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准备成全安南

民主行动党文冬区社青团团长邹宇晖表示,由于国州议员过去几年表现失职,文冬早已民怨冲天,既然彭亨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夸下海口,如果马华输掉文冬,他就会割耳朵跳河,那文冬人民应该准备在下届大选,用选票一举把马华换掉,成全安南的承诺。

“安南似乎不瞭解民情,以为文冬还是国阵的定存选区,放上廖中莱就肯定能赢,殊不知其实在上届大选,廖中莱的多数票就被削减了4千290张,从1万6839张减至1万2549张,而文冬国会属下的四个州席,反对党其实只是输5千105票,来回只有2千503张票,文冬在上届大选就已经开始不是国阵的定存区。”

稀土厂激发民愤

邹宇晖今天发表文告表示,国阵执政了55年,毫不理会人民对于乾淨选举的诉求,更一意孤行,让莱纳斯稀土厂运作,已经激起民愤。

“何况,廖中莱和其盟友何启文在过去数年的表现更是乏善可陈,单单是廖中莱本身,就多次在公共场合公然讲骗话,如709时谎称镇暴队没有射水炮进医院、在WWW15车牌事件上一直说不清到底是谁付钱以及为欺骗华社说被批准的关丹中学其实是一所独中,让投选他的文冬选民感到丢脸之极。”

地方问题未获解决

“在地方课题上,廖中莱及何启文并没有很好解决,首先文冬市议会多宗白象计划,如文冬迎宾馆天价装修事件、文冬停车场建了拆事件、金马苏新村礼堂无电供、以及早前闹得轰轰烈烈的热水湖私营化事件。”

邹宇晖表示,就算安南没有发表“输了文冬割耳朵和跳彭亨河”的言论,文冬人也会用自己一双雪亮的眼睛,在来届大选理性分析,用选票把巫统、马华及民政党拉下马。

他说,没有一个选区是永远属于某个政党的,只有国阵领袖才会常常宣称自己是永远的“不败神话”,2000年鲁乃补选,三美就曾经宣称输了鲁乃会搬家到那边,结果最后没有兑现诺言,前雪州州务大臣基尔更曾经夸下海口,要在雪州实现“零反对党”的目标,结果最后政权也输掉,现在轮到安南发表文冬不会输掉的言论,文冬人势必在来届大选会让国阵尝到甚麽是“骄兵必败”!

槟城200新巴士被“骑劫"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财政部先前答应交给槟城快捷通的200辆新巴士,最终被“骑劫"变成关丹快捷通,他将指示掌管槟州交通委员会的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致函向财政部抗议。

也是槟州首长的林冠英在槟州行动党2012年党员常年大会上总结时,以此事揶揄国阵的“一诺千金"口号成了“一落千丈"。

或报桉指200巴士被偷

“倘若没有人愿意归还这些新巴士,我们不排除向警方报桉指200辆巴士被偷走要求彻查。"

他也在会上要求槟州行动党党员,在本月15及16日举行的全国代表大会上,与其他州属的党员分享槟州民联政府的政绩,让他们有信心面对来届大选。

同时,他宣佈凡是党龄超过35年的元老,将在大会上获得一份象徵式的礼物,表达行动党饮水思源的精神及感谢元老的贡献。

他笑说:“原本我想把党龄制订在入党30年以上的党员就能获得礼物,但是,我加入行动党刚好31年,为免引起大家误会我想得到礼物,最终决定入党超过35年者才可获得礼物。"

民联女候选人有增无减

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指出,民联女候选人有增无减,民联不但会持续给现任人民代议士上阵,也会给新人机会,预计每个州至少有6个女候选人,以稳固女性的政治地位。

保留30%女性候选议席

她说,民联橙皮书承诺保留30%候选议席给女性,虽然目前的女候选人约佔20%,但人数肯定多过308大选,希望符合候选资格和有能力服务人民的女性挺身而出。

祖莱达今日出席民联《大马女性议程》霹雳州推介礼后,召开新闻发佈会这麽表示。

梁美明:传达时事资讯
加强使用网络

行动党妇女组副组织秘书梁美明指出,大马女性佔网络用户的48%,所以民联要加强使用资讯通讯工艺(ICT)传达时事讯息,尤其会影响女性的政策。

伊斯兰党妇女组主席茜蒂再拉说,该党如今获得专业人士、华裔、印裔和东马的原住民支持,大家都为了拯救国家,下届大选将会引发更大型的政治海啸。

出席者包括公正党妇女组副主席颜贝倪、哈尼莎、诺莎、和嘉宾官有缘。

官有缘也宣佈捐款1万令吉给民联,由行动党霹雳州妇女组主席林碧霞、公正党霹雳州妇女组主席法玛瓦蒂及伊斯兰党霹雳州妇女组主席娜吉哈一起接领支票。

一人一席林冠英一闪到底 卡巴星败走槟州遭受耻辱


(林文彪评述)
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喊破喉咙推动行动党西马州属『一人只攻一席』的策略,部分党内既得利益领袖恨之入骨,指为断掉同志财路的不仁不义之举,纷纷提出形形色色荒谬的理由来捍卫继续攻打国州二席的“传统”。

卡巴星强调该党如今人才辈出,现有身兼国州议员的领袖应自动宣布放弃攻打其中一席,让新人有机会参选。但卡巴星是在自己竞选到已经厌倦的时候,才来强调『一人只攻一席』。

此举让那些没有把握最少赢其中一席的现任国州议员咬牙切齿,传闻党内酝酿在本月中举行的党中央委员会改选时用选票教训卡巴星,把他从中央权力中心撵走。

这项捍卫“既得利益”的小规模的捋虎须计划,虽然不至于绊倒卡巴星,但减低其票数,就达到羞辱他,逼他知难而退的目的。

卡巴星为其『一人只攻一席』政策,多次公开通过媒体向该党现有的国州议员喊话,槟城有3名领袖兼任国州议员,即槟首长林冠英、副首长拉玛沙米及州主席曹观友。

样样槟州第一的林冠英,这回为何如此谦虚,不要抢先其他州属,在自己的槟州立下榜样,在槟州先通过党代表大会提案并接纳党主席卡巴星的『一人只攻一席』政策呢?

林冠英禁止议员跳槽,宣示槟州第一;立法进行地方选举,宣示槟州第一,历来首长最多绯闻的,也是槟州第一。为何林冠英会放弃宣示槟州第一个支持卡巴星的『一人只攻一席』?

在槟州的党代辩论环节中,一名党员大卫马绍尔对卡巴星必须借用其它管道发表『一人只攻一席』政策,而质疑是否连一党之魁都没机会在中委会内发言。卡巴星的党主席职有权无实,连党员也感到疑惑。

更令人疑惑的是,卡巴星本身是槟州党代吗?为何他本身即所属支部没有在槟州党代正式提出『一人只攻一席』的提案?难道该党的党代及提案,只是做做把戏的玩意,以致党主席也不愿按党规与程序提出自己的主张?

槟州行动党常年会员大会通过的15项提案中,却完全没有一项提及『一人只攻一席』的策略。『一人只攻一席』策略也没有被聚焦辩论,州主席曹观友轻描淡写把『一人只攻一席』的球踢给全国党代。明显的,槟州行动党林冠英派系与本土的曹观友派系皆不认同卡巴星的『一人只攻一席』论。

尽管槟州行动党取巧闪过卡巴星的尚方宝剑,让卡巴星等多两个星期后在全国代表大会上自取其辱。但全世界都可以预料,12月15日至16日在槟城举行的全国党大会上提呈的一人一席提案,内容大意就是『大会同意一人一席的准绳,但允许基于策略考量而豁免特殊例子。』即保持传统,保持原状,除了卡巴星,余者皆大欢喜。

竞选最多议席非保证必赢 行动党更有资格出任首相


(郑杰评述)
民 联有两件事情,似乎在大选前,都无法给人民一个确定的答案,即首相人选和落实伊斯兰法的可能性。当伊斯兰党党内抛出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出任首相的时候, 行动党领导即刻跳出来表明支持安华任首相。行动党之所以如此地担心哈迪阿旺任首相的课题延烧,不外乎行动党自己也深深了解到,华社对伊斯兰党并未完全地释 怀。

至 于安华,他为了不得罪伊斯兰党的支持者,并且知道行动党支持自己当首相的大前提下,以“哈迪当首相,我没问题”来回应这一个课题。因为他清楚知道,哈迪任首相的机会不高,除非伊斯兰党退出民联,转与巫统合作,以“首相之职”换取落实伊斯兰法的可能性。此举不但无须 担任首相之职,也可以达致该党的终极目标-神权伊斯兰国。

然 而,政治最美丽的艺术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谁又能否决这可能性的存在呢?当伊斯兰党提出该党主席哈迪阿旺担任民联首相时,行动党和公正党籍国会议员 许来贤提出“误导人民”的说法,他们异口同声说伊斯兰党只竞选66席,公正党竞选90席,就算伊斯兰党胜完所有的议席,都不可能成为最多议席的民联成员 党。

此 番言论欠缺说服力,竞选最多的议席的民联成员党,并不代表可以取得与议席一样多的胜利。在伊斯兰党竞选的议席当中,多数属于马来传统堡垒区,尤其是在吉兰 丹、登嘉楼和吉打的选区,伊斯兰党有一定的基本盘和支持。反观公正党,该党多数被分配在混合区和城市区。由于这些选区的漂浮度太大,而且课题难以捉摸,不 同的族群对课题有不同的考量,并没有如伊斯兰党般,容易掌握一个选区的议题。

依据2008年大选的分配,公正党竞选97个国会议席,伊斯兰党竞 选66个国会议席,行动党竞选47个国会议席,其余由东马当地反对党出战。2008年大选成绩出炉后,公正党赢得31个国会议席,反观伊斯兰党赢得23个 国会议席,行动党则获得28个国会选区的胜利。公正党虽然竞选97个国会议席,但该党的胜选机率只不过是百分之三十二,反到是伊斯兰党的胜选占了该党竞选 的议席中的百分之三十五,而行动党更是赢得近百分之六十的胜利。

从上述的数据看来,民联三党中,竞选最少议席的行动党却可以获得更多的胜利,而公正党虽然竞选最多议席,然而该党的成绩,却不比伊斯兰党和行动党来得标青。

因此,民联抛出三党中赢最多议席的成员党党魁将出任首相一职的说法,无疑将增加伊斯兰党哈迪阿旺出任首相的机会,毕竟公正党无法保证竞选最多议席,就可以确保最大的胜利,而行动党和许来贤说辞,只 建立在公正党竞选最多的议席上,但从未考虑公正党是否可以赢得一样多的议席,尤其公正党所派出的人选,往往在胜选后,相继退党,2008年大选后就是一个 证明。

民联制衡防伊党“越界”

民主行动党主席加巴星大派“定心丸”,强调下届全国大选是要成立民联政府,行动党及人民公正党将确保伊斯兰党“不逾越界限”!

他说,该党察觉许多人害怕回教国,尤其是回教刑事法,并认为伊斯兰党是极端政党,不解行动党为何要与伊斯兰党合作。

“行动党只会接受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成为民联的首相。

民联肯定保槟州

“民联在下届大选成功执政中央后,安华将是民联政府的首相,我现在以我国候任首相称呼安华。”

他昨晚出席行动党大山脚国会选区联委会首次举办的屠妖节餐会致词时这么表示。

他说,他相信民联在下届大选肯定能保住槟州政权。

此外,他也认为布城能落入民联手中,而改变的时代已到来,民联执政中央将为人民的利益做出巨大改变。

已多时不曾前来大山脚的加巴星说,大山脚区国会议员章瑛已经够强,在大山脚担任3届国会议员,选民在来届大选也必须确保她得以续任。

党内得罪小人李映霞饮恨 不获林冠英祝福没好下场



(姚新言评述)
中国名演员刘晓庆有句言:做人难,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

现在要加上一句:在马来西亚参与政治的女人难,要出人头地更难。

看一看社青团署理总团长李映霞今天的处境,再次证明在男性主导的政坛,女性要突围难之又难。李映霞的命运,对口口声声说要打造男女平等社会的行动党来说,更是极大的讽刺。

曾经被视为明日之星的李映霞,自在雪州社青团选举中,爆冷败给一名无名小卒连任团长职失败后显然意兴阑珊,进而宣布退出社青团、妇女组和行动党中央委员等党职。

李映霞全面退出行动党三机构党职选举,引起诸多猜测,但她作出这个决定,相信与她在雪州社青团选举的失利有莫大关系。毕竟在2010年的雪州行动党选举,她不仅高票当选,还成为郭素沁和邓章钦竞相争取的对象,但当年的锋芒毕露却招惹妒忌,也埋下她后来被边缘化的伏线。

尽管她在雪州行动党选举中左右逢源,但当一切尘埃落定时,她两边都不讨好,加上她本身又不会巴结人,天真地以为默默耕耘就会得到大家的认同。

雪州社青团选举结果,对李映霞来说是最后一根稻草,因为作为旧人又是社青团署理总团长,加上州议员的身份,任谁都不会想到她会败给名不经传且还是她的前助理的蔡耀宗,不论她是否为雪州行动党内斗的牺牲者,这样的结果确实情何以堪。

毫无疑问,李映霞非常沮丧。她在报章的专栏中就写到,她踏进行动党这个大家庭的时候,心中都有一团改革的火在燃烧,就是靠那么一团火就一直冲到今天。当然在冲的同时也忽略了在一起的同志不是每个人都与我有着同样的理想,也没有太过注意以上当政治人物的哲学更加没有注意身边小人众多。

她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是得罪了小人才落到今天的下场。她的肺腑之言,道出了在行动党要突围,单凭能力和清新的形象还是不够的,在目前人才济济,大家争出位的情况下,若没有选边站,除非获得林冠英的祝福,否则就只好被牺牲了。

李映霞来届大选还会继续在莲花苑州议席上阵,但这位一度发亮的政治明星的命运,相信就像金宝区国会议员议员冯宝君一样从灿烂归于平淡,逐渐被人遗忘。

彭大臣文冬豪赌割耳跳​河 火箭退休老臣打爽失良​机


(张良评述)彭亨州大臣安南耶谷日前扬言国阵如果守不住文冬国会选区,就会切耳跳河,迅速成为全国话题。

民联支持者普遍上认为安南耶谷的狂言,让行动党增添夺取文冬国席的机会。该党雪兰莪州主席促安南耶谷败选后必须事件层诺割耳跳河。割耳跳河论为咖啡店增添话题不在话下,但在安南耶谷发表帮行动“助选”的言论后,尽管民联支持者雀跃有机会夺取文冬之际,欲争取替代公正党上阵文冬的行动党却不见积极顺水推舟,为文冬豪赌造势备战,反而江湖传闻该党将派出该党彭亨州主席兼直涼区州议员梁金福弃守本身的堡垒区,转去攻打文冬。

梁金福今年九月间声称,民联料在来届大选中将横扫该州27个州议席,以三分二的优势一举攻破国阵,执政彭亨。梁金福今年2月宣佈放弃原有州议席,过后被林吉祥推荐攻打文冬国会选区。

公正党于3·08大选在文冬国会选区派出无名小卒波罗沙米小刀锯大树,结果以1万2549张多数票输给寻求蝉联的廖中莱。廖中莱的多数票从2004年大选的16839票滑落至12549票。以下为第12届全国大选文冬国会选举成绩:

P089 文冬 (BENTONG)
选民人数: 53,561
华:47.28% 巫:43.06% 印:9.02% 其他:0.64%
伯若三美(公正党) 12,585
廖中莱(国阵马华) 25,134(中选)
多数票: 12,549
废票: 1,285
投票率: 72.82%

盘踞直凉区,连任五届的行动党州议员梁金福,已达退休年龄。梁氏自2004年患上癌症后,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加上岁数已大,仍要被行动党派上阵去硬撼部长级对手,对梁氏身体的健康是一项威胁。

既然彭亨州民联有信心夺取彭亨政权,行动党何不调动中央领袖如郭素沁者迎战廖中莱?若行动党上阵打文冬的候选人也反挑战安南耶谷,扬言如无法击败国阵,将割耳跳河,势必加强行动党的声望。

除了文冬的割耳跳河豪赌,安南耶谷也提出关丹国会选区在下届大选的成败,相等于关丹人民对莱纳斯稀土厂所作出的一项公投。他态度强硬的指出,即使有反稀土运动,也不会影响国阵在彭亨州的胜算;况且,只要国阵赢得关丹议席,就能证明居民支持莱纳斯稀土厂。

3.08大选,公正党在关丹及毗邻的英迪拉马哥打国席仅以千余多数席胜出,近年的莱纳斯课题及关丹中华独中课题是否有助民联推高支持力量,数量庞大的新选民动向也难以捉摸。安南耶谷要把关丹宣战列为莱纳斯稀土计划公投,若国阵届时无法赢回这两个国席,大臣是否也要尊重民意,关闭莱纳斯?

以下为第12届大选关丹及的英迪拉马哥打国席成绩及选民结构:

P083 关丹 (KUANTAN)
选民人数: 47,678
华:35.93% 巫:59.97% 印:3.88% 其他:0.22%
傅芝雅(公正党) 18,398(中选)
胡亚桥(国阵马华) 16,572
多数票: 1,826
废票: 623
投票率: 74.65%

P082 英迪拉马哥打 (INDERA MAHKOTA)
选民人数: 51,235
华:28.51% 巫:65.37% 印:5.79% 其他:0.33%
沙乐满(国阵巫统) 18,796
阿萨依斯迈尔(公正党) 19,823(中选)
多数票: 1027
废票: 668
投票率: 78.97%

大臣议员县长未及时援助

芦骨大水灾发生一星期后,灾民没有得到任何政府救援单位的援助,芦骨区州议员欧阳丁清炮轰当局漠视灾民的心声,要求森美兰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波德申县长及马华众波德申市议员全体辞职。

他要求掌管房屋、地方政府、新村及公共交通行动理事会的拿督萧进平解释是否下令进行救援工作,也要求波德申市议会主席拿督阿都华合紧急拨款救灾。

他今日在芦骨行动党备战行动室召开记者会时表示,除了大水灾首日消拯队的救援工作及芦骨警局的警方沿户为灾民进行登记,就再也没有任何政府单位伸出援手,感到非常失望。

他炮轰阿都华合巡视春泉镇土崩事件中拨款70万令吉抢修,当家的马华众市议员是否没有在市议会内发挥影响力,土崩固然非常紧急,可是市议会却没有关注水灾的灾情,甚至超过一星期后都没有任何拨款及协助。

芦骨行动党助灾民清理家园

芦骨行动党协助芦骨7哩村水灾灾民清理家园。

该党昨午安排水泵及两部泥机,并由芦骨区州议员欧阳丁清率领党员到灾区芦骨7哩村协助灾民。

欧阳丁清指出,他曾向波市议会要求多置放几个大型垃圾槽及安排运载垃圾,可是只获得市议会置放一个垃圾槽,这完全无法将灾区内的垃圾顺利处理。

他说,水利灌溉局也有安排一部泥机到该区上游清理河沟,不过只是将河边杂草清理后就离开了,并没有清理河床泥沙,做了等于没有做。

随同党员有直落甘望社青团团长丘凯濂、妇女组团长谭玉萍、欧阳丁清行动室助理卓文勇及刘丽花等。

不满大臣没动用自由拨款

欧阳丁清说:“大臣每年有1亿令吉的自由拨款,当大水灾发生时灾民左盼右盼,却等来不负责任的大臣,不仅没有宣布任何救灾行动,迄今一个星期后更没有任何表示。”

感谢慈济基金会

他说,灾民在水灾当天除了得到一餐以外,并没有获得安排临时住宿、床单被褥等,大臣是否已经放弃灾区内的华裔及印裔选民?

他强调,没有任何一个政府单位帮助灾区,有鉴于此他促请有关人士必须辞职谢罪。

他感谢慈济基金会在灾难后第一时间给予灾民帮助,而卫生局也应他要求到灾区喷射药物已确保环境卫生受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