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纳斯稀土厂全球最大

莱纳斯已建成世界上最大与最先进的稀土厂!

马来西亚莱纳斯今日在面子书宣佈,该公司已建成世界上最大与最先进的稀土厂,并准备为了持续性的未来,实现成为全球稀土领导者的宏愿。

该公司指出,第2阶段工程已完成76%,预料可以在开始运作的阶段,达到2万2000吨年产量目标。

本月初,该公司公关总经理阿敏证实,稀土厂已于11月30日正式投入生产,首批稀土精矿已置入炉中提炼为成品,整个过程费时45天。

澳洲莱纳斯执行主席尼古拉斯柯迪斯也在网站宣佈,位于关丹格宾工业区的莱纳斯先进材料工厂(LAMP)已开始运作。

砍鸡头3232变神字

朝野政党闹得轰轰烈烈的砍鸡头事件带来橫财,砍鸡头万字3232前日及昨日连续两天在多多博彩及万能万字开头奖及二奖,心水清的字迷新年前夕获橫财,笑到见牙不见眼。

文冬15位马华村长上星期六中午前往地里望新村举行砍鸡头仪式,与当地百余名村民互相对立及谩骂,由于文冬社青团团长邹宇晖并没有赴会,砍鸡头不成变成放生,文冬字迷灵机一动,当天纷纷以砍鸡头的万字3232下注,讵料当晚便在多多博彩开出头奖,中了一笔为数不小的橫财。

一些字迷中奖后乘胜追击,昨日继续下注3232,没想到昨晚开彩时竟然在万能万字开出二奖,再次获得一笔橫财。

一名黃姓字迷今日受询时说,文冬玻璃口新村及金马苏新村有多人中奖,开心不已,而他本身昨日投注在新加坡马会,大叹走宝。

怕博彩公司拒收注

他说,由于砍鸡头当天全部人都聚集在地里望关帝庙附近,3是代表很多人,因此字迷都在232前面加3,一投即中。

“上述万字号码梅开二度,我相信后日的投注日依然会有许多字迷下注,不知万字博彩公司是否还敢收注。”

地里望新村是砍鸡头仪式的地点,该村村长马福财受询时说,他很少下注万字,也没听到当地村民说中了一笔橫财,没想到地里望砍鸡头竟然会为字迷带来橫财,可见地里望旺财。

砍鸡头召集人文积村长李树华说,他向来没有投注万字,所以走宝了,没想到这组万字这么旺,连续两天开中头奖及二奖,非常罕见。

轿车失控猛撞路旁罗里

8人共车返回怡保途中酿车祸,轿车猛撞停在路旁的罗里,导致3死5轻重伤意外。

曼绒副警区主任阿末副警监向记者说,车祸发生在昨午2时30分,当时载著家人及同僚兒女共8人的轿车司機莫哈末南利,从红土坎直落巴迪海滩戏水後返回怡保,在行至波打路25公里的江卡则明区时,轿车失控猛撞停在路旁的罗里。

司機当场夹毙

他说,案发後,司機莫哈末南利(27岁,警卫团员)伤重夹在司機座,被赶来的消拯人员撬开车子拉出时已毙命,还有坐在前座亲人大腿上的女童诺哈丽雅(6岁)和右後座的男童哈里丹尼(5岁)也伤重不治,两者为姐弟关系,车上还有两人受重伤及三人轻伤。

2童重伤不治

“案发後,严重损坏的轿车被拖吊至斯里曼绒警察中心,三具屍体被送到斯里曼绒医院解剖,5名重轻伤者也被送到斯里曼绒医院救治。”

交警已对车祸的发生调查,三具遗体经在今日由家属领回安葬。

民联内部鬼打鬼各有算盘 三党为议席分配多寡争执


姚新言评述)据了解,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对议席分配的不妥已白热化,公正党领导层对行动党和伊党要竞逐公正党原本的议席感到非常不满,认为这两个政党并不尊重他们。

除了对首相人选无法达成共识之外,民联成员对议席分配的谈判也陷入僵局,并不是如民联领袖所说的已经接近完成。

虽然民联领袖没有就议席分配问题公开叫嚣,但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已经公开表态,希望行动党可以在半岛竞选多310州议席。

至于伊党则透露在来届大选竞选的国席将超过80席,比上届66多出14个。行动党和伊党都要求增加议席,那么牺牲的就只有公正党。但公正党会为了民联的所谓入主布城的共同议程而让步吗?

公正党党内的消息说,行动党和伊党都认为,公正党势力不如前,原本属于他们的一些选区,若由行动党或伊党上阵,胜面比较大。行动党和伊党现在显然不再把公正党放在眼里了。但消息补充,行动党和伊党要争取在公正党的选区上阵,可是他们能保证就一定赢吗?

大家也许没有注意到,安华没有出席最近的行动党和伊党大会。其中,公正党仅派妇女组主席祖莱达和副主席曼梳代表出席行动党大会,而出席伊党大会的则是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和总秘书赛夫丁。

安华的政治秘书沈志勤解释安华是因为要赶去登嘉楼出席人民崛起集会而缺席行动党大会,但委派祖莱达和曼梳出席火箭大会,难免让人诸多揣测,这是否是公正党就行动党在议席分配课题上咄咄逼人的态度而表达的不满。

熟悉民联议席分配的公正党州议员说,作为公正党首席谈判代表的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在这个课题上立场坚定,不会屈服于行动党和伊党的压力,因为这是公正党的底线。

尽管因为多名议员相继退党造成公正党现在不再是最大的在野党,但既然安华野心勃勃要在民联执政中央后成为首相,若公正党的议席在来届大选后,还少过行动党或伊党,谈判的筹码无形中就减少,不可能会作出妥协。

若公正党、行动党和伊党都拒不让步,意味着他们将根据308议席分配的模式参选,但如果他们连议席分配和首相人选都互相猜忌,只是进一步向人民证明,他们只不过渴求权力的乌合之众,并不是值得信赖的铁杆联盟?

“哈密达疑报假案”

民主行动党端洛区州议员西华古马今天以“人在现场”为由,报案指宣称受恐吓的霹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哈密达可能报假案。

他说,霹州朝野议员上周五在州议会食堂聚会时,完全没迹象显示哈密达受到班台区州议员倪可敏口头威胁。

与哈密达愉快合照

他今日在桂和区州议员黄家和、德彬丁宜区州议员黄文标及文冬区州议员西华苏巴马廉等人陪同下,前往怡保警区报案,并向记者发言。

他说,本月21日下午约3时30分,他和朝野议员向即将隐退政坛的前大臣丹斯里达祖告别,在场者包括哈密达以及倪可敏,但现场没传出不愉快事件。

他说,哈密达当时还愉快的和大家合照。

如果她当时受恐吓,根据其脾性必定高呼,惊动大家,但当时的情况完全相反。

因此,他认为哈密达前天报案指受倪可敏口头恐吓有造假之嫌,若不指正,恐在来届大选成为诽谤倪可敏的手法。

他表示愿意针对此事作证,因为哈密达的说词不符逻辑,倪可敏也不曾恐吓她。

黄家和说,根据刑事法典191条文,报假案者可在刑事法典193条文下被控,一旦罪成,可判入狱3年。

他提醒哈密达,在法庭捏造证供可在同样条款下被判入狱达7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否认涉国大党性爱光碟丑闻

西华古马澄清,行动党没涉及散播国大党一名领袖被指涉及性爱丑闻的光碟。

他说,行动党及民联渴望看到国大党领袖来届大选在半港硬碰公正党原任州议员柯沙温,搞光碟丑闻不是霹州行动党的“专长”。

西华古马及文冬区州议员西华苏巴马廉在上周五,即霹州议会最后一天接获邮包,内有电脑截屏文章和光碟,影射国大党一名领袖涉性丑闻,于是向警方报案。

民联执政减收国油股息

民联一旦执政,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将探讨调整国家石油公司的政策,包括减少每年须支付给政府的300亿令吉股息。

人民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日前接受彭博社专访时表示,此举能让国油拥有更多资金投资海外的能源资产。

“若将资金投入在往海外发掘新油田,国油很可能拥有更大的石油储备。”

他表示,国油届时将成为一个纯商业基础的公司。

对于拉菲兹的说词,国油发言人阿兹曼依布拉欣拒绝发表评论;国油总裁兼总执行长丹斯里三苏阿兹早前曾表示,该公司给予政府的股息,应从每年300亿令吉转为盈利的30%。

槟治水有功雪州推卸责任 政府没执政能力应即下野


(林文彪评述)行动党政府最荒谬的推卸责任手段,就是与前朝政府对比看谁在位比较久,谁就应该为悬而为决的民生问题负责。以雪州沙登水灾的问题为例,雪州民联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抨击沙登马华领袖叶炳汉和廖润强在沙登水灾问题上,忘记了水灾问题是数十年没有获得解决的问题,他们唯有将自己在任时的失责推卸给现任民联政府,才能合理化他们的无能。

按照欧阳捍华的逻辑,如果国阵在沙登执政50年仍无法解决水灾问题,即使民联接手政权后49年364天内,沙登仍然发生水灾,当了49年364天反对党的国阵,也不能将自己在任时的失责推卸给现任民联政府,因为国阵比民联执政期多一天。

沙登选民就是因为国阵数十年没有获得解决水灾问题,才把手中的国州议席选票投给行动党的张念群、叶南进及欧阳捍华。但是行动党执政快满五年,仍无法解决沙登水灾问题,沙登选民应该质问欧阳捍华是否要求选民给予民联多45年政权,一天也不能少,对民联才公平,民联政府才有足够时间解决水灾问题?

非常讽刺的是,同样是民联政府,但槟州民联却宣布该州治水有功,不再发生大水灾。槟州掌管治水工程事务的公正党刘子健行政议员指出,根据槟州社会福利局的数据,2010年至今,除了西南县,槟威两地不再有灾民因受水灾影响而被迫搬迁,说明槟州政府治水有功。自从民联执政槟州后,受水灾影响而被迫搬迁的灾民渐减少,尤其是2009年起,州内至少3至4个县署已达“零”搬迁灾民。

刘子健透露,槟州治水基金拨款下的还有耗资3000万令吉进行中或等候进行的治水工程,一旦这些工程逐步落实,槟州未来一年至年半內的水灾状况料将受全面控制。

雪州的行动党到底在州政府中争取到多少拨款为沙登治水?2008年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宣布政府花费130万零吉委任咨询公司为古腰河寻求治水方案,沙登居民有望一劳永逸解决困扰数十年的水患问题。

每一次沙登发生水灾,欧阳捍华必定叫廖润强向沙登人民道歉,水灾10次,欧阳捍华叫廖润强向沙登人民道歉10回。除此之外,欧阳捍华也不能为水灾做些什么。今朝政府不断叫前朝政府道歉,沙登好像没有执政党议员,民联议员仍在当反对党。欧阳捍华当选的任务不是要对付水灾,而是要对付马华公会。

欧阳捍华政治秘书林芮光于2010年7月14日宣布雪州政府执政29个月来,已经拨款17万零吉维修沙登多个地区排水系统。区区17万零吉东修西补,治标不治本,对比槟州的3000万,难怪沙登的水灾越来越严重了。

对比槟州民联公正党行政议员治水有功,雪州行动党行政议员令人怀疑是否当家不当权,在公正党主导的州政府中,只能分到丁点面包屑治水,还想把责任归咎前朝政府。欧阳捍华!Shame on YOU!

倪可汉与倪可敏没获拨地

民主行动党霹州主席兼实兆远区州议员拿督倪可汉今天澄清,他和堂弟,即班台区州议员倪可敏没获吉兰丹州政府拨给任何土地。

倪可汉今天发布三点声明,针对行动党主席加巴星要他解释“土地换大臣”

课题作出回应,并驳斥部落客指他和倪可敏获吉兰丹州政府赠地,指为捕风捉影的弥天大谎。

他的三点声明:(1)没获丹州政府拨予任何土地;(2)收购种植公司纯粹是通过公开市场置业的商业交易;(3)巫统及国阵在最近召开的州议会,试图转移他和倪可敏揭露国阵政府批准土地予朋党的视线。

报案要求查诽谤文章

倪可汉驳斥部落客指丹州大臣拿督聂阿兹批准1万525英亩地段给他,作为交换条件,让伊斯兰党的拿督斯里尼查得以在2008年出任霹州大臣。

他说,巫统很清楚有关土地的来龙去脉,但亲国阵媒体却继续制造混淆,他因此需要发文告澄清事实。

“我已于本月19日报案,要求当局援引1984年印刷及出版法令有关发布假消息的8A条文,开档调查涉及诽谤聂阿兹、我及倪可敏的文章。我也指示律师采取行动,对付诽谤倪可敏和我的人。”

收购非见不得光交易

他说,收购有关种植公司并非见不得光的交易,他今年4月和其他投资者联合收购种植公司,是在公开市场置业的商业交易。

他宣称数月前已把本身参与话望生投资计划一事告诉林吉祥,两个月前一个部落格开始针对此事作出恶毒指责时,他也向霹州民联领袖解释;此外,他也在今年9月6日致函通知内陆税收局有关购置行动,并请示该局有关收购行动是否需缴税。

他说,来自巫统的种植与原产业副部长兼重植森林计划主席拿督韩沙也受到照会,因为对方批准贷款推行有关计划。

他说,对方在国会亲自会见他,并解释,虽然有关土地已被他这名反对党人收购,但政府将继续批准有关贷款,并指种植基因改造橡胶树对国家非常重要,可确保我国未来继续为家具永续供应木材原料。

倪可汉说,他不但已通过记者会解答有关指责,聂阿兹的新闻秘书也在本月21日代发一则文告;聂阿兹过后受记者询问时,也亲自否认此事。

他说:“关于我们获赠地以同意尼查出任大臣的指责,全属子虚乌有。再者,新的公司股东与其他投资者都必须面对投资风险。”

倪可汉作出下列解释,以突显有关交易的透明度:

(1)2000年9月13日,吉兰丹政府批准有关地段予吉兰丹回教基金局。

(2)2000年12月,有关土地批准予一家公司进行发展,但计划无法进行。吉兰丹回教基金局于2004年8月16日取回地段。

(3)吉兰丹回教基金局于2005年8月28日把有关土地交由Upayapadu种植有限公司全权发展,并于2006年5月3日签署发展合约。

(4)Upayapadu 种植最终也无法发展有关计划,公司股东决定出售有关公司。

(5)他和包括倪可敏在内的投资者于2012年4月合资收购这家公司。

稀土课题受损马华离关丹 巫统顶着上有望扭转劣势


(郑杰评述)
澳洲莱纳斯矿业公司在马来西亚关丹建稀土厂一事,不仅是国内来届大选的大课题,也成为了国际社会的笑话,毕竟稀土厂是一项工业发展的重要投资之一,而对国家的经济和人民的就业机会,提供了相当庞大的收益。然而,工业发展必定存在着环保议题,无论是稀土厂或其他制造业的工厂,都免不了与环保成为对敌,“有工业发展,必定有损环保”,这是不变的道理。

环保分子和民联议员所想达到的目的,不外是希望借助人民的情绪,为莱纳斯稀土厂套上“公害”的严重标签,进而让稀土厂课题成为来届大选的重要议题之一,推翻国阵政府。

关丹是设立稀土厂的地区,这一个国会选区是由马华挂帅胜出。不过在2008年大选时,马华的胡亚桥以1826张多数票败在公正党的傅芝雅。来届大选,若再加莱纳斯稀土厂课题发酵的话,多数人都认为国阵要在关丹取得胜利的话,简直是痴人说梦。

彭亨州州务大臣安南早前放话,若国阵在来届大选,赢得关丹国会议席的话,证明关丹人民接受莱纳斯稀土厂的设立。这番话从口无遮拦的安南口中说出来,看似疯子说话,无需理会。然而,从这番谈话中,却看到“国阵似乎有信心赢回关丹”的端倪,而却不无道理。

这可能性的发生,只会建立在巫统与马华交换选区的大前提上。2010年8月,巫统彭亨州联委会主席兼彭亨州务大臣安南已表明巫统要“收回”原本属巫统的关丹区国会议席。那时候,马华当然不肯,也不接受这说法。然而,今非昔比,莱纳斯稀土厂课题的发酵,马华根本无法在关丹待下去,尤其是数场反稀土厂的大集会,显示华社对此课题的激烈反应。

由此可见,马华与巫统交换选区,可是一场做得过的买卖,也将增加国阵的胜算。关丹国会议席拥有62%左右的马来选民,而华裔选民占了33%。倘若巫统直接对垒公正党的马来候选人,这无疑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对垒。此外,2008年大选谣传关丹马华区会不满胡亚桥,而发生抽后退事件,也不会在巫统派出候选人后,再度发生。

马华交出关丹国会选区之后,将获得巫统让出哪个选区呢?据江湖传闻,巫统可能让出柔佛州某一个国会选区给马华,毕竟柔佛州马华中央领袖众多,僧多粥少嘛!

伊党臂膀组织终于翻脸​了 丹州还我华人权益求签​名


(董佳燕评述)
吉兰丹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堂(伊堂)顾问兼回声组长利永坤发动“请还我华人权益”千人签名运动,声言要收集州内华社签名以提呈备忘录予伊党精神领袖兼丹州大臣聂阿兹以及伊党主席哈迪阿旺。

伊堂是伊党为了争取非回教徒支持而成立的臂膀组织,负责为伊党背书,唱好伊党。这次伊堂却为了华裔理发师替异性剪发接获传票事件发动“还我华人权益”运动,令人惊讶。

“还我华人权益”,单是口号便足令国内华社愕然,惊觉文明大马中竟有一个华裔同胞基本权利长年被州内执政党剥削的州属。

一个人不到水深火热的时候,哪会高喊“还我权益”?因此,隶属伊党的组织发起“还我华人权益”运动,是项严重的政治问题。

伊党唯一华裔州行政议员陈升顿对外宣称丹州上下皆鼎力配合处理华社土地、民生和各项问题,却漠视对丹州政府实施侵蚀非回教徒权益的伊斯兰化政策,还厚颜无耻地要求华社就伊党暂缓执法一事感恩。

利永坤选择绕大圈,巡回民间收集签名上呈聂老与哈迪,并非为了要让伊党更了解华社对自身合理权益被剥夺的不满,而是因为陈升顿卖族求荣妄顾华人权益,伊党中没有任何让华社下情上达的空间。

伊堂希望以群情汹涌来求取丹州政府的施舍,让华社活得有尊严。

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结盟,监督并执行民联州属施政将近5年,丹华裔的处境非但未有任何改善,反而越加糟糕。

“还我华人权益”运动,凸显在伊党霸权治理下,华社本应拥有的权益都变成乞讨。这也证明,伊党仁慈国、仁政国外衣乃甜蜜陷阱。若伊党成功执政中央,今日丹州华人的景况,将是日后全国640万华人将要面对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