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4万人闹元宵

美食魅力无法挡!槟州政府首次在元宵节办团拜,美食的吸引力超越表演节目。

Astro歌手助阵

在昨晚于旧关仔角举行的元宵节庆典上,州政府安排1万人分量的槟城小食,办一个全民团拜,让群 众免费享用,根据主办单位指出,共吸引4万人参与,当局也安排多项的表演,甚至还邀请Astro歌手前来表演,但是美食的吸引力远超表演节目,摆设美食的 区域出现许多人龙,反而在表演台部分的人群似乎稍微逊色。

主办当局昨晚为了“闹元宵”,别出心裁地安排2个舞台,即中央舞台外,还在市政厅前设立另一个舞台,专供峇峇及娘惹演出。

调侃国阵邀PSY一事 林冠英:槟城人为重要资产

槟首长林冠英在昨天的元宵节庆典致词上,除了一般政治演词之外,也不忘调侃国阵在年初二办的新春大团拜,邀请韩国巨星PSY一事。

林冠英指出,槟城子民是槟城重要的资产,因为有槟城子民,所以才有槟城今天的成就,而他有信心槟城会变得更好。虽然民联执政的5年期间面对风风雨雨,但若有槟城子民的支持,民联政府不怕风吹雨打,敢敢向前进。

槟5年改变有目共睹

“这5年来大家有目共睹,看到、摸到也感觉到槟城的改变,槟城变成更干净、绿意、安全及更健康。”

他说,如果槟城人认为这5年期间,槟城的文化有活力,经济繁荣,人民权益和民主都有发展,他有信心槟州在未来一定会更好,因为有人民作后盾,全民一起打拼和努力下,槟城可以成为全马第一。

“槟城在2011年成为全球必游岛屿,也是排名第4最佳退休城市,槟城也是亚洲唯一入榜城市,多名演员也曾来槟,包括范冰冰、黎耀祥及PSY。”

昨晚的元宵节庆典,也获得中华总商会赞助燃放烟火,对此林冠英表示这证明州政府以接受及包容心态,让各界都参与提供意见。

马新高铁将带旺芙蓉

森美兰的商团领袖赞马新高速铁道计划(High Speed Rail)将能带旺芙蓉经济,特别是刺激房地产的发展。

我国与新加坡达成共识,同意兴建吉隆坡至新加坡的高速铁路计划,预料于2020年前投入运作;并分别在芙蓉、爱极乐、麻坡、峇都巴辖及依斯干郊区设5个高铁站,因此有望带动高铁站周边的产业及经济发展。

一旦马新高速铁道计划落实,日后来往吉隆坡与新加坡,长达约354公里的距离,只需短短90分钟的时间即可到达,搭乘火车比飞机还快,这将为马新两国的双边联系带来显著的转变。

吉隆坡发展趋饱和 森州变投资热点

根据社团领袖接受访问时均对该项计划表示激赏,并认为它将给芙蓉带来无限商机,高速铁道缩短两地距离,促进两国友好关系,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及制造更多就业机会。

房地产趁势腾飞

他们说,吉隆坡发展渐趋饱和,森州拥有庞大的发展空间,深具发展潜能,是投资热点,在未来几年芙蓉将迅速发展成为更繁荣的城市。

政府更通过联营方式,在芙蓉火车站范围的73亩地段推行庞大的芙蓉中环花园“一马房屋计划”,策划兴建5000间可负担房屋,及打造一个商贸综合发展区,均证明芙蓉的房地产趁势腾飞的动力。

他们因此希望有关计划能尽快落实完成,加速现代化都市的进度,使芙蓉崛起成为世界一级城市。

促进旅游房地产业———森中华大会堂主席●刘志文

马新高速铁道计划一旦完成,相信芙蓉将成为我国一个经济蓬勃发展的大城市之一,不但促进旅游业的发展,房地产业也会如日天中,楼价直线上升。

总体来说,该计划一旦落实,森州各行业甚至政经文教领域皆受惠。至于房地产业,预料新加坡的屋价将会与我国抗衡,有了交通的便利,新加坡人民将在马投资房地产。

另外,也会增加两国的就业机会,促使两国的经济活动发展。

交通方便吸引外资———森中华总商会会长●陈维年

马新高铁计划将为森州带来无限商机,大大促进经济成长,两地距离缩短后,从原本的4小时车程缩短至只需90分钟,就能穿梭马新两地,无论是对国民或新国投资者而言,都是一种很好的交通便利。

一旦两地距离拉近后,交通方便的优势将吸引新加坡投资者来马投资,而吉隆坡的发展已经饱和,因此森州将会是一片发展黄金地。

另外,也将带动旅游业发展,希望此项计划尽快完成,让芙蓉商民能够见证森州蓬勃发展的一面。

商业发展带动消费———宏建发展公司董事主席●吕海庭

马新高速铁道计划将带动整个芙蓉区经济蓬勃发展,特别是房地产业,相信到时芙蓉的房屋需求量将大大提升,屋价也会随着需求量增加而水涨船高。

地理优势具发展潜能

高速铁道将停留5站,芙蓉是其中一站,相信不止房屋业受惠,也将带动旅游及消费经济的成长,进而打造芙蓉成为我国重要的城市之一。

有了高铁,来往新加坡及吉隆坡只需90分钟的车程,大大缩短两地距离,让两国的商业活动更加简易及密切,带动商业贸易圈的扩展。

由于吉隆坡的发展已非常饱和,因此吉隆坡周边州属将在近这几年内迅速发展,特别是房地产业,以供应房子给在吉隆坡谋生的打工一族。

此外,芙蓉也占了交通方便的优势,除了靠近吉隆坡外,也非常靠近巴生港口及吉隆坡国际机场,深具发展潜能。

野新14支泥浆淹新路

疑是屋业发展商没有做好防洪措施,导致在一场大雨中,大量雨水夹带泥浆从工地急泻而下,淹没道路,车辆无法通行约1小时。

上述罕见的大水淹没道路事件于今日下午3时30分,发生在野新通往望万的14支路段,的一个屋业发展范围路段。

当时正下着倾盆暴雨,大量的雨水及泥浆水从工地奔流而下泛滥成灾,淹没路边沟渠,也淹上正在翻舖的大路超过1尺,切断上下野新及望万的交通,车辆在道路两端大排长龙,直到4时15分大水消退,交通才恢复正常。

据悉,有两辆轿车当时是停在路旁,大水淹至时,幸得在不远处工作的司机及时发现,赶忙将车子移开。

望万区州议员蔡健华得悉后赶到现场视察,大水虽已消退,不过却遗下满路泥浆,道路一片狼藉。在场者包括野新市议会工程师再努汀。

据他了解,道路水灾的罪魁祸首是当地正在进行屋业计划的发展商,因为发展商没有依照工地程序做好防洪措施。

市议会因此将向有关发展商开出传票。

他说,一般上,发展商在进行屋业工程时,工地必须築有防泥及防洪的蓄水池,以确保大雨时,工地的泥浆水及大量雨水不会外泄以致造成灾害。

他也当场联络有关发展商,指示後者从速派员冲洗满路的泥浆,并在道路两头安置警示牌,以确保公路交通的安全。

武装分子罔顾菲总统警告

菲南武装分子一名发言人星期二表示,唯有在苏禄王朝与大马政府签订谈判协议的情况下,目前在沙巴占村索地的追随者才会返回菲律宾。

菲总统命令返菲

苏禄苏丹发言人兼秘书阿伯拉罕依绩拉尼星期二上午在菲律宾广播节目中说,他们要求与马来西亚政府签订协议,确定双方未来还会持续谈判沙巴主权争议,由菲律宾政府担任这项协议的见证。他强调,这是让武装分子返回苏禄的“唯一办法”。

较早前,菲律宾总统阿奎诺三世亲上火线,警告占据沙巴村庄的菲南武装分子及随员尽速返国,否则面对法律制裁后果。

阿奎诺三世星期二上午在马拉坎南宫召开记者会表示:“我要提醒你们,作为菲律宾共和国的公民,你们必须遵守菲律宾宪法及其他法律。”

在这份公开宣读的声明中,阿奎诺三世指称前往沙巴索地的武装分子,已抵触宪法第2章第2条及刑法第118条,也就是菲律宾不以战争作为国家政策工具,以及引发战争或让民众陷入战争危机将受制裁。

“苏禄苏丹受他人唆使”

菲律宾总统阿奎诺三世相信苏禄苏丹贾马鲁基兰三世派遣支持者前往沙巴是受到他人的唆使和资助。

他于周二在总统府举行新闻时,在回答是否有人在背后支持基兰的行为时说,消息指基兰面对财政困境。

他说,送支持者到沙巴“涉及大的资金”,因此最逻辑的问题是他钱由哪里?

贾马鲁基兰三世的行动(索取沙巴)旨在破坏马尼拉和摩洛回教解放阵线的和平协议。

摩洛阵线保缄默

阿奎诺三世阵营怀疑,反对和平协议者利用年岁已高的贾马鲁基兰干扰和平协议;这些人被指包括摩洛国民解放阵线和前总统阿罗约夫人,以及小阿奎诺的亲戚荷斯柯朱柯及妻子玛嘉莉塔柯朱柯。

他们被指有意在菲棉兰佬伊斯兰自治区参选参议员。但是,阿奎诺三世把选举延至今年中,以便与年中选举一进行,使到总统有时间向棉兰佬回教徒讲解和平协议。

摩洛国民解放阵线到现在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是否有协助加玛鲁。

登州官员再颁伐木权

人民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指出,有人揭发登嘉楼州有官员通过代理人,将“两令吉”冬眠公司高价出售给伐木公司,然后把伐木权批给该家冬眠公司。

拉菲兹质疑,登州官员通过这种迂回手段,在颁发伐木权过程中捞取好处,是一宗贪污案件。

他今日在登州峇都布洛区州议员赛阿兹曼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揭露上述事件。

与“代理人”签署协议

他指出,涉嫌的伐木公司先与“代理人”

签署协议,用250万令吉买下该“代理人”的冬眠公司后,就获得登州政府颁发伐木特许权。

“如此一转手,相信就有数百万令吉流入某些人的口袋。”

他没有透露该“代理人”及幕后操控者的身分。

第三张选票只吹喇叭乱响 民联彻底否决了地方选举


(姚新言评述)
民联公布的《人民宣言》洋洋大观,大派糖果,吊诡的是,这份宣言竟然对恢复地方议会民选制度一事只字不提。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解释,民联竞选宣言提及的是惠民的政策,并不会详细列出所有事项。若要将所有细节都纳入宣言,因为太厚,没有人有兴趣阅读。

民联在308竞选宣言中提出恢复地方议会民选制度,在竞选运动期间,林冠英曾经向槟州选民作出承诺,一旦执政槟州,必定归还人民手中的第三张选票

308大选,民联在雪兰莪、霹雳、槟城、吉打以及吉兰丹获得人民的委托,但5年过去了,没有任何民联执政的州属落实这个承诺,包括林冠英担任首长的槟州,也是迟至201259日才通过2012年地方政府选举(槟岛和威省)州法令。

民联过去以只有联邦政府才有权推行地方选举来推卸责任,旨在说明做不到,但现在干脆不把恢复地方选举列入竞选宣言,其实就是告诉大家不想做。民联有必要向大家交代,为什么民宣言没有对地方选举着墨,否则,我们会认为这是民联为了捞取选票而开出的一张空头支票。

可笑的是,林冠英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在国会随时解散之际,向联邦政府和选举委员会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两造在未来两周内同意槟州可进行地方议会选举,否则就入禀联邦法院。

撇开法律的争议,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明文划定,县市议员的任用全权交由州政府决断。如果民联执政州属真正有诚意要恢复地方议会民选制度,就应该在任期间这样做,即便是其合法性引起争议,也可以交由法庭作出裁决。若法庭裁定,州政府无权恢复地方议会民选制度,也可以向选民交代。

但是,5年来,我们只看到民联领袖口水多过茶,一直辩解为何不能恢复地方议会民选制度。其中行动党指出,唯有在中央修改地方政府法令之后、筹集足够款项过后,才可能恢复第三张票。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当民联执政霹州,公正党在完全不需要修改法令和筹集款项,率先在昆仑喇叭推动村长选举时,以行动党主导的霹州政府对这场实验性地方选举,却采取了否定的态度。一直信誓旦旦要落实地方议会选举的行动党,以30%投票率太低,没有代表性的理由,拒绝将推举村长的权力归还给村民。

从昆仑喇叭村长选举被否决,到槟州政府不热衷推动地方议会民选制度,再次证明火箭是讲一套、做一套。众所周知,槟州政府没有积极推动恢复地方选举,是担心民选地方政府权力太大,会架空州政府,但州政府只是一昧以联邦政府做挡箭牌,如今又想重施故伎,把本身做不到的责任,全部推给联邦政府和选委会 企图转移民众视线。但相比雪州大臣卡立敢公开承认,竞选宣言不是承诺,不是真的要落实的肺腑之言,林冠英扬言起诉联邦政府和选委会,就未免是惺惺作态。

民联竞选宣言并不是承诺 前车之鉴不可不防车大炮


(董佳燕评述)
民联的《人民宣言:人民联盟,全民希望》,但凡任何一个国民读到、看到、听到,都会有莫名的兴奋,对民联寄予厚望。

民联在竞选宣言中表示,若执政中央将废除收费站、废高教基金、降低汽油、水费、电费价格,调整税率。60岁以上乐龄人士一年可以领1千令吉、学生每年有3百令吉、妇女每月有50令吉津贴,还确保人民最低薪金有1100令吉。

在民联的领导下,公众不单享受小学至高教的免费教育,驾车出街不需缴过路费,还可以每月、每年都有津贴和回馈金可以领,不亦乐乎。

可是如果想深一层,就不会如此欣喜若狂,反而忧虑丛生。

调低汽油价格,政府就得承担比目前更高的津贴;国有化全国收费大道,降低电费、水费这些由国库控股占有一定股权的领域,变相令到国家收入锐减。在收入大幅减少,开支大增的情况底下,民联有什么能力持续经营国家?

针对这些疑问,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声言靠杜绝贪污和浪费公帑以及朋党主义来落实竞选宣言。每当民联被质疑如何兑现种种承诺时,答案总是千遍一律。

雪州大臣卡立曾在2008年6月14日接受一家英文媒体专访时做出自我评估,自诩民联执政不到百日经已落实了70%的竞选承诺,其中一些被迫放弃,认为民联州政府的执政表现令人满意。事实却是,雪州民联政府仅履行了当中的15%而已。

民联在308时为了夺取雪州,发表了一系列的竞选宣言,包括免费水、调低门牌税、给单亲妈妈发放每月至少100令吉津贴和给雪州有家庭的子民发放幼儿园津贴等。可是,由于雪州民政并未兑现诺言给予津贴,迫使数千名单亲妈妈入禀法庭起诉雪州政府。此外,门牌税和商业税至今也未获调低。

面对无法履行承诺的质询,雪州大臣卡立发表了一则很值得人民探讨的名句,即:竞选宣言不是承诺。

当无法兑现宣言时,民联狡辩宣言不等同承诺,是否完善实行没有关系。人民投选你,就是认同你的政策方向,认为你能做到所有宣言中的内容,有机会改善社会现况。可是,民联却是过河拆桥,成功执政后反咬说当时的誓言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不一定实现。

当初信誓旦旦拍胸口的保证,只是请君入瓮的把戏。今天,民联故技重施,明知道没有能力做到,都还敢发出一叠叠的空头支票,目的无他,只为执政中央。即使他日办不到,也可脸不红耳不赤地告诉人民,那只是宣言,并非承诺。届时,即便人们被气得呱呱叫,至少也得忍民联一个五年。

奸商售卖货不对板的物品,还能有7天无条件替换期,民联这下根本是打上“货物出门,恕不退换”的不合法标签。这一去,就五年让你好看。

民联的5年执政记录证明了民联是台下一个样,上台成鸟样的政府。人民看了它的政绩,还敢再赌一把,不只是州属,而是把整个国家奉上给民联,任由它胡天胡地?!

民联面和心不和必有争斗 纳吉雪州领军可攻下城池


(陈英凡评述)
国会还未解散,提名还未宣布,民联三党由地方到中央,却已经乱象纷呈,看来内斗还是刚开始。别说要进军布城,只怕要保留原有的席位也成问题,国阵已经宣布, 纳吉亲自领军攻打雪兰莪,激励国阵的士气,给民联重锤打击。柔佛州的蔡锐明和行动党巫程豪的公开指责,虽然巫君被迫收回谈话,但是,谁也知道问题不会因此 了结。就算民联宣布他们对选区分配达成协议,暗流汹涌,无可避免。

比如,印度人的兴都权利组织,在308大选中组织多次大游行,为民联立下汗马功劳,所以他们要求安华分配5 个国会选区给他们竞选,他们想得美,不必说公正党是一口拒绝了。就算安华要让步,也无法满足印度人的要求。失望的印度人对民联拖后腿就难免。印度人为基的政党有七八个。

吉打州民联各党,也传出了互相争夺竞选席位问题。在槟城,卡巴星和拉玛沙米矛盾,基本上也是席位的争夺,拉玛沙米认为,行动党上次大选获胜,主要是印度选民的支持,所以他要求增加印度候选人和女候选人的数目,同时扬言不在乎退出行动党。提名宣布后肯定有好戏看。

最严重的是,首相职位之争。伊斯兰党已经不止一次强调,安华没有资格做首相,而安华也有自知之明,表示哈迪担任首相没有问题。刚刚举行的伊党长老理事会,又再明确声明,安华要做首相在回教来说是非法的(haram)这是因为安华一个个官司都是牵涉鸡奸,招妓,和通奸。今天安华的声望已经一落千丈。支持他,会影响伊斯兰党在马来人中的声誉。他们甚至考虑,万一可以上台,除哈迪阿旺之外,也可邀请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来做首相。

行动党怎么办?要支持吗?不支持,民联马上分裂。支持的话,行动党到时将任由宰割。因为首相权力很大,委任所有内阁部长和重要部门职位。行动党能做什么?首相问题不能解决,更不必说要组成影子内阁了。雪州巫统新闻主任阿都苏科月前说,国阵有希望在13 届大选中,夺得雪州56 个议席中的38 个,巫统本身可以赢得25 席,马华4 到7席印度国大党2 席。他指出,上次大选,城市马来选民有50% 投民联,现在马来和印度选民已经回流国阵。

苏科的谈话并非没有根据,民联的作为使得很多马来选民失望,比如雪州垃圾处理问题,公正党要用自己的朋党,结果住宅到处垃圾如山,非法采沙,偷沙,由民联的朋党公司垄断,滥发按摩院,SPA等等娱乐场所的执照,结果雪州按摩院这类的场所增加到近6000 间。还有是达南土地的丑闻。

再加上,行动党扬言要减少政府公务员,停止录取公务员,不断评击公务员贪污,警察贪污滥权,这将使得上次投民联的警察公务员倒戈。看了民联要保持雪兰莪的政权并非容易。就算华人票保留308 时候的水平,马来票和印度票的回流就足以弄垮民联了。

组屋泥泻危及山下排屋

元宵节午后一场大雨,导致雪隆多处积水,其中蒲种13里半工业第3路发生土崩,而在沙叻丁宜来往布城道路约两公里的路段发生突发水灾,一度中断交通;不过所幸没有造成任何伤亡。

这场豪雨约于下午3时开始下起,约在半句钟大量而急速的雨水就导致雪隆多个地区出现积水,不过由于今天是星期日,路上车辆不多,不至于造成严重的交通阻塞问题。

不过这一场暴风雨,却导致蒲种13里半工业区第3路(Jalan Industri Pusat Bandar Puchong3)榕树组屋(Beringin Apartment)发生土崩,山泥直冲下坡落在隔邻的廉价排屋区,情况险象环生。

榕树组屋位于处高地,山脚下是廉价排屋。

榕树组屋占地比隔邻廉价排屋高20尺左右,下午的一场大雨导致泥土松懈,泥土往廉价排屋的方向倾泻,幸好中间隔着一道沟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居民自行挖掘沟渠

据知,该区不曾发生类似事件,此事不禁让组屋及排屋的居民担心不已,害怕自己的家园会崩塌,约有10多户家庭纷纷走出户外不敢待在家裡。

大约傍晚6时雨势变小之后,居民自行用挖泥机挖掘阻塞沟渠的泥土,居民指不疏通沟渠的话将会造成排水系统阻塞,更何况现在经常下雨,如果雨水无法排出肯定会引发水灾。

榕树组屋居民协会主席M拉斯指出,目前组屋居民最担心的是地质是否稳固,如果山泥还持续倾泻,居民的安全将会受到威胁。

他希望梳邦再也市议会能够及早前往该地视察,以保障该组屋80户居民的安全。

卢永平:频肇天灾 发展商地方政府须负责

国阵蒲种国会选区协调官拿督卢永平指出,蒲种区内其实有很多类似的事件发生,发展商及地方政府都应该负起责任,不应该无视人民的安全问题。

他说,山泥倾泻的原因有可能是天灾,但地方政府就应该做出防范的措施,避免意外发生后才来补救,到时恐怕已经为时已晚。

他将会前往当地了解情况,并与消防局或警方联系,必要时将会为居民施以援手,因居民已对地方政府的办事效率感到失望。

沙叻丁宜往布城 水深2尺陷混乱

午后的一场豪雨,导致雨水淹没沙叻丁宜来往布城道路近2尺,两边路段形成“水路”,令驾驶人士无法越过,使交通一度陷入混乱。

据观察,由于车辆无法涉水而过,因此有者被迫倒退,形成交通阻塞。由于大雨下得急速,因此疑是该区排系统未能及时排出大量雨水,使雨水溢出道路,将沙叻丁宜前往布城3条道路淹没,多辆车子无法越过该区,造成交通严重堵塞。

唯随着雨势未有停止,雨水也逐渐增加,继而使该区即布城往沙叻丁宜的道路也遭殃,来往方向车主见道路遭水淹没,纷倒退离开。

据悉,适逢元宵节,不少游子也趁机回乡与家人度过佳节,而使该区车辆有所增加,奈何遇上突发水灾,造成该区道路相当繁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