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礼券贿赂选民

218

民联扬言将在未来数日公布槟城及沙巴的买票短片,揭露“有人”害怕大选挫败,因此通过礼品、现金及面值介于50令吉至1000令吉的现金礼券贿赂选民。

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指出,槟城及沙巴分别出现50令吉及1000令吉的现金礼券。

他今日在公正党总部召开记者会说,买票及贿赂的情况越来越严重。

民联助选团被威胁

安华说,民联党工、监票员及公民团体的义工面对日益严重的威胁及暴力对待,迄今向警方投报的宗数共有400宗。

他针对国阵指责民联疑涉国阵竞选行动室遭攻击的事件,安华强调,任何民联支持者若被证实涉及政治或选举暴力,民联不会偏袒他们。

安华说,他对国阵的指责不敢惊讶,因为“每次国家有问题时,都是安华的错。”

他说:“现在不是互相指责的时候,警方应采取快速的行动。”

原定送选委会票箱被转移

安华指出,一批原定送到选举委员会总部的票箱,莫名被转移到加影锡米山的一个秘密地点,因此选委会必须尽速解释。

他指出,选委会必须解释,为何其工作人员在4月8日当天,没有直接把选票运抵布城,反而先送至锡米山。

安华出示照片说:“一辆载着票箱前往布城选委会的轿车,在大道出口与选委会的一辆四轮驱动车会合。”

安华指出,有关轿车内,相信载着放了票箱的巨大袋子,这些印有“SPR”(选委会的缩写)字眼的袋子随后就被搬下车。然后就被转移到加影锡米山工业区SC2路的某个地方。

林吉祥设30万教育基​金 27年承诺至今毫无下​文

lkm 3m long
(周硕文评述)
1986年大选,行动党秘书长林吉祥从马六甲跳槽到槟城来参选,他在丹绒选区击败许子根,当选为国会议员;此外他也同时当选Kampong kolam 区的州议席,犹如猪笼入水收入丰富。

在当选兴奋之余,林吉祥于1986年10月29日在威省行动党国州议员每月例常聚餐会上隆重宣布,他将设立一个各族贫穷子弟高等教育基金,从当年10月开始他将把马六甲州议会的每月1,000令吉的退休金收入,捐给这个基金。他还说,如果他能活25年的话,这笔资金将累积达到30万令吉,将可以造福许多穷人子弟。

他在会在说:这个各族贫穷买来西亚人高等教育信托基金将由一个委员会处理。

当时各报包括槟城《光华日报》都在重要版位刊出这则新闻,但事隔至今已27年,这笔钱已经累积超过30万令吉,还没有加上利息。但在这27年来从未听闻过林吉祥的基金会成立及向当局注册的新闻,基金会成员是谁?27年来培养了多少各族的贫贫穷子弟接受高等教育,还有这笔基金的账目应该要公诸社会,以昭诚信。

很多政治人物没有诚信,讲话当放屁。林吉祥讲过的话要算数,不要诬赖记者错误引述他的话,或者说报纸恶意歪曲他的话。这些话是林吉祥亲口说的,报纸白纸黑字印刷出来的。

因此这是一件千万真确的新闻,并非是捏造的假新闻,现在全国热爱教育的人士包括董教总人士都应该很关心这件事。因此,应该呼吁请林吉祥公布这27年来,从这个基金总共捐出了多少钱,同时公布得到这笔贫穷子弟教育基金这的名单。

孔夫子说言而有信谓之君子,那么言而无信可谓之骗子。林吉祥身为一党之首,一言九鼎,如果他真的实践诺言,我们为他鼓掌。如果他言而无信,他可以被置疑欺骗了马来西亚人民27年,让公众给他批判!

务边公正党选战新产品

216

霹州公正党务边选区推出“BERSIH牌清洁剂”,公众只要乐捐5令吉或以上,就可获得一支。

该党迪查州席候选人郑立慷今日召开记者会说,公众去到务边党所或行动室,就可取得230毫升装的清洁剂。

他表示,首批将推出3000支,如果反应良好,将推广至外州。

新邦波赖州席候选人陈家兴表示是在支持者建议下,灵机一动决定推出相关产品,清洁剂是由本地一名发明家,特别配制而成。

穿围裙除掉“污迹”

他展示该产品时,邀请民众参与反贪腐行动,以清洁剂来比喻把顽固的“污迹”除掉。

务边国席候选人李文材医生说,“污迹”

不会自动消失,需要大家的努力,扮演好本身的角色,把“污迹”清除。

三名候选人随后在贤内助陪同下穿上围裙,高喊“消除贪污,消除污迹,请用BERSIH牌清洁剂”,场面轻松。

亚航投票周末增飞哥市槟城

211

继早前推出的回乡投票促销机位后,亚航今日再宣布,于投票周末增加哥打峇鲁及槟城航班,让更多国人选择飞行回乡履行公民责任。

亚航将在5月3日至5月5日,增加吉隆坡往哥打峇鲁以及吉隆坡往槟城各3趟来回航班,单程全包机票从74令吉起。

乘夜班回乡赶早班工作

其他额外航班包括吉隆坡飞往登加楼、吉打亚罗士打和柔佛新山尚开放预订,出发日期为5月3日至5月6日。

其中,吉隆坡往登加楼增加航班包括星期六(5月4日)午夜0时5分的(AK9568)航班以及星期日(5月5日)午夜0时40分的(AK9567)航班,周末需要工作的游子可考虑乘搭午夜班机回乡投票或投票后可即刻回到工作岗位。

欲订购回乡机票的游子可尽早浏览亚航官网查询航班资料及订购机票,此外,旅客亦可透过手机预订机票平台,如使用WAP功能上网或智慧型手机用户可下载亚航Apps以更快捷方便订购机票。

安华拖欠51张交通罚单 旺阿兹莎累积10张未偿还

anwar saman long
(张良评述)
公正党的揭秘大王拉菲兹,揭发了一单养牛案,声名大噪,接下来每个月都有各式各样的揭秘,以替其知名度保温。拉菲兹日前揭发首相夫人罗斯玛有两张自动执法系统(AES)的传票没有偿还罚款,《当今大马》及伊斯兰党党报《哈拉卡》拿来当大新闻炒作,岂料,马来部落客却揭发安华拖欠五十一张交通罚单没有偿还,其中4张是自动执法系统(AES)的传票。

此外,旺阿兹莎也被揭发拖欠10张交通罚单,至今没有偿还。此即剃人头者,人亦剃剃其头。拉菲兹这种个人英雄主义者,在民联阵营中比比皆是,其中一个就是仿效拉菲兹,企图靠揭秘爆红的行动党沙登区候选人王建民博士。

行动党大选策略主任王建民,为了参加竞选而坐在办公室使用谷歌搜索每一个国阵候选人的文凭资格,犹如学术鉴定局的书记,揭露几个国阵候选人持有野鸡大学后,却被对方举证反击喊告。最糟糕的是假聪明的沙登国会候选人王建民最终害惨安华,后者被踢爆以博士“Dr.”名誉在外国演讲招摇撞骗。王建民最后变成缩头乌龟,不敢再提野鸡野鸭文凭课题。

著名马来部落客 House PK昨天使用大马电子政府服务供应商(MyEG)网站查询连线陆路交通局的交通罚单,竟发现安华夫妇似乎从来没有缴交过交通罚款,安华自1999年至今共拖欠了51张罚单,而旺阿兹莎也有10张罚单没有偿还,这民联的未来首相人选凭什么超越法律,触犯交通规则的传票也不偿还罚款,安华夫妇自认有特权是吗?

读者不妨亲自到MYEG网站查看安华夫妇的交通罚单情况(网址:www.myeg.com.my

安华伊布拉欣的身份张号码:470810075095
旺阿兹莎的身份证号码:521203715190

该部落客也揭发驾驶保时捷跑车的伊斯兰党玻璃市州立法议会双弄伊斯兰党议员哈欣雅欣(马来语:Hashim bin Jasin) 11年前至今拖欠的多张交通罚单没有偿还罚款。拉菲兹为何装聋作哑,全世界任何人皆可公开使用 MYEG 网上服务查询交通罚单状况,无法造假,拉菲兹可要再召开记者会宣布安华夫妇及伊斯兰党前州议员的惊人罚单数量?

最后,揭秘大王又何能幸免?拉菲兹本身竟也拖欠9张交通罚单,这名公正党班登区候选人还有什么公信力?
an1 wan4 wan3 wan2 wan1 Hashim3 hashim2 Hashim1 anwar4 anwar3 anwar2 anwar1

伊党落实伊刑事法没弯​转 行动党如何向华社圆谎​?

dap lembik long
(周硕文评述
)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主席聂阿兹在424日一再强调,伊斯兰党一直是以伊斯兰作为斗争目标以及治国政策,向来坚持大马要成为伊斯兰国。奉行伊斯兰生活方式和实行伊斯兰刑事法。

聂阿兹也表明赞同该协商理事会署理主席哈伦丁的谈话,一旦民联执政,伊斯兰党依然会落实伊斯兰刑事法。

伊斯兰党长老理事会主席哈伦泰益说,实施伊斯兰刑事法一直是该党的使命,他于424日说:“我党一直都要实行断肢法。对落实该法我们的立场从来没有转移。”

他说:“落实该法在伊斯兰是一项保证,如果民联接管联邦政府。我看不出为何我们不能落实该法。在民联的新政府之下,这个梦想将会实现。”

根据聂阿兹的说法伊斯兰刑事法是宗教的一部分,因此该党捍卫宗教的理念,必须遵循宗教的做法。这就是说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和伊斯兰党是不能分割开来, 一如人体的每一个部分是不能分割开来。如果要伊斯兰党与伊斯兰国的目标和伊斯兰刑事法切开,就等于把身体的某一个部分切开一样,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聂阿兹和哈伦丁的言论,不是行动党或公正党人曲解是“个人立场”,这不是个人立场,这是整个伊斯兰党的立场和主张,行动党的卡巴星或林吉祥父子的所谓反对,只是障人耳目。伊斯兰国是伊斯兰党的头脑,伊斯兰刑事法该党的心脏。

如果行动党反对伊斯兰党这个不可妥协步的主张,那就是要伊斯兰党砍掉他们的头颅,挖出他们心脏一样。这是可能的吗?

行动党和这样一个忽视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和国家,坚持落实伊斯兰国目标和伊斯兰刑事法的政党合作,如果一旦执政,将对国家的多元性造成极大的祸害,华裔选民要提防这个高度的风险!

卡立街头拜票反应极冷淡 政绩差国阵有望攻下雪州

khalid selangor long
(董佳燕评述)
原任雪州大臣卡立从选情告急的依约州议席逃到巴生港口州席,再兼攻上阵敦拉萨镇国席。卡立自诩是出色的州务大臣,尽责的国会议员,但他是否得民心,只要看过他竞选期走访选区所获得的反应,就会了然于心。

卡立走访巴生港口州席属下的地区,只做蜻蜓点水(Touch & Go)的街头访问,同时受到人民冷待。根据跟随卡立的媒体形容,卡立在拜访一家餐厅时逗留半小时,食客众多,却只有寥寥几人趋前要求和他合影,绝大部分顾客都当他透明。

亲民联网站将此情况归咎已退出公正党的原任议员巴德鲁希山未有履行职责照顾选区,以致卡立受到迁怒,必须勤加安抚民怨。

即使人们不喜欢巴德鲁希山中选后退党不服务,身为雪州子民的民众未至于会对一个领导雪州5年多的州务大臣如此冷淡,除非这个人治理不力,犯众憎而不自知。

雪州在卡立与民联团队的英明领导下成了“垃圾州”。民联州政府借提升效率为名,从自然花乐手上取回垃圾处理权自己交给不符合资格,甚至连垃圾车都没有的承包商。承包商执行不力让雪州成了满街垃圾的先进州属,以致骨痛热症成为全国之冠。

除此之外,雪州的按摩院与非法网咖数量暴增数千家,衍生许多社会及家庭问题。

雪州政府未对非法采砂活动严加遏制,搞得建筑原材料价格暴涨导致新房价攀升,州民离居者有其屋的愿景越来越遥远。

卡立前几天才向媒体表示挨家挨户上门拜访不是人民要的代议士,那只是推销员的做法。一向不屑与民打交道的卡立因竟然放下身段,明显是民联选情已受到压力。

民联目前强打“人民联盟,全民希望”,那些身在国阵执政州属的州民可能还幻想着美好,但经历5年一塌糊涂民联州政的州民,想必对这个所谓希望心存警惕。

人民行使沉默抗议,控诉对象不只是办事不力的卡立,还有他的团队。依此看来,雪州民联选情并不乐观,国阵强力反攻有望收复失地。

沈同钦违反党纪主动邀罚 陈国伟要如何收拾这残局

stc ckw dap long
(张新采评述)
民主行动党元老沈同钦说,民联经常指责国阵持有双重标准处理,因此,这次他以独立人士身分上阵哥打拉沙马那州议席,他要求行动党不要持双重标准,应该根据党章,对他作出应有的处分,而他本身将会欣然接受。

暂且不论行动党会采取什么行动,但沈同钦敢作敢当,值得大家给他一个掌声,至少他比一些只会按照主子意思做事的傀儡有担当。

其实,沈同钦也知道,自己这次逆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之意,坚持以独立人士身分竞选哥打拉沙马那州选区,肯定会被秋后算账,但自己先把话说清楚,反而是掌握了主动权。

现在,大家都很好奇,形同虚设和沦为笑柄的行动党纪律委员会,会对沈同钦作出什么纪律处分。沈同钦违反党纪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但他过后已经承认错误,而且又有行动党顾问林吉祥出面,纪委会敢不买林吉祥的账,只听林冠英的话吗?

可是,纪委会不采取行动也不行,因为沈同钦已经要求行动党不要持双重标准,若因为他认错而放过他,岂不是辜负了沈老的一片苦心?

沈同钦在行动党这么多年,应该清楚纪委会是如何运作,所以才预先自断生路,让纪委会无从躲避,因为纪委会的任何决定,确实是因人而异,听话者包没事。

行动党纪委会处理原任莲花苑州议员李映霞的事件,就是典型的双重标准作业。如果李映霞当初乖乖听话,接受不再上阵大选的事实,纪委会主席陈国伟现在所列举的所谓李映霞“贪污滥权”罪证,相信都会扫进地毯底下。

陈国伟坚称李映霞确实触犯了3项党纪,即牵涉利益关系、滥权和舞弊,且所有指控都是真凭实据。既然如此,为什么纪委会连已经定了她的罪并发出了信却还秘而不宣,一直等到李映霞以独立人士身分参选后才告诉大家,李映霞的党籍已经被冻结半年?

同样的,为什么陈国伟不把所谓的“罪证”交给相关单位调查,让犯错者接受应有的法律制裁?这不禁让人有合理的怀疑,行动党是否要等待选举结果出炉,万一李映霞胜出,才把涉及李映霞的“罪证”交出来,然后制造补选。

陈国伟公私不分,至今依然把李映霞涉嫌舞弊的事件视为行动党的内部事务,反映行动党根本就是一个没有制度的政党,所有的决策,就是林氏父子拍板定案。行动党整天喊要打击贪污舞弊行为,但“自己人”涉案时,却低调处理,甚至还想掩盖真相,说一套做一套,现在已经形成行动党的文化。

唯穆斯林可制定国家政策 进入民联内阁先皈依回教

pas

(郑怡恩评述)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阿都哈迪阿旺重申,首相一职只能由回教徒出任。这一点,民联中恐怕只有卡巴星一人持有异议。华社也没有提过华人当首相的诉求,这是大马各族和睦共存的基本共识。华社关注的是民联的首相人选到底是安华还是哈迪阿旺,哈迪大概没搞清楚状况,以为华社要推举林吉祥当首相,所以才发表上述言论。

但哈迪这一回也顺带把伊斯兰党的治国目标讲得更清楚,让投选民联的选民有个心理准备。哈迪昨天强调,州属可以由非回教徒执政,唯条件是第一把交椅首相及“管理国家政策的人必须是回教徒”,如相关人选为非回教徒,他必须皈依回教。

hadi

这不愧是令人大开眼界民联重大决策,“管理国家政策的人”可不只首相一人,还有副首相呢?内阁部长呢?州行政议员呢?是否当副首相及内阁部长也必须皈依回教?国州议员作为立法议会的民选议员,若不是“管理国家政策的人”,难道是看水沟的吗?

全国各级政府都存在,“管理国家政策的人”包括管理市政府的市议员,是否也必须像吉兰丹州的回教党议员陈升顿一样,皈依回教才可以当管理州政府的决策人?

在前首相敦马哈迪眼中,马来西亚也是伊斯兰国家。他在2001年宣布大马为伊斯兰国。他昨天又再提醒选民若情绪化投票选错政府,将会使到马来西亚被视为“失败的伊斯兰国”。但在马哈迪时代,没有出现制定国家政策者必须是穆斯林的规定,其内阁成员及州政府行政议会仍有显著数量的非穆斯林。

马哈迪退位后,接任的阿都拉接随即致力推广的文明回教(Islam Hadhari)阿都拉也强调,遵守现代化回教原则,不意味大马是个神权国。首相纳吉年前曾表示,与伊斯兰党的“伊斯兰国”或“福利国”口号相比,我国在国阵的领导下,早已是“伊斯兰国”及“福利国”了。纳吉要强调的是,伊斯兰教义要求公平对待全民,国阵政府早已做了,同时,国阵政府也已推行各种福利政策,让全民受惠。不管是中央政府或州政府,我国从未出现过强制“管理国家政策的人必须是回教徒”的政策。

大选竞选期进入第五天,伊斯兰国课题风云再起,种下祸根的是在提名前夕对伊斯兰党投怀送抱,自愿“献身”给伊斯兰党,穿月亮衣竞选的行动党。让伊党领袖放下心头大石,纷纷公开表扬行动党,感谢行动党最终深明大义,接受了伊党的最终目标,即成立伊斯兰国,及实行伊斯兰刑事法。

原本扭扭捏捏也想穿上月亮衣竞选的卡巴星,看到不穿月亮衣也可以竞选,就恢复其本性,再与伊斯兰党唱反调,他强调,该党不允许和反对伊斯兰党要成立伊斯兰国,而且立场坚决;他也相信公正党不会认同伊党的立场。

行动党上下只有一个卡巴星在自讲自爽,行动党全国候选人都急需伊斯兰党领袖帮吗拉马来票,除了躲在华人区竞选的卡巴星敢呱呱叫,其他全国候选人都在捧伊斯兰党的大脚,乞求伊党助选,谁敢哼一声?

行动党及公正党那些准备成为管理州政府或中央政府决策人的领袖,还不快去集体皈依回教?哈迪阿旺都说穿了,全世界都知道了,还在假惺惺隐瞒华社?

边佳兰老选民定战绩

234

哥打丁宜县边佳兰曾是寂静小镇,却因一场又一场反对石油化学工业发展计划的浪潮,让边佳兰成为举国瞩目的焦点。

本届第十三届全国大选,边佳兰无疑也掀起一场激烈战役,国阵、民联争相拉票,不过朝野阵营却必须关注当地不断外流的年轻人口,探讨这是否将左右选情。

华裔选民下降

根据选委会提供的资料显示,边佳兰各年龄层的选民分布,年龄介于30至39岁的选民共有1万零784名,占总人数的28.33%。

21至29岁的选民则达7017名,占了18.43%,而这年龄层的选民一般都选择迁移到其他地方发展,因此他们的投票率可能会受到牵制,难以左右选情,不排除会出现一面倒的战绩。

此外,边佳兰的华裔选民结构也明显反映出,从2008年的3902人跌至2012年12月的3829人,唯独华裔选民出现下降趋势,印证人口不增反跌的现象,与巫裔、印裔及其他民族选民的结构截然不同,让华裔选民难以争取票源或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这5年来,整体巫裔选民从2万8747名增至3万3666名,人口足足增加4919人,突显他们可能左右选举结果的潜能,也难怪政党主攻争取他们的选票。

巫裔选票走向不明朗

今年3月16日,以村民阿妮丝为首的边佳兰自救联盟,为筹募保护家园的抗争经费举办一场千人晚宴,超过500名巫裔村民捧场,当时出席的主讲者都是重量级人马。

包括伊斯兰党全国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副主席沙拉胡丁及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等,而村民也宁愿牺牲平日早睡早起的习惯,静静地聆听讲座直到晚上11时30分结束,可见巫裔选民不抗拒反对党或国阵稳赢的局面,所以当地的巫裔选票走向仍是未知数。

村民抗拒石化工业 更怕义山迁坟

依据选举委员会截至2012年12月的选民分析结构,本届大选,边佳兰国会选区已登记的合格选民有3万8071名,其中年龄层介于50至90岁或以上的选民达1万3901名,占总人数36.51%,或将影响选情。

尤其村民向来重视义山迁坟课题,必会引起该年龄层选民的反弹。

虽然上述选民结构与49岁以下的选民数量差一截,但是,对反石化工业的老村民来说,足以成为影响大选的重要变数之一,不能忽视。

渔民抗拒发展计划

即使发展石化工业能担保渔民的就业机会及连带商业发展计划等,可是因牵引搬迁、污染及土地赔偿等问题,依然成为一些边佳兰渔民的隐忧,发展计划依然无法打动渔民的心。

村民为保护大自然家园免遭利益入侵,坚持不愿妥协,发起“边佳兰自救联盟”非政府组织团体抗衡有关发展计划,一些村民甚至入禀法庭提出司法审核,强烈争取本身的权益。

归根究柢,主要是柔州政府把繁华的石油及天然气工业枢纽大动作“移师”边佳兰,为带动经济效益,间接导致靠海为生的捕鱼者必须面对海域受污染、剥夺及淘汰唯一谋生技能的困境,永续性发展严重受质疑,更惹出不少抗议风波。

加上发展计划未获得所有村民认同,让反对党借位动摇国阵的地位,不但安排党内领袖南下参与“反灭村大集会”活动、提供免费法律咨询、极力协助争取最高的土地赔偿金等,种种温暖举动一一烙在村民心坎里。

海牛搁浅 泡沫覆海 老村民担心生计

边佳兰因海岸迂迴弯曲,百年前居住当地的华人依据6个海湾命名为大湾、二湾、三湾、四湾、五湾及头湾。

百年来靠海为生、纯朴善良、热情好客及远离都市繁华生活的渔民,眼见国家通货膨胀,渔民开始感到捕鱼业前景暗淡,促使一些渔民转投旅游业。

年轻人不愿当渔夫

旅游业开拓后,渐渐吸引许多外地人前往尽享海鲜美食、沙滩及淳朴乡土风情,让该区经济更多元化,但这却不影响年轻一辈继承上一代捕鱼业的意愿,反而偏向都市工商领域发展,导致该区年轻人口逐年外流。

之后,石油公司看上边佳兰水域水深24公尺的优势,可塑造为天然深水码头,因此希望凭着策略性地理位置,衔接自中东至新加坡和中国的国际重要航线,把该区发展为石油储存、提炼与贸易重镇,为人口老化村庄带来新的发展潜能。

陆续爆发各种课题

有关单位在去年初开始陆续爆发填海、征地、迁坟及土地赔偿等课题,更爆发许多大事件,包括去年9月份,疑填海工程导致海底生态环境遭破坏,一只成年雄性儒艮(俗称海牛)尸体被发现搁浅在边佳兰四湾河口。

相隔一个月,大湾浅海地段则发现漂浮着大片白色豆花状泡沫,覆盖大部分海面,让人怀疑生态环境已变质。当地老村民担心以后会“家不成家”,也深信渔村一旦遭破坏会直接影响生计,更针对牺牲渔民生活举办集会表达心中不满。

自独立以来,该区倾向国阵的选民是否因上述事件而改变初衷?国阵是否能够死守边佳兰这堡垒,以多数票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