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田汽车削减天津工厂产量

日本丰田汽车下周将关闭位于中国天津工厂的部分生产线。

日本政府最近宣布将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国有化”引发的日中关系紧张,已给包括丰田汽车在内的在华日本企业带来极大影响。

由于销售乏力,丰田汽车决定削减在中国的汽车产量。

路透社引述日本经济新闻说,丰田汽车计划把中国工厂的10月总产量削减至去年同期的一半,而且未来数月可能进一步减产。

丰田汽车在天津的工厂将在本月22日至26日停产一周,皇冠和锐志等轿车将受到影响;一条生产威驰等小型车的组装线将停产两天,时间为本月22日和25日。

据报道,停产原因是因为汽车销售受阻造成库存增加。中国媒体分析称,在销售不畅的情况下,丰田削减在中国的汽车产量以减少库存是必然之举。

丰田汽车天津工厂是丰田在中国的两大基地之一,2011年的汽车产量为50万辆。

受中国反日示威活动影响,包括丰田在内的8家进入中国投资的日系汽车制造商先后宣布9月份在中国的新车销售额出现明显下滑。

9月份,丰田汽车在华销售同比下跌48.9%,本田下跌40.5%。

慕尤丁:涉3造意願校地轉移 不隨意轉換學校性質

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说,政府不能随意转换学校性质(status sekolah),因为这涉及学生家长、学校董事部及家教协会意愿,及校地转移的问题。

他举例,要让政府资助学校转换成政府学校问题,必须与上述各造讨论及获得同意后,才能做决定。

他指出,教育部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有369所澹小及886所华小,被列为政府资助学校,154所澹小及408所华小被列为政府学校。

允许提早上课

慕尤丁今日在国会下议院,总结教育明年度财政预算桉辩论时,这么指出。

他也说,教育部不阻止一些学校根据学校位置及方便师生条件下,提早上课时间,例如有上下午班制学校,或是在东马一些内陆区的学校,上课时间订于早上6时30分。

“如果这些学校提早上课,那学生可以提早放学。”

慕尤丁续说,在《教育发展大蓝图》下,今年目前共有1万715名,毕业于师训学院及国立高等学府的毕业生,被委为大学资格教师;截至今年7月1日,共有2960名毕业生具有大学资格教师。

他说,具大学资格的教师在获得DG41级前,必须先向教育服务委员会申请及接受面试。

另外,慕尤丁也说,微型学校合併并未受到当地居民欢迎,所以教育部会深入研究如何安置全国350间学生少于30人的学校。

他说,微型学校措施是根据内陆地区、园坵地区需求而设,至目前共有2071间微型学校,校内仅有150名学生。

研究釐清2华小类型

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说,教育问部将研究以釐清兴建在中央政府拨地的双溪龙华小、沙登岭华小加影先锋镇华小,究竟属于何种类型。

他说,教育部对学校性质区分为数个种类,当中包括政府学校、政府资助学校及宗教学校等。

“我出任教育部长仅3年,所以不清楚上述3校该属于何种类型,但教育部将探讨它们是属于那种类型,以及是否应减少学校类型。

莫言获奖不应考虑政治因素

龙应台回答BBC中文总监李文的提问时说,看中国作家莫言获得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一事,不应该有太多的政治考量。

虽然表示,自己并非生活在中国,许多细节并不清楚,但是龙应台认为是否是个好作家,“不是过问政治立场”。

尊重作家

龙应台说,而且单从文字文学上来看,莫言并不是个所谓的“红色作家”。

龙应台强调,对权力的抗议有很多种,有的是“细水长流”、有的则是“风风火火”。

龙应台呼吁“最宽大的空间”和“最宽容的文化”,而不是要求每个人都是同个模式、同种选择。

在回答此一问题时,龙应台以没有点出姓名的方式说,中国有三个诺贝尔奖得主,“一个关在门里”、“一个关在门外”。

她形容获得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是“站在高梁土地上的作家”,称中国可以趁此机会让莫言担任中国的文化大使,也把门打开,让“门里的可以出去”、“门外的可以进来”,让这三个中国的诺贝尔奖得主都可以“自由行走在中国的泥土上”。

龙应台说,莫言未来也许有更多的责任扛负在肩头上,但是外界也应该尊重莫言个人的选择。

再度出马

这次也是著有《野火集》、《大江大海1949》等批判性质作品的龙应台,一生第二次出任官职。

上次是担任台北市文化局长的龙应台说,她之所以同意出任文化部长,是因为自己已经60岁,虽然当官辛苦,但是“晚一点就什么都不可能了”,“是人生最后一次”,所以作出了如此的选择。

龙应台也以强调的语气回答有关第二次出任官职的提问,表示她是为了“尽一份心力”,她形容权力和写作相比是“太小了”。

龙应台还说,她对权力没有兴趣,她形容在台湾当官是“官不聊生”,“权力没什么值得迷恋的”。

文化空间

在阐释什么是“文化”这个问题上,龙应台说“铺红地毯、吊水晶灯这样地看表演”是“太窄义”的文化。

她认为收音机或者是电视能播放什么样的节目、书店里面能够贩卖什么样的书籍,都是文化,而一个环境培养出来的特质,就是文化。

龙应台说,政府在文化上是扮演着“搭台”的角色,而不是“表演者”,政府部门不能也不应该主导文化,政府部门要作的是为文化创作者解决困难。

在被问到,台湾是否有意以文化空间来争取外交空间的时候,龙应台解释说,台湾推广文化的原意本来就不是利用文化来达到政治目的。

龙应台说,推广文化让更多人知道台湾的文化才是重点,至于对外交空间会产生什么影响则是附带可能产生的结果。

她表示,台湾展现“软实力”,要着重的是“软”的方面,台湾的文化特点就是“软”、例如到地方政府机关大楼,没有人挡驾,就是一种柔软、温柔。

网路时代

虽然是新上任不到半年的文化部长,但是龙应台对微博之类的社群网站并不陌生,她向李文表示,虽然先前曾经出现以她为名的微博,但是都是假冒的。

龙应台说,她有意未来开设“潜水微博”,了解一下对岸网民和年轻人的想法。

在两岸文化交流方面,龙应台认为,十分需要彼此的互信、不要签署虚假的协议。

龙应台还表示,担任文化部长的任期内,访问中国的机会非常小,只有在“受到尊重”、“适当的身份”才会到中国访问。

在回答一名有意为中国民主作出努力的网友提问时,龙应台呼吁网友以“开阔的心、深度的观察,来看台湾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因为台湾往民主发展的道路、一路上跌跌撞撞,但是却具有中国发展、最能够参考的价值。

佛山南海将取代东莞成新性都?

 

 “一些娱乐场所纷纷向南海转移,广州等地的一些群众也转移 到南海娱乐消费,社会上甚至有传言称,南海取代了东莞,甚至比东莞更好玩。”7月1日下午,佛山市南海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分局局长黎建军说:“这 些传言不是赞言,而是警钟,说明南海娱乐场所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

墨西哥指中国非法补贴服装纺织业

世界贸易组织(WTO)周一(15日)说,墨西哥已向世贸投诉中国非正当补贴本国服装和纺织公司。

墨西哥指中国通过豁免所得税、增值税和地方税来实际补贴中国服装和纺织公司。

其他违反世贸规定的行为包括政府机构付款以及在贷款、土地权利和电力价格方面提供优惠。

世贸的简短声明没有提及中国非正当补贴的规模以及对墨西哥的影响。

墨西哥提交申诉后,中国有60天时间提出合理解释或作出改进以化解纠纷。

在此之后,墨西哥可要求世贸组织作出裁决,迫使中国改变其法规。

中国在许多领域包括服装和纺织方面都是墨西哥的竞争对手。这是墨西哥第四次向世贸投诉中国。

2009年1月,墨西哥向世贸投诉中国当局为中国公司提供贷款和鼓励。美国和危地马拉也向世贸做出同样投诉,但是这些投诉都没有最后发展到打官司阶段。

今年1月,墨西哥与欧盟和美国在世贸就中国限制出口原材料政策打赢了官司。

上月,美国向世贸投诉中国补贴汽车出口。中国同时则反告美国在关税法修订法案中违反世贸规则。

吉打禁女模”刺眼” 打击国家经济竞争力

 

马华公会中央宣传局副主任卢诚国促请华社正视民联实行伊斯兰化广告条例,打击国家经济竞争力的破坏经济政策。

10月初,亚罗士打市长拿督玛诺阿末指出,市政厅将于明年推出设立各种类型户外广告牌的新指南,规定穆斯林女模须戴头巾,及宣布娱乐场所、含有赌博性质的博彩业者,也不获准竖立大型广告牌等。

卢诚国指出,当时市长并未提及涉及非穆斯林女模及男模衣着的限制。但广告业者却投诉市政厅已告知彼等,所有模特儿不分男女及是否穆斯林,皆须遵守伊斯兰化的衣着规格,即非穆斯林女模亦被禁止穿着“刺眼”。市政厅官员也证实女模衣服必须遮盖手脚,包括运动装,男模也不被“鼓励”穿无袖上衣及运动短裤。否则广告执照的申请将被拒绝。

也是马华中委的卢诚国指出,尽管吉打州民联政府推行的影响非穆斯林的伊斯兰化政策被抨击后,亚罗士打市长玛诺誊清市议会只是发出“建议”,欲盖弥彰。但这种明示的“建议”,业者能不遵守而准备面对广告被拆除及罚款的损失吗?

卢诚国抨击在吉打民联州政府中的行政议员如同傀儡,为了当官而自甘与伊斯兰法共舞,辜负吉打华社的委托。而行动党高层领袖除了不断引用穆斯林国会议员数目字,向华社保证国会绝对无法通过伊斯兰刑事法的当儿,却从来不敢否认类似上述伊斯兰化广告条例的伊斯兰“价值观”已经在无需修宪的情况之下,无孔不入侵蚀吉打州华社权益,甚至影响州内的经济发展。

“此即哈迪阿旺所宣称的,若民联在下届大选取得中央政权,将以古兰经和圣训为指导原则,将伊斯兰伦理、
价值观全面地引入国家经济、社会和政治体系,并使穆斯林在日常生活中遵循伊斯兰教义和行为规范的具体实例。”

卢诚国促请华社对伊党的福利国漂白诡计提高警惕,切勿轻信行动党为了入主布城当部长而给伊斯兰法背书的甜言蜜语。

林冠英只要快感!拒绝人民安全感!

(林文彪评述)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说要阻止自动执法系统(AES)在槟州实行,但被首相署部长提醒槟州无权拒绝落实该系统后,林冠英改口说槟州无法阻止槟州的联邦公路实行自动执法系统。

但雪兰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却说该州完全没有权力阻止AES自动执法系统。为何两个民联州政府的权力有如此差异?

如果槟州政府真的在它管辖的道路禁止自动执法系统,而槟州其他联邦公路则由于受公共工程部管辖而安装了电眼。这将让槟州人选择性闯红灯,车子一旦离开联邦公里进入州政府管辖的公路,即可放心闯红灯,因为亲爱的首席部长的领导原则是,政府不该从违规者身上获利,向交通违规者征收罚款,因此可以一并把在联邦公路上驾驶时沉住气遵守交通规则的闷气,一股发泄在州际公路上,飙车、插队、快感无限。

林冠英推测,未来18个月,全国831台AES系统安装后,将会发出超过1亿7000万张罚单。

行动党以这个罚单的数额来唬吓选民,让人们感觉政府及承包商获利丰厚,没有以民为本。

但行动党因为“以选票为本”而不敢强调1亿7000万宗闯红灯案子的人民生命的威胁。

林冠英要当反电眼英雄,伊斯兰党扬言号召全国人民上街头示威反对自动执法系统。人民陶醉在只要有民联的保护,就不必再受交通规则束缚的快感中。

18个月1亿7000万宗闯红灯案子,按人口比例,大马一定有资格列入金尼斯世界纪录大全。

万人宴从旁杀出 汤木出战敦拉萨镇露底

(魏金良评述)马华敦拉萨镇国会议席候选人呼之欲出,如无最后一分钟改变,汤木将以伞兵姿态出战。

敦拉萨镇区会於年初举荐三名候选人,即区会马青团长陈国永、国阵青年团幕僚长符策勤以及没有显赫党职的华总副秘书陈耀星。

但是,举荐归举荐,想法归想法,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最近与区会的会商中暗示这个国席将由"天兵"作战,虽然未点名汤木,但以汤木过去半年频频在该区活动已渐露眉目。

10月13日,由区会举办的"稳健转型,全民共赢"的万人宴,汤木以雪州领袖从旁杀出,登上直辖区的政治舞台亮相,绝非偶然。

这场盛宴,由署理总会长廖中莱为主宾,在高喊"要稳定,不要乱"时,汤木站在区会主席周连琼身边。其他人包括陈国永、张盛闻、符策勤、戴国友、蔡金星、陈耀星、陈金妹、姚长禄、马汉顺和李伟明。

前区会主席陈财和对政治已意兴阑珊,不过,他正集中精力培养儿子陈国永转战甲洞国席,预料将面对不倒翁、行动党老将陈胜尧。这个选区历年来由民政党把关,屡战屡败。陈财和向党内建议由马华出阵,但一直受到民政党拒绝。

不过,内幕消息说,以民政党的人脉关系日渐式微,首相纳吉可能转由马华的陈国永以小刀锯大树的姿态力撼行动党的堡垒。

汤木被视为蔡细历的爱将,因为过去的党争中,他对蔡细历的支持力度从未消减。论功行赏,由他在大选中出线看来是任何党的政治生态文化。

其实,汤木入主敦拉萨镇选区早就有所布署。区会主席周连琼由总会长举荐他出任上议员,就是要他腾出这个"空缺"由汤木填补。

半年前,区会闻讯,不断厉声严拒"天兵",不过,如今这声浪已逐渐退化。不过,汤木要如何圆融地与敦拉萨镇区会寻求合作,也许还需要与反对势力磨合才能顺风顺水。

庄迪澎应景投机 假惺惺捍卫原住民传播权

(梁敬义评述)晋身为"媒体研究学者"的前独立新闻在线总编辑庄迪澎应该以其真知灼见,坐言起行为大马121万原住民建设专属媒体,以便维护原住民的传播权不会遭到"消音"。

他在任期内不说不做的事,如今离职后大放厥词,以本身在台湾生活三年的经验,看到占总人口2.25%或52万人的台湾原住民,於2004年拥有亚洲第一个原住民电台,慨叹大马121万原住民却没有任何媒体。

庄迪澎认为,原住民关切小组可以整合资源,让所有关乎原住民的讯息,如新闻、录像、照片等能在一个总汇平台或新闻平台,使得媒体、学者等关心人士可轻易索取资讯,利便这方面的报导与研究。如何搞这个媒体,以庄迪澎的失败经验,应可以搞出成功之母的原住民媒体。

其实,庄迪澎如果真心实意为原住民策划,大可身先士卒,为这个弱势群体架设完全免费的面子书,每天把原住民的活动及讯息广为流传,强化他所强调的"人生来就有传播权,传播是基本的社会过程。是人权应该涵盖的一部分"。要不然,他的所有大仁大义的理论都只是车大炮。

与主流平面媒体仇情万丈的庄迪澎又不忘旧恨,意有所指表示,以市场经济为导向的平面媒体来看,原住民议题肯定是不卖座的。

"既然如此,基于商业考量的媒体就不会重视它,这使到关于原住民的新闻供应不足。"

"在这种情况下,你是不可能寄望商业媒体出原住民的报纸,因为那是不可能卖的。"

既然庄迪澎看死平面媒体不会出版原住民的报纸,那么,当他在独立新闻在线时,为何不利用他的影响力为原住民架设媒体?如果庄迪澎把办媒体当作易如拾芥,以他"媒体研究学者"的地位应该知道,报纸若要让121万原住民看得懂,必须替他们兴办学校识字、而且也必须敲定是华小还是国小,以免原住民分裂。

此外,如果教育的脉络打通了,庄迪澎也应在山野地带拓展宽频,提供电脑给原住民上网,以符合他所说的,"联合国原住民宣言亦有提到传播权,第16条说原住民有权建立属于自己语言的媒体,也提到国营媒体或私营媒体应当反映原住民多元文化。"

庄迪彭认为,民联必须提出一个传播政策,发挥国家资源再分配的职能,促进媒体多样性与弱势群体赋权。

好吧,这件事就交托给庄迪彭处理,由他向民联施压,要民联的橙皮书制定传播政策,如果行,那么,庄迪彭就可以扮演民联特使向原住民游说选票了。

(砂拉越原住民人权工作者黄孟祚为其新书《乡土情,全球意—来自砂拉越的诉求》推介礼,同时举办《永续发展与弱势媒体》讲座。庄迪彭应景说了上述他不相信、也办不了的理论,纯粹是投机份子。)

拉惹伯特拉:行动党否决思想和言论自由

“很多大马人民都认为大马不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他们觉得国阵应该被拉下台,那么大马就可以重获自由,但是他们的想法可能是错的。”大马著名逃亡博客拉惹伯特拉(Raja Petra Kamarudin)这样表示。

他以伊党前署理主席纳沙鲁丁(Nasharudin Mat Isa)的言论风波为例,证明自己的言论是正确的。

“纳沙鲁丁说行动党欲将大马变成一个基督国,行动党因此而想向警方投报。他们也要求纳沙鲁丁为其指控作出道歉。首先,行动党想把大马变成基督国有什么问题?如果我说巫统欲把大马变成马来国、伊党想把大马变成伊斯兰国、马华把大马变成资本主义国、抑或社会主义党把大马变成社会主义国呢?”

他认为,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想法的自由,即便那个想法可能是错误的,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理由,也因此有权利表达自己的立场。

“我研究了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之后,认为伊斯兰教才是正确的宗教。接着我告诉你我的想法,你会不会因此而向警方投报我并且要求我道歉呢?我有自己的意见,并且具有理由相信这样立场,我告诉你我的看法,这就是思想和言论自由。但是,大马拥有这样的自由吗?只有国阵侵犯思想和言论自由?抑或民联也犯同样的错?”拉惹伯特拉质问道。

把国阵拉下台就可以重获自由?

拉惹伯特拉认为,改变政府并不是正确的解决方案,因为政府不是关键,人民才是。人民并不理解自由的意义,因此,错不在政府,而在人民身上。

“假设行动党真的计划将大马变成基督国,这样又有什么问题呢?伊党想把大马变成伊斯兰国,我们会不会投报伊党并且要求它道歉呢?伊党是否因为想把大马变成伊斯兰国而犯了法呢?如果不是的话,那我们为何怪责行动党想把大马变成基督国呢?”

他表示,如果我们尊重伊党的伊斯兰国想法,同样地,我们也应该尊重行动党的想法。

行动党否决了思想和言论自由

“我不了解为何行动党要投报纳沙鲁丁,这是不是表示行动党承认了把大马变成基督国是一个错误呢?行动党同意纳沙鲁丁的看法,把大马变成基督国是不正确的。为什么行动党要承认这件事呢?”

拉惹伯特拉表示,行动党应该坚持相信思想和行动自由。行动党应该拥有实现它认为正确的想法的自由,而纳沙鲁丁也应该拥有发表他认为正确的看法的自由,这就是思想和言论自由。

“行动党已经展示了思想自由不能被允许的事实。把大马变成基督国是错的,任何人觉得行动党拥有这个错误想法的人都必须被对付。”

(本文摘译自拉惹伯特拉(Raja Petra Kamarudin)创作“Why change will never 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