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耳目李继香被起底 李映霞效应暴露火箭腐败

dap sister fight long

(吴立勤评述)李映霞及沈同钦以独立人士上阵大选事件,沈同钦受到宽待,李映霞被虐待,让一些党同志看不过眼,纷纷为李映霞打抱不平。日前,报载有网民爆料指李映霞被割爱并被套上贪腐罪名是其同志加影市议员李继香的杰作。现在已经平步青云上阵竞选新古毛州议席的李继香即刻反驳加以否认,好像对网民的指着一无所知,好像受害者那样表现得无辜无奈,却不敢喊告。

公众总是对新奇事物保持高度好奇心,越是隐秘的事,越令人感兴趣。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更何况是同志,党内女性领袖本来就不多,为何女女水火不能相容?

问题就出在官职太少,尤其是“行政议员”这类顶多分配一个名额给女性作为“重视女权”固打花瓶的官职。结果是姐姐妹妹打起来,争到头破血流,姐妹同志互相厮杀,争到底,还不是为了“升官”?

郭素沁今天讲鸟话,说李映霞不获得喜欢和支持!李映霞的支持者却提醒郭素沁,李映霞在雪州党选中以最高票当选,郭素沁自己才拿第11名却可以当州主席,最低票落选者李继香满身污点,却因为是林吉祥安置在雪州的耳目而平步青云,天理何在?

其实,李映霞早在两年前就对党内派系倾轧感厌倦,然而却无隐退之意,当卡巴星倡议党领袖只能一人只能竞选一席后,时任欧阳捍华办公室总管兼加影市议员,一手掌欧阳捍华拨款资源分配大权的李继香就目不转睛地盯死郭素沁的金銮镇州议席,等着取代郭素沁的行政议员职。

但是,党内女性的竞争者必需先排除对手,李映霞的存在是一个威胁,杨巧双则胸无大志,像市议员多过扮演州议员的角色,同时也与华社脱节,更被李继香隔绝与“中央”的直接联系。李映霞一旦蝉联为州议员,在州议会内的资历就比李继香深,林吉祥的耳目要做什么官,当然不用问过州联委会,但李继香要趴头当行政议员就显得难看,所以必须先下手为强,干掉李映霞。

行动党内部姐姐妹妹如何倾轧批斗,再过不久预料会浮出台面,但李继香今天挣得个候选人来做,更引起党内同志诸多争议,这些党员近日联手挖掘翻出李继香的臭底,上载面子书,让社会大众评断。《南洋商报》副新闻编辑许国伟,曾在《当今大马》发表《请回答,你跟阿扁有什么不同?》评论文章,其中评议李继香的部分摘录如下:

“当民联穷追猛打巫统妇女组主席莎丽扎与其丈夫卷入的国家养牛计划风暴时,国阵也扯出行动党霹州秘书倪可敏的妻子公司获西服合约课题。”

“倪可敏是解释了,行动党领袖大可说:“不管你们相信不相信,总之我是信了”接受了倪可敏的解释,但还有另一个跟莎姐卷入养牛风暴情况有点类似的,且行动党至今未有令人信服的处理方式的,就是行动党雪州州委李继香跟她叔叔公司的事件。”

“李继香曾被指控制雪州行动党的选区拨款和工程合约,对于她叔叔李维荣拿到许多雪州政府工程合约的事,开始时拒绝承认两人亲属关系,还连呼四次“不重要!不重要!不重要!不重要!”,直到在赵明福皇委会听证会供证,受反贪污委员会代表律师沙菲宜盘问下才首度承认,李维荣是其叔叔,还坚持说自己是平凡女子,无力影响雪州政府。”

“莎丽札与李继香的事件,相同点都属瓜田李下本该避嫌,且两人的解释甚至强硬态度争辩,都难免让外人觉得里头似乎有“猫腻”;不同的只在于,工程与计划涉及的款额大小。”

另一名熟知行动党内部政治的网民Vincent Wee非常怀疑,从一开始为什么林吉祥、林冠英和陈国伟就不断的出面打压李映霞?有这个必要吗?李映霞只不过是雪州其中一位州议员,为什么非要铲除她不可?

他分析道:“内部消息指出原来林氏父子怕他们的心腹,郭素沁和刘天球不在雪州竞选后,在雪州上一届党选以最高票当选,但却不是很听话,已靠向邓章钦一派的李映霞,有可能会当上雪州的行政议员!而林吉祥是要把这个位子留给自己的政治秘书李继香。最令李映霞感到无奈的是,林吉祥的爱将李继香虽然在赵明福一案中丑闻缠身,却可以成为雪州新古毛的候选人!”

“林氏父子要的是身为他们在雪州的代理人李继香胜出了,还可当雪州的行政议员,和欧阳捍华牵制着邓章钦这一派,真相就是如此简单!而陈国伟为了当下一任的秘书长,不惜的要为林氏父子立下大功干掉李映霞,确保在党选拿最到低票,臭名昭彰的李继香可以当上行政议员!”

“林氏父子也踢掉老臣子陈春水和李亚成,让陈国伟的马仔罗志兴和黄田志上阵雪州州议席,让林氏皇朝可以牢牢的控制着雪州,以免步上霹雳,马六甲和柔佛不受林氏父子控制的后尘。”

“其实早在一年前,林氏皇朝就步署了一系列针对李映霞的计划,包括在社青团和中央改党让她除名,这就是为什么李映霞会在最后一刻退出中央委员会的竞选,难怪几个行动党自己的市议员,会在过去两年内不断的制造对李映霞不利的传闻,而完全没有受到行动党纪律委员会的对付,大大违反行动党动不动就採取纪律行动的做风。”

他最后提醒读者“大家要睁大眼睛,好戏在后头!林氏皇朝肯定还有更毒更辣的招式来针对李映霞!”

lee27 lee26 lee25 lee24 lee18 lee14 lee13 lee7 lee6 lee5 lee3 lee2 lee

轿车失控撞重型罗里

214

一名国中男副校长与家人出游,返回丰盛港途中不知何故撞上重型罗里酿车祸,造成父女3人丧命2婆孙受伤悲剧。

上述死亡车祸是在今午4时许,发生在柔佛州哥打丁宜通往丰盛港路段33公里处。

死者是44岁的丰盛港安绒峇都国中副校长阿都拉萨、其14岁女儿阿蒂峇及11岁女儿阿菲嘉。

而当时,车内还有9岁儿子阿里慕及79岁的母亲诺丽雅,都分别受伤入院。

死者驾驶的国产花蝴蝶在事发后也毁坏不堪,车头与车身严重压损,形同废铁,相信当时猛烈碰撞所致。

警员目睹车祸施救男童丰盛港警区主任朱基菲里副警监向记者说,恰巧他也是从新山返回丰盛港途中看见车祸,立即下车协助,并把夹在车内的9岁男童抱出车外。

伊党重申势必落实伊刑法 行动党为虎作伥噤若寒蝉

dap cant stop long
(张新采评述)
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署理主席哈仑丁重申,民联执政中央后,即使民主行动党反对,也将会落实伊斯兰刑事法。

他说,基于行动党乐意使用伊斯兰党标志竞选,他深信行动党将接受伊斯兰刑事法,并补充,过去的行动党确实反对伊斯兰刑事法,但现在已经不会反对了。

虽然行动党主席卡巴星第一时间否认行动党借用伊斯兰党标志参加大选,等同是认同伊斯兰刑事法,但哈仑丁的谈话拆穿了行动党一直在这个课题上欺骗、误导和愚弄 华社的谎言。他说,伊斯兰刑事法是穆斯林的内部事宜,其他人根本不需要介入,就好像穆斯林要去麦加朝圣一样,谁也阻止不了。

为了消除华社的疑虑,行动党一直为伊斯兰党护航,说民联入主布城后,伊斯兰党绝对不会落实伊斯兰刑事法,也不会建立伊斯兰国。

可是,伊斯兰党领袖则告诉大家,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向来都是伊斯兰党的斗争目标和治国政策,永远不会放弃。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也说得非常清楚,伊斯兰党向来坚持要大马成为伊斯兰国,奉行伊斯兰生活方式和实施伊斯兰刑事法。

虽然伊斯兰党领袖强调,伊斯兰刑事法只是针对穆斯林,而不是其他族群,但是,由伊斯兰党主导的吉兰丹和吉打州政府落实的伊斯兰化政策,就已经是影响非穆斯林的权益和生活方式。例如去年闹得沸沸腾腾的丹州理发院风波和今年初吉州政府颁布的农历新年艺人在新春期间上台表演的衣着指南。

这两起风波最终是因为大选将至,伊斯兰党担心会影响选情,丹州和吉州政府才暂停有关的执法行动。大选后若还是由伊斯兰党执政这两个州,几乎肯定会恢复落实伊斯兰化政策。

行动党也告诉华社,要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必须修宪,而且门槛很高。可是,一旦民联执政中央,而伊斯兰党提出要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时,行动党根本就无法阻止,因为对穆斯林来说,伊斯兰刑事法就是宗教的一部分。若是伊斯兰党在国会提出相关法案,巫统和公正党的巫裔议员,只能支持。届时,行动党议员集体投反对票,也已经是米已成饭。

其实,有没有修宪都不重要,因为伊斯兰党可以通过其执政的州属,运用地方政府赋予的权力。全面实施伊斯兰教义,这就会影响非穆斯林。像丹州政府早已推行的男女在超市购物时,必须分开付钱、不准涂口红和穿高跟鞋上班,所有新建筑物必须含有伊斯兰色彩等,虽然说是针对穆斯林,但非穆斯林若抵触相关政策,一样受到惩罚。

因此所谓伊斯兰刑事法和伊斯兰化政策,只是针对穆斯林的说法,根本就是自欺欺人的。

也许,很多华裔现在都陶醉在“五月五,换政府”的美梦中,相信行动党的说法,认为伊斯兰党绝对不会实行伊斯兰刑事法,因此非穆斯林不必害怕,敢敢把票投给民联。只是,当有一天这种情况真的出现在我们这个美丽的家园时,华裔选民不要怨天尤人,因为这是他们本身的抉择。

伊党坚持伊刑法箭在弦​上 卡巴星反对吉祥躲闪推​托

karpal lks long
(董佳燕评述)当林吉祥被记者问及对伊斯兰党长老理事会署理主席哈仑丁指行动党提名日前要求若该党标志不被选委会接受则使用伊党标志代表行动党接受伊党政策与理念,重申执政中央必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言论有什么看法时,第一个反应不是籍机会强调行动党反对伊刑法的立场,而是质疑报道的可信度,拒绝回应。

亲民联网站《当今大马》报道时特意标注有刊登哈仑丁言论报道的报章《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报》和《新海峡时报》是“巫统喉舌”,以此开头来误导读者认为上述言论由这些报章来报道具有刻意扭曲,离间民联盟党感情。

事实上,数家电视台的华语新闻如《八度空间》、《第七台》,还有各大中文报章都针对哈仑丁言论做出报道。电视台播放的还是哈仑丁亲自发表谈话,画面下端加上译文,绝无花假。

看官大可重看电视新闻,细嚼哈仑丁长老的发言。

哈仑丁当时说:“当行动党或会面对提名使用标志问题时,它要求伊党给予协助,在会议上我们批准他们携带两份委任状,以便若选委会不接受他们的标志,他们就使用伊党的标志提名。他们接受伊党的标志,意味着认同伊党的政策”。

“伊刑法是伊党的斗争基础,伊党绝不会改变立场,而伊党确定要推行。当我们为回教斗争,推行伊刑法是普世的要求,差异只在时间与阶段,一切取决于如何推行,我们先看着办”。

“当我们有朝一日掌权的时候,(坚信)一定有掌权的一天,到时候民联三方必须有取舍的政策”。

凡问及伊刑法课题,林吉祥胆怯推托。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哈仑丁旧事重提后,行动党没有实权的党主席卡巴星,只他一人召开记者会声明火箭不赞同哈仑丁说法,事关足以颠覆司法影响全民生活的国策,行动党领袖没有人义不容辞地赶到卡巴星身边力挺“党”的立场。

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认同哈仑丁言论,确认了哈仑丁表示只要民联执政就会坚决实施伊刑法的说法是整个伊党的共同信念。林吉祥闪得就闪,闪不到就躲,继续扮鸵鸟将头塞进沙堆里。

New Picture (2)

详解注册官信件没禁标志 林吉祥装悲作哭演得肉麻

lks cry bn long
(陈英凡评述)
林吉祥当众落泪,不明的人以为社团注册官不准行动党使用火箭标志,事实上不是,注册官给民主行动党那封信,揭露了民主行动党党人特别是林家父子的胆大妄为,视民主和法律为无物。为了操控党选,不惜使用下三滥的欺骗手法,因为,根据注册官的信,去年12 月召开的行动党全国大会和党中央选举,从头到尾就是造假,由林冠英等人一手操纵。堂堂一个党和一路来以正义民主人权面具做给人家看的林吉祥和林冠英,居然做出这种狂妄,卑鄙行径。

大家可以详细看看报上媒体上发表的社团注册官的信,哪里有一句不准使用火箭标志,完全没有,同时选举委员会和注册官一再声明,行动党可以用火箭标志。可是林吉祥在公众面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数说注册官怎样迫害他们,不准他们用火箭标志,博取人民的同情。但是事实如何,现在不是大家看到了吗.?他们照用火箭有问题吗?林吉祥限注册官要在第二天三点前收回信件,那封信根本没有禁止使用火箭标志,何必要收回?林吉祥做了那么久的国会议员,应该知道,注册官信中所说的欺骗行为。注册官列举 的事实,证明林冠英等人的黑箱作业,一手操纵党选成绩。

这对那些迷信林吉祥为正义英雄的人做梦也想不到,他会做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维护他们的形象和领导地位。根据社团注册官的来信指出:接到的投诉,指行动党在去年12月15日召开的党大会,有753名反林冠英的印度党员,没有在规定的时间(10个礼拜)收到党大会的通知。而在出席党大会的1823 名代表中其中有300 人是不合法的。如果没有300个非法出席会议的党员,加上753个没有被通知的党员,林吉祥父子的当选得票率将下跌到第五第六位。

2012年12月15日选出的中委会,后来行动以计算错误和技术问题加以修改党选结果:林冠英助理再里尔原本是得305 票,只排在39位,经过修改之后,再里尔一跃上到803 票,排名20入选中委。原本得票1202的伍薪荣,改为只有669票,排名26.。过后,伍薪荣被委任为中委。注册官要行动党在一个月内,把去年12月15日大会中,实际选出的中委名单呈交注册局,同时也要交上发给代表的会议通知书。如果有任何错误的话,行动党必须重新开大会选举。这里可以看到,注册官没有禁止使用火箭的标志,也没有宣布行动党非法,只不过说,如果审查结果有错误,那么就要重新选过中委会。

这有什么?但无疑是刮了林冠英林吉祥一巴掌,他们的党选可能从头到尾是造假。等于毫无公信力和信誉可言。最近看到林吉祥和安华发表的言论,似乎已经到了骗话随口出的地步。比如,林吉祥说,根据政治部的情报,民联可以赢得145个国会席位,第二天政治部立刻否认,完全是胡说八道。马来西亚的政治部真的那么儿戏吗?得到什么消息要告诉林吉祥,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他在乱说。后来林吉祥又说,华人现在已经不怕哈迪出任首相。他说华人支持伊斯兰党做首相,到底有多少华人?是大部分华人吗?我怀疑。他这样说,安华的地位如何,是否认为他有可能落选?

安华则指选委会应该让提名后的候选人可以退选。这又是胡说八道,官方文件是法律文件,岂可随意退出,或者随意加上政党标志。几十年来都是如此。呈上了提名表格,过了规定时间,那是不可更改的。安华哪里不懂法律,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乱乱说。由此可见,安华也好,林吉祥也好,似乎到了骗话随口出的地步了。

公正党员接恐吓信函

216

巴罗州选区一名公正党巫裔党员在位于占美老家收到一封死亡恐吓信函,信封画有一把手枪射出子弹。

信封画发子弹手枪

信封外先写着“停止谈论马来人”,跟着画有发出子弹的手枪,还有一行“如果X”(Jika X)字眼,内容含有恐吓意味。

接获恐吓信函的党员是25岁的哈尔卡,在峇都巴辖医院任职。

该信件昨晚被家中父母发现置放在铁门外,他今早赶回老家后,即刻联络当地民联领袖,并召开记者会,由于还没有报警,他出示信件时,小心翼翼,避免占上指纹。

他在记者会后在民联领袖的陪同下,前往巴罗警局报案。

国阵支持者驾车冲入人群

民联竞选团队的支持者昨晚也受到国阵支持者以轿车冲向人群的威胁,所幸并无严重事故发生,公正党森波浪国席候选人翁阿布巴卡指出,昨晚7时许,国阵支持者一度驾驶国产车冲向一群人冲撞民联支持者,他已报案。

他严厉谴责这些国阵的支持者,行使暴力威胁和恐吓。

抨国阵支持者行使暴力

他反问内政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如何确保民联支持者的安全,因为希山慕丁有提到要维持选举期间的和平与安全,但为何希山慕丁所处的国阵选区,有支持者不断使用暴力威胁的态度对付民联人士。

在今午的记者会上,如是指出。

行动党巴罗州席候选人桑格表示,昨晚他人在现场,也感受生命受到威胁,他呼吁警方要保护候选人与支持者的安全。他希望这些肮脏手段能杜绝。

行动党士姑来州席候选人巫程豪医生也出席上述记者会。

巫程豪澄清干尼指责 攻柔州候选人是柔佛人

行动党柔州主席巫程豪医生强调,攻打振林山国席的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和兼攻埔来国席及努沙再也州席的伊斯兰党全国副主席沙拉胡丁都是柔佛人,驳斥代表巫统上阵振林山国席的柔佛州务大臣拿督阿都干尼指“外人”

南攻柔佛是分裂州内人民的说法。

他说,两人将携手制造第二次的政治大海啸,攻下国阵在柔州的堡垒区。

巫程豪今午在该党森波浪选区竞选中心举行记者会,如是表示。

他过后与该区国州席候选人到附近餐室与选民握手。

大局为重应对大选

也是士姑来州席候选人的巫程豪希望该党党员能成熟的以大局为重,面对这次的大选。

他希望选民能给予明吉摩州席候选人陈泓宾一个机会,他向居銮民众保证陈泓宾的服务与解决事情的能力。

另外,他透露,该党考量了巴罗州选区有17.6%的印裔选民,才安排该党候选人桑格到该区上阵。

他说,民联三党在巴罗选区的合作将更密切。

桑格表示,中选后必定为巴罗人民争取教育福利、关注土地地契问题与就业机会。

小贩白忙浪费食材

213

国阵临时取消“一马免费早餐”活动,引起小贩不满,咸认材料已准备,不只空忙一场,也浪费材料。

“当局称钱不够”

太平拉律马登贩商综合饮食中心的数名小贩代表向太平国席候选人倪可敏投诉,他们受促准备,以便为“一马免费早餐”提供饮食,后来却称钱不够而临时取消。

欧文兴指出,日前有国阵的代表通过该饮食中心的小贩代表李明辉,向小贩传达讯息,指国阵将于本月21日,到来分发“一马免费早餐”固本予顾客,并寻求小贩们给予配合。

“当局建议给予每个饮料及饮食摊档,200至300令吉,各准备100碗及杯食物与水,让顾客免费享用。”

他指出,该活动前一天,当局却突然称没有钱而取消,使到预早作准备的小贩,空忙一场,平白浪费所准备的材料。

罗景鸿也说,小贩也告诉顾客,到时来吃免费餐,也有人特地包车到来,结果失望而回。

倪可敏促国阵道歉

倪可敏表示,国阵竞选团队讲话竟然不算数,希望他们可以来向小贩道歉。

李明辉:小贩不参与导致

小贩代表李明辉受询时澄清,并非国阵代表取消“一马免费早餐”活动,而是有些小贩不要参与,最终只好取消。

国阵向吉州师生家长洗脑

212

伊斯兰党副主席拿督马夫兹声称,国阵通过吉打州及县教育局向教职员及学生家长进行“洗脑教育”,恫言若支持民联胜选,新加坡将与大马重新合并,由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的后裔主导大马政权。

他指出,教育局分别在武丹甘光及冷瓜斯两所国民小学召集学生家长,以及限定各校派校长及5名教师集合市区一酒店,接受洗脑教育课程,向他们灌输种族意识及煽动憎恨情绪。

散播马新再合并论

他说,洗脑教育散播种族主义及憎恨不良思维,据说,一旦支持民联赢取政权,新加坡逾90个国会议席将与大马华裔为主的国席合并,组成新政府,并由李光耀子孙领导马来人。

马夫兹也是伊党波各先那国会候选人,他今早与行动党德卡州席候选人陈国耀走访米都诚信花园组屋,向选民拜票后,向记者“惊人揭露”。

他说,这种洗脑教育调拨种族之间的矛盾,危言耸听,也侮辱污蔑统治者理事会及国家元首。

拒透露民联内定首相人选

马夫兹说,民联有内定的首相人选,惟拒绝透露是来自伊斯兰党或公正党。

他说,伊党未正式与行动党讨论首相的人选。民联先会确保赢得全国大选,才进一步讨论相关的事宜。

询及内定首相人选来自伊党或公正党,马夫兹不正面作答,只说,人选来自民联。

他笑言,他竞选国会议席,只要成为国会议员,也符合资格当部长,甚至是首相。

针对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弗亚指伊党与行动党联手否决公正党顾问拿督斯里安华,认同由伊党主席拿督斯里阿迪阿旺出任首相,马夫兹回应说,这纯粹是巫统的伎俩。

他说,民联7选区出现“重叠”的问题已在合作精神下圆满解决,此风波不影响民联的胜算。

马夫兹并宣称,布城许多政府高级官员公开力挺民联,他们声称不感畏怯,因为坚信在5月6日大马会换政府。

拍摄大选行动室被工作人员围堵

240

记者采访大选行动室,反被大选行动室工作人员围堵及恐吓。

《南洋商报》记者梁慧芳星期日晚上10时30分采访公正党讲座会后,经过英迪拉马哥达2的双溪达南2大选行动室(英迪拉马哥达青苗对面临时搭建的公开小亭子),采访国阵行动室大选准备工作,不料却被当成滋事分子,遭到围堵。

记者向行动室工作人员表明身分后,查看室內工作情况,之后拿起相机欲拍照,突被人喝阻。

她马上停止拍照,随即工作人员说要看照片,记者便合作的展示相机,表明没有拍到行动室內的照片。

“但是其中一名工作人员欲抢我的相机,我见不妙,就赶忙跑回车上,他们追上前来。”

她记得当时其中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还用相机拍下她及其车辆,“其中一人这时走前来拦住我,我把车窗摇下,听到他问是不是记者?”

屡屡欲抢夺相机

梁慧芳声称,她在递上名片时,他却借此机会屡屡欲抢夺其相机,惟不成功。

在担心安危的情况下,该名记者较上车镜,而该名工作人员接着便踢踹其车,甚至看来像是要用硬物砸其轿车右窗玻璃,记者情急下,也拿起相机来拍摄当时的情况。

据梁慧芳说,当时场面越来越乱,走来包围着其车辆的人也越来越多,大概有10人左右,企图要禁止她离开,鉴于情况似乎不妙,她唯有踩油就走。

米昔拉区巫统候选人:机密重地 记者不能乱闯行动室

巫统米昔拉区州议席候选人拿督哈兹米说,政党竞选行动室是机密重地,闲人免进,任何不获授权或证件者,都不能随意闯入。

他说,他有接获助选员的通知,指关丹双溪达南一个区域投票中心行动室发生助选员与记者发生小冲突。

“大选行动室对政党而言是机密重地,即使是新闻工作者也应遵守选举委员会发出的指示,不能乱闯。”

他今午受询时表示,大选是非常重要的时刻,参选政党都非常重视,尤其是各种竞选策略及机密文件,都放置在行动室内。

“这不是球赛,所有进入行动室的人都必须出示证件,或获得授权。”

他补充,既然有关记者已前往报警,就交由警方去调查,“我们其实是可以调解,但如果事件已到了去报警的程度,我也不便再多谈。”

对方比记者更早向警局备案

梁慧芳驱车直往英迪拉马哥达警局报警,但是对方一行5至6人早已先到达警局,向警局备案。

她宣称,在她向警方出示拍到他们意图攻击她的照片之后,这些人才表示要和解,同时要求删除相片。

她坚称,在过程中,警方一直强调她事先没有佩戴采访证,才会发生上述事件。

警员迫删除照片

她原本想离开警局,却被一名警员拦住,另一名警员则驻守在外,表明一定要她删除相片,才能离开警局。

梁慧芳唯有致电向其上司,即彭亨新闻主任李晓婷求助;较后前来警局的行动室工作人员也越聚越多,而代表他们出面交涉的则是律师索罗门,只有记者与主任在场。

鉴于对方人数众多,一心想离开现场的梁慧芳想到删除的相片可以还原,因此在警官和律师面前假意和解,当众删除照片后,才获准步离警局。

确保人身安全 前往关丹报警

梁慧芳凌晨回到住家,即刻将之前删除的照片还原,并想到前一晚在英迪拉马哥达警局报案的过程不顺利,因此今早另行前往关丹警区投案,以确保人身安全。

对于当晚的遭遇,她也有余悸,不解行动室工作人员为何有这种激烈反应,也更不解为何警员不准她离去。

她认为,今届大选异常激烈,希望本身的遭遇,可以成为同行的借鉴,在执行采访工作时,务必提高警剔。

莱纳斯续用临时营运执照

211

随着联邦法院拒绝以陈文德为首的反莱纳斯稀土厂人士,提出挑战国际原子能执照局发出临时营运执照予莱纳斯而要求进行司法审核的申请,莱纳斯可继续以临时营运执照操作生产。

以马来亚大法官丹斯里祖基菲里阿末为首的联邦法院五司,一致作出上述裁决,并谕令以陈文德为首的反莱纳斯稀土厂人士支付1万令吉的堂费予莱纳斯大马私人有限公司和政府。

祖基菲里阿末说,基于拯救大马委员会的司法审核申请不符合1964年司法法院法令,因此,没有上诉许可的理由。

申请不符合法令

因此,莱纳斯稀土厂可根据关丹高庭拒绝批准搁置大马原子能执照局发出临时营运执照给莱纳斯稀土厂的决定,继续投入生产。

上诉庭在去年12月20日驳回以陈文德为首的反莱纳斯稀土厂人士的上诉,维持关丹高庭拒绝批准搁置大马原子能执照局发出临时营运执照给莱纳斯稀土厂的决定。

拯救大马委员会于2012年6月入禀法院,挑战国际原子能执照局发出临时营运执照予莱纳斯的决定,要求进行司法审核,重新检讨这项决定。

上诉庭于12月20日驳回以该委员会的上诉,维持关丹高庭拒绝批准搁置大马原子能执照局发出临时营运执照给莱纳斯稀土厂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