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答辩人今向雪大臣道歉

khalid-Ibrahim-MB-Selangor

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针对被指涉及买牛舞弊桉而起诉反贪污委员会前主席拿督斯里阿末赛益、反贪会及大马政府诽谤一桉,首2名答辩人同意明早9时将在高庭向卡立道歉。

卡立说,在法拿督刘美兰调解下,双方同意针对他们诽谤卡立利用公帑捐赠46头牛给直辖区敦拉萨国会选区的选民,以及用公款维修私家车一事,在高庭向他道歉。这意味这场官司将落幕。

他今日与代表律师奈也在内庭讨论后,在庭外对记者这么说。

卡立说,辩方诽谤他旨在破坏他身为穆斯林的形象,以及身为雪州大臣的形象。

“我相信政府反贪会及警察必需专业行事,不要受到任何特定的组织或个人议程影响。”

将向诋毁者索偿

他感到庆幸,在他5年任期内,没有政府高官和雪州行政议员牵连任何一项贪污桉,相信这项结果会成为选民来届大选投票的因素之一。

询及为何只要对方道歉时,卡立说,他要政府道歉是要政府纠正程序上的问题,不过,对个人诽谤或诋毁他的人,他会逐一向他们(诋毁者)索取赔偿。他也说,没有政府会愿意道歉。

反贪监督组织“反贪污运动”(Gerak)2009年1月21日向反贪会投报,指也是敦拉萨区国会议员的卡立于2008年滥权,利用公帑捐赠46头牛给直辖区敦拉萨国会选区的选民,但他通过秘书否认上述行为。

反贪污运动组织同年3月3日再次向反贪会报桉,指责卡立滥用公款,充作其注册号码为WQR 779的凌志轿车的维修及购买配件,并出示证据,包括发货单及收据。

卡立在2009年4月27日通过代表律师奈也入禀高庭,起诉阿末赛益等三造诽谤他。

阿妮丝住家遭掷漆弹

119

续上月24日发生“墓碑挂住家篱笆”恐吓事件后,边佳兰自救联盟主席阿妮丝第二度遭人恐吓,其位于本那哇镇的住家昨日清晨发现被人扔掷5包红漆弹。

此事造成阿妮丝住家的外墙、其父母轿车等5处地方,留下大片斑斑红色漆迹,以及5个装有红漆的塑胶袋。

阿妮丝昨晚在“永续边佳兰筹款晚宴”召开记者会,如是透露。

出席者包括边佳兰自救联盟副主席沈茂山。

公正党行动室遭扔漆弹

事有凑巧,位于边佳兰大湾的人民公正党边佳兰行动室在昨日上午7时许也被发现遭不明人士扔掷红漆弹。

阿妮丝认为,干案者相信是不满边佳兰自救联盟的斗争。

她透露,隔壁邻居于昨日清晨6时许准备出门上班时,发现住家被人泼红漆,该邻居的妻子通知母亲此事。

她说,本身是今日上午7时许接获母亲来电,才晓得住家出事,而事发当时,她因要事人在巴西古当开会,过后寄住在友人家,当晚并没返家。

她表示,她于昨日上午10时许返抵家门,接着便前往当地警局报案。警方有派员前来住家搜证。

她揭露,包括是次泼漆事件,这已是边佳兰自救联盟第三度遭遇类似事件。

警方调查墓碑来源

阿妮丝透露,之前的墓碑恐吓事件,警方仍在调查有关墓碑的来源。她呼吁警方积极展开调查工作,以杜绝有关恐吓文化在当地蔓延开来。

朝野防间谍如“无间道”

116

避免助选变落选,国阵民联防间谍,招募助选员自有一套。

全国大选随时降临,在槟城,有机会上阵的国阵民联候选人已各自招募有意服务的人士当助选员,组织专属自己的超级助选团,增加本身胜算。

民主行动党槟州大选备战委员会主席黄伟益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说,一个州选区估计需要150至200名助选员,全槟40个州选区需要至少5000名助选员。

也是光大区州议员的他披露,如果扣除2000名火箭之友,其余助选员则由各自议员通过本身各种管道负责寻找,包括从身边的至亲好友下手。

强风降雨引发山洪

114

强风降雨引发山洪,斯里金宝花园和毗邻的东方园住宅区逾40间民宅,昨晚突遭夹带黄泥土的山洪侵袭,居民彻夜为清理污物忙个不休,大叹倒霉。

事件发生于昨午6时许,两个住宅区,一共5条街道的民宅面对污泥困扰,所幸没造成伤亡。

居民彻夜清理泥浆

居民指出,豪雨下了大约一个小时后,从山坡山狂泻而下的山洪,夹带着黄泥浆,势如万马奔腾地往山脚下的大沟渠流去,惟因大沟渠堵塞,洪水泛滥继而冲入侵距离山坡不足30尺的民宅。

山洪除了令斯里金宝花园3条街道及东方园住宅区2条街道变得泥泞一片,也造成两个花园逾40间民宅被污水和泥浆入侵。

山洪退去后,5条遇袭的道路留下了厚度达6公分的黄色泥泞,民宅屋内也满是淤泥,居民忙于清理,彻夜难眠。

疑与山坡开发有关———金宝区国会议员●李志亮

金宝区国会议员拿督李志亮昨晚也赶到现场视察民情,并不排除洪爆发问题,与附近山坡被开发有关。他将向地方政府反映。

他说,山坡开发计划,无论大小,都应顾及民生的影响。

他将给予面对损失的居民,一些人道上的援助。

逢大雨就心惊———东方园第一路居民●周太太

大雨在晚上7时开始,豪雨过后,住家厨房地面被大量涌入的黄泥浆覆盖,很是烦恼。

我家第二次面对泥浆入侵,首次在农历新年前,当时山洪也带着黄色泥浆,从厨房处涌入家中。

如今只要天空下起大雨,我就心惊,担忧要为清理黄泥浆而烦。为免更大损失,大雨来时,我会把轿车停在较高的地方。

停工一天清理家园———东方园居民●乌玛蒂维(34岁,小贩)

山洪在造成厨房、客厅、睡房遭殃,水退后,地面留下一大片黄泥。

山洪爆发时,我不在家,约9时回到家中,惊见整个屋子的地面布满黄泥,还要停工一天清理家园。

五脚基受影响——斯里金宝花园居民●林秀宽

住家迄今已山洪入侵三次,所幸地势较高,只有屋前五脚基受影响,但也要花数个小时来清理。

遇山洪应报警——李志亮特别助理●胡伟豪

我呼吁居民遇山洪问题,要向警方报案。

我昨晚8时接获居民投诉后,马上联络金宝消拯局来协助。

小甘密忠诚园变缅甸村

113

小甘密的忠诚园渐变为“缅甸村”。华裔村民对夜间摩托车引擎声及人声的喧嚣扰攘,及垃圾废物堆放阻路引起环境问题,甚感不满。

百家缅甸籍住户

该区共有约700间住屋,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缅甸籍的外来难民迁入,以及有很多华裔住户迁移别处及以低廉租金租给这些等待遣送至第三国的外来难民,最近3年来,该区缅甸籍人数剧增,估计迄今有约百家缅甸籍住户。

根据反映,其中缅甸人较集中的两排共48间住屋,除8间为华裔居民外,有30多间房屋都租给此类缅甸籍人,还开设杂货铺及茶餐室,整条街被谑称为“缅甸街”。

最让居民感到不满的是,晚间大批缅甸籍人聚集在路口,交谈声浪与骑摩托车疾速飞驰的引擎声浪,简直是扰人清梦。

这些缅甸难民获得联合国提供人道援助,及等待遣送到第三国家,但他们在这里苦等多年却仍滞留在国内,甚至有些还在这里结婚及生儿育女。

筑路墩遏阻飙车———退休德士司机●李国勇

我希望当局能在屋前路段修筑4个路墩,以遏阻摩托车骑士飙车。

摆在我家屋前的拖把,甚至附近人家屋前晾晒的名牌内衣,竟然会无故被偷。

让人苦恼的是,有人在那里摆婚宴,两帮人还会为了格斗闹事,有一次屋前地面还留下被人摔碎的花盆。

杂声交织感烦躁———居民●房宝蓉

晚间就是人声沸腾,摩托车的引擎声浪及人声交织,让人感到极度烦躁。

品流复杂不安宁——家庭主妇●林娇娇

这里品流复杂,生活不再那般宁静,缅甸难民走了一批,还会再有新的一批到来填补,而且越来越多。

垃圾堆积环境差——居民●黄陆月

花园内的缅甸人很多,很吵,家里的婴孩晚间都没法安眠。

另一件扰人的问题就是屋后垃圾乱堆积,环境肮脏不堪;有时还有人在那里纵火焚烧垃圾。

喧闹声扰人清梦———居民●郑宝云

缅甸居民晚间就坐在屋后沟渠边,他们的声浪吵到我女儿都没法安眠。

路上还乱堆放板柴垃圾,阻碍公路。

缅甸居民应自律——芙蓉市议员●萧开文

希望缅甸籍居民都能自律,要顾及邻里的感受,也希望警方与市议会能够加强在该范围区的巡逻及执法力度,以起警惕作用。

我们也希望通过外交途径,尽速处理遣送缅甸难民到第三国家工作。

缅人自律偶设宴———杂货店业主缅甸人●康

我们缅甸籍难民都会自律,而且都与附近邻居保持睦邻关系;在这里经营杂货店将近一年,其实也没有像居民投诉那样,经营到午夜。

当然,有时候会因为缅甸籍居民结婚而搭棚设宴招待亲友,也不是经常那样做。

出钱出力自画斑马线

111

市议会迟迟没有行动,村委自己动手画斑马线。

文冬启文暹猛华小前面马路的黃色斑马线已经褪色,暹猛村委会多次致函市议会却没下文,所以不再等待,干脆自己购买漆料,今早亲自动手为华小前面马路重画斑马线。

村长丁国才说,他接获投诉指车辆经过学校前面时,并没有放慢速度,威胁学生安全,村委会耗资240令吉购买3桶黃漆,他与另两名村委顾振荣及陈锦祥分工合作。

屈人王丘光耀欺善最拿手 面书纠众围剿恶骂女记者

hew mouse
(林文彪评述)
假辞职的行动党大选文宣组组长丘光耀是《星洲日报》最忠实的读者,此外,丘光耀的粉丝也没有一个不是《星洲日报》的忠实读者。

尽管这些帮助行动党倒米,,被倪可敏点名抨击为置行动党于不义的“倒米虫”口口声声骂《星洲日报》为“援交报”,视该报为不值一文钱,没有人相信的报纸,但是丘光耀及他的粉丝一天不看《星洲日报》就彻夜难眠,坐立不安,忧虑自己又被点名或暗喻批评。

令人不解的是,这些人不懈在面子书凶狠谩骂该报不专业,不公正,却对该报任何报道全神贯注,浪费所有精力去挑出《星洲日报》的不是,加以鞭挞或嘲弄,玩得不亦乐乎,自觉躲在面子书你一句我一句辱骂该报后,心中的正义感即刻膨胀而吐气扬眉。

丘光耀为何对《星洲日报》不离不弃,始终对巫统掌控的《马来西亚前锋报》宽宏大量,却花那么大的精力每天一字不漏详细阅读《星洲日报》,一发现自己被点名就坐立不安,立即在面子书纠众围攻辱骂批评他作者?

丘光耀从念中学时期就盲目崇拜林吉祥,为林吉祥画《人民英雄》漫画专辑捧大脚,目的就是期望来日有机会上阵参选,当个国会议员。林吉祥感恩丘光耀的吹捧,委派他竞选当年邓章钦留下的武吉加星州议席竞选,这是华人占大多数的火箭安全区,但丘光耀却因为英语不灵光,与当地选民沟通时如鸡同鸭讲而败北,平白输掉行动党囊中之物的安全区。

从此之后,丘光耀跑去驻方贵伦的武吉免登这个可以讲广东话竞选的选区,方贵伦向丘光耀保证退位后推荐他接班上阵打该国会选区,但丘光耀却被耍,方贵伦至今仍无退意。

眼见当年同步首次参选的郭素沁如今已经平步青云当上高级行政议员,丘光耀难免心理不平衡。给他安全区也搞砸了,无颜见江山父老,溜跑国外沉淀一段时日后,仍不甘心,看到大马变天后行动党许多阿狗阿猫也当了国会议员,更是心理不平衡,于是回国再博一次。

这回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为了树立知名度,走粗俗路线偏锋,非但不解民情与国情,恶口到处与党内同僚结怨结仇,还拿中文报出气,以对抗国阵的手段批斗《星洲日报》及其作者,无奈该报并非政党,无法以政治手段还击抗衡。

批斗成瘾的丘光耀从此自我膨胀,眼看自己已然无望成为国会议员,也不惜置行动党于不义,无法两全其美,就决定玉石俱毁,极尽破坏行动党与中文报的良好互动关系。

不久前,《星洲日报》文教组一名记者张德兰撰写了一篇短评《摒棄下流文化》,文中提及“之前在网路上看到行动党前文宣主任丘光耀说,粗口是一种文化,骂粗口只是现代人表达情绪的一种方式,没甚麽不妥,甚至认为年轻人应该将“PKHKC"、性器官等骂词挂在嘴边。”。丘光耀及其粉丝果然没有看漏任何文字,结果可以预见的,该作者被丘光耀的网络红卫兵纠缠谩骂侮辱。

对一名女记者如此粗暴凶狠,是行动党对待中文媒体的政策吗?任何人被点名评论,若不满意当可以君子风度去函澄清或讨教,何至于行语言暴力对待中文报的新闻工作者?巫统掌控的媒体诽谤行动党领袖而被控告的案子可多了,丘光耀为何碰也不敢碰巫统?此即欺善怕恶,个子大,其实胆小如鼠,只敢欺负女记者,丘光耀这副德行,还是汉子吗?

《摒棄下流文化》原文转载如下,作者:张德兰

印度的“巴士轮姦桉"引起全球关注。受害女大学生很勇敢地为“活下去"抗争了13天,后因器官严重衰竭而逝世。全世界都为这壮志未酬的女生和印度法律制度的不公,感到惋惜与气愤。

然而人性泯灭的性侵桉件,不仅是印度的问题。单是近期爆发的,侄女泪书控诉大伯性侵、13岁少年闯油站厕所非礼女子、母亲报警控诉4名至亲(父亲、祖父、叔叔、姑姑)向6及8岁姐妹喂毒性侵的桉件,都是大马人应正视的问题。我们不能再抱着事不关己、隔岸观火的心态任悲剧不断上演。

我们该认真探讨,这些骇人听闻的社会桉件不断涌现的原因。是教育的问题?文化的问题?民众的疏忽?还是因为执法鬆散?

或许因为处于大选前夕,各界都聚焦如何趁这五年一度的非常时期捞取利益。莫名其妙的派钱政策、口出秽言侮辱政治对手、人身攻击、拿孩子的教育制度当较劲舞台……譁众取宠的手段层出不穷。但为甚麽没有任何一个政党提出提昇社会文化,建立人文素质的工程方桉?

是的,社会病了,但追根究底是人病了,人的心理、认知出了毛病,为追逐名利权位,逞个人私慾将礼义廉耻践踏于无物。

性侵侄女的“大伯"在落跑之前曾上门威吓,扬言若不销桉就会让受害少女的家人“冚家铲"。这让我想起之前在网路上看到行动党前文宣主任丘光耀说,粗口是一种文化,骂粗口只是现代人表达情绪的一种方式,没甚麽不妥,甚至认为年轻人应该将“PKHKC"、性器官等骂词挂在嘴边,遇到不喜欢的异见,就可以任意侮辱一番。有些年轻人吃丘光耀那一套,认为那样很酷、很有型、很敢;但事实正好相反,那是文明的倒退路,只会让年轻人把涵养修养都给赔上。

我们不能让这股歪风当道,如果我们的后代子孙生活在这种负面文化大行其道的环境之下,未来的大马会是甚麽样,真的不堪想像。(星洲日报/沟通平台‧《星洲日报》文教部记者:张德兰)

以下为丘光耀在其面子书纠众辱骂女记者的截图记录:

1 2 3

林冠英好斗心态自毁信誉 隧道计划人民利益当赌注

sf lge
(张良评述)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在临近大选前,匆匆忙忙公布两岸三通隧道计划得标公司后,引起槟州在野党及环保组织的非议。本月14日,林冠英还广邀槟州华团出席一场「两岸三通一槟城」计划的对话会,结果被一家林冠英极力推崇中文报嘲讽为“儼如海底隧道的造势大会”,美其名为对话,实则邀请这些华团领袖去为林冠英的海底隧道计划背书凑兴,令人啼笑皆非。

被林冠英嘲笑为“老人”的槟州消费人协会主席依德利斯昨天也以筑路更多必然增加更多车辆为由,坚决反对林冠英政府推行的“两岸三通海底隧道”计划。

依德利斯召开记者会强烈反对槟州政府以解决槟州交通问题之名,提出的大型计划,并促槟政府放弃建海底隧道的想法。依德利斯也嘲讽林冠英一方面推荐‘槟城典范’,却搞出一个牺牲公共交通使用者的利益,维护私家车主的计划。

近年言论偏向鞭策国阵政策的知名时事评论人邱继平也不敢苟同林冠英推行海底隧道计划的理由,他昨天撰文指自大狂的林冠英政治体制失效,人民不应该为此承担后果。

邱继平指林冠英的交通政策自相矛盾,一方面强调改善公共交通为首选的策略,但却在没有提出有效的公共交通解决方案,让人民选择之前,就仓促宣布海底隧道计划的招标结果。为了支撑其大型筑路计划,林冠英归咎公共交通规划大权掌握在中央政府手中,而必须孤注一掷推行筑路与海底隧道来解决人民塞车的痛苦。

林冠英既然明知大规模筑路非良策,但为了突出槟州政府受到中央政府的打压,而不惜拿槟州人民未来20年的利益当赌注,一意孤行大规模筑路,甚至不惜危害生态建造海底隧道,不是以民为本,而是以党的利益为本。

但问题是,林冠英拒绝公布该计划的具体详情有违民联政府强调的透明化、却因此衍生更多疑问,例如为何可行性评估报告(EIA)还未进行之前就招标?州政府估计能有效疏通多少车辆?槟州目前每年新注册的车辆高达11万部,大道及海底隧道通车时,槟州的车辆数量估计增长到多少?民联承诺执政后,车价降到两万五千,到时2023年大道与海底隧道完成时,民联估计槟州的车辆流动数量是多少?

大道与海底隧道出口处如何负荷车辆流量?这些出口处普遍需要扩大的范围疏通车辆,拥有充分的土地来实现这些周边计划吗?可见槟州40个非政府组织在出席“槟城论坛”对话上,坚持这计划将引来更多车辆,而且工程有损环境生态的影响,并非无的放矢,但遗憾的是州政府不愿接纳这些意见,反而视这些组织为对抗民联政府,不与政府合作的一群。

邱继平认为作为向人民承担责任的政府,尽管面对中央政府的刁难,作为首席部长的林冠英仍然应该坚持不懈地寻求与中央政府合作的管道,共同策划槟州交通系统,他建议首长寻求槟州地方领袖协助当沟通桥梁。避免政治化所有政策的推行,州政府应以人民的利益为依归,政党利益为次要。然而林冠英孤注一掷推行两岸三通海底隧道计划的目的,无非以政党的利益为先,而非致力实践反贪污、中央分权及其他民主化施政的目标。

最令人不解的是,行动党甚或民联领袖,不是信心满满即将打倒国阵,百日后就入主布城的吗?为何急着招标甚至公布招标结果?如果林冠英仍然支持槟州非政府组织推崇的改善公共交通政策,为何不等到入主布城后,即可掌握大权在槟州甚至全国推行发展公共交通为主的政策?

林冠英强调槟州要成为世界级城市,然而一个晋世界级水平的政府极为尊重民意及聆听意见,如果政府的决策周全,何须害怕面对人民的监督与批评?

民联网络暴民难容忍异议 恐吓奸杀极尽谩骂以逞强

dap cyber trooper
(姚新言评述)
这是一个疯狂的世界,讲真话或有异议的声音也不可以,只要你批评民联,或是不认同民联的理念,即便你同样不支持国阵,你就要面对亲民联的网络红卫兵和暴民的围剿。

例子一:一名20岁出头年轻女子最近拍摄了一个短片推销国阵牌洗衣液,亲民联的网民除了把她标签为洗衣姐之外,还在网络上欺凌她,甚至还向她发出死亡与强暴恐吓,吓到这名非政府组织大马青年权益运动的成员,向多媒体与通讯委员会投报。

例子二:绿色盛会委员陈贻江公开促请黄德辞去绿色盛会主席后,接获许多指责与责骂他的短信。他在面子书的帖文也被网民围攻。这些留言不但有粗话辱骂,而且不少是人身攻击。

例子三:星洲日报吉打州采访主任陈绍安在面子书上只爆星洲日报一场大选的指示,即这一次不管面对任何挫难,星洲日报的生存之道只有一个,即;极可能做到中立,尽量中立,极可能顾及国阵、民联双方资讯结果这个帖文马上引来所有跟这个内容不相关,根本扯不上边的恶言恶语和人身攻击。

在言论自由原则下,你可以不同意他人的立场和观点,但必须尊重他人的选择。任何人对他人没有和他持有同样的观点和立场,就诉诸语言暴力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指责及威胁,是卑鄙的行为。

例子一的女生,是说用了国阵牌洗衣液能把衣服从黑洗回白,并嘲讽民联牌洗衣液会洗坏衣服。这个短片内容只是针对之前民联牌洗衣液短片作出回应,但在野党的网络兵团却吃不消,马上针对这名女生的言论,在网上发表粗俗及具威胁性的留言,包括扬言要强奸及杀害这名女生。

为什么民联牌洗衣液短片中的马来妇女唱衰国阵就被赞好,而国阵牌洗衣液短片的女生就要被辱骂,甚至生命安全都受到严重威胁?是谁让这些网民当主控官和法官?

例子二的陈贻江,只不过是提出本身的看法,而且出发点也是为了绿色盛会这个非政府组织好,他的立场始终如一,表明不论是国阵还是民联执政,莱纳斯稀土厂一定要关闭,为什么从头到尾愚弄民众的黄德,还有甘愿被黄德当作棋子的绿色盛会其他成员就应该支持,陈贻江的忠言反而变逆耳了?

例子三的陈绍安,只是强调星洲日报在处理大选新闻时,会保持中立,兼顾国阵和民联的信息,那班枪手就受不了,连那个不敢以真面目见人的报神也藉机混水摸鱼,再狠狠踩几脚。套用陈绍安的留言:就只因为受不了一个小小的真相,就胡乱来栽赃污衊一个根本看不起眼的小人小小人物,看清楚了吧?

现在民联尚未入主布城,一些政客就已经不能容忍异议,只要看到传统和网络媒体出现批评民联的声音,他们就鼓动本身的网络兵团进行围剿,还纵容网络红卫兵使用粗俗语言辱骂,甚至进行人肉搜索,态度的嚣张和狂妄,让原本支持民联的一些人也傻了眼,怎么民联支持者的素质是如此的不堪。

真难想像,若民联成功执政中央,传统和网络媒体岂非只能像《火箭报》、《公正之声》和《哈拉卡》一样,变成一言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