斩】倪可汉满身屎 林冠英噤声告哑

倪可汉在推特上写道:"凯里要穆斯林示威抗议巴西利,那是为了伊斯兰教或他的政治利益?穆斯林是否为此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

巴西利制作13.5分钟的反伊斯兰教电影《穆斯林的无知》,激起伊斯兰世界凶猛的示威暴动浪潮,造成人命伤亡和财产损失。巫青团长凯里组织示威意欲唤起对宗教的捍卫责任以及回击羞辱。

如果凯里纯粹出於政治利益,那么,行动党伙伴伊斯兰党青年团也搞示威,为何倪可汉不点名批评他们的动机?

在巫英报章舆论对他横扫一轮后,起初把责任推给国阵领袖有意扭曲他的原意,伊党领袖突然从旁杀出,指责倪可汉对宗教缺乏敏感,倪可汉再无法搪责了,压力之下,公开向穆斯林道歉。犯贱的,主要是他那句"穆斯林是否为此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似乎轻视穆斯林的举措。

他的上司林冠英吓破胆,既不敢挺倪可汉,一时找不到可以下台的政治辞令为行动党开脱,暂时噤声告哑,没话说。这次,林冠英再度发挥他躲闪的才能。

首相认为倪可汉不可道歉了事。因为涉及宗教的问题非同小可,只稍道歉就安枕无忧,岂不是鼓励人人都可嘴吧犯贱?副首相慕尤丁说,即使道歉也无济於事,对穆斯林已构成伤害。

倪可汉为了嘲弄政敌以自爽的言论,将如何收拾残局,颇费思量。


巴西财长:美联储第三轮量化宽松是“汇率战争”

巴西财长吉多•曼特加(Guido Mantega)警告称,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推出更多量化宽松措施的“保护主义”举动,将重新引燃汇率战争,可能给世界其它国家带来严重后果。

“各方必须理解此举会有后果,”曼特加周四在采访中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美联储的第三轮量化宽松(QE3)计划在美国“将只会产生微弱作用,因为流动性已经不缺了……而且这种流动性不会流向生产活动”。

他表示,相反,这种流动性正在压低美元汇率,意在提振美国出口。

在巴西现任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和前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手下均担任财长的曼特加,亲眼目睹巴西经济从自信的繁荣变成今年的接近停滞。

他指出,美联储上周决定发起QE3计划之后,日本紧随其后,在本周决定扩大该国的QE计划,这证明全球紧张不断加剧。“这是一场汇率战争,”他表示。

“汇率战争”这个说法是曼特加在两年前发明的,当时美联储的第二轮量化宽松(QE2)导致资金洪流扑向海外,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尤其是巴西)的货币出现显著的升值。

美联储上周宣布发起QE3,即新一轮并且是无上限的资产购买计划,将购入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并承诺将一直推行这项政策,直至美国劳动力市场状况好 转。再加上美联储购入美国长期国债的“扭转操作”(Operation Twist),这意味着美联储在今年剩余时间每月将购入总共850亿美元资产,与2010年QE2计划相仿。

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周三宣布,将额外购入10万亿日元(合1280亿美元)的国债,从而将其资产购买计划的规模扩大至80万亿日元。这项操作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压低日元汇率。

曼特加表示,巴西“迄今只看到(QE3导致的)预期变化所产生的后果”,因为相关资源尚未释放。“风险厌恶情绪已经减弱,‘动物精神’有所抬头,”他表示。

但是,持续的量化宽松政策将损害世界各地的贸易,从新兴经济体到德国和日本等发达出口国都会受害。

“日本企业早就在抱怨日元汇率偏高。如果美元走低,导致贸易竞争加剧,那也将迫使巴西采取措施制止雷亚尔走高,”曼特加表示。

他没有说明具体将出台什么政策。但巴西自2010年以来已经采取一系列措施以阻止雷亚尔升值(包括对流入巴西的证券投资资金征税),其中一些措施已 在近期废止。周四,雷亚尔兑美元的汇率是1美元兑2.02雷亚尔,比2011年7月1美元兑1.52雷亚尔的峰值水平下降三分之一左右。

“我认为目前而言雷亚尔处于合理的水平,这个汇率相对于巴西贸易伙伴的一篮子货币仍偏高一些,但这个水平有助于巴西企业提高竞争力。”

巴西在过去一年已经降息500个基点,以保障经济复苏。曼特加称,巴西经济今年将增长2%,明年将增长多达4.5%。他说,有关巴西“保护主义”的批评是“一个神话”,而减少从墨西哥进口汽车配额的有争议做法,只不过是正当“商务防御措施”的一个实例。

“美国、欧洲和英国都比巴西更具有保护主义色彩,”他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