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鑫吁民出席1209大会

许文鑫呼吁所有关丹及劳勿居民踊跃出席1209彭亨民联《人民力量崛起》大会,以否决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在上週巫统代表大会时,表示来届全国大选,将是选民作出关丹莱纳斯稀土厂的公投。

抨彭大臣目中无人

也是行动党彭亨州副主席兼1209《人民力量崛起》大会第一副总监的许氏,他是在今天下午率领逾20名分别来自而连突、文德甲及吉道的火箭党员一起到来吉道会场安装凉棚及旗帜时,向媒体作出这项呼吁。

他说,国阵政府经常挂在嘴边向人民贯彻“一个马来西亚"及“以民为本"的口号,可是针对彭亨州内两大公害课题,却一意孤行让关丹稀土厂及劳勿山埃采金运作,公然违反民意,没有好好听人民的话,尤其是身为一州之长的拿督斯里安南耶谷,竟然在巫统代表大会公然挑战关丹选民,来届大选将是最好的公投,即选民必会支持稀土厂运作,显见得,大臣的谈话,不但嚣张跋扈,其言谈举止更是目中无人。

许氏吁请,本週日举行的集会,尤其是来自关丹及劳勿的居民应全力支持这项万人大集会,以壮大人民的声势,让彭亨人民的力量在吉道崛起。

除了许氏之外,今天随同到吉道佈置大会场地的火箭党员甚众,计有周幸升、黄亿友、戈宥仁、宁世金、邹帅立、张雅发、和志强、杨金荣、黄冠雄、沉志福、卢志文、叶淞钦、何亚顺、梁保健、林联亿、李雅胜、曾成吉及林元发等人。

煽动情绪违抗AES博宣传 雪民联罔顾人命错误示范


(
张新采评述)
究竟是谁用塑胶袋包住自动执法系统(AES)电眼的闪光灯?AES电眼的侦测器又如何不翼而飞

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说这不是州政府干的,但到底是谁的杰作,有关当局必须彻查到底,因为这是公然挑战法律,若置之不理,无疑是鼓励其他人有样学样,把法律操纵在手中。

姑且不论是谁这样胆大包天,但明显的始作俑者是民联领袖。就是因为之前民联领袖唆使民众不要理会AES罚单,甚至还扬言将拆除或遮蔽设在他们执政州属境内的AES电眼,带头知法犯法,为民众做了错误的示范。

刘天球之前一再表明不惜对簿公堂也要拆除或遮蔽AES电眼,但在听取雪州法律顾问的意见后,在行动前临时变卦,印证了他针对AES采取的举措,都是为了搞廉价宣传和捞取选票的说法。

雪州政府若认为装置在雪州境内的AES电眼违法,又或是装置电眼的地方不是车祸黑区,可以上庭挑战,而不是自行拆除或遮盖。就像接到AES罚单的驾驶人士若不服,可以上庭为自己讨回清白。目前已经审结的许多案例都显示,只要驾驶人士提出合理的抗辩理由,法官都会裁定他们无罪。

民联州政府其实都认同AES有阻遏驾驶人士违法的作用,但却因为有本身的政治议程而反对有关计划,并怂恿民众公然蔑视法律,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更何况这关系到公路使用者的安全,民联领袖若不能提出其他更为有效的替代方案,以阻遏公路意外的发生和减少车祸的死亡率,至少也应要求民众守法。

若他们认为AES罚单不公平,就应为驾驶人士提供法律援助,包括免费安排辩护律师,而不是叫违规者不要理会罚单,万一法官判处他们坐牢,民联领袖能心安吗?

每年命丧公路的驾驶人士不断增加,AES在外国已经证明可以有效减少公路意外和死亡率,民联领袖不妨给一个机会,看一看AES是否也能在马来西亚取得成果。

若在实施的过程中发现有任何弊端,当局没有进行纠正,又或者实施后证明AES是失败的计划,再来反对比较能获得共鸣。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民联是未审先判,断定AES是政府让朋党公司牟利的计划,以公路使用者的安全作为赌注,并故意扭曲 AES资讯,不停误导群众,才是最让人感到心寒的地方。民联不是常说自己是以民为本吗?为何现在可以为了选票而罔顾公路使用者的安全?

原住民逾百祖坟遭埋

甘榜新邦阿浪原住民申述逾百座祖坟遭沙石埋没,保不住祖先坟墓。

该甘榜福利组主席依斯干达今天带领伊斯兰党柔佛州联委会署理主席祖基菲里及伊青团团长苏海山,乘船出海巡视被沙石埋没的祖先坟墓,并寻求伊党协助处理。

依斯干达指出,今年初,居民前往鲁沙河岸边的祖坟拜祭时,赫然发现祖坟不知所终,坟墓已被大量沙石埋没。

他表示,居民亲人去世后都分别安葬在3个沿海的坟地,既是鲁沙河(靠近丹绒柏勒巴斯港口)、布依河(衔接埔来河)及甘榜新邦阿浪河,每个坟地有将近百年历史。

盼保住另两座坟地

他说,单是鲁沙河岸边的坟地有上百座坟墓,加上其他两个坟地,相信有上千座坟墓。他不希望另外两座坟地会成为下一个发展目标。

他透露,今年7月,居民联合拟备忘录给18个政府机构,其中也包括原住民机构要求关注上述事项,盼望得到协助,可惜事情发展至今,没有任何一方透露进展或回应。

他希望相关发展商或政府机构应该与当地原住民召开对话会。

伊党助厘清是否保留地

祖基菲里表示,他将收集该区原住民之前所发出的备忘录作为参考资料,然后再探讨及厘清,受影响的坟墓是否安葬在政府地,还是属于原住民的保留范围。

他认为,大马原住民拥有保留地权,假设坟墓在保留地范围,他将建有关单位停止工程,并尽快修补坟墓。

他说,若坟墓不是设在保留地,道义上也应该协助迁坟工作,并不是将大量沙石埋没了事。

他也希望一切的迁坟或修补费用交由给政府或发展商承担,也明确地规划原住民保留地,并给予地契。

光大公务员搭免费巴士

光大公务员也可享受免费巴士载送上下班了!

槟州政府拨出5万令吉租下两辆豪华长途巴士,每天载送住在威省的公务员到光大政府部门上下班。

BEST光大”试跑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及掌管槟州交通道路管理委员会的行政议员曹观友今早为这项名为“BEST光 大”的免费巴士载送服务主持启程礼后向新闻界表示,这项服务将试跑三个月,州政府是向KonsortiumTransnational巴士公司租两辆巴 士,以载送住在北海公务员上下班。

曹观友说,这次推出的“BEST光大”服务,与之前推出,为民众提供免费兜乔治市的“猫巴士”,以及为家住北海的峇六拜工业区工厂员工提供免费载送上下班“BEST”巴士服务,是同一概念,即减缓槟城大桥的交通堵塞。

发问卷调查民意

他说,州秘书事前共发出2100份问卷给在光大政府部门上班的所有公务员,但只接到732份回馈,不过当中556份有填写完整,可供分析此服务是否能推行。

“槟州行政议会在9月26日商议此事,并于10月4日批准提供此服务。”

他说,“BEST光大”是从12月3日起至明年3月28日试跑三个月,受惠的公务员必须在每天清晨于北海双威嘉年华购物广场上巴士,下午5时20分则在光大巴士总站上巴士。

豪华长巴座位舒适

Konsortium Transnational巴士公司总执行长东姑哈斯马尼说,该公司是用豪华长途巴士载送公务员,座位除了很舒适,还有14个单人座,这是槟城快捷通巴士所没有的,槟城快捷通巴士的站位比坐位多。

妇女及低阶者优先105公务员申请

曹观友说,这项免费服务是优先给妇女及低阶的公务员申请。

他指出,Konsortium Transnational巴士公司是用两辆Plusliner长途巴士载送公务员,每辆可载送41人,三个月租金共5万令吉。

他说,在3日首航时有52名公务员乘坐,昨日则有54人。

23人等空缺

针对此,林冠英表示,申请乘坐的公务员共有105人,但由于两辆长巴共只能载82人,另23人只好等空缺。

“我已跟州秘书说了,那82人如果一个月内没乘坐三次,就必须把机会让给那23人。”

询及为何选Konsortium Transnational巴士公司,而不是槟城快捷通巴士公司时,曹观友说,州政府已将“猫巴士”及免费载送工厂员工的“BEST”

巴士服务交给槟城快捷通,所以“BEST光大”就交给Konsortium Transnational巴士公司。

“再说,州政府之前曾在北海巴士课题上跟Konsortium Transnational巴士公司合作过,所以这次就再跟该公司合作。”

询及所付给Konsortium Transnational巴士公司的费用,与付给槟城快捷通巴士公司的费用相比时,他说,前者的收费是每辆每个月8000元,而槟城快捷通则1万令吉。

不过,快捷通巴士一趟可载送80人,而Konsortium Transnational巴士公司的巴士只能载送41人。

恫言拆除AES电眼又蒙布 雪州政府惧於法律猛煞车


(
董佳燕评述)雪州政府搁置遮盖电眼行动,行政议员刘天球声称是基于 “上面的压力”。经查证,刘天球所指的“上面”是州法律局给予劝告。

掌管雪州地方事务的刘天球早些时候向各媒体报备,将在周五带队拆除雪州境内的自动执法系统(AES),好让媒体预先安排记者、摄记进行采访,拍摄雪州民联政府值得一记的英雄事迹。较后,雪州大臣卡立基于“策略上的重新检讨”,公布改为以不透明套子盖住电眼。

接到指示的刘天球肯定地告诉各界将率一众雪邦市议会官员为州内位于南巴生谷大道(SKVE)往加影方向66公里,以及南北大道往吉隆坡方向301.7公里处的两台AES电眼进行“蒙布仪式”。

可如今,民联连蒙布仪式也搁置, “策略上的检讨”说得好听,事实上是雪州政府根本无权拆除或遮盖设立在州境内的自动执法系统(AES)。若民联漠视雪州法律局的劝告一意孤行,将招惹官非。

槟州首长林冠英发出豪言,指若AES承包商到槟城安装AES,州政府将见一台拆一台。槟州陆路交通局主任哈山耶谷在回应林冠英言论时显得不以为然,声言陆路交通局有其他方法在槟州57个车祸黑区落实安装AES,无需经过州政府批准。

陆路交通局此番言论必定有其基准,即州政府在法理上根本无权阻拦AES的施行。

承包公司早已停止雪州两台电眼的拍摄功能,待检讨后作出调整。《光明日报》记者在12月5日前往上述电眼所在地点视察,证实时速超过80公里的车辆并未被自动执法系统“闪灯”拍摄。

在电眼操作早已停止的情况下,刘天球发表市议会将发出指示予相关单位和陆路交通局,促后者依照1974年道路、沟渠及建筑物法令的72(1)c条文关闭电眼乃多此一举,无非想向民众邀功。

刘天球在11月14日便放话,指有关方面不曾申请安装自动执法系统,有关电眼被视为非法,因此,限定承包公司要在14天内拆除电眼,否则州政府将“采取行动”。怎料,州政府未对期限已过,但依然竖立在雪州境内的AES采取行动,反而再度于12月5日敦促承包公司30天内将电眼摘下。

如果自动执法系统的设置属非法,而州政府真有权限拆除电眼而不需负上赔偿等法律责任,爱出风头的民联代议士早就蜂拥而至,在拆除行动中大秀英雄本色。

纳吉解决马华内讧使新​招 江承俊跨党再度任上议​员


(陈治平评述)
如果今传言属实,沙巴州的拿督江承俊将在11月8日届满之后获得重新委任,二度当上任期三年的上议员。预料他将于11月10早上在国会上议院宣誓就任。

倘若这项委任不是来自马华公会的推荐,而是首相越党委任;那么,这项委任也隐喻着沙巴州国阵选情有告急情势,首相纳吉不愿意面对输掉任何州议席风险而采取的权宜之计。

江承俊是沙巴州马华署理主席兼中央票选中委,也是沙巴兵南邦区会主席。沙巴州马华唯一获得分配的州议席选区,甘拜园乃其属下选区。沙巴马华州联委会主席兼州副首席部长拿督丘克海则是甘拜园州议员

江承俊与丘克海不咬弦已经是沙巴州政坛公开的秘密。身为兵南邦马华区会主席的江承俊曾经在该区会2012年党会员大会公开表明,不支持和不接受“天兵”在甘拜园州选区上阵,立场强硬。当然,其所指的“天兵”州议员就是来自山打根马华区会的丘克海。

沙巴州目前有4位上议员,各别来自巫统、民统党(Upko)、团结党和马华。而目前江承俊所担任的上议员一职属于马华中央的固打配额。由于马华总会长于11月杪宣布该党将于大选后才推荐沙巴、马六甲、霹雳和森美兰州上议员人选,故此,该传言一直让许多人感到迷惑混淆;如果传言属实,江承俊出任上议员受到谁的举荐?

好奇者向国会秘书查询,为何没有将江承俊的名字列在国会上议院届满欢送宴名单中时,被告知江承俊将会再次被续任上议员。国会秘书一脸严肃的回答,江承俊将会再次受委,而推荐单位并非马华公会,使整个事件扑朔迷离。

江承俊非正副部长,亦非来自一个被国阵政府认为不可或缺的非政府组织,他只可能在一个特殊的情况下受委。那就是,首相为了安抚江承俊,以便丘克海可以顺利蝉联甘拜园州议员,尽可能避免国阵成员党的内讧而影响来届大选的胜算,或输掉任何一个州议席。

然而,跨党越位的委任,将会严重打击国阵成员党的威信。纳吉是否宁为江承俊当官而开罪马华公会?而一党之尊的马华总会长蔡细厉,是否能够以其老练的政治手腕解决有关矛盾?倘若成功阻止相关传言成为事实,他是否能够保证江承俊在没有获得重新委任后不会对马华造成威胁,影响马华硕果仅存的州选区胜算,则有待时间证明。

江承俊担任马华党内要职,如果他为了保住上议员这个官位而伤害其隶属政党,为马华带来政治上的伤害的话,他将会失去马华党基层的支持。

号召全国抵制“叛徒”企业

绿色委员会主席黄德将揪出与莱纳斯稀土厂有生意来往的企业,通过网络公布“国家叛徒”(pengkhianat negara)名字,先羞辱对方再号召全国抵制行动。

他今日在记者会上说,过去曾与莱纳斯有生意来往记录的公司,该委员会既往不咎。

促咖啡店勿做叛徒生意

不过,他限定相关公司必须在7天内与稀土厂断绝关系,否则,一律被视为“国家叛徒”,一样打入抵制名单,这些生意来往的公司包括金融企业。

“我们会驻守在稀土厂门外,注意出入的交通工具,抄写注册公司名字,再将名单公布在网上,进行‘羞辱’行动。”

他说,该委员会将设立一个特别委员会,专司收集与莱纳斯莱纳斯稀土厂有来往的公司。

“我们也会号召全国的咖啡店,不要做‘国家叛徒’的生意。”

误用“汉奸”字眼

黄德在记者会上一度用中文“汉奸”来形容这些与莱纳斯稀土厂有生意来往的企业,不过,后来经本报记者提醒“汉奸”的意思,他才收回。

记者致电黄德说,“汉奸”狭义只是指华族而已,黄德也赞同记者的意见。

受英文教育的他稍后向记者说:“经过斟酌后,‘汉奸’不是一个正当的字眼,我主要的用词还是Pengkhianat Negara国家叛徒。”

虽然“汉奸”一词在清代的意思与如今有别,但现今人们所认知的“汉奸”意思,多指汉族败类,尤其是经历中国抗日战争后,泛指投靠外族或外国侵略者,出卖国家民族利益的人。

黄燕燕住冰酒店是真是假 空穴来风诬指如何变泄密

(林文彪评述)月前,旺沙马朱区独立议员黄朱强在下议院辩论2013年财政预算案时,质疑黄燕燕在去年耗费巨款在奥地利住宿一家“冰酒店"。

当时,因为黄朱强已失去江湖地位,人微言轻而没有引起人民的关注,民联也不要帮他出风头。旅游部部长黄燕燕过后加以否认,声称本身不曾在去年到过奥地利,也不知道“冰酒店"在哪裡。

此事若在野党没加以追究,采取进一步的行动或报案,而黄燕燕也没有为自己讨回清白,要求对方道歉或提出指控的证据,本身只是轻描淡写澄清了事。人民普遍上并不知晓的“冰酒店"故事,或就此烟消云散。

但本月6日,旅游部却如临大敌人,针对利用公帑到奥地利和入住“冰酒店”(ICE Hotel)的指控,旅游部长黄燕燕表示,警方已开档调查旅游部机密资料外泄第三者的事件。她指有人设下陷阱从旅游部官员套取部门机密,诬指她利用公帑到奥地利和入住“冰酒店”。

令人不解的是,旅游部全体职员包括部长集体宣誓效忠:“政府机构,不能在不适当的情况下透露部门的机密或公务详情”的动作。任何公务员就任时都必须遵守以上的标准守则,旅游部为何搞一个“再宣誓”来应对“冰酒店"事件?

黄燕燕早前声称本身不曾在去年到过奥地利,也不知道“冰酒店"在哪裡,但却指有人设下陷阱从旅游部官员套取部门机密,诬指她利用公帑到奥地利和入住“冰酒店”。黄燕燕的言论,留下些多疑点。

首先,如果根本没有入住“冰酒店”的计划,何来机密供第三者“套取”?或正如黄燕燕说,本身不曾在去年到过奥地利,也不知道“冰酒店"在哪裡。但旅游部是否真有利用公帑到奥地利住“冰酒店”的计划,但仍未落实或因其他事故而展延或搁置?

针对利用公帑到奥地利和入住“冰酒店”(ICE Hotel)的指控,黄燕燕说警方已开档调查旅游部机密资料外泄第三者的事件。如果黄朱强的指控,纯属子虚乌有,旅游部报警,是否真有拟为泄漏的“冰酒店”机密文件可供调查?

黄燕燕何不先挑战黄朱强在国会外重复做出有关指控,以便她采取法律行动控告黄朱强诽谤,再报警调查黄朱强,找出泄密的根源?

此外,政府部门官员宣誓效忠本属内部例常公务作业,何须高调通过媒体宣扬?尽管旅游部已经报警调查“冰酒店"事件,但黄燕燕的解释及宣誓效忠动作,仍留下许多疑云,若不善加处理,恐怕演变成一单“冰酒店门”丑闻。

大马痴肥年轻化

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说,该部把减少痴肥人口比率列为明年的焦点工作之一,包括推介“婴儿诞生首1千日育婴计划",让家长从婴儿的襁褓和孩提之年,开始预防他们长大后成为痴胖者。

他指出,大马的痴肥人口比率,已从2006年的14%增加到2011年的15.1%或250万人;另外,大马逾半人口超重,换言之,大马的痴肥和超重人口超过50%,健康警钟已敲响。

“痴肥人口有年轻化的趋势,过去痴胖者多数是长者,但现在发病年龄已下降到30至40岁,所以我们应从现在起对抗痴肥,甚至从婴儿时期开始预防。"

鼓励母亲喂母乳

他今日推介卫生部的官方资讯频道“医药电视"(Medik TV)后说,该部将于明年1月推出“婴儿诞生首1千日育婴计划",譬如鼓励母亲在婴儿诞生的首6个月喂哺母乳,过后才提供半固体食物,维持均衡饮食。

“我们要确保父母不会过量喂食,以免婴儿体内存有肥胖细胞,否则婴儿长大后,会很容易变成痴肥;我们必须教育民众,对抗痴肥必须从婴儿成长的过程开始。

出席者包括卫生部秘书长拿督卡马鲁查曼、Medic媒体网络有限公司主席拿督拉曼依斯迈、董事经理纳兹鲁查曼、顾问丹斯里刘衍明和董事谭华基。

传达健康知识
医院诊所装“医药电视"

廖中莱指出,卫生部得到Medic媒体网络有限公司的支持,在该部属下所有医院和诊所装设“医药电视",向民众传达照顾健康的知识和技术。

他披露,“医药电视"是一项公共私人伙伴(PPP)计划,Medic公司负责所有安装成本费用,卫生部则提供场所,让该公司赚取广告收益,卫生部会先过滤广告。

他说,目前巴生河流域、森美兰和马六甲州特定的政府医院和诊所已安装“医药电视",预料明年1月,各个州属的政府医院、诊所和“一个大马"诊所将装有共1千612部“医药电视"。

另一方面,廖中莱呼吁各界耐心等待当局公佈新的卫生总监人选。

因幽会罪成被降级的原任卫生总监拿督斯里哈山阿都拉曼已被撤职。

准秘书长陆兆福应战文冬 助行动党令马华关门大吉


(张良评述)
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发下狠话,若马华在来届大选输掉文冬议席,马华应关门大吉,而他也会割下耳朵并跳入彭亨河。尽管大臣后来澄清其言论只是比喻,并非来真的。但身居高位的巫统领袖一箭双雕,不但对行动党发出挑战,挑衅行动党有本事就来拿下文冬国会,也同时挑战马华守好文冬,否则最好关门大吉。

除非廖中莱当逃兵,否则在原区寻求蝉联,迎战公正党或行动党,身为部长级人马,已是彭亨州马华最佳人选。反观民联方面,尤其是行动党,似乎对让大臣要“马华关门大吉”的议程不太积极。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只会隔空嘲讽大臣言论如同儿戏,但该党却不敢认真看待如何在文冬令“马华关门大吉”。

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在华社的声望不佳,对中文媒体也不友善,2000年他在桑港(Sanggang)补选提名日时向敌对阵营比划中指手势,被摄录上载网络,流传至今。2000年彭亨州桑港区(Sanggang)州议席补选提名日时,安南耶谷便向替阵支持者展示不雅手势,还将臀部翘起,作出手摸臀部动作。安南耶谷2006年怒骂媒体“去死吧”(Go To Hell!)今年三月间,安南耶谷在彭亨州书展开幕礼上对中文报记者破口大骂“笨蛋记者”以及驱赶记者。其狂傲态度令人难以接受。

《光华日报》为以上热门议题制作了一个网络民意调查,题为:『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说,如果失去文冬国席,马华可以关门大吉。您认为行动党是否有可能攻下这个国阵保垒区?』

根据本文截稿为止的记录,以上民调共有350读者投票,其中77%认为行动党有可能攻下文冬国席。这对行动党来说,是一个令人雀跃的鼓舞。对于把马华公会当作终极政敌的行动党来说,在来届大选拿下文冬国会议席,马华就可以如同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说说的“可以关门大吉”。

这在《光华日报》眼中是亲而易举的事,显示华社已经非常有信心,并准备助行动党在文冬国会议席打倒马华,让马华在第13届大选后关门大吉。

上届选举,文冬国会选区共有53,561选民,其中华裔占47.28%,马来人占43.06%,印裔占9.02%,其他族群0.64%。选举结果,马华廖中萊以25,134票击败公正党印裔候选人伯若三美,多数票为12,549,废票高达1,285。

在2004年的选举,廖中萊的多数票为16839,3.08海啸大选中,廖中萊流失4千多张多数票。而在文冬国会属下的四个州议席中,美律州议席马华的何启文,多数票从2004年的4608滑落至2008年的1108;吉打里州议席民政党的黄恭才,多数票从2004年的3182滑落至2008年的882;沙拜州议席印度国大党的德温达南,,多数票从2004年的2329滑落至2008年的154,可谓险过剃头,而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的州议席也属于文冬的其中一个州议席柏朗埃,其多数票同样滑落,从2004年的3672滑落至2008年的2970。

可见3.08彭亨州不是没吹反风,而是风不够大,没吹到国阵。下届大选,彭亨州两大环保议题,加上环保组织的助阵,劳勿山埃及莱纳斯稀土厂课题延烧全国,如果连彭亨境内的文冬也烧不了,就枉费反公害的千里苦行了。

行动党预料与公正党交换选区,让行动党彭亨州主席梁金福上阵,美其名升级弃州区国,实则送年迈温和的好好先生入虎口。行动党森州主席陆兆福今年农历新年在彭亨州挑战廖中莱,到雪兰莪或吉隆坡任何一个行动党的国会选区挑战民行候选人。

如果陆兆福认为雪兰莪或吉隆坡任何一个行动党的国会选区的领袖都可以击败廖中莱,何不借此良机委派其中一名领袖前往攻打文冬国会,一举让“马华关门大吉”?

文冬国会选区马来票占43.06%,曾在国会拍桌子英勇捍卫伊党领袖的陆兆福,伊党支持者的马来票已是囊中之物,何怯上陈混合区?陆兆福被视为林冠英的接班人,有望与郭素沁一争长短,成为行动党下任秘书长,陆兆福何不飞象过河战文冬,为行动党立大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