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宝森节游行今封路

警方将于明天(周六)下午4时开始封锁敦李孝式路百年兴都庙斯里马哈马廉曼附近路段,以便该庙展开大宝森节游行准备工作,公众受促绕道而行。

吉隆坡国内安全及公共秩序总监万百里说,游行队伍将从隔天(星期日)凌晨12时20分从该庙出 发往黑风洞,途经苏丹街、富都路、敦霹雳路、安邦路、安邦口(Jalan Lebuh Ampang)文西阿都拉路、金马路、国企十合、拉惹劳勿路、斯里阿马路、敦拉萨路、怡保路、康维希里路(Jalan Konvil Hilir)、康维乌鲁路(Jalan Konvil Hulu)、国会路、怡保路5英里,最后抵达雪州黑风洞。

他说,预料队伍早上9时会到冼都,下午2时抵达黑风洞;完成仪式后,队伍将从下周一下午4时沿着原本路段返回斯里马哈马廉曼兴都庙,周二清晨6时抵达。

他说,当天警方将局部封路,游行队伍一过就会重新开放路段,希望欲前往市中心的公众乘公共交通工具或绕道而行。

林吉祥政治化小振忠死​讯 铁心消费受害者栽赃政​敌


(张良评述)
小振忠死讯传出后,不少富有同情心的公众流下一把同情泪,由于死因仍未查明,众说纷纭,各种假设性推论,成为民众咖啡店热门茶余饭后话题。小振忠双亲悲痛不在话下。案发以来,从未有人将小振忠的失踪事件政治化,直至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昨晚在其推特归咎国阵政府的过错,指小振忠的死因部分源自巫统、国阵及其领袖,他也指像小振忠这样的小孩在马来西亚也不安全。

林吉祥消费小振忠,利用受害人的悲惨遭遇来为行动党利益服务,以小振忠之死借题发挥,企图把小振忠的死因归罪行动党的政敌,惯性地政治化所有问题,铁石心肠无情无义,令人不齿。

林吉祥的铁心鲁莽言行论随即起网民愤怒反击,其中,一些网民认为林吉祥找错对象,认为小振忠家长的疏忽应该被控告,而巫青团团长凯里则纳闷反问“这到底是什么样的领袖,正当人们协力保护孩童安全时,竟有人不放过任何机会把事件政治化,林吉祥可以不可以表现得有水准一点!”

日前,梳邦再也警区主任耶哈亚助理总监指出,在巴生港口發現的拟似失踪多天的饶振忠童屍已完成解剖,但死因仍不明,因此暫列猝死案處理。警方也同时宣布,由于无法从表面断定小死者的身份,当局已安排抽取饶氏夫妇的血液样本,以进行脱氧核糖核酸(DNA)核对。化验报告要到星期二(29日)才揭晓。

小振忠失踪的消息传开后,各界展开无私的援助,通过各自的机关与人力资源协助搜寻小振忠。国内知名便利店KK连锁便利店、酒店、售票网站也会在旗下公司和网站张贴寻人启示,不放过任何寻找小振忠的机会。

马华表示发动百万党员,以及通过全马3千多个支会及191个区会的会所,总动员寻找饶振忠小弟弟运动。其大山脚区部随即开始发动搜寻运动,分发500张寻人传单,希望靠全民力量极力搜寻小振忠。

就连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也对小振忠失踪的消息表达了关心,除了表达对小振忠父母的同情之外,慕尤丁更促请全国民众一起加入寻找小振忠的行列,让他能够早日和家人团聚。德士司机也积极参与寻人行列, 将启事张贴在车内。

各语文报章、网络媒体及社交网络也不分彼此相互转贴寻人启事,民联三党袖手旁观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落井下石,利用小振忠的不幸事件来为民联搞助选宣传,是不仁不义的自私行为。

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评论人如黄士春者,竟指责“马华公会对小振忠的失踪表现了过度的热心,会长蔡细历甚至号召马华一百万党员协助搜寻,有点常识的人都会觉得,这是一句讲了等于没有讲的话,除了博宣传,还会令人反感,最遭的还是再进一步刺激犯罪者急速解决小振忠的小性命。”

热心协助搜虚报小振忠,与公众步伐一致的行动,竟可以被套上“刺激犯罪者急速解决小振忠小性命”的罪名,也够离谱的。就因为提供协助者是马华公会而非叶新田?反之,如果林冠英的行动党也提出类似的义助建议,黄士春就会把林冠英当观世音菩萨来叩拜,大力表扬菩萨下凡救苦救难了。

林吉祥指“像小振忠这样的小孩在马来西亚也不安全”的言论,也被网民驳斥问道,世界上那个国家100%没有孩童遇害?

动辄以幽灵选民制造话题 民联议员对邮件反应过敏

(董佳燕评述)大选逼近,民联议员相继做出幽灵选民指控,欲营造国阵以肮脏手段重夺雪州的印象。

民主行动党梳邦再也州议员杨巧双揭露,武吉加星州选区有一家住户接获28封贺年信,以收件人并非家庭成员为由怀疑他们都是国阵安插的幽灵选民。

在日常生活中,接获不是自己家庭成员的信件,可谓平常不过的事情。或许,这些是前屋主、前住客、前任房客或业主的亲人,甚至地址错置也有可能。

家属未曾呈交死亡证副本予选委会以清理选民册姓名,亦是死者姓名仍存留于选民册中的其中因素。可能性之多,杨巧双凭什么一口咬定这些人是幽灵选民?

就目前的选民登记形式,凡此前在一个地址下登记成为选民的人士,若是未到选举委员会或邮政局提呈更换选举投票区表格申请,即使搬迁,其投票区并不会因而自动更改。

即便提出更换投票区申请,只要在为期一个月的票据展览(Pameran Rang)期间受到质疑与反对,转区投票申请将被搁置。

鉴于许多选民在离乡背井出外工作后都选择返乡投票,选举委员会目前并未采取自动更新选民投票地区系统。同时,自动更换投票区除了涉及庞大的技术问题,还将引发极大争议。随意搬动选民,便是最有可能被冠上舞弊的罪名。

幽灵选民,实际上是指在投票日期间以假身份证代替在选民册中的选民前往投票的人士。然而,民联此番认定的幽灵选民却是那些在搬迁至今未有申请转换投票区的合法选民。

民联并未告诉人民实情,以政党号召人们更新投票地点以更有效履行国民义务,反而为了抹黑政敌,不惜以谎言迷惑民众,把人民当做傻子。

网络上绘声绘影推测死因 小振忠之死网民火上加油


(姚新言评述)
6岁男童饶振忠遇害的消息传开后,自他失踪后一直关心其下落的人,都感到难过。大多数人也会对小振忠的父母寄以同情,因为他们和爱儿从此阴阳相隔。虽然是他们一时的疏忽间接造成这起不幸悲剧发生,只要有点人性的人,都不忍心再批判他们,毕竟失去自己的儿子,已经是他们一生永远的梦魇。

从小振忠失踪的一刻开始,他的父母就受尽精神上的折磨,期间就经常接到一些恶作剧和勒索的电话,让等待奇迹出现的他们一场欢喜一场空。此外,他们还必须面对公众的谴责。他们也因为本身的疏忽向社会人士认错和道歉,尽管他们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做。

可是,一些无耻之徒,在小振忠遇害后,还不肯放过他的父母。这些所谓的“正义之士”,在社交网站上散布各种不实的谣言,包括暗示小振忠的死有“案中案”,暗指小振忠的父母在自导自演;有人指他们曾经虐打小振忠;也有人认为当局应该提控男童父母疏忽,以效儆尤。

这些人言论尖酸刻薄,而且未审先判,似乎把自己当成法官。他们这种无中生有的指责,让已经因痛失爱儿而悲恸不已的男童父母,造成二度伤害。

这些利用社交网站对小振忠父母作出子无虚有指责的人之行为,和杀害小振忠的凶徒一样冷血无情。

他们若有证据就应该据情报警,而不是躲在网络上绘声绘影地对男童的死因和动机作出各种揣测。难道他们真的要小振忠的父母坐牢才甘心,但话又说回来,他们又不是警方,也不是检察官,凭什么乱套罪名。

小振忠的父亲饶国刚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对于社交网站上有关小振忠一案所作出的种种猜测,感到痛心不已。“这些谣言,深深伤害了我们身为父母的,更是无中生有的事情。”他也希望社会人士给他们与家人一个喘息的空间,让他们可以安心地为小振忠办理其后事。

将心比心,如果男童是你的家人,别人对你说三道四,你这个当事人又会怎么想?小振忠在天之宁,若看到他的父母在他死后,依然要受到局外人的指指点点,一定死不瞑目。如果网络上所谓的正义之士还有一点良心,应该马上停止他们的可耻行为,让小振忠的父母可以平静地为他们的爱儿走完最后一程。

 

黑风洞公寓计划取消

为了民众的安全及维护环境,雪州政府正式取消“黑风洞公寓计划”。

雪兰莪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是于周二聆听独立委员会汇报有关黑风洞公寓计划的调查报告后,今午通过文告这样宣布。

他指出,在有关汇报会上,城乡规划局针对该黑风洞将建筑物的架构及安全性提供详细的汇报。

他说,州政府是在聆听汇报后,促士拉央市议会取消让发展商云石产业公司Dolomite Properties SdnBhd发展26层楼的公寓计划。

盼各界接受州政府决定

卡立强调,州政府绝不会对任何可能危害市民安全的发展计划妥协,他希望各界正面地接受州政府的这项决定“州政府支持任何有利于民的发展计划,但这都必须事先有周详的计划、根据程序,同时最重要是不会对人民构成危险。”

黑风洞兴都庙委员 自称遭雪政府刁难

黑风洞斯里苏巴玛尼亚兴都庙管理委员喊冤,随该委员会去年公开请愿,反对在黑风洞毗邻兴建公寓计划后,结果遭到雪州政府刁难。

市议会寄“奇怪”公函

该管理委员会主席拿督R纳达兰拉惹向《星报》指出,最近士拉央市议会竟致函通知,促该委员会就黑风洞标志性的长梯提呈建筑蓝图。

“自从我们参与和平请愿,反对有关公寓计划后,市议会寄来数封‘奇怪’的公函,其中一封是质疑长梯的安全性。”

他表示费解,因为有关长梯早于1930年就已经启用,这年年来,有无数的市民曾上下长梯,而且不曾发生任何问题。

同时,他认为州政府同时以搁置黑风洞缆车计划来“惩罚”他。他揭露,有关缆车的发展准证于去年31日获得通过,惟当局却要求呈交建筑蓝图。

“这么一来,人民又需要多等一年。”

扶贫计划首选单亲妈妈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顾问拿督王赛芝披露,经普查发现,即有超过70%的单亲家庭是低收入家庭,所以政府的扶贫计划首选的对象是单亲妈妈。

单亲家庭趋向年轻化

她也说,我国单亲家庭出现年轻化现象,需要社会人士关注。

她今日为由霹雳华裔妇女前进协会主办和马华霹雳州妇女组联办的“金蛇呈祥献爱心”农历新年爱心饼主持推介礼时,如此表示。

她说,以前单亲人士都是50岁以上,丧偶是单亲的主要原因,但现在则年轻化到35岁至45岁。

“单亲的原因有很多种,单亲家庭的负担重,需要独立抚养孩子,又要照顾生计,所谓难为天下父母心,最难为的是单亲父母。”

她表示,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统计,我国共有83万1860名女性是单亲妈妈,占了全国人口的2.9%。

她说,该数目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妇女在法律上依然是已婚人士,但是却已经被离弃或分居了,只是尚未办妥手续。

儿童是第二大受惠群体

王赛芝表示,儿童是除了老人以外,福利局提供援助的第二大受惠群体,有超过90%获得援助金的儿童是来自单亲家庭。

她说,只要家庭收入低过760令吉,孩子少过18岁,并且尚在求学,即可申请援助金,一名孩子可获得100令吉援助金,若有5个以上的孩子,最高可获得450令吉援助金。

她表示,福利局去年共发放了12亿令吉的援助金,受惠人士有47万3691人,其中霹州共有3万5840人受惠,数额是8795万令吉。

“获得福利局援助金最多的是老人,全国的受惠者共有15万3258人,拨出金额5亿380万5952令吉;排行第二的是低收入家庭的儿童,全国共有10万5371个单亲家庭受惠,拨出金额为3亿1246万8306令吉。”

“霹雳州的受惠儿童来自5850个家庭,数额是1961万7650令吉;雪兰莪州有1万零475个儿童受惠家庭,数额是3397万4496令吉。”

王赛芝:不相信小振忠遭绑架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顾问拿督王赛芝表示,她不相信小振忠是被绑架的,她反而担忧带走小振忠的人士没有阅报,不知道后者是失踪小孩,她希望所有人士能够把消息散播出去。

“我不相信小振忠失踪是因为钱,其父母至今都没有收到任何人向他们索取金钱,而他们的家庭状况也不好。”

盼散播失踪消息

她说,在该失踪案件发生的第二天后,政府已经动员了所有部门和警察一起寻找小振忠。

她说,时间是很重要的,越快找到他越安全。她呼吁所有人一起协助寻找小振忠,并且希望带走小振忠的人士释放他,若该名人士害怕送去警局,也可把小振忠送到各地区的福利局。

她说,任何发现小振忠的人,除了可拨打警方的号码,也可拨打福利局的热线15999告知。

只派可胜选者上阵

王赛芝表示,议席的分配是由领袖决定可胜选的人选,而不是由任何人去游说的。

她受询有关她要游说以让其出战务边选区的消息时说,来届大选对国阵和民联而言,都是场生死战,所有领袖都会让可胜选人士上阵,而他们的责任就是提供最好服务给人民。

王少玉:赠爱心饼庆佳节

马华怡保东区妇女组主席王少玉表示,赠送爱心饼活动,已连续举办了6个年头,今年迈进第7年。

她说,每逢华人农历新年到来前,该妇女组都会秉持着关怀社会弱势群体的宗旨举办爱心活动,赠送礼品给社会上有需要的群体,藉此打造爱心社会。

她指出,今年受邀参与该活动的家庭共有120个,他们都是来自单亲家庭的父母和孩子。

主办单位通过该活动赠送礼品及派发红包给他们,让他们感受社会的温情,同时一起提前欢庆佳节,感染华人新年的热闹气氛。

出席者包括马华霹雳州财政拿督汤华昌、马华怡保西区社区服务钟伟义医生、健康城药业市场公司主席黄金城和义利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陈来顺。

霹大臣缺席 民联唱独角戏

霹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占比里缺席由霹雳民联主办的“霹雳州土地弊案辩论会”,霹雳民联领袖高唱“独角戏”,辩论会变“揭露”霹州内的多宗土地弊案的讲座会。

该辩论会为“聂阿兹贿赂倪可汉、占比里致富朋党,谁撒谎?”,昨晚在怡东酒店进行,辩论会时间为晚上8时,不过主办单位迟至晚上8时40分才正式开始,而州务大臣占比里和其他国阵领袖,直至活动开始,都没有出现。

民联的辩手是迪查区州议员郑立慷、实兆远区州议员拿督倪可汉和巴西班让区州议员拿督斯里尼查。

保留占比里位子

主办单位在国阵的位子上保留了占比里以及两个没有署名的行政议员位子,主持人是国油大学副教授法卡鲁丁博士。

活动开始时,只有100名出席者,随后人数渐多,约有400人出席,出席者包括霹州慈善家官有缘、学者林德宜博士、班台区州议员倪可敏和伊斯兰党霹雳州署理主席凯鲁丁博士。

该活动以三名民联领袖负责讲解霹州各地的土地丑闻案开始,分别是公正党青年团宣传主任达米兹、伊斯兰党霹雳策略与议题委员会协调员绍曼和霹雳社青团州秘书李存孝。

随后,三名民联州议员分别阐述他们的观点,开放公众询问。

尼查:80%公务员支持民联

巴西班让区州议员拿督斯里尼查说,在民联执政的11个月内,民联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有约80%,即8000名公务员表示支持民联。

他说,他们所获得的文件都是从公务员来的,所以都是有根据的资料。他说,政府可从土地赚取高收入,以提供免费教育给霹雳人民,并且为霹雳人民解决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

郑立慷:投报反贪会也无效

迪查区州议员郑立慷表示,他们曾经揭发多宗土地丑闻,甚至到反贪污委员会投报,但是国阵至今都没有回应。

“若我们涉及诽谤对方,对方可以控告我们,但是他们不敢。”

他表示,连到反贪会投报和公共投诉局投报都无效,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换政府。

他说,土地是很重要的资产,但是国阵却把土地给了朋党,他为此创作了一首班顿揶揄国阵。

倪可汉:百人参与丹土地计划

实兆远区州议员拿督倪可汉表示,他和班台区州议员倪可敏只是吉兰丹种植土地发展计划的100名投资者中的其中两人,这只是他们的一项投资计划而已。

他表示,有人质疑他的财务来源,他任职26年执业律师,其财务状况并没有问题,而他从事政治工作,一分钱都没有获得。他说,该名部落客pisau.net已经承认错误,他要求其他国阵领袖也悔改。

伊黨大选派非穆斯林上陣

伊斯兰党宣传主任拿督依布拉欣透露,该党会在来届大选中,委派非穆斯林上阵,有关人选可从伊党非穆斯林支持者俱乐部中挑选。

“这是史无前例的做法,我们将会从伊斯兰党非穆斯林支持者俱乐部中选出合适人选,并且委派他们竞选我党的议席。”

他是今日在伊斯兰党办公室接受媒体访问时,这么指出。

伊党非穆斯林支持者俱乐部成立于2010年5月23日,是从原本已拥有3万5000个成员的支持者俱乐部分出来的组织。

伊斯兰党在第12届大选首度委派印裔侯选人古慕都,在柔佛上阵,竞选乌鲁地南州议席。

依布拉欣说,被委派上阵的非穆斯林必须行为与道德良好,而且接受伊斯兰党的理念。

反山埃委会:0.1ppm算多

反山埃委员会对环境部把工业安全指数定为不超过10ppm感到疑惑,同时也要求环境部提供每天的数据予委员会作为存档及分析。

环境部于本月1日在武吉公满育华华小礼堂外,放置一台空气探测器,以检测该村的空气素质指标。

该部仪式每天操作15个小时,所探测的空气素质数据,将直接透至电脑显示,再呈给环境部。

装探测机鉴定空气污染

今天下午,该委员会联同县议员邱赋斌、马华劳勿区会副组织秘书林德和以及村长李玉婵一起前往了解该空气探测的操作情况时,获反山埃委员会要求反映上述问题。

该委员会同时放置氰化氢(HCN)和二氧化硫(SO2)的探测机,以便能双向一起探测该村的空气山埃指数。而该两台仪器,若是探测到空气素质出现严重污染,警报器则将会立即发出警急讯号。

黄金雄:要求环境部解释

该委员会主席黄金雄表示,由于环境部所设定的氰化氢(HCN)是不超过10ppm为标准,这令人感到忧心。

他说,氰化氢在空气含量若达20ppm,足以造成村民山埃中毒。

他要求环境部能够在这方面做出一个解释,并且也要求该部门能够定期提供所探测到的空气指数。

该委员会秘书张佩霞要求环境部给予这方面的解释,因为就算是0.01ppm的指标,也不应该出现在住宅区内。

“政府却把工业安全指数设为10ppm为指标。”

无论如何,针对反山埃委员会的要求,马华劳勿区会副组织秘书林德和表示,将会提呈予环境部及相关单位。

他说,此项空气素质探测将为期6个月。

“我将会要求环境部给予解释,为何把氰化氢(HCN)是不超过10ppm为标准;与此同时,也会要求反山埃委员会提供相同的信件予环境局,除了解释有关问题,也要求当局提供数据。”

他表示,工作人员将会把每一次所探测到指数,写在礼堂外的告示牌上。

“环境局选择学校作为放置仪器地点,是公立的探测方式,并且学校环境不能吸烟。”

【反山埃採金委员会5建议】

1.在金矿的3公里范围內长期装置空气探测器(氰化氢,HCN和二氧化硫,SO2),每天24小时探测当地空气素质,並定期透明化公佈相关数据及水源素质报告给大眾。

2.允许反对山埃工委会邀请的专家获取炼金过程所需的各类化学物资及使用数据,並开放金矿区域包括採矿区、提炼区及废物处理区等,让反对山埃工委会代表及其邀请的专家能自由做实地调查。

3.提供金矿公司的环境管理计划、废料处理详情及紧急事故处理方案等,並定期与当地村民举办对话会和提供諮询管道等。

4.要求澳洲金矿公司交出保证金,以为任何可能发生的环境污染及化学物泄漏等事件提供金钱赔偿兼善后,支援或其他形式的协助。

5.要求澳洲金矿公司签署《国际山埃管理协议》(International Cyanide Management Code),接受独立第三方的稽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