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研讨会为莱纳斯背书

156

拯救大马委员会主席陈文德直斥国际稀土研讨会只是为莱纳斯背书,同时质疑主讲专家的资格,结果当场引来美国独立稀有金属专家的反驳。

陈文德认为,研讨会尝试塑造人民对稀土提炼厂的“安全感”。

对此,身为主讲专家之一的杰克利夫顿当场回应,表示其一生近48年在从事有关稀土的研究工作,并坚称稀土对科技的贡献是无可否认的。

陈文德是在聆听国际稀土研讨会众专家主讲后,在问答环节中,如是指出。

研讨会纸上谈兵

陈文德说,该研讨会充其量只是纸上谈兵,而掌握实权者或决策者并没有出席参与。

“专家在回答问题时,把焦点转向钍,完全忽略提炼厂的地理位置、设计及废料处理方案,整体来讲,无实际性把课题全貌呈现给予人民,也没有全面性探讨问题所在。”

他说,照顾环境是政府的责任,而非环保社运分子或人民,而该厂的位置处在沼泽地,身为专家应该知道所排出的废料废水咸度与海水一样高,将导致周遭环境生态被破坏。

“专家旨在说服人民,让他们觉得稀土提炼厂风险很低、所付出的代价是人民可以接受范围之内。

“研讨会不以莱纳斯的个案为例,而是采用他国的例子做解说,根本没有直接谈及莱纳斯在投入生产后,将所引起的民生、健康及环境问题。”

彭大学扮演监督角色

彭亨大学副校长巴都依山说,该大学将扮演监督稀土提炼厂独立单位角色,确保该厂依据国际安全标准运作。

他指出,彭亨大学已成立稀土研究中心,深入研究大马稀土工业。

马中合建槟海底隧道

124

承建中国国家体育场“鸟巢”的北京城建集团(Beijing Urban Construction Group),如今将来槟城兴建海底隧道,让槟岛与威省两地“两岸三通”!

这家中国企业与本地公司组成的联营公司Consortium Zenith BUCG私人有限公司,在5家公司参与投标的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成功得标槟州政府的“两岸三通一槟城”计划。

参与投标须连过两关

据槟州行政议员林峰成向本报指出,57家公司领取参与“两岸三通”计划的表格后,要连过两关,才能参与该计划的投标。

第一关是要看那些公司有没有能力及资格,结果只有8家过关。

第二关则是正式提呈建议书。结果8家符合资格的公司当中,只有5家提呈计划书,因此,只有5家参与整个投标过程。

“两岸三通一槟城”4计划分别是衔接新关仔角及峇眼亚占的海底隧道(6.5公里)、衔接亚依淡及林苍祐大道通道(4.6公里)、衔接敦林苍祐大道及新关仔角通道(4.2公里)及衔接丹绒武雅及直落巴巷的替代道路计划(12公里)。

减轻30%交通流量

槟州首长林冠英今早在光大28楼召开记者会时,作出这项宣布。

林冠英早前曾表示,目前槟州人口只有约157万名,但交通工具却高达230万,非常拥挤,一旦有关计划落实,将有望减轻30%的交通流量。

他今日指出,北京城建集团也是承建中国国家体育场“鸟巢”的公司。

他说,有关公司已答应了州政府提出的4项条件,只需待完成合约细节即可签约。

“在合约尚未签署之前,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但双方都已经达成初步协议,细节上应该都不会有问题。”

计划背景:5承包商参与投标

“两岸三通一槟城”工程是于2011年11月15日登广告征求承包商,而在11月29日进行的公开招标前夕汇报会上,共有471来自国内外的承包商到场申报资料及聆听。

去年6月截止申请

据了解,47家公司当中,有34家为本地承包商,8家则是来自中国、印度、韩国及荷兰的代表。

据悉,工程消息宣布后,共吸引了57家国内外发展商公司登记索取表格,8国内外承包商晋级,5家承包商提呈建议书。

征求工程建议书的截止日期为2012年6月。

公司背景:北京城建集团曾建“鸟巢”

根据资料,北京城建集团涉及的工程计划包括中国国家体育场(鸟巢)、国家大剧院、国家博物馆、国家体育馆、北京奥运会篮球馆、奥运村、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银泰中心等国家和北京市重点工程,以及世界各地多个城市的地铁和高速公路等重大工程。

该公司网站资料显示,北京城建集团现有总资产510亿元人民币(折合马币约255亿令吉),员 工高达2万6500人,年经营额540亿元人民币(270亿令吉)以上,施工面积3000万平方米以上,自营房地产开发面积300万平方米以上。现有 120余家法人企业、31家分公司,包括1家上市公司、27家全资及控股子公司。

槟州政府提出的4项条件

1州政府将分阶段把位于丹绒槟榔的110亩土地交给有关公司,以进行可行性研究。

2.海底隧道获得30年的经营权,过路费定在与第二大桥同等。

3.不设“交通流量保证”(Traffic Guarantee),槟州政府不承担海底隧道的任何亏损。

4.只有海底隧道可征收费用,其余3条大道将免费让公众使用。

暗喻倪氏西装树桐芭丑闻 丘光耀党内树敌死路一条

hew fight ngah

(林文彪评述)历史博士丘光耀眼见没有机会上阵大选,竟然在行动党的讲台上陷行动党于不义,到处诬蔑与诅咒中文报,令党员与群众混淆,让该党领袖尴尬难堪。

该党副秘书长倪可敏日前被逼以不点名方式抨击丘光耀“陷行动党于不义”,并澄清行动党立场不杯葛中文报后。丘光耀反应激烈,竟然向党领袖宣战,还一面大跳草裙舞,闹退党,一边又孤苦伶仃自哎自怜,博取粉丝按赞来慰藉其脆弱的自信心。

《真相网》于2月20日发表的《行动党下令丘光耀封粗口 群众语言竟怕被国阵打击》揭露行动党全国大选文宣组组长丘光耀假假辞职,并在年初六召集其网络枪手前往行动党总部开会。行动党领导层去年自导自演“丘光耀自愿”辞职大戏。让人以为行动党不能苟同丘光耀的爆粗劣质政治宣传手段。

过后丘光耀以“普通党员”身份,张着“行动党火箭”大旗,美其名“骂国阵骂得更凶”,实则如倪可敏说所的“陷行动党于不义”,到处诬蔑中文报,鼓动网民杯葛《星洲日报》,制作《腥臭日爆》面子书专页,专门攻击该报记者及编辑。令行动党及民联的支持者混淆,到底这是不是行动党及民联对待中文报的政策?

倪可敏日前在其个人推特上提醒公众注意一些行动党党员企图破坏中文报与行动党关系的言论。他强调“行动党是捍卫新闻自由的政党,因此任何杯葛华文报包括《星洲日报》,从来都不是行动党的立场。若有个别党员发表类似言论绝对与党无关,请勿陷行动党于不义。”

平时自以为在行动党中天下无敌的丘光耀,自信心脆弱,不堪一击,竟然闹说考虑要“退党”。他在其面子书写道:“我虽然是一名普通党员,没有西装,圈地和树桐芭的利益分给大家,但是,我们可以交心讲真话。我在考虑近期要不要退党,以「社会人士」的身份同大家一起并肩作战!”

原以为到处为行动党站台,爆粗口谩骂为该党拉票会让林吉祥感恩图报,腾出一个安全区给他竞选,让丘光耀伤心欲绝的是,行动党竟然过桥抽板,大选就到了,丘光耀这个安全套用完后就该丢弃了。

丘光耀以为自己过去一年来为行动党拉票东奔西走,功劳最大,没有丘光耀就没有行动党,没有丘光耀,行动党就没有办法入主布城。在党内目中无人,自以为横行无阻,是行动党领袖的救星。

但丘光耀“陷行动党于不义”的阴谋被倪可敏公开踢爆后,全党竟然没有任何领袖敢站出来挺丘光耀,为丘光耀辩护清洗罪名。这些曾经把丘光耀当安全套来使用的领袖,只会请丘光耀站台拉客,满足“客满”的场面与兴奋的高潮后,也把安全套丢弃。

除了被丘光耀愚弄的粉丝之外,行动党高层谁敢随“普通党员”丘光耀起舞“陷行动党于不义”?

看来,狂妄自大的的丘光耀,在走投无路的境地下,唯有绝地大反击,扩大其批斗对象,讨伐该党领袖,一场火箭内乱自相残杀的好戏开始上演。

丘光耀在面子书写出自己“没有西装,圈地和树桐芭的利益分给大家”,分明在嘲讽倪可敏涉及“西装”贪腐丑闻,“树桐芭”则影射倪氏兄弟涉及的“大臣职换取树桐芭”丑闻。

丘光耀除了在面子书发泄不满倪氏兄弟的“西装”及“大臣职换取树桐芭”丑闻。丘光耀去霹雳州为行动党站台时为何没有本着反贪污的一贯立场,拿出未来MACC反贪会总监的本色,公开批判倪氏兄弟涉及贪污?丘光耀如果只敢在面子书嘲笑倪氏兄弟,暗喻倪氏兄弟涉及贪污,又不敢公开批判,这不是怂恿自己人贪污吗?

丘光耀为何在这个时候,才在面子书暗喻倪氏兄弟涉贪?是因为自己的利益受损才进行报复?如果倪可敏没有公开踢爆丘光耀害党的恶性,丘光耀岂不是继续对“西装”及“大臣职换取树桐芭”丑闻保持沉默?包庇自己人贪污?

行动党网络暴力失去管​控 纵容操人为非作歹拖衰​家

tkw scare superman
(姚新言评述)
今天,我们已经生活在无疆界的网络世界,但封建主义的臭气依然笼罩着我们的社会。有些人一朝得志,就自以为是神和超人,虽然经常把民主、公正、正义挂在口中,但容不下不同的声音,即使这些不同的声音也不是支持国阵,只不过是保持中立,也被视为是国阵的同路人。

这些所谓的神和超人自我膨胀,以为他们就是正义公正民主的化身,动辄就纵容网络暴民围剿与他们立场和观点不一致的人和媒体。这些人的社交网站,充斥着粗俗低级的留言,对他们来说,粗口文化似乎是主流。

现在的民主行动党显然就陷入了这一盲点,满口粗话的丘超人,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党员”,但却牢牢控制火箭的宣传工作,反而是潘俭伟为首的宣传局,似乎只是挂名而已。就因为援交论未获行动党高层力挺,最终还要被迫道歉,丘超人从此就把星洲日报恨之入骨,不但在网上像疯子般乱吠,也不断煽动民众杯葛星洲日报。

对丘超人这种行为,行动党领导层不但没有采取行动,行动党署理主席陈国伟还大言不惭说个别党员的言论与火箭无关,亏他还做了多届国会议员,竟然连是非黑白也分不清楚。确实,行动党有20万党员,不可能控制每个党员的想法,但如果有关的言论违反了行动党的理念,火箭领导层就应该立即澄清,否则大家当然将之视为是行动党的立场。

幸好行动党副总财政倪可敏不怕得罪丘超人,公开表明杯葛华文报包括星洲日报,从来都不是行动党的立场,并交由党纪律委员会去决定是否要对那些不断在煽动人民杯葛星洲日报的党员采取纪律行动,因为他认为发表类似言论者,是陷行动党于不义。

倪可敏拒绝眛着良心,说出心里话,值得给予掌声,尤其是在目前行动党领导层只为了实现入主布城的目标,竟然不惜一切,包括允许粗俗的丘超人之流主导选举宣传之际,他确实需要有很大的勇气这样做,因为丘超人和其所谓的网络雇佣兵,肯定会指倪可敏和星洲日报同流合污。

可悲的是,整天说捍卫新闻自 由和尊重新闻专业的行动党领导层,竟然只有倪可敏一人敢向丘超人说不,和他划清界线。

民联承认统考试文凭耍臭 公共服务局不承认有何用

identify uec lks 2
(吴立勤评述)
林吉祥要帮华社,帮董总向纳吉讨三个红包,纳吉出席董总团拜时一个红包也没给。民联日前推介竞选宣言《人民宣言》,也只给了华社半个红包。

民联日前通过《人民宣言》竞选宣言宣布它将承认独中统一考试文凭。早前首相纳吉出席董总新年团拜的前一天日,行动党实权领袖林吉祥发表文告,促请首相给董总举办的新春团拜捎来三封红包:即政府全面承认独中统一考试文凭(UEC)作为进入国内高等学府、公共服务领域与师训学院的学术资格之一;批准在八打灵再也、蒲种、昔加末和新山增建四间全新的华文独立中学;及重新检讨《国家教育发展大蓝图》并把母语教育纳入国家主流教育体系。

为何说民联承认统考不算是一个红包而是半个呢?先来看清楚林吉祥讨什么,再详细看看民联给些什么:

行动党要求国阵政府『全面承认独中统一考试文凭(UEC)作为进入国内高等学府、公共服务领域与师训学院的学术资格之一』

林吉祥自己签署的《人民宣言》抢先勇敢承认统考,它写道:『民联在“民联将会承认(华文独立中学)统一考试文凭(UEC),持该文凭者将能够进入高等教育学府,并符合申请工作就业资格。』

林吉祥对“承认统考”的要求,在民联的《人民宣言》中,只承诺了一半,那就是统考“将能够进入高等教育学府”,但绝口不提“公共服务领域与师训学院的学术资格之一”,后面补上的那一句废话——“符合申请工作就业资格”,竟然也把董总主席叶新田与署理主席邹寿汉骗到服服贴贴,不再为统考文凭持有者争取该文凭受到公共服务局的承认。

统考文凭本来就“符合申请工作就业资格”,向台商及私人界企业申请工作都没问题,民联此说是脱裤放屁。问题在于民联不敢承诺独中文凭受公共服务局(JPA)承认。承认统考文凭的课题,民联只给了半个红包,可升国立大学,但毕业后不准做政府工。

今年初,大马学术鉴定机构(MQA)正式承认台湾157所高等院校的学位资格,同时也宣布承认146所中国大学的学士及以上文凭。董总当时发文告促公共服务局同步承认157所台湾高等院校学历,以便让更多本地留台大学毕业生得以投身公共领域服务。

但现在的问题是,在政府承认的中国大学或台湾大学毕业的我国留学生,若持有独中统考文凭的话,是否能进入公共领域就业,是否受到公共服务局承认?

高等教育部副部长何国忠不久前说这一切以公共服务局(JPA)为准。公共服务局的标准是什么呢? 据公共服务局(JPA)目前的规定,若要当公务员的话,大马教育文凭(SPM)国文科必获优等(C6)的成绩。

民联不敢承诺“公共服务局(JPA)承认统考文凭”,却很搞笑的写出年度最废的“符合申请工作就业资格”。林吉祥只敢要求首相“承认统考作为公共服务领域与师训学院的学术资格”,为什么林吉祥自己却无力在民联中争取这一点承诺?民联在行动党中也只能分到半个红包?

林吉祥要求的另两个红包“批准在八打灵再也、蒲种、昔加末和新山增建四间全新的华文独立中学;及重新检讨《国家教育发展大蓝图》并把母语教育纳入国家主流教育体系。”为何民联也不敢纳入《人民宣言》?令人怀疑林吉祥喊破喉咙的诉求,即使该党入主布城,哪里有机会落实?

把母语教育纳入国家主流教育体系,不正是林吉祥从政数十年的斗争目标吗?布城越来越近,斗争目标就越来越模糊,只看见对岸跳蚤,却看不见眼前大象了是吗?

口口声声要当反贪会主席的丘光耀,本身有大马教育文凭(SPM)国文科必获优等的成绩吗?若只有统考文凭,即使民联入主布城又如何?博士又如何?连申请当反贪会的守卫也不符合公共服务局的资格。

雪吉两所大学腐败难经营 大炮宣言免费教育再愚民

half death university pr
(陈治平评述)
如果民联雪州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依不拉欣的至理名言,即“竞选宣言不是承诺”,是民联阵线对竞选宣言所秉持的理念与立场,“人民宣言”就是意图诱惑人民,骗取选票的狗皮膏药。

为了捞取年轻学子和家长的选票,民联阵线承诺废除高教基金和提供全面免费教育,确实让许多人感到无比兴奋。然而,如果人民仔细看看民联掌权的雪兰莪和吉打州政府,不难发现民联的宣言纯粹为了哗众取宠,企图蒙混过关的空头支票。

雪兰莪州大学(Unisel)自民联接管雪州政权之后,就一直面对亏损,连学生宿舍土地沉陷也没有经费修补。学生还必须在临时宿舍寄宿期间,每月缴付200令吉额外费用。当国阵政府扬言冻结对雪州大学的高教基金贷款,试探雪州民联政府时,卡立即宣布须以达南计划下的土地向银行贷款,套取现金协助该校被高等基金局冻结高教贷款的大专生,作为短期应对措施。由此可见,民联根本没有长远计划为莘莘学子提供免费教育。

吉打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兹占担任董事主席的英莎尼雅大学学院耗资3亿3千万的新校园,年初开幕至今还不能够迁入使用。据该学院员工揭露,由于滥权、理财和管理不当,该高等学府自民联掌权以来一直处于严重亏损的处境,也影响教职员的信心和学子求学深造的心境。

如此看来,一两间高等学府就让民联衮衮诸公团团转,事实证明它们并不能够有效治理本身州属的高等学府,也没有能力提供优良教育环境。民联州政权除了意图对大专生灌输反中央政府反国阵情绪,没有以学术专业精神好好经营学府和培训未来的国家栋梁。民联高调宣称一旦掌政中央,将提供全面免费教育的宣言,看来会正如卡立所言,“宣言不是承诺”,不了了之。

民联的“人民宣言”出师不利,刚公告天下就要面对另一场法律诉讼。1001名乐龄穆斯林因为于2008年被民联的全国大选宣言以“乐龄人士伊斯兰保险基金”(Caruman Takaful  Wargamas)诱惑和误导,把手中的选票投给民联,促成州政权的更换而向雪州民联政府索赔。据说,雪州5万名穆斯林乐龄人士,以每人2500令吉计算,所涉及的款项总额1亿2千500万令吉。

雪州民联政府执政5年,宣称本身治理州属生财有道。财务状况丰足之余,却选择不兑现白纸黑字的竞选宣言,令人不禁对民联刚出炉的“人民宣言”质疑。

当然,这项揭露并不是第一宗。雪州民联政府目前也和雪州2020位单亲妈妈对簿公堂。单亲妈妈不满雪州民联没有履行它们于2008年全国大选宣言中每个月发放援助金100令吉的承诺,于2012年入禀高庭向州政府和身为州务大臣的丹斯里卡立提出法律诉讼,追讨1090万令吉。

这两起案件所涉及的款项对富裕的雪州政府不是大数额,不难付诸以行;然而,雪州民联政府却选择违背、不履行和不实践它们对人民的承诺,令人民不得不评估是否要再次委托如此政权。

大炮宣言是否能够得偿所愿,成功捞取人民手中神圣选票,还得看选民的政治智慧与抉择。如果他们情愿为自己的前途作出赌注,可以选择去相信不是承诺的宣言,受到愚弄后对簿公堂,争取权益。

逆向行驶匪车撞死骑士

128

服食冰毒后处于亢奋的华裔男子为躲避警车追捕,竟将客货车反方向驶入万挠朝市区方向的紧急车道,沿途撞及1车和3摩托车,酿1死1重伤和2轻伤悲剧。

嫌犯和警方追逐约6至7公里,过程惊险万分,途中撞及其他交通工具后,立即弃车在路边,匿藏在附近水沟,半小时后,还是被警方当场擒拿。

据了解,有公众听闻警方追匪过程中,曾开枪示警,惟警方否认这项说词。

雪州副总警长拿督泰维根今日在记者会上指出,嫌犯是28岁华裔男子,有服食冰毒,被捕时还处于亢奋状态。

嫌犯口袋起获折刀

他说,警方在嫌犯口袋内起获一把折刀,嫌犯没有身分证和驾照,但持有胞兄的身分证。

此案于今日上午11时45分,在万挠邓普勒公园附近,即怡保路朝往吉隆坡方向发生。

警方是在士拉央一间24小时超级市场对面的路边发现形迹可疑的嫌犯,上前敲打对方车窗以检查身分时,后者当时将车窗较下2公分,但之后拒绝截查,猛踩油门逃走。

匪车先朝往士拉央医院路口处做U转,再驶往当时被警方截停的地点,接着穿梭附近油站的后巷后再驶入士拉央峇鲁的路口,再逆向行驶进入万挠邓普勒方向。

巡警和匪徒在追逐期间,除了亮警示灯,更数度以扩音器指示嫌犯停车,惟嫌犯却视而不见,更加快油门在路上直冲。

巡警随后召来一辆巡逻车和4辆摩托车巡警到场援助。

嫌犯曾涉3罪案

处在亢奋状态的嫌犯被捕后,竟还向警方声称整个过程只是一桩小事,也不清楚自己被警方扣捕。

调查后,嫌犯拥有3项前科,包括偷窃和以武器伤人案底。

嫌犯于今(28日)晨到劳勿向其叔叔借来。之后都没有归还,直到今早肇祸。

肇祸后弃车逃 匪徒藏水沟落网

匪车逆向行驶横冲直撞先撞及2辆摩托车和第二国产威华(Viva),接着再撞向一辆摩托车。

第一辆交通工具是轻伤的39岁巫裔男骑士,威华司机是华裔女子,没有受伤,饱受惊吓及车子被撞毁。第三辆为轻伤的52岁华裔中年男骑士。

另外,匪车接着再转向第3辆摩托车,酿1死1重伤,其中男骑士命丧当场,女后座骑士则不堪撞击力过猛,被抛向路边沟渠内。死者为55岁印裔男子拉马纳亚,重伤者则是36岁印裔女子玛丽亚娜。

死者的遗体较后被送往士拉央医院解剖,女伤者目前在医院加护病房留医。

匪徒肇祸后客货车损坏不堪,唯有弃车朝丛林逃至100公尺外和匿藏在水沟。

警方过后赶抵现场,只发现匪徒的客货车,因此在案发地点附近搜查半小时后,终于在水沟内发现匪徒踪迹,当场扣捕他。

倪可敏打党蛇维护星洲报 火箭领袖怕口毒隔离操人

supperm shit
(林文彪评述)
《星洲日报》今天报道行动党副总财政倪可敏在其个人推特上指出:”请注意!行动党是捍卫新闻自由的政党,因此任何杯葛华文报包括《星洲日报》,从来都不是行动党的立场。若有个别党员发表类似言论绝对与党无关,请勿陷行动党于不义,谢谢。”

到底是谁在这临近大选的关键时刻,这么不仁不义,要“陷行动党于不义”呢?经常浏览社交网络及面子书的华裔选民一定清楚,尽管倪可敏没有指名道姓,但他所指“陷行动党于不义”的人正是前行动党全国大选文宣组组长丘光耀。

行动党纪律委员会主席陈国伟受询时也强调,个别党员呼吁杯葛《星洲日报》,是他们的个人行为及意见,杯葛不是党的立场。

倪可敏向《星洲日报》透露,他昨天到马六甲演讲,听说有党员呼吁人民杯葛《星洲日报》,认为党领导层必须立刻澄清,因此通过推特发表声援星洲日报的谈话。他指出,行动党从来没有杯葛《星洲日报》,也不认同任何党员杯葛《星洲日报》和其他华文报的做法。

前行动党全国大选文宣组组长的任务不是要帮行动党打选战,为行动党拉票的吗?为什么变成“陷行动党于不义”呢?丘光耀到底在行动党的讲座及群众集会上如何“陷行动党于不义”,让我们来看看丘光耀讲些什么话,让行动党高层领袖感到担忧。

丘光耀在其面子书写道:“星洲日报已经全面豁出去了,就是要当巫统的狗腿,纳吉的爪牙,马华的鹰犬。我每晚都要在演讲会上揭穿它的真面目,让这份中文五毒散不能毒害华社!星洲,国家彻底民主化后,你将会同国阵那样,被绑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不但在在《星洲日报》开设专栏,他也于2011年7月给予《星洲日报》高度评价,他在一项访谈中说,除了指本地中文报有国际水平外,更不会允许任何人瞧不起中文媒体。在《星洲日报》写专栏的行动党领袖还有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以及在世华媒体集团旗下的《号外》周刊写专栏的行动党彭亨州宣传主任凌国文。

丘光耀既然鞭挞《星洲日报》为“巫统的狗腿,纳吉的爪牙,马华的鹰犬”,那在他眼中,仍与《星洲日报》及世华媒体集团合作的林冠英、刘镇东及凌国文岂非巫统的狗屎、纳吉的牙垢、马华的走狗?

倪可敏说:”行动党拥有20万名党员,不同党员有不同的声音,我们无法控制他们的想法,但党领导层只有一个;党领导层的立场很简单,我们完全没有杯葛过《星洲日报》,并且尊重该报的新闻专业;捍卫新闻自由,也是行动党的理念。”

行动党高层领袖已经感受到丘光耀“陷行动党于不义”的阴谋对行动党的危害,尤其是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行动党因此强调该党“从来没有杯葛《星洲日报》,也不认同任何党员杯葛《星洲日报》和其他华文报的做法。”

也是行动党霹雳州秘书的倪可敏,同时呼吁党员必须理性问政,尊重新闻自由。拥有历史学博士学位的丘光耀竟然不懂得“理性问政,尊重新闻自由”而被党领导训诫,真是年度大笑话。

一众领袖虽然没有点名批判丘操人,不过,今年蛇年打蛇打七寸,操人耀过去耀武扬威的作态,如今党内开始与他划清界线,以免给他的臭口薰到中毒。

看来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兼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应该给丘光耀开一堂课,教导丘光耀及该党文宣人员如何“理性问政,尊重新闻自由”,获得审核及格后,才允许发文告及登台演讲,以免“帮党”变成“害党”,陷行动党于不义。

B牌渔船执照不再获更新

61

雪州至少有1000至2000艘B牌渔船,一旦农业与农基工业部不再批准他们更新B牌渔船执照,将严重影响业者生计!

农业与农基工业部副部长拿督佐哈里日前在吉打州出席一项活动时宣佈政府鼓励渔民申请深海渔船C级执照,所有B级执照期满后,一概不再被获准更新执照。

《中国报》记者电访雪州多个海产公会、渔村、渔民时,他们指没有接获渔业局通知,对有关政策毫不知情。

大感错愕

他们对副部长作出的宣佈大感错愕和忧虑,希望有关部门重新考虑,更希望政府能取消有关政策。

据瞭解,在雪州一带尤其是从巴生往瓜雪、沙白沿海一带都是小渔村,大部分渔民是持有B牌执照,有部分是属于在5海哩以内作业的小舢舨。

至于C牌渔船数量不多,主要是在一些较大的渔村,例如大港和适耕庄一带。

换C牌渔船须耗钜资

据悉,在雪州一带,B牌渔船有1000多至2000艘之间,一旦B牌执照不获更新的话,料对于渔民带来很大影响。

B牌执照渔民们大部分是在5海哩一带作业,即是浅海作业,以捕捉峇拉煎的虾隻和一般虾隻为主,其馀时间则是捕鱼。

许多渔民不看好上述的政策,相信以雪州的峡窄和浅海为主的海域来说,再加上拥有B牌执照的渔船数量相当多,他们相信有关政策根本无法执法。

一些渔民声称,在最近数年,沿海一带的海产确实是逐年减少,但他们认为冻结B牌执照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桉。

大部分渔民也不接受更换申请C牌执照的政策,因渔民们除了要改变传统作业方式,更要下很大资金更换船隻、设备等,并不是有关方面所想的如此的简单。

应与渔民对话

★双溪加江渔村村长林福长

农业部应和各区海产公会及渔民对话,瞭解现有情况,而非没瞭解情况就草草的落实新政策。

有关政策在霹雳以上的渔村还可执行,雪州则行不通。

从巴生、瓜雪至沙白沿海一带都是浅海域,B牌渔船的作业地点都在5海哩至8、9海哩,不会太靠近公海海域作业。

如果B牌渔船被限制改去申请C牌执照,大家差不多都要到公海,该海域距离印尼相当近。

有关海域常有不少印尼海军出没,过去常发生大马渔民被扣押事件,渔民必须冒更大风险,这也是许多渔民顾虑的最大问题。

B牌渔船介于10吨至30多吨,只适合在浅海域尤其是一日往返的作业方式。

届时,渔民们必须更换渔船和设备,如今渔船不便宜,设备昂贵,渔民难负担。

曾听闻有关消息

★五条港村长陈水清

五条港一带B牌渔船不多,只有数艘而已,这裡大部分以A牌渔船为主,有关政策对渔民影响不大。

我之前曾听闻农业部考虑不更新B牌执照消息,后来不了了之。

不是解决方法

★乌暹渔村村长王继升

乌暹渔村一带大约有30艘B牌渔船,我认为农业部应重新考虑,虽然当局要保持5至13海哩产是好意,但冻结B牌执照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重新检讨政策

★大港海产公会总务卢顺霖

我们目前没有接获有关消息,若属实会对渔民带来重大影响。

大港一带,B牌的渔船约是50、60艘,C牌的渔船超过70艘。

我认为当局要保护海产是好的出发点,主要因为近几年,渔民们面对海产大减的情况。

我认为当局应重新检讨有关政策,除了批准B牌执照,也应调整限制的海哩拉近至7、8海哩,允许B牌的渔船在有关海域捕捉,无须到深海。

刘国才:联络农业部瞭解

马华雪州渔业局主任刘国才接受《中国报》电访时,大呼不可能,他相信有关消息可能是误会,尤其是靠近大选的敏感时期,相信政府不会在此情况下,宣佈不利国阵的政策。

他说,他将联络农业部长拿督斯里诺奥马,以便能瞭解该部门是否有通过如此的政策。

他指出,他们完全没有听说过农业部要执行如此的政策,也相信应该是不可能的事件。

他说,如果当局不批准更新B牌执照,在雪州将构成很大问题,因为雪州大部分渔民持B牌执照,涉及的范围相当大。

“况且由B执照转成C执照所涉及的问题很大,不只是涉及多少海域的问题,渔民传统作业方式要更改,还要下很大的资本更换大渔船和设备,这不是随口说了就可以马上执行,也不是如此的简单。”

他说,每一个州属的海域情况各不相同,当局也应该作出研究。

他促请当局在执行任何政策之前,都应该要和渔民们商讨,而不是没有瞭解情况,就冒然的执行。

渔民必大力反对

★峇眼巴西渔村村长林顺枝

如果实行有关政策,会影响渔民生计,相信许多渔民会反对。

我们这渔村有约100艘渔船,约有60、70艘渔船持有B牌执照,其余都是A牌执照。

据我瞭解,一般B牌渔船执照都在6月或12月更新,如果当局不允许渔民更新B牌执照,渔民日后要如何出海?

如果当局坚持要渔民把B牌执照更换为C牌,我相信很多渔民都不会接受和认同,必引起很大反弹。

坚持反对政策

★吉胆岛渔村村长谢琼利

吉胆岛一带渔船大部分是B牌,数年前约有400多艘,部分是A牌,C牌渔船不多。

我们会坚持反对不获更新B牌执照的政策,必引起雪州渔民反弹、不满和担忧。

我奇怪的是为何农业部会选择在此敏感时期作出如此宣佈,因为此政策弊多于利,对国阵政府没有好处。

如果当局不批准渔民更新B牌执照,渔民没办法再作业。

据我所知,这一带的海域很浅,如果规定要申请C牌执照,渔民们需到13海哩以外的海域作业,相当接近印尼,很多渔民都不会冒此风险。

80%属B牌渔船

★适耕庄海村村长谢耀亮

适耕庄渔村有约两、三百艘渔船,其中80%属于B牌渔船,其余为A牌渔船,C牌渔船则非常少。

从瓜雪至沙白一带,大部分渔民渔船属于B牌,如果当局坚持不更新B牌执照,不只对渔业带来大冲击,也严重影响渔民生计,相信渔民们不会接受新政策。

大部分B牌渔船大部分在5海哩一带作业,如何能要求渔民把过去传统的作业地点改至13海哩以外?

B牌渔船不适合到13海哩一带,因需要能容纳数天鱼量的大渔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