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华商罢市抗议媒体歪曲打黑行动

西班牙马德里一个主要商业批发区的华商周六举行了罕见的罢市行动,抗议警方在该地区打击一些华人非法洗钱活动后媒体对整体华商的“抹黑报道”。

10月16日,西班牙警方针对一些华人的非法洗钱活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名为“皇帝行动”的大规模“打黑”行动。

打击重点在马德里市郊的cobo calleja工业区。那里是著名的华商聚集的商业批发区。

许多当地的华人批发仓库都受到了检查和查封,数十名华商被警方拘押。

打击行动之前,警方通知了大量西班牙媒体的记者对警方的打击行动进行实时报道。

然而,西班牙的华人企业联合会称,警方打击行动后,西班牙媒体“歪曲事实,将华商云集的批发区描绘成中国黑社会基地。”

该联合会还说,由于媒体的夸大其词和误导,使华人的子女在学校受到歧视,被同学骂为“黑社会”。马德里针对华人的犯罪案件不断攀升。

西班牙华人企业联合会在其罢市倡议书中说,鉴于这种“不负责任的报道”,“全体华商本周六举行关门罢市抗议活动,强烈抗议媒体不当行为及因此对整个华人群体造成的巨大伤害”。

该联合会的发言人对媒体说,抗议行动是为了发出一个信息,即他们同黑社会没有关系。这名发言人说,华商合法经商,纳税,希望能融入西班牙社会。

打击行动

西班牙警方上个月的“打黑”突袭行动,一天中逮捕了83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包括58名中国人,17名西班牙人和8名其他国籍人士。

被捕的嫌疑人包括中国商人、画廊老板高平,西班牙色情演员比达尔和西班牙中部城市丰拉夫拉达地方政府官员博拉斯。

当局同时冻结了超过120人的银行账户。

西班牙反经济犯罪官员说,涉案的犯罪团伙通过偷税、贿赂官员和伪造文件等手段,每年洗钱金额高达2到3亿欧元。

飓风灾后纽约燃料电力仍然短缺

美国纽约市近百万民众在飓风“桑迪”过后数天仍然处于燃料和电力短缺的状况。

路透社引用美国能源部发表的数据表示,美国约250万人在周六(3日)仍受停电影响,这比此前一天的350万受影响人数有所减少。

纽约市曼哈顿的大部份地区已恢复供电,但该市其他地区仍然未有电力供应。

纽约市长布隆伯格抨击位于长岛的电力设施在重新恢复供电上行动“不够积极”。

纽约州长科莫则表示,地铁系统已有八成重新投入服务。

科莫并说,3千万升燃油已送抵纽约缓解汽油短缺问题,另外2千8百万升燃油也将于未来数天送达该地。

另外,新泽西州据报道仍有逾三成人处于断电状态。

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宣布由3日下午起在12个郡实施燃料配给。

而新泽西州的居民须根据其车牌号码加油,车牌最后一个数字为奇数者只能在奇数日加油,偶数者亦然。

大选

飓风“桑迪”已造成美国至少106人死亡,其中纽约有40人罹难,而新泽西州的死亡人数为22人。

“桑迪”上周横扫加勒比海地区风暴还造成69人死亡。

距离美国总统大选日仅余3天时间,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随着天气逐渐变冷,首要任务是恢复受灾地区的供电。

奥巴马并赞扬美军带同设备和人员从加州远道而来协助救灾工作。

目前,受灾地区的官员已着手检查各票站是否能在11月6日的大选日开放投票。

6天前首亮相‧拟参与芙蓉集会‧乌巴梦幻战车失踨

甫于6天前在新山首次亮相的行动党流动宣传车“乌巴梦幻战车",今日准备北上芙蓉参与113人民集会时突然“失踪",该党怀疑事件的起因不单纯。

行动党士姑来区州议员巫程豪,今午联同该党振林山国会选区署理主席曾笳恩、妇女组主席黄祥銮及士姑来支部主席林锡泉在新闻发佈会上指出,这辆战车昨晚8时移往一名党员位于皇后花园拿哥打2路的店铺楼下停放,不料,今日上午10时,即发现停在门口的战车已失踪。

原为大选宣传亮点

据瞭解,这辆色彩缤纷,由一辆3吨罗里改造的流动宣传车,是行动党目前仅有的3辆同款宣传车的其中一辆,车内的设备一应俱全,也是该党配合来届大选推出的一大宣传亮点。

巫程豪指出,称为“乌巴梦幻战车"的流动宣传车,刚于10月28日在森美兰州推介,并于当晚在该党设于士姑来五福城的万人宴上亮相,不料,战车还未真正派上用场即被偷窃。

黄祥銮说,她在昨晚上11时还见到战车好端端停在店门口,今早就发现战车失去踪影。

她说,她丈夫曾提醒她,战车这样停放会不会被人泼漆,可是怎样也没想到战车竟然是整辆不见。

黄祥銮说,战车原定今日上午11时,从新山出发前往芙蓉,并于当地下午4时举行的人民集会中亮相。

她说,战车停放地点其实有四五辆罗里,但不知道为甚麽被偷的偏偏却是行动党的宣传车?

巫程豪疑事件“不简单"

巫程豪说,战车车身上贴有该政党的标志及政治标语,如果窃贼纯粹为了偷车,为何偏偏选了这麽一辆“目标鲜明"而且转手不易的罗里?令他怀疑战车失踪“不简单"。

黄祥銮则表示,战车遗失影响该党接下来一系列的活动,因为已安排好几场讲座是以这辆战车为舞台的。

巫程豪说,配合12月1日在柔州举办的一场大型活动,该党原定11月尾在四五个地点展开战车“试跑活动"以测试民众效应。

 

安华:不满浪费纳税钱‧人民必要完成改朝换代

公正党顾问拿督斯里安华表示,人民已无法忍受国阵政府浪费人民的纳税钱,将国家的财产分给朋党,他相信人民可以在来届大选中完成改朝换代的壮举。

他说,民联揭发太多国阵政府与朋党的关係,人民已不能接受国阵玩弄种族政治,国家的财产是属于人民的,不应该只是由特定利益集团平分。

“民联真正关注人民的福利,极力提高教育水准,我们对大学生出来就失业或领取低薪感到羞耻,但国家领导人的孩子却可以通过内定的发展计划成为富豪。"他也不排除国阵在来届大选会通过控制选举委员会来赢得大选,保住政权。

他强调,国阵是利用庞大的国家机制,花费人民的钱举行大选,民联则是依靠人民力量组成的竞选机制,把国家变得更好。

“我们看到太多政府挖空低收入人民血汗钱的例子,民联执政中央后,一定会纠正这种情况。"

阿迪达斯关闭在华唯一直属工厂 或向东南亚转移

日前,体育用品业巨头阿迪达斯关闭了其在中国大陆的唯一一家自有工厂。阿迪达斯的这一举动,再度引发了各界对中国传统制造业发展的关注。

已经在阿迪达斯苏州工厂工作的十五年的程双林现在不得不面对再次就业的压力。上周五,他和工友们同公司签署了离职协议,从周末开始他们已经不再去工厂上班了。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将就此与工作了十五年的工作岗位说声再见,而没能离开的是他十五年的青春年华。

程双林:工厂生产线已经全部关闭了,我们都放假了。还有一些办公室人员和仓库的人员,他们到明年七月份也都要解散。

早在今年四月份,程双林和工友们就得知了工厂要被关闭的消息,而且被明确告知关闭的时间,公司让他们自寻出路,但承诺会给他们应有的补偿。7月 18日,阿迪达斯通过在华的官方渠道正式向外通报了这一消息。承诺将给予苏州工厂员工N+1倍月薪的劳务补偿。其中N就是每个员工在工厂工作的整数年限, 程双林在电话中透露,现在这一方案已经改为N+7倍,按照每月两千多块的工资计算,他下个月15号便可拿到六万多的补偿,这已经高出了苏州当地规定的补偿 标准,可是他觉得还是有不合理的地方。

程双林:赔偿方法不怎么公平,就是我们做了十几年的和做一年两年的赔偿方案都是一模一样的,赔偿没什么区别。

记者试图联系在阿迪达斯上海总部的公关部负责人进一步核实,但到目前为止,电话一直无法接通。据程双林说,阿迪达斯苏州工厂共有200多人,主 要是生产该品牌的运动服装。记者了解到,虽然名为唯一一家直营工厂,但是苏州厂的规模确实不大,阿迪达斯在中国的订单主要由300多家代工厂完成,因此, 工厂的关闭对整个阿迪达斯的订单生产并没有太大影响。唯一有变化的是,阿迪达斯在华销售约60%订单,长期以来一直是通过这一工厂分包出去的。而随着其苏 州工厂的关闭,这一部分的生产业务将直接并入阿迪达斯的国际采购部门。阿迪达斯在架构上的这一项重大调整,也直接导致了该工厂同下属供应商的合作被解除。 而受到影响的还有一方,就是工厂所在的苏州工业园区,苏州工业园区宣传办公室副主任刘杰说阿迪达斯作为较早进入该园区的企业,其品牌影响力自然很大,但单 就这个工厂的关闭来说,对园区的影响并不大。

刘杰:我们觉得其实从园区的转型升级角度来讲,三大主导就是液晶面板,还有一个是航空与汽车零部件。因为它是普通加工,所以对我们园区没什么影响。

其实,阿迪达斯关闭这家自有工厂并不算意外,早前的2009年,另一大巨头耐克公司便将其在江苏太仓的鞋服工厂关闭,转移到亚洲其他地区。那么,阿迪达斯的“出走”是否存在和耐克同样的原因,中国制造业是否真的已经失去对国际品牌的吸引力了呢?

对于苏州工厂的关闭,虽然从一开始业内就传言是由于国内生产成本的上升和东南亚新兴市场低成本诱惑力所致,但阿迪达斯方面一直表示:中国仍是阿 迪达斯一个重要的采购市场,阿迪达斯对中国市场的承诺保持不变。这仅仅是一次战略上的重组,最终结果不会影响阿迪达斯在中国产品生产的总量。言外之意非外 界传言订单已转移至东南亚国家。然而现实却是:中国的劳动力成本的确在逐年上升,许多企业从年前开始就已经陆续将劳动密集型的制造加工环节向更廉价的东南 亚地区转移。尤其是越南和孟加拉国,越来越受到欧美客商青睐。对此,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张政法评论说,跨国企业当初选择我们有选择我们的理由,现在要离开 我们,也不能强留。

张政法:价格低自然买的人就多,代加工的价格低自然委托我们的人就多。世界工厂的地位不是我们的产品设计好或者质量上成,而主要是因为我们的生产能力强,我们的劳动成本低,我们的利润空间小,我们的让利空间大。

专家认为,中国制造业发展到今天,已经不能再停留在靠廉价劳动力换取竞争优势的层面,这既不符合我国发展的显示,也不符合国家十二五期间乃至更 长时间对制造业的定位。转方式、调结构不是一句空话,知名制造企业的出走不见得是坏事,恰恰说明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日趋明显,我国正在向全球 产业链的上游进步。

张政法:一方面也要求我们在产业链的两端,也就是研发和营销的这种方面要具备更强的能力,占据更多的主动位置。否则我们就难免会导致生产萎缩, 甚至是丧失工作岗位,进而影响整个中国经济的形势。因此让该走的走,这个没有什么可怕的,但前提是让该来的必须来,否则我们就会面临一个经济的困难期。

欧盟向缅甸提供巨额援助促其发展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与缅甸总统吴登盛会谈时承诺,向该国提供1亿多美元的援助。

巴罗佐是在缅甸首都内比都与该国总统吴登盛会晤时表示,欧盟将在明年向缅甸提供价值超过1亿美元的援助款。

这个数字几乎是过去15年内欧盟对缅甸援助款的总和。

欧盟还向缅甸提供对其它低收入国家一样的贸易优先权。

两人讨论了对缅甸长达几十年的制裁结束之后,促进贸易的步骤。

巴罗佐还将在欧盟资助设立的和平中心发表讲演。

巴罗佐还与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在内的缅甸高层人物举行了会谈。

巴罗佐提到缅甸罗兴亚穆斯林的困境。

种族冲突

缅甸西部地区近日爆发的佛教徒同穆斯林之间的流血冲突导致越来越多的罗兴亚穆斯林流离失所。

缅甸政府不承认罗兴亚族穆斯林是该国公民,称他们是来自孟加拉国的非法移民。

缅甸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呼吁宽大对待种族冲突,但是拒绝站在罗兴亚人一边。

昂山素季对BBC表示,在没有审视问题根源的情况下,她不会滥用自己在道德上的领导力来推动罗兴亚人的事业。

她还说,冲突双方都受害,她不该选择站在任何一方那边。

中共十八大期间北京游船禁航工地停工

 

中共权力交接的十八大临近。各种安保措施纷纷出台。有些举措令人匪夷所思。

北京当局在禁止十八大期间放飞鸽子和出租车不许开窗之后,又下达了新的禁令:建筑工地停止施工,公园游船停航。

中国媒体报道,在北京的建筑部门都接到通知,从11月7日零时到十八大闭幕,北京四环路以内的所有工地停止施工。

这不仅包括土方开挖,塔式起重机的安装和拆卸也在禁止之例。

当局还要求工地不得进行含有挥发性有机溶剂的喷涂和粉刷作业。严禁明火作业,违者将受罚。

另外,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运输管理局发出通知称,“贯彻落实‘十八大’期间‘一丝不苟、滴水不漏,准确无误、万无一失’十六字方针要求”,做好水上保安。

该通知说,北京东城区、丰台区、石景山区所辖游船单位已全部停航;西城区、朝阳区、海淀区所辖游船单位将于11月7日前陆续停航;不过北海公园2艘摆渡船、颐和园3条画舫将在“十八大”期间继续运营。

微博议论

禁止出租车开车窗据称是为了防止有人在途径天安门时抛撒传单,但公园游船禁航的规定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规定一公布马上引起网民的引论纷纷。

一位网友说“想当年我党一大就在嘉兴游船上召开的,对比思考,似乎明白了点啥?”

网名考拉的网友似乎也是同样想法。他说“这一定是为了防止有人在船上开会,否则没有别的解释了。”

秦月汉关:为何总是草木皆兵?十八期间安全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安全了?已经不是游船上的一大了,怎么还怕?

有网民干脆说“我看应该在搞个禁行无人区,这样更加确保十八大可以顺利安全召开。”

严厉安保举措

早些时候,中国媒体报道说,为十八大安保,当局已经下令北京老城区的居民,十八大期间禁止放飞饲养的鸽子。

此外,超市的人员表示,警察要求他们把菜刀、铅笔刀等尖锐商品下架,而出租车司机则被当局告知,封住后座车窗开关、并且控制后座车门的门锁。

其他的措施包括实名制购买遥控玩具直升飞机以及玩具气球等等。

网民在社交网站上流传,街道上的小吃摊不见了,车站多了安全检查、大型会议、音乐会、连“颇有名气”的北京国际马拉松比赛也临时通知取消。

每吨棕果油厂扣除20令吉 万名油棕小园主怒吼

油棕价格暴跌,棕油厂又颁布每吨棕果得扣除20令吉的新措施,在利润一再遭剥削的情况下,下霹雳区一万名油棕小园主怒吼。

他们除了希望政府协助,也要求贸消部及大马棕油发展局调查,确定棕油厂商颁布的新措施没有违反自由竞争法令。

下霹雳区20家棕油厂上个月15日开始,以“原棕油价格不寻常浮动”为由,决定从小园主收购的棕果中,每吨扣除20令吉,使每吨棕果价格从400令吉,下跌到380令吉。下霹雳区有1万名油棕小园主,每月损失超过100万令吉。

下霹雳区内拥有约5万英亩油棕园,每月生产约5万吨棕果。

下霹雳油棕小园主公会今午在主席陈玉祥召集下召开记者会。出席理事包括署理主席林元情、副主席陈昌平、财政黄文锦及理事云维俊、黄亚明、刘原绲、李欢雨及陈瑞岩。

陈玉祥指出,区内小园主一直都受油棕厂的不公平对待,利润一再遭剥削。棕油发展局发布2011年度霹雳区油棕榨油率高达20%左右,但是,下霹雳区只能获取17%榨油率,导致棕果价格从应有的每吨475令吉(以20%榨油率计算),下滑到400令吉。

“如今再颁布每吨扣除20令吉措施,小园主“任人鱼肉”的局面,表露无疑。

“我们曾在今年8月间联袂前往吉隆坡会见大马棕油发展局总监朱云美,陈述小园主所面对的重重困境,要求该局加以协助,迄今无有下文。

“我们将再次致函贸消部及大马棕油发展局,要求介入调查。”

他说,下霹雳区20家棕油厂联合颁布新措施,区内广大小园主根本无力反抗,利润任由宰割。厂商的做法是否违反自由竞争法令,有待进一步证实。

设立合作社自救

下霹雳油棕小园主决定成立合作社,以自救的方式,协助广大小园主渡过难关。

下霹雳油棕小园主公会主席陈玉祥指出,合作社注册已获批准,命名为“下霹雳小园主发展合作社”,决定在本月9日推展正式成立的仪式。

陈玉祥促请下霹雳区内1万名油棕小园主团结一致,加入合作社成为社员,捍卫权益。

他说,下霹雳区油棕小园主一直都面对利益遭剥削及不公平对待的困境,棕果价格受到控制,小园主损失惨重,因此决定成立合作社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