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诗杰必输到脱裤十理由 想脚踏两条船必自溺江内


(张良评述)
马华前总会长翁诗杰的政治寿命开始倒数,曾经与林冠英公开辩论而红极一时前“马青清流”人物翁诗杰,目前正在做最后挣扎、欲绕过马华公会的候选人遴选机制,巴结首相,希望借首相的国阵主席权威委任他成为班登国会议席候选人。

英文政治评论网站(1sya.com)日前发布题为“翁诗杰没有胜望的10大理由”,推测翁诗杰即使侥幸获得首相的垂青上阵,必然落败。翁诗杰无法蝉联班登国会议员的原因如下:

1)他是大马政治史上第一个输掉党魁职的领袖。他也是马华党选史上获得最低票总会长候选人。一名无力取得党代支持的领袖,如何取得比当代数目多30倍的选民支持?翁诗杰正如一名足球员要争取出场参赛,但这名球员没有被遴选代表球队出征,如何上阵?

2)翁诗杰在党内非但不懂得尊重民主,除了曾运用强权撤换马青总团长等作为。如今也违反党内候选人遴选机制,即候选人必须由区会及州联委会推荐。除非翁诗杰要代表巫统出征班登,那就无需马华推荐。

3)翁诗杰若不在国阵旗帜下参选必败无疑,但国阵即使派其他人上阵也可以赢取班登国会议席。翁诗杰如果认为他的个人魅力可以获胜,何不以独立人身上阵?

4) 翁诗杰大势已去 ,为何仍坚持要在国阵旗帜下竞选?既然翁诗杰已经表明他不再信任马华现有领导层,为何还要争取代表他不信任,瞧不起的马华公会出征班登?

5) 翁诗杰说他从未在大选中挂马华旗帜参选,众所周知,这是国阵数十年来的竞选普通常识,翁诗杰不晓得此举是为团结国阵成员党的选票吗?翁诗杰的概念是民联所采取的,民联政党以各自党旗参选。但翁诗杰不能否认班登是马华公会的议席这个事实。

6)翁诗杰是否仍然信任国阵?翁诗杰曾加入东姑拉沙里领导的第三势力组织(AMANAH)这个非政府组织,如果他仍信任国阵,何必通过非政府组织来监督国阵政府?如果他信任该第三势力组织,何不代表该组织上阵?如果他不再信任国阵及马华,为何仍坚持代表马华及国阵参选?

7)翁诗杰的特别助理翁协文宣佈退出马华时,说他已经对马华感到失望。翁诗杰认同此说吗?若是,翁诗杰为何仍要代表马华参选?这不是印证翁诗杰仍觉得马华仍可靠可信吗?

8)常浏览社交媒体者必熟悉翁诗杰聘请多名枪手如翁协文,Sebastian Loon,Xiao Fozu,Yong Steve Yamada, 君子之風等人经常在网络攻击马华及国阵。其中一名枪手Sebastian Loon曾多次在《当今大马》及《今日大马》撰稿攻击马华及国阵。现在,翁诗杰竟然要在马华及国阵的旗帜下参加竞选?这是什么逻辑?

9) 翁协文曾在网络媒体(FMT) 公开指着黄家定及翁诗杰无力吸引青年专才加入马华。此时,班登不正需要由新人、年轻候选人代表马华出征班登吗?如果翁诗杰不是为其个人利益而要参选,则应该退位让贤。自私的候选人如何取得选民的信任?

10)翁诗杰为何要代表一个他认为腐败的国阵参加竞选?自从他竞选马华总会长落败后,从来没有发表公告谴责过民联的腐败。每一篇文告的矛头皆对准马华、马华领袖及国阵批判。国阵如何信任这样的候选人?

如果翁诗杰在自己阵营的体制内也无法生存,他如何在体制外有生存能力?

班登的候选人仍未有定案,翁诗杰怎能以班登候选人的姿态耀武扬威?难道他比首相及副首相更有权力决定候选人?

翁诗杰竞选总会长失败后,曾嘲讽现有领导层向巫统婢膝奴顏,现在翁诗杰反过来强调巫统主席才是决定候选人“说了算”的实权领袖,翁诗杰这不是自打嘴巴吗?

大马人才严重流失数十年 爱国者悲叹国家并不爱我


(菂会翻译)“听到关于过去18个月内30万名大马人民移民国外的新闻,我想说一说关于我自己的爱国故事。”前新纪元学院院长柯嘉逊说道。

70年代,当我收到姐姐和姐夫将会移民到澳洲的消息时,我认为虽然面对不公义的事件,但是马来西亚人民应该留下来捍卫自己的权利以及帮助建立这个国家。这番话对于一个没有物产以及气愤的年起人而言,是很容易说出口的。但是,我真的能够了解在马大任医学教授的姐夫的感受吗?他看着学术自由被土著主义牺牲了并且饱受制度上不被看重的委屈。

柯嘉逊表示,如今虽然他已不如年少时那样乐观,但是看着有才能的大马人民被逼离开土生土长的国土,到他国去另谋高就,心里还是觉得很难过。

“政府有没有记录过自从1969年之后有多少大马人民移居国外以及这所带来的经济损失?就我的家庭而言,我国不但失去了一位放射学教授,也失去了一位心理学教授(我的弟弟)。他的女儿则是一位新加坡的电器及电子产品的专家,而我们家中也有三位在外国的精神科医生(一位表亲在渥太华、一位外甥在纽卡斯尔、另一位表亲在新加坡)。另外两名表亲在新加坡当医生,两名外甥女刚从帝王学院的医学系毕业,我不认为她们会回来大马行医。就连我自己的女儿明年也将从医学系毕业了,我们只能祈祷他会回国。”

柯嘉逊表示,在他居住的地方,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孩子在外国念书或工作,一些人更拥有杰出的事业。

“有没有任何巫统领袖对人才流失表现过后悔?没有!相反地,他们觉得丢掉了包袱。这些年来的巫统大会更关心的是土著在各行业的代表性。”柯嘉逊批评道。

我第一次感受到爱国情操

513事件对我和很多其他大马人民留下了不好的阴影。那时候我刚完成A-Level不久之后我就把储蓄用来买了一张飞去伦敦的飞机票,并且向姐姐借了一个月的生活费。在伦敦的日子,我第一次感受到爱国情操是当遇到的很多英国人问我从哪里来的时候,我告诉他们马来西亚,接着他们就会说他们认为我将不会回去祖国了。在毫不犹豫的情况下,我告诉他们:不,完成学业之后我一定会回到祖国!”

柯嘉逊表示,虽然他遇见的英国人都只是初次相逢,但是他却把自己说过的话当作承诺,因为他认为这不只是爱国,这更是对自己的表现的一种气节。

70年代作出的选择

1975年,当我在大学求学的时候,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了来自英国内政部的信,要求我呈上我的护照,因为他们怀疑我逾期逗留。几个星期之后,我收到了护照,以及一封信,这封信表示我可以自由地在英国定居了。直到今天,一些人还是会问我是否会移民英国,因为我的孩子都在英国念书,而且我也娶了一个英国人,但我的答案总是:如果我想移民的话,70年代我就这么做了!”

当柯嘉逊完成博士学位时候,他回到了马来西亚来建立这个国家。他表示,虽然他可以选择留在英国过着中产阶级的生活,但是他的社会良知却把他带回来了。

1982年末回来大马之后,除了工作我对各种议题都发表了看法,当时的报章比现在自由。原来,那是一个假春天。80年代是公民运动的孕育期,这也导致了茅草行动的出现。国阵政府对我帮助建立国家的答谢方式就是在198710月将我无审讯扣留。”

内安法令的“重建”

“被内安法令无审讯扣留就是测试你的爱国精神的最佳方式。在被扣留的前60天,他们一直企图“重建”我,他们常问的问题就是:

1.      既然你有一名英国妻子,为什么你不移居英国,而是在这里惹麻烦?
2.      为什么你不要直接加入国阵?
3.      为什么你不能好像邱家金,而要为华教说话?

我的回答是:

1.      我是马来西亚人民,我要回来重建这个国家。
2.      参与种族主义政党是有违我个人原则的做法。
3.      你已经有了一个人邱家金,为什么还要另外一个?”

最后,柯嘉逊还是被送到甘文丁的扣留营去。在被扣留的期间,他和妻子决定将六岁儿子的英国护照改为大马护照,因为如果不那么做的话,他的儿子必须每两个月离国一次,以获得护照的盖章。当一些狱友获知后,他们都大呼:“你疯了吗?一旦获释,我们将离开这个国家,你却放弃了孩子的英国护照来换取大马护照!”

“一些茅草行动的狱友们已经离开这个国家了,我祝他们好运。爱国不是一件你可以强加在别人身上的事,人们根据自己的个人经验作出决定,尤其是在今天这个全球化的社会里。他们当然爱这个他们生长的国家,但是,这个国家却不怎么爱他们,反而夺走了他们宝贵的自由。”

你会为国牺牲性命吗?

“最近几年,很多巫统分子纷纷摇旗呐喊、高唱国歌,但是,他们之中有多少人敢说自己参与了对抗英国和日本的抗争?几乎没有!许多爱国者在这两场抗争中失去了性命,但是他们保卫的国家有珍惜他们吗?今天,曾经为了这个国家而对抗英国及日本军队的陈平,连自己的国土都不能再踏入!”

天后宫 2万人撑伞度元宵

雪隆海南会馆(天后宫)癸巳年“万民同欢庆,元宵乐满天”活动,累积达2万参观人次,人潮雨中乐翻天!

今年农历新年包括除夕在内,16天期间游览及参观天后宫的人次达约25万,比去年约20万人次,旅游巴士逾500辆的成绩,令人鼓舞。

新年游客达25万人次

出席人潮在雪隆海南会馆(天后宫)新春彩灯,“流星雨”LED三色灯光和七彩缤纷的灯光大汇演夜空下观赏节目。

大会安排逾千张桌椅让出席者坐着观赏连串精彩节目,尽管现场连绵细雨,惟浇不熄众青年老少观赏精湛演出的兴致,时不时更有雷动掌声响起。

尽管雨势直到晚上9时后转为大雨,匆匆赶场马华班丹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翁诗杰,于晚上9时30分抵达天后宫山顶,一如往年参与雪隆海南会馆(天后宫)元宵晚会。

出席者包括雪隆海南会馆荣誉会长张裕民、署理会长符翔栋、副会长林猷顺、周昌进及符致喜、财政王少珍、总协调陈玉良、妇女团团务顾问陈孟龄、2013年新春活动筹委会主席符致强。

《南洋商报》华商广告总经理郭奕顺、业务发展经理沈小珍、教育刊物经理兼教育主编范忠星、义利贸易(马)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林敬蛟,养命酒赞助商张裕民、灯光音响赞助何子忠,观星赏月赞助林曼年。

这项由《南洋商报》、雪隆海南会馆(天后宫)及爱FM联办的“万民同欢庆,元宵乐满天”元宵晚会,也是天后宫癸巳年“天征瑞象迎新岁,灵蛇吐宝景成春”新春系列活动的高潮节目,仅是上山人数已达2万参观人次。

主办单位提供6辆免费巴士服务,从傍晚6时30分开始至晚上11时,接送民众往返天后宫。

红鹰油为这项活动的主要赞助,其他赞助商包括养命酒(万丰雪梨)、沙巴茶(义利贸易有限公司)、音响赞助SES、猎星人天文学会等。

烟火汇演掀开缤纷一年

大会特备连串活动,由可爱童星组合八小福娃呈献童星舞蹈,雪隆海南会馆天后宫青年团也一展现代舞艺及江南舞舞蹈表演。

伊妮呈献二胡独奏,演奏《赛马》、《茉莉花》、《小城故事》、《甜蜜蜜》,首首动听民间歌谣,令人听出耳油。

亚洲太平洋马戏杂技艺术团呈献新春特备节目,著名歌星艺人庄学忠、情歌对唱组合罗志聪与吴维琳载歌载舞。

精彩的节目让公众流连忘返,爱FM高级主级主播黃华敏及主播陈国俊主持户外节目,带动现场气氛。

另外,本次大会压轴活动癸巳年元宵贺岁烟火汇演,为新春迎来精彩缤纷的一年启幕。

现场人潮在“金玉满堂”舞台、“财神宝箱”气球及“黄金门”春景下,雨中乐翻天。

威省逾200雇主喊“NO”

工商界大力反对最低薪金制的抗议浪潮延烧至北马,而且这股怒火也从家具业蔓延至各行业,威省一带153间各行业厂商逾200名华裔业者今早就聚集在高渊展开和平请愿。

威省的上述厂商是在高渊佳运园操场举行和平集会,拉横幅抗议政府最低薪金制,群情汹涌,并将最低薪金制喻为“双面刃”,雇主“死”、员工也“死”!

最低薪喻为“双面刃”

会上有人领头三度询问众雇主“准备好接受最低薪金制吗?”,众雇主一律回答“NO!”!

这项和平集会是由高渊武吉班卓佳运园中小型工业区业者号召,并获槟州家具同业商会、槟州厂商公会和马来西亚塑胶厂商公会(北马分会)代表挺身支持。

外劳原本已满于现状

逾200名雇主是在周六上午10时,陆续抵达高渊佳运园武吉班卓路旁草场,签署反对备忘录后,拉横幅宣泄不满,吁请中央政府三思而行,并要求人力资源部长拿督苏巴马念寻策解决目前已浮现的劳资动荡局面。

现场出席雇主多数来自家具业,有关雇主也透露,原本在本地工作的外劳都满于现状,因此,这项条例无必要针对外劳。

他们也说,目前邻国印尼已开放政策,许多厂商也做好了准备,一旦最低薪金制执行,厂家将移至邻国设厂。

“外国商家针对这项制度的评语是大马经济“慢性自杀”,这政策也导致大马的经济倒退至少20年!”

未被纳入咨理会 厂商心声被忽视

槟州厂商公会副会长黄英福博士说,大马厂商联合会要求内阁重组全国薪金咨询理事会成员,并接纳大马厂商联合会代表及大马中小型企业为成员,这样才能够听到企业界心声,重新检讨最低薪金制。

“厂商公会在2年前已反对这项最低薪金制,可惜厂商代表未被纳入咨询理事会,造成厂商心声未获声扬。”

他说,最低薪金制仓促实行已无形中损害了劳资关系,雇主与员工存有太多的猜疑,罢工状况连连,破坏了数十年来工商企业及社会稳定。

经济转型绊脚石

“当初推行最低薪金制目的是打造高收入国民,同时减少依赖外劳,但为何人力资源部在去年12月与孟加拉国签约批准数十万外劳到我国工作?”

他希望当局别再一意孤行,拿鸡毛当令箭,典当我国工商企业及社会稳定,成为经济转型的绊脚石。

他也指出,忧中带乱的最低薪金制,到底是内阁或人力资源部长应为此混乱局面负责?

“如果内阁正视本地中小型企业的存亡,应即指示人力资源部马上纠正最低薪金制的失误,展延一年(外劳薪金制)豁免申请等,至各造寻求更恰当的方法,彻底解决劳资的冲突。”

没明示如何执行

槟州家具同业商会主席魏金顺说,政府并没有明确指出要本地家具业者如何执行这项最低薪金制,而厂家向来是以合约制聘请外劳。

他说,业者与外劳签署的合约是每天21或22令吉,在最低薪金制下,外劳每天的薪金至少36令吉,目前许多外劳的合同尚生效,若坚持合同业者将抵触法律。

他说,在这项制度下,该公会提出3项重检要求,即(一)政府应区别本地和外国劳工;(二)设下外劳最低薪金600令吉和津贴300令吉,加班费以600令吉薪金除以工作日后乘1.8倍,每小时逾4令吉。(三)政府应提供1%低利息贷款给业者。

外劳薪金起百物腾涨

马来西亚塑胶厂商公会北马分会会长陈辉铭说,一旦外劳薪金升涨后,厂商推出的产品价格也随着提高,这将削弱本地厂家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如此一来,供应本地产品价格也将提升,将造成国民负担加重。”他说,目前该行业外劳每月薪金是481令吉,若薪金提至900令吉,加上加班费,外劳每月收入超过2000令吉,因此,对业者影响深远。

“以目前外劳数据计算,外劳加薪后,将导致我国每年料有200亿令吉外汇流失。”

引发通胀恐变相减薪

家具业者吴志权说,最低薪金制也让本地逾1000令吉薪金的员工担忧,因在这项措施下,公司成长缓慢,他们表现再好,也难获得起薪。

“在最低薪金制所引发的通货膨胀效应下,这些员工也“变相”减薪了。”

另外,他说,部分公司基于爱心聘用残疾人士,这些障友工作轻松,但一旦他们也享有最低薪金制,将造成公司的负担,因此,有关公司在不堪重担下,解雇障友。

吴氏本身拥有2间家具厂,主要出口家具,厂内聘请约200位员工,其中60%为外劳,其工厂将延至今年4月1日执行最低薪制,料将有20%至30%员工被栽退。

边佳兰马来墓地搬迁风波

边佳兰马来墓地搬迁监督小组4名成员,今早惊见各自的墓碑挂在住家篱笆前!

更恐怖的是,墓碑上正确地雕刻成员们的全名及生日日期,死亡恐吓意味明显。

上述墓碑重约3公斤,被吊在篱笆上。到今天下午5时,墓碑还没被移走。

4名事主已经向当地警局报案,要求警方揪出凶徒,以确保成员及家人的人身安全。

阿妮丝说,今早9时她正要出门开会时,发现一个长形的白色物体挂在篱笆,上前查看才发现是一个回教墓碑。

墓碑刻姓名生辰死忌

她说,墓碑上清楚地刻上她的全名、生日日期以及死亡日期。

“墓碑上的死亡日期是本月15日。

“相信是针对坟地搬迁课题而来,也明显是一宗死亡恐吓,人身安全大受威脅。”

她不清楚干案者的动机,她认为如此的行为实在不理智、不道德、不成熟及野蛮。

墓碑绑电灯下

亚亚说,今早7时,弟弟发现住家前的电灯柱绑着石头,便叫他起床查看。

他说,墓碑上刻有他的名字、正确的生日日期及本月14日的死亡日期。送墓碑的举动,让他感到生命受到威胁。

他相信干案者应该是凌晨2至3时,趁村里的人熟睡,才把至少数公斤重的墓碑,分别挂各别成员的住家。

他说,早在去年分别接获两则恐吓短讯,其中一则的内容直指要烧他的住家。

哥打丁宜警区主任莫哈末诺警监向媒体证实此案,警方将援引刑事法典第506(恐吓)条文调查此案。

他说,进一步的调查详情,他暂时不方便透露。

新闻背景:祖母坟被挖引口角

去年12月,巫裔村民亚亚惊觉祖母坟墓被挖掘,与处理征地事宜的人员发生口角,更闹上警局报案。

后来边佳兰自救联盟主席的阿妮丝、该盟成员道菲、阿兹敏及亚亚成立马来墓地搬迁监督小组,捍卫回教徒的墓地。

没想到,事隔不到2个月,监督小组成员今早各自的住家前,挂着墓碑,雕刻上死亡日期。

雪水供献购价将减半

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的政治秘书法依卡指出,来届大选一旦民联政府入主布城,雪州政府之前以96亿5000万令吉收购4家雪州水供特许经营公司的献议收购价,将下调50%降至50亿令吉。

她指出,96亿5000万令吉是已经献议的收购价,若民联政府入主布城,有关的献议收购价一定下降。

“这是因为到时,我们已经是主要股东(holder of the golden share),只是目前仍不是。”

法依卡在今早为梳邦再也市议会“雪州水供”论坛开讲结束后在记者会上这么说。

雪州行政议员阿末尤努斯及柯拉娜再也国会议员罗国本因公务未克出席论坛,“雪州水供”论坛全程由法依卡主讲。

为人民省12亿元

她说,以雪州政府早前的20立方米免费水优惠,包括雪州政府力阻水费调涨,为民众节省将近12亿令吉,相等于雪州政府过去4年执政时期派发给民众1000令吉的援助,相等于中央政府两度派发人民500令吉的一马援助金。

法依卡指出,雪州政府只是检查和平衡水供公司使用资本开销(CAPEX),却被后者指州政府冻结资本开销。

她也说,雪州水供特许经营公司早前并未遵照私营化合约协议,对方以免付费使用水供123亿令吉资产,却未见逐步降低无效益水,反而调涨水费在2015年调涨至80%以上。

乔治市入选最佳退休地

槟城乔治市评选为“世界八大最佳的退休地点”之一,是唯一一个入选的亚洲城市。

这项结果是由《基普林格》(Kiplinger)线上杂志所公布。

《基普林格》是美国专业的商业预测及个人财务规划的出版商。

《基普林格》也指出,乔治市最大的吸引力是拥有英国殖民地的色彩。

“大部分的居民是华裔,但懂得说英语,这要因为大马的历史与英国息息相关。”

街边小吃具魅力

该杂志也指出,乔治市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是大马最古老的城市,充满历史色彩。同时,乔治市美味的街边小吃和迷人的建筑物也是其魅力之一。”

其他的7个地方包括了哥伦比亚的麦德林、克罗地亚的杜布罗夫尼克、厄瓜多尔的萨利纳斯、西班牙的毕尔巴鄂、巴拿马的科罗纳、爱尔兰的戈尔韦和墨西哥的特拉斯卡拉。

《基普林格》指出,大马吸引退休人士的特点是拥有良好、可负担和有素质的医疗及牙科服务。

“外国人因大马的可负担和有素质的医疗及牙科服务而经常旅游大马。在乔治市和四周,有不少医院和诊所。”

此外,大马的生活费用低,在全球退休指数中排名第三,成了吸引外国人选择乔治市为退休地点的原因之一。

真假火箭红卫兵次轮火​拼 山寨联盟招兵买马大反​击


(林文彪评述)近日网络面子书群组爆发行动党网络枪手内讧骂战,素质低劣,文化水平低落的盲目枪手由于政治意识低,政治信念不强,这些人对“党” 的忠诚度一旦受到质疑,便感觉自己被出卖、被遗弃,感觉过去的“努力与效忠”是被人家利用,随即激烈反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进行红卫兵式反扑与批斗。

日前,行动党全国宣传主任潘俭伟欲为该党网络文宣正名,而主张网络战是由自己的党领袖主导,而非聘用网络枪手“代劳”。此举被该党的网络红卫兵视为过桥抽板,潘俭伟也因此被批斗。

另一方面,被丘光耀及《传政连线》指为骑劫他人面子书专页的行动党柔佛州党员Sam Chong“散虫”,由于至今未受到行动党纪律委员会的对付,潘俭伟更被视为包庇“自己人”,抹杀非党员“义务”枪手的贡献。

一些自认不是红卫兵的行动党面书枪手,因此展开第二回合的批斗内战。设立了一个称为“山寨联盟-专打搞山头红卫兵”的专页,招兵买马起义反击。丘光耀则对该党宣传主任潘俭伟因“越权”干预四面受敌而暗喜。

红卫兵并非单纯的崇尚暴力,向往野蛮,而是因为这种野性具有正义、崇高的外衣,具有神圣的光环。其实当年的红卫兵并非是青面獠牙的凶神恶煞,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青年学生。特别是女红卫兵,所具有的温柔和母性丝毫不逊于任何时代的女性。

没有人是天生的暴徒,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人性本无善恶好坏之分,但出生后的社会与文化影响,却可以引人向善或带人作恶。当前行动党在网络的宣传大队,被论者指为红卫兵,绝非自然现象,而是行动党不负责任地在网络宣扬仇恨政治的结果。

行动党鼓吹黑白二分法,把选民当成非友即敌,非把异议者置于死地不可的政治手段,经年累月在网络向青年网民推销仇恨政治。该党早已放弃正规政治教育,急功近利,为求取得首投族选票的支持,不惜鼓动青年网民盲目反政府,无限放大敌对阵营的污点,以掩饰行动党政权治理无方与民联政府的舞弊行为。

这些网络红卫兵行使的手段,无非没事找事、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卸磨杀驴、为所欲为、唯我独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等等。林吉祥默许丘光耀推行语言暴力,建制网络红卫兵,误导年轻网民及崇拜该党神话领袖的愚忠粉丝,鼓励忠诚,献身,无条件服从,扼杀一切思索、质疑、和自我的存在。

这是行动党政治教育的大失败,也是行动党宣传局的失策。行动党自从3.08大选后壮大以来,从未开展过任何新党员政治教育培训,而丘光耀的粗口政治教育就填补了这个空间,为行动党培训了无数青年男女为该党的爆粗文宣组员,在丘光耀主导的红卫兵枪手群组中,可以轻易发现不少女性红卫兵也一样被丘光耀的身教言教感染,讲粗口骂人老母一点也不脸红。

过去,被行动党捧为良心媒体人的网络电台《榴莲台》台长迦玛,也认为用「网络红卫兵」一词来形容目前一些在网络中行为举止狂妄霸道的人,其实还蛮贴切的。

他在其评论中写道:对于一个政党或政治联盟,如果以为这些网络红卫兵能为大选情绪保温,甚至能为民联或行动党带来更多的选票,那肯定是一个判断错误。这些红卫兵们不但会嚇跑中间选民,甚至在民联尚未入主布城的当儿,就开始为自己积累民怨,那岂不得不偿失?

行动党的年轻支持者对政治的认知,或说对行动党的认知,只不过建基于对其政敌弊端的谩骂与仇恨。丘光耀从少年时期开始就崇拜林吉祥,把林吉祥当神来拜,到丘光耀长大成年后,自己就变成自恋狂。网络论坛新《咖啡店》对丘光耀的评语,一针见血,道出他不但帮行动党倒米,还侮辱与歧视该党女性党员及领袖的内情。

一名署名“李马上风”的网民在坛新《咖啡店》论坛写道:“拿了个历史学博士,就自封为专业的历史学家,回到马来西亚,到处用女人的器官问候人家。DAP的那一批女人,结婚的没有结婚,有孩子或还没有孩子的,却没有人敢骂他性别歧视、没有文化教养。党内同志,骂了伤和气。原来,骨子里她们跟国阵的close door dealing没有什么差别呀!”

什么叫做人性的扭曲,什么是领袖盲目崇拜的迷狂!久处鲍肆而不知其臭,行为乖张而不知其丑,是也。

古庙游神穿五帮会馆制服 网络红卫兵煽情要黄绿红 


(
姚新言评述) 五四运动爆发期间,北京发生了暴徒火烧《晨报》事件,著名学者胡适质问陈独秀(后来成为中共创始人之一):此次暴徒火烧《晨报》,难道也是争取自由之举吗?

陈独秀说:《晨报》为新月派把持,这样的阶级立场,如何不能烧?

胡适十分沉痛地指出:《晨报》近年的主张,无论在你我眼睛里为是为非,决没有被自命争自由的民众烧毁的罪状;因为争自由的唯一原理是:异乎我者未必即非,而同乎我者未必即是;今日众人之所是未必即是,而众人之所非示必真非。‘……凡不承认异己者的自由的人,就不配争自由,就不配谈自由。

当时的群众有了失控的过火行动。这些人认为以正义国民公群众行动的名义,就可以侵犯个人的自由。所以才会发生了暴徒火烧《晨报》的事件,以及胡适和陈独秀上述的对话。

让大家重温这段封尘多年的争论,主要是因为今天马来西亚的社会,90多年前中国五四运动爆发时的情景很相似,除非你是站在反政府的一边,否则你就是国阵走狗而且这些人认为,只有他们才是真理,别人讲的都是废话。

这些声称是追求言论自由,主要是网络红卫兵的人,不是针对政府的施政提出建设性的批评,而是一眛乱骂,脏话满天飞,把网络世界搞到乌烟瘴气。他们自以为自己是救世主,所以只要他们看不顺眼,就在网络世界发动围剿。

最新的例子是柔佛古庙游神活动。众神出游每年都成功吸引大批民众和游客参与其盛,新山人都认为,只有游神活动结束后,才算过完年。而民众群策群力完成游神盛举的精神,更是柔佛华社的骄傲。

不过,今年的柔佛古庙游神活动,则因有人刻意在社交网站上发布柔佛古庙游神活动工委会禁止身穿净选盟反莱纳斯上衣的民众出席游神活动的不实声明而蒙上污点。网民在柔佛古庙的网站上指责工委会剥夺民众穿衣的权利、不尊重民主及人民的心声、邀请马华总会长拿督斯理蔡细历出席的做法是在亵渎神明部分网民矛头直指工委会主席林刚荣。

工委会总协调叶沅明随后澄清,工委会未禁止身穿净选盟莱纳斯上衣的民众出席游神活动,仅规定参与游神队伍者须身穿五帮会馆所提供的制服。

实际上,工委会规定参与游神队伍者须身穿五帮会馆所提供的制服,有何不妥?反而是穿上净选盟反莱纳斯上衣者,才是不尊重主人家。任何人要穿什么衣服参加游神活动,是他们的自由,但如果你是客人,当然要听主人家的安排,岂可喧宾夺主?

在这之前,韩国江南大叔PSY受邀参加槟城国阵新春团拜,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同样呼吁民众身穿黄、绿、红衣出席,藉此表达他们的立场,但结果响应的人却只有小猫两三只,让林首长丢尽脸;想不到的是,民联支持者这次又不死心,蓄意歪曲工委会针对参与游神活动者穿着的声明,硬是要把这个已有逾百年历史的游神活动政治化,抹杀了维护文化工作者的努力。大家不禁要问:网民凭什么对工委会指指点点?又凭什么要别人都听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