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勿11人皮肤过敏

彭亨州地方政府、环境及卫生委员会主席拿督何启文说,劳勿区共有17名居民接受皮肤测试,其中11人诊断出对特定物质出现过敏反应,而过敏原因,当局已邀请反山埃委员会研究。

彭亨州议会今日开始召开会议,会议上,都赖区州议员锺绍安询问劳勿区共有多少人接受皮肤斑贴测试同时,该项测试是否能够检测出皮肤病的根源。

他说,劳勿医院于今年9月24日开放了皮肤斑贴测试给一批接受检查的人士,他询问共有多少名病患接受测试以及这项测试是否能检测出皮肤病的根源。

提呈参与专家名单

彭州地方政府、环境及卫生事务的行政议员拿督何启文回答表示共有17人同意进行该项由吉隆坡医院皮肤专科提供的测试,其中11人对皮肤敏感呈阳性反应。

他指出,该项筛选测试可判断病患对在食物、环境、工作地点、日常用品中的蛋白质、化学物或金属敏感,但该测试并不能准确判断皮肤敏感的根源。

“为了透明化地判断武吉公满居民面对的问题,卫生部邀请反山埃委员会(BCAC)前来参与研究工作。为了避免卫生部被指不透明化处理该事件,一切报告与分析将会在双方都在的情况下进行。”

他说,双方已于今年7月达成协议,但反山埃委员会始于11月6日提呈参与的专家名单,该项测验未能在短期内进行。

双方已于11月16日召开会议以确定考察的专家名单,卫生部也希望该项检测尽快进行。

控制与预防奏效 彭骨痛热症案列降三成

彭亨州地方政府、环境及卫生委员会主席拿督何启文指出,彭州在过去一年的控制及预防骨痛热症活动奏效,同比案列下降达约30%,比预期下降10%好。

他说,在2011年,彭州共有822宗骨痛热症,2012年则下降至581宗,共下降29.3%。

北根及金马仑增加

“这代表活动奏效,比我们预期下降10%取得更好的效果。

除了北根及金马仑外,其他地区的案列也有所下降。”

何启文是于今早出席彭州议会后向记者如是表示。

他说,北根的案列由去年的11宗增加至今年的26宗,增加幅度达136.4%,相信是与当地有许多建筑工程有关;金马仑地区较冷,因此较少骨痛热症发生,与去年零案列相比,今年只发生一宗。

何启文表示,关丹的案列也比去年有所下降,由去年的497宗下降至374宗,今年也只有一宗死亡案列。

无论如何,他说,距离今年结束尚有1个月的时间,在这个月期间,政府将会确保能够减少骨痛热症的发生。

群猴破坏直凉居宅

群猴出现,非但捣乱直凉一带的民宅,群猴同时还会追赶学童,威胁到居民的安全。

一名83岁老妇更因此不敢单独留在家里,她还很天真的买了一具假老虎玩具,以为可以吓走野猴,但却没有奏效。

45岁阿莫阿斯里和57岁查米翁与家人趁假期返回马六甲和彭亨的家乡,回到家时发现家里的家私、电器和厨房用具等都被野猴捣乱一番。

破坏农作物

阿莫阿斯里还告诉记者,当他与83岁母亲从马六甲回到家时,他们发现至少有30只野猴正在家里翻箱倒箧寻找食物,家里一些用具已经被这群野猴弄坏。

另一名37岁村民告诉记者,野猴也破坏他的农作物,使他蒙受损失。

村民希望野生动物保护局以及国家公园局能够采取对付行动包括设陷阱捕抓野猴避免他们越来越猖狂。

野生动物保护局吁居民投诉

柔州野生动物保护局一名发言人呼吁受到野猴威胁和捣乱的村民,可以从每天上午8时到午夜12时30分,包括在假日里,致电1-300-80-1010或者是到该局投诉。

他说,该局不能够随意射杀野猴,除非野猴有伤害到人民,否则该局只能够设陷阱捕抓野猴。

七彩台贬佛教徒只顾祈祷 讥星云法师默许稀土入境


(林文彪评述)前《独立新闻在线》马来文版主编林宏祥,写马来评论给马来人看,结果读者寥寥无几,领高薪,唱高调,与读者群众脱节,向华社募捐供养《独立新闻在线》,筹到的款项却乱花去搞马来文版,为马来社会服务,结果烧光投资者的钱,订户数量差强人意,唯有收档,但临别秋波,仍不忘找代罪羔羊,抨击大马华社宁愿花钱买《星洲日报》也不愿支持《独立新闻在线》,害到该网络媒体倒闭。

失去烧钱自爽的平台后,林宏祥转战网络电台,退居网络另一角,寻找网民赞一赞的精神安慰。

七彩电台日前发表林宏祥的《迷奸真善美》质问星云大师对马来西亚政府只有赞美没有批评,对赵明福、Aminul Rasyid、Kugan等人,究竟公平吗?

星云大师访马只是礼貌上赠送“吉星高照”给首相纳吉,民联因为没有受到大师的祝福而积怨不满,至今仍针对星云法师严加讨伐,甚至把星云真善美新闻传播奖拉下水,加以抹黑。

犹记得星云大师2009年访问槟州时,大师曾说:“现任的首席部长林“观音”(冠英),他是一个很勇敢的人,从政需要智慧和慈悲,勇敢也很重要,才能有魄力带民众往前走。”

当时,星云大师对槟州民联政府只有赞美林冠英,也没有批评国阵,对赵明福、Aminul Rasyid、Kugan等人,究竟公平吗?七彩电台是否认为星云法师会见首相纳吉时,应该穿上净选盟的黄衣或绿色盛会的青衣,才符合他们的政治议程?

林宏祥同时也鞭挞《八度空间》华语新闻以“神棍迷奸姐妹”新闻开场,只用30秒的几句话报道首批稀土原料运到的消息。

既然七彩电台在其网页强调在新网络媒体时代,‘做手脚’消息无立足之地。七彩电台已有立足之地,让全民有了更好的选择,‘做手脚’消息必无立足之地,《八度空间》及《星洲日报》的报道形式,林宏祥何足在意?

七彩电台何不专注于每天用头版头条新闻跟进稀土厂的进展,传播消息,在弹指之间即把它报道的稀土入境大马的新闻铺天盖地,淹没《八度空间》及《星洲日报》过度渲染的“神棍迷奸姐妹”新闻及星云法师的弘法行程?

当年《独立新闻在线》搞“独立文化志”邀请香港、台湾、中国的作者供稿,就称之为“多元争鸣”,别人办报邀请外国宾客如龙应台、梁文道、陶杰来马演讲,没有邀请庄迪澎演讲,就加以批判,这是什么标准?

借用林宏祥在《迷奸真善美》文中的开场白的一席话,来劝勉林宏祥多做功课,不要乱套逻辑,暴露自己不学无术的真面目。林宏祥说“一般以为,宗教能洗涤灵魂,纠正社会乱象。”他自命清高地把自己划分为“非一般”的清醒,然后归纳其余“一般人”认为宗教能洗涤灵魂,纠正社会乱象是谬误。如此自命不凡,何异另类媒体霸权?自以为是地当起“宏祥大师”?

用林宏祥的开场白来对照国内异议人士的涵养及灵魂,可以发现,若林宏祥之流有宗教信仰,让宗教洗涤其灵魂,虚怀若谷,以同理心看待人事物,就不至于走极端偏激。

最可恶的是,七彩电台甚至扩大其反政府,反《星洲日报》议程的战场,唱衰大马所有佛教徒,嘲讽大马星云法师的信徒躲在体育馆祈祷,对稀土入境国土的事不闻不问。

林宏祥轻蔑佛教徒的智慧,鄙视信徒亲近星云大师,他写道:『我们亲近大师以沾法露长智慧——心美,这世界就无处不美;心净,脚下就是净土,哪怕稀土已悄然入境。』

佛教所谓唯心净土,是指心为一切的根源,净土是心的显现,是唯心所变,净土实存在于众生心中。林宏祥的步伐将决定他脚下是净土还是秽土,他有权利选择在临终时才想到净土,其实净土无处不在,当下就是,心净则佛土净。

圣严法师就非常重视“心净”,常说“心净则国土净”,境由心生,福由心造。林宏祥不信佛也罢,何必借稀土来抹黑佛教徒,乱套逻辑来嘲讽佛教徒逃避现实,不问国事,任由稀土入境?

净土观与稀土入境根本就是两回事,混为一谈,贬损佛教信徒,抬高自己的身价,赚得面子书的几个赞,林宏祥就能成为守护大马这片“净土”的斗士,要大马佛教徒向他朝拜吗?

黄洁冰对森林敏感受羞辱 民联借此题捍卫妇女尊严


(董佳燕评述)
巫统峇冬加里州议员莫哈末依沙因在掌管雪州民联政府旅游、消费人事务及环境的州行政议员黄洁冰进行总结时,叮嘱她“别忘记看好自己的森林”,此言论遭到民联议员围剿。

由于民联议员将莫哈末依沙言论定义成对妇女发出性羞辱字眼,莫哈末依沙被州议会施以扣处1千令吉津贴作为惩戒,惹得雪州在野党不满而集体离席。

莫哈末依沙较后亦一再强调本身是指黄洁冰看顾自己选区内的武吉兰樟森林保留区,用意仅是促她照顾仍居住在白沙罗柏兰岭原住民,为自己谈话被冠上性意味喊冤。森林环境的保护属黄洁冰的职责范围,叫她看好自己的部门事宜(自己的森林)确实说得通。

亲民联网媒《当今大马》在报道中提及2007年轰动一时的“月漏论”,试图让读者将“月漏论”与“森林论”作同等联想。

事实上,这起“森林论”与当初莫哈末赛益和邦莫达对行动党华都牙也就国会大厦6处流水辩论中争执所发表的“冯宝君每个月都在漏” 无法相提并论,前者是明显的人身攻击字眼,后者则是连贯性词句。

若细看莫哈末依沙在议会内的对话内容,而非单凭“别忘记看好自己的森林”一句话作评议,莫哈末依沙的言论并不构成性嘲讽。

当时,黄洁冰指《星报》于11月20日引述马来西亚自然协会对邓普勒森林区树木遭砍伐以建洋房与大道一事表示担忧的报道具误导性。黄洁冰坚称报道所刊出照片不在森林保护区范围,同时强调上述森林保护区在雪州管理下并未遭到破坏,因此认定《星报》报道已造成公众对雪州民联政府存有错误印象。

莫哈末依沙即时提出,要求黄洁冰就指控《星报》歪曲雪州民联政府开发森林保留区的“错误引述”新闻提告,以还雪政府清白。

由于依沙的发言没有提问主题,因而只能在议长频频打断间断断续续发言,说自己对黄洁冰表示州政府有照顾森林保留区感到高兴、希望相关单位持续采取行动制止森林保护区受破坏以及别忘记看好自己的森林。

若将莫哈末依沙的谈话连接起来,普遍不觉得有任何不妥。这也是为何当时议会内并未即时发出声讨声,主持会议的副议长哈妮查达哈未就该言论作出抨击和要求莫哈末依沙撤回不当言论。真正的敏感,是在离开议会厅后,黄洁冰痛批上述议员耍流氓,将不文及性别歧视定位为国阵议员惯有态度后开始。

民联议员搬动妇女组织到州议会大厦举大字报声讨发表“性别歧视”言论的议员,断章取义地以一句话定了莫哈末依沙的罪。

2009年2月,黄洁冰在熟睡时遭前男友偷拍的裸照广泛流传,使黄洁冰受尽困扰,朝野顿时满城风雨。此事更因民联一口咬定当中存在政治阴谋,而非如陈冠希性爱照片泄露般纯属疏忽或偷拍者爱炫,暗指裸照门事件是国阵所为。由于说者语气肯定,导致国阵霎时之间百词莫辩。

所谓讲者无心,然而经过裸照门事件的黄洁冰却是听者有意。

民联如今故技重施,将国阵定位成歧视女性且屡屡诋毁女性尊严的政党,图掀起女士们的怒火。民联巧妙地将“森林论”转移成性羞辱,可见民联来届试图以“维护妇女尊严”作筹码来捍卫雪州政权。

巫统制造仇恨保政权

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说,刚落幕的巫统代表大会显示该党没有信心在来届大选继续掌权,所以选择以製造政治仇恨和人民之间恐慌的方式来保住政权。

也是人民公正党顾问的安华在该党总部召开记者会时,抨击纳吉和巫统妇女组主席拿督斯里莎丽扎在代表大会上的言论;先是指纳吉表示民联执政后,我国会在3年内失去国家主权,然后莎丽扎重提513事件。

“(纳吉)是要以民联领袖会为了政权而典当国家尊严的概念,来愚弄人民。"

“重提513事件是为了要在巫裔和非巫裔之间製造仇恨,进而在人民之间製造一个`巫统失权将导致流血事件发生’的文化。"

针对民联是否关注大选出现跳槽的情况,安华表示民联目前专注在赢取大选的事宜,并不关注跳槽的事宜;但他们要确保人民的委託获得尊敬,不要有买票和威胁的情况出现。

安华指巫统声称要夺得三分二议席,显示他们根本不瞭解民情,不懂人民疾苦。

他否认纳吉指民联执政3年就失去主权的指责,更指莎丽查之前提出“五一三论"是一再显示国阵/巫统已失去信心,证明民联对国阵是一种威胁。

否认慕沙哈山欲入公正党

安华表示,他不曾听闻前全国总警长丹斯里慕沙哈山有意加入公正党,但如果对方有意加入,他会做出考虑。

“我是因为对方是前全国总警长而有跟进对方的言论。他有兴趣加入公正党?不。"

“但如果他这么做(有意加入公正党),我会考虑。"

安华也强调,慕沙哈山有意加入公正党的说法没有根据,而且也不公平,因为他既不曾听闻慕沙哈山要加入,对方也不曾表示有意加入政治领域。

现年60岁的慕沙哈山是针对安华指他在1998年的“黑眼圈"事件中捏造证据,而在2008年7月21日入禀高庭,起诉安华毁谤,因为对方的言论已使他的名誉受损。但双方在10月16日原定开审日达致协议,和平解决这场法律纠纷。

针对地毯供应商印裔商人迪巴日前对纳吉所做出的指控,安华否认迪巴选择在巫统大会前对外发表的谈话与他个人无关,他并没有指使这一切的发生。

没指使迪巴指控纳吉

他说,由于迪巴和慕沙哈山的指控非常严重,而且也与公众利益有关,首相纳吉应该对这一切解释。

“我认同不是每件事情都需要解释,但迪巴有文件、记录和金钱转账的文件,警方和反贪污委员会应该调查。"

纳吉似承认政权腐败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今日表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把自己与埃及的穆巴拉克作比较,彷彿公开承认了国阵正在推行一个腐败和独裁的政权。

也是巫统主席的纳吉在今年9月的巫统庆祝开斋节开放门户活动时,警告人民反对“阿拉伯之春",他日前为人民进步党代表大会致开幕词时重複这项警告。

潘俭伟发表文告说,纳吉尝试反对人民通过集会作出改变,亦如在中东所看到的,这不正是把自己与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的腐败和独裁30年后辞职相联在一起吗?

他说,民主行动党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最近揭发国阵掠夺雪州土地,可是身兼雪州巫统主席的纳吉,在这宗土地丑闻事件上却完全选择保持缄默,甚至拒绝针对其领袖在他们“未转型"的封建和腐败心态作出谴责。

他表示,“仍处于寒冬"的暴力威胁说法并不存在,它只是首相和国阵越来越恐慌而製造的空洞威胁论述。这种恐赫性的言论,不断由巫统领袖和其他代表在甫结束的巫统代表大会无数次地重複,似乎已成为他们唯一已剩下的武器,那就是恐吓马来西亚的选民在来届大选避免改朝换代,从而终结了贪腐的国阵政府。

林吉祥预测3月大选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预测明年2月会宣布解散国会,3月将举行第十三届全国大选。

他说,虽然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担心成为巫统末代首相,对大选日期一直举棋不定,但是纳吉应该不会成为大马史上,将大选日期拖延至任期届满、国会自动解散才来大选的首位首相。

明年4月28国会届满

他昨晚出席由民主行动党北干那那支部举行的“告别腐败,迈向布城”筹募大选基金晚宴,致词时这么说。

他说,我国宪法规定,国会将在明年4月28日届满自动解散,然后进入全国大选,距今尚有5个月。

他指出,大马最大的问题是贪污,而且逐年恶化。根据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大马排名一直下跌,从1995年第23名,到了2003年下滑至37名,去年12月已跌到第60名。

大马贪污问题严重

他指出,在巫统大会上,纳吉在开幕致词与闭幕总结陈词都对贪污问题只字不提,他不认为纳吉能够真正解决贪污问题。

他表示,中国过去贪污问题严重,但中共至今已改善贪污问题,相较之下,国阵政府在肃贪工作远远落后中共。

此外,他表示,民联在来届全国大选能在柔佛、沙巴、砂拉越三个州属各取得三分之一的国席,将能落实迈向布城的梦想。希望选民能从柔佛开始掀起比3‧08更巨大的政治海啸。

巫程豪:仅买地未投资 特区发展令人担忧

民主行动党柔州主席巫程豪指出,不少投资者只在依斯干达特区下的振林山地区购地,没有实际投资举动,因为他们对国阵政府不具信心,也正等待换政府。

因此他认为依特区的发展令人担忧。

他强调这55年来即使民联在大选败阵都没有乱,反而是民联在来届大选可能执政时,国阵要遵守民主游戏规则,不要制造骚乱。

他指出,有超过60%马来同胞无法忍受巫统领袖的严重贪污而选择要改变,也不相信巫统部长的言论。

他披露,自2009年至2011年,柔佛机构从负债93亿令吉增至108亿令吉,该公司如何赔偿柔佛基金的投资者,这点仍存有疑问。

他表示,民联要让前任马华总会长敦林良实在有生之年见证他们是如何成为一个好政府。

华裔选民一棋错满盘皆输 民联执政全民陷入水火中


(董佳燕评述)
巫统一如既往强调捍卫巫裔和穆斯林权益以抗衡鼓吹将伊斯兰神权奉为治国指标的伊党,与此同时还得抵御伪装为多元种族主义的公正党发出的猛烈攻势。

国阵中代表华社的马华虽推出一系列全民计划,实质上却仍以守护华裔权益为主轴,与自称代表大马华人实际上却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的行动党相互较劲

首相兼巫统主席纳吉在巫统大会总结时表示若投选民联三党将破坏伊斯兰教信仰、分裂穆斯林和打压民族。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也在党代表大会中一再强调若来届全国大选人民选择把民联送进布城,将导致我国非穆斯林权益遭侵蚀,同时国家也面对体制危机。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嘲讽两者论调冲突,批评国阵此等分而治之的政治戏码毫无权威性可言。

巫统由始至终不认同我国成为伊斯兰神权国以及实施伊斯兰刑事法。这一点在1993年第四任首相敦马哈迪极力阻拦丹州政府意图推行与中央政府司法制度相违的伊法可见一斑。

鉴于伊斯兰刑事法乃依照真主法典,若伊党在民联执政后于国会提呈动议寻求通过,穆斯林议员们将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投支持票。这绝非纳吉政府愿意见到的局面。

此外,公正党正由一个包装着为全民争取公正、平等,实则源自激进派的安华所领导,其开明态度存疑,反观巫统在纳吉领导下却越见开明。

马华一早看穿依党绝不甘于屈居公正党之下当老二,其狼子野心乃是要在执政后主导一切施政,逐步建立伊斯兰神权国。鉴此,马华费尽心力呼吁华社切勿轻信行动党为其盟党背书与粉饰的不实言论。

由此可见,巫统与马华在这课题上始终站在同一阵线。

若民联成功执政中央,伊刑法获通行,司法体制乱象丛生,导致大量外资撤离造成经济动荡,全民皆成输家。

届时,行动党得背负典当非穆斯林权益的罪名,成为名符其实的政治傀儡,亦非赢家。

网媒崛起狠猛打政治神棍 槟行动党政府自陷於危机


(郑杰评述)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针对槟州民联在来届大选的胜算,从老早发表“槟州比雪州更难”的言论,直到最近在槟州行动党大会说槟州民联可以保住槟州政权,显见槟州民联或林冠英自己对槟州政权的信心,一直都处在动摇的位置上。

我们大可以说林冠英在玩弄政治把戏,把槟州民联政权说得危险的话,绝对可以让槟州华裔子民有危机意识,不会因为“行动党必胜,同情国阵”的情绪出现,而流失一些选票。同样地,在民联内部,更会团结三党的作战精神,也同时对行动党内部派系斗争,起到一定“施压”的作用。

林冠英除了要解决行动党本身内部酝酿已久的“过江龙”与“地头蛇”的较量外,更为重要的是,槟州第一副首长曼梳发表“神论”外泄之后,公正党和行动党之间的恩怨,去到怎样的一个地步,这其中隐藏的危机又有多少呢?是否会暗中倒戈相向?来一个回马枪?

除了内部问题,民联议员的素质,一直都是媒体和国阵大力质疑的课题之一。除了民联议员对党和政治理念的忠诚度外,议员处理民生课题的经验和态度,都是民联胸口的痛。

因此,曹观友疾呼议员和党员不要做出让选民生气的事情,而他也曾发表要选民“选党不选人”的论调。这些言论反映出了行动党无法派出一些“有素质”的候选人,更别说可以尽心尽力处理民生课题的领袖。

全国局势显然,马来人选票局部回流,印度人更是大幅度地倾向国阵。这种趋势是否会在槟州境内获得共鸣?印度人与马来人的选票回来将对槟州民联产生极大的打击,尤其是公正党竞选的混合区及行动党在印度选民居多竞选的两个席位

媒体对行动党的态度,也起着关键性的作用。无论是中文或英巫媒体,都对林冠英主导的政府,起到更严谨的监督作用。媒体的评论文章对猫政府的态度,也从过去的“给予表现机会”,直到近年来的“批评和监督”,形成了另一种对林冠英政府的压力。

此外,多家网络媒体的崛起,一直对槟州民联政府和林冠英本身的穷追猛打,势要打破“人民对造神论”的认同,并群起监督这让槟州子民,乃至全国华裔选民感觉良好的“神棍”。

这多方面的内忧外患,会如何挑战槟州行动党欲继续执政的目标呢?若以上所说的可能性都同时发生的话,槟州行动党绝对有可能在微差席位上,将政权拱手让出。

电动脚车不应列摩托车

陆路交通局准备把电动脚车列为摩托车,骑士必须考取驾驶执照、穿戴头盔和注册电动脚车,乐龄人士大表反对,认为多此一举,造成诸多不便。

电动脚车使用者表示,他们都是乐龄人士,绝大部分没有受过教育,不谙国语,无法听懂以国语讲解的课程,又如何面对驾照考试。

不谙国语难考驾照

他们今日向《南洋商报》说,电动脚车在市场上已经使用多年,从来没有听闻发生过车祸。

文冬慈爱协会副主席关莉莉表示,乘坐电动脚车的乐龄人士都不是富有人家,上课程及考取驾照需花费数百令吉,还需为电动脚车购买意外保险,是一项沉重的负担。

“电动脚车的骑士多是中年妇女、残疾人士及乐龄人士,家境清贫,政府不应该进一步加重他们的负担。”

她说,由于年纪老大或身有残疾,身手不敏捷,乘坐电动脚车的速度皆很慢,时速不会超过25公里,只比脚车快一些。

“另一个能立足的理由是,电动脚车面市已多年,但从来没听说过它发生车祸意外,可见它并不危险,无需把它列为摩托车。”

关莉莉本身也是残疾人士,双脚无力,行动不大方便,每个月领取社会福利局300令吉过活。

不久前修正的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把时速超过25公里的电动脚车列为一般摩托车,骑士必须穿戴头盔和注册电动脚车,否则将面对300令吉罚款。

陆路交通局把时速介于25至50公里的脚车视为电动摩托车,预料2014年1月正式执行。有关条规是由大马道路安全研究院(MIROS)草拟,并于去年7月获得内阁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