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联应回应董总教育诉​求 提出替代教育发展大蓝​图


(张良评述)
董总及全国七大华团备忘录的华教诉求,大选前被教育部全盘接纳的希望可说非常渺茫,董总心理有数,否则也无需在教育发展大图定案前举办“1125和平请愿大会”,结合民联势力向政府施压。

董总主席叶新田在发表元旦献词时表示,内阁应该确保教育部落实“1125和平请愿大会”的两项议决案,以及全国七大华团备忘录的精神实质。他也期待各政党从法令、政策、制度和措施等层面,把公平合理对待各源流学校的主张纳入政纲和大选宣言。

董总兵分两路,一方面向政府施压,一方面要求“各政党”对董总的教育诉求作出明文承诺。尽管叶新田并没有说明他所指的“各政党”是否包括国会在野党,及民主行动党、公正党与伊斯兰党。但作为要取代国阵政府的联盟,球如今在民联脚下,且看民联是否有诚意落实1125和平请愿大会的两项议决案,以及全国七大华团备忘录的精神实质。

董总在2012年一连举办了五场大集会,分别为325华教救亡大集会、520申办关丹独中和平大集会、926国会倒魏家祥大集会、昔加末729申办华中分校大集会,及1125反对《2013-201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和平请愿大会。董总甚至把关丹独中的申办当作与国阵政府博弈的“你死我活斗争”

董总要求教育部厘清关丹独中教学媒介语及统考特征,最终获得教育部回函认可,教育部也确证关丹中华是独中。日前由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宣布,关丹中华中学的学生可参加独中统考、校方可用华语教学、新校课程与行政制度均以隆中华模式为准,行政语言为华语与国语。但叶新田却一点也不为关丹独中的喜讯感到高兴,心中似乎觉得失去攻击国阵政府的子弹而感觉失落与哀伤。

董总一年来的斗争方向,趋向于斗垮国阵政府,欲集中火力在大选中助民联推翻国阵政府逞民族英雄的欲望,但却无法争取要替代国阵的民联白纸黑字把公平合理对待各源流学校的主张纳入政纲和大选宣言,包括全面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增建华文独中和华小,解决华小师资问题,制度化每年公平拨款给华文独中、华小、改制中学和华教高等学府。

民联在其施政橙皮书中,所谓承认统考的说辞,只不过是耍官腔,卖关子,留下无限转折的空间。行动党领袖在民联中,对公正党内巫统旧臣的种族主义霸权也无可奈何,不敢正义凛然强调“母语教育”平等,为华教、华小及独中平反,争取纳入国家教育体系。

以雪州前朝政府规划的“华人文化中心”为例,3.08大选州政权落入民联手中后,该计划不但计划停滞不前,甚至变质为“三大种族的文化中心”,这与行动党及董总大力反对的“宏愿学校”有异曲同工之妙。

民联能否满足董总的”华教诉求“,董总并不在乎。今天的董总逐渐与华小及独中脱节,连董总主席也被华小董事部唾弃。董总的所作所为旨在换政府,而民联皆在利用董总煽动华社憎恨政府的情绪。

民联有能力搞出替代财政预算案,让人民评比优劣,为何没有诚意制定一项

替代教育发展大蓝图,悉数纳入“1125和平请愿大会”的两项议决案,以及全国七大华团备忘录的精神实质呢?

华教兴衰不是董总说了​算 丹独中批文终於验明正​身


(姚新言评述)
纷纷扰扰4个多月后,关丹中华中学批文引起的争议终于落幕。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说,教育部已接受关丹中华中学以华文作为行政和教学媒介语,同时也能举办董总的统考。

过去的已经成为历史,现在教育部既然已经亮了绿灯,引起争议的批文内容已经获得厘清,华社尤其是华教组织就应该向前看,不应再节外生枝,而是应该全力配合关中董事部,尽早让关中建立起来,因为大家在过去已经针对关中是否为独中的课题,浪费了太多时间。

在批文曝光后,形容关中为变种独中董总,如今也没有理由拒让关中学生报考统考,反而应该积极协助关中董事部,让关中像吉隆坡中华独中一样,成为一间优秀的独中,造福华裔子弟,特别是东海岸乃至彭州的学子。

董总之前对关中的办学模式有疑虑是合理,但其采取过激的手法,或许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但现在教育部已经白纸黑字阐明关中和现有的60间独中,是真正的独中,董总领导人如果不想避免这个金字招牌继续褪色,应好自为之。

已故沈慕羽曾说华人要为办华教而团结,勿为华教而分裂大家应该以此为借镜,否则这不仅会亲者痛、仇者快,也对华教的发展不利。国内华教之路向来崎岖,多年来就是凭藉董教总两个最高的华教组织,配合华社和朝野政党的努力,才能让华教继续在国内发扬光大,但关中批文曝光后,却造成华教界对峙和分裂,尤其是董总主席叶新田不点名地批评为关中筹款的人为XX”,更是火上加油。好事变坏事,让人始料不及。

关中复办成功,是华社众志成城的成果,不是靠任何个人和组织的影响力。争取申办关丹独中520大集会后,关丹华社和广大学生家长引颈期盼20多年的宿愿终于获得落实,是因为大家目标一致。

董总过后号召的9261125集会,因为未能获得教总等组织参与和配合,所以未能取得预期成果。这反映一个事实,维护华教事业不是董总说了算,只有大家同心协力,才能事半功倍。

为了让他们的孩子接受华文教育,关丹许多华裔家长不惜把他们的孩子送到雪隆一带的独中。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关中在两年内开课,让他们的孩子不必再离乡背井,可以在关丹念独中。若还是有人要破坏或阻扰关中的发展,他们就是华教的罪人。

蔡细历猜农历年后大选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猜测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将落在明年农历新年之后。

他说,最近常有人问他几时大选,但大选日期只有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才知道。

“我只能猜,根据猜测,预计会在农历新年过后。”

他昨天出席马华与敦拉萨区非政府组织的“冬至晚宴”上说,提醒非政府组织,任何执政中央的政府,必须确保种族和宗教和谐,民联三党对于首相人选还没有定案,把票投给他们就是给机会他们内斗,使国家不稳定。

去年才加入马华的公正党前中委黄楠洋也在晚会上露面,他声称掌握人民之声(SUARAM)接受美国9个基金会数亿令吉献金,用以推翻国阵政权的证据。

政治朝国际化

他指出,政治已朝向国际化,不再只局限国内。他声称人民之声也用这些钱资助净选盟和反莱纳斯绿色运动。

“中国大陆开放改革后,短期内将超越美国,包括经济和军事。

“为了制衡中国,美国必须在马六甲海峡这具有策略性区域进行部署,这也是为何美国基金对我国这么感兴趣的原因。”

他也指出,他是公正党创党人之一,他认为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是个非常了不起的政治家和 说谎者,他的谎言包括2000年被捕在狱中指被人毒害、2004年指蒙古女郎事件,以及2008年政治海啸后指有30余位国阵议员要加入民联,促成改朝换 代。出席当晚晚宴的包括敦拉萨区一个马来西亚服务团队队长拿督汤木,马华总财政拿督斯里陈财和等。

5 媒体组织谴责暴行

记者执行采访任务时被志愿巡逻队员殴打,该州5个媒体组织及两个国阵成员党齐声谴责暴行。

槟城报界俱乐部、槟城中文媒体记者及摄影记者协会、威省报界协会、北马记者职工会及槟州报业僱员合作社联署文告,严斥有关巡逻队成员知法犯法,吁州政府确保打人者受惩,检讨该队运作,加强纪律,以免这种事件重演。

马青槟州团长兼槟州国阵青年团副团长陈贤德发文告呼吁首席部长林冠英马上严厉对付违纪的“紫衣队”成员,包括控上法庭。

他说,打人属刑事罪,涉案者必须被控,面对法律制裁才能平息众怒。

槟州民政党公共投诉局主任兼百家花园及双溪赖社区警务队主席邱显昌医生则发文告说,巡逻队是由州政府全面资助成立,州政府或首席部长林冠英要公开道歉,确保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蚊症恶化突破警戒线

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说,本月9至15日的骨痛热症宗数已突破该部每周500宗的红色警戒线,达536宗,公众须提高警惕及加强居家卫生,严防骨痛热症蔓延。

他说,今年骨痛热症宗数在此之前介于300至400宗,截至本月首周为467宗,并在9至15日超越500宗的警戒线。

“这个数据令我担心,超过500宗骨痛热症病例,等于亮起红灯及须拉响警报。”

雨季黑斑蚊易滋长

他指出,卫生部将继续推行多项醒觉运动,特别是在热点地区,鼓励民众参与保持居家卫生的运动。

廖中莱也是马华署理总会长。他出席“鱼米助关中”筹款活动后,在记者会上促请民众确保环境卫生与清洁,避免黑斑蚊滋长。

“一般在雨季来临的时候,特别是在12月及明年1月的时期,将有更多积水地方,导致黑斑蚊容易滋长及大量增加,骨痛热症宗数也都剧增。”

“卫生部每周都会公布骨痛热症的调查结果,至于热点及病例等资料,也会在网站上公布。”

他补充,截至本月29日,国内骨痛热症病例共有2万1710宗,比去年同期的1万9775宗增加一些。

“今年死于骨痛热症的人数为35人,比去年同期的36人少。”

副财长不知涉倪可汉

财政部副部长拿督阿旺阿迪否认曾批准民主行动党霹雳州主席拿督倪可汉拥有的Upayapadu Plantation有限公司在话望生土地进行活动。

阿旺阿迪说,2006年出任乡村发展部副部长时,他只曾签署一封建议研究发展话望生一块土地转为综合性农业地的函件。

“该计划申请者是Upayapadu总经理巴兹林哈密,我只知道该公司有意在吉兰丹从事经济活动,并不知道该公司与行动党领袖有关系。”

阿旺阿迪是巫统吉兰丹州联委会副主席,他周六在这里针对倪可汉表示除了丹州政府,Upayapadu公司的森林种植计划也获得中央政府支持一事作出回应。

雪大臣谕土地局“监视”

随着人民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昨日揭露Awan Megah私人有限公司与Bakti Wira发展私人有限公司1亿3000万令吉的200英亩土地交易一事,雪州大臣对此表示关注并指示雪州土地及矿务局“监视”。

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政治秘书法卡胡欣发文告指出,卡立目前身处国外,但已经指示雪州土地及矿务局总监监督上述土地交易。

雪州政府也将调查该土地如何被转予Awan Megah私人有限公司,该公司的董事是雪州巫统妇女组主席苏比雅。

涉及武装部队退休金

他说,由于这涉及武装部队的退休金,因此雪州政府将会关注,并确保公帑不会被滥用。

黄德留守为绝食者打气

绿色盛会主席黄德指出,“反莱纳斯”运动是以“一动一静”的配搭方式进行,即大马反公害青年联盟在独立广场进行“跨年绝食100小时”作出无声抗议,而关丹参与者则以行动支持。

在悲伤中看见希望

他周日晚上在独立广场受访时指出,将会留守为绝食者打气。

“我感到很痛心,这群青年在恶劣环境下,仍然有毅力绝食抗议,我将与他们同在,我也在悲伤中看见希望。”

他说,截至目前为止并没有执法单位骚扰,虽然昨日有关方面表示要拆除绝食者的帐篷,但至今并没有采取行动。

“我感激警方的合作。”

万车“齐发”不会骚动

黄德说,预计会有万辆车从不同地点加入明日举行的“反莱纳斯”驾驶活动。

“参与的公众都是自备交通工具,我相信大家都出于自愿及自觉的参与。”

他说,有信心明日活动并不会发生骚动,因为参与的民众都是负责任的,并不会闹事。

“此外,也有一些自愿人士自动协助维持秩序。”

他说,“反莱纳斯”驾驶活动队伍抵达莱纳斯场后将会点燃蜡烛,预计在1月1日凌晨1时和平解散。

该会今午也接获来自柔佛一个支持组织捐赠5000令吉现金。

“跨年绝食100小时”其中一名参与者姚瑞芬(30岁),因为胃痛,今早开始不舒服,下午情况转为严重,目前开始吃流质食物,她将视情况是否退出绝食运动。

隆市厅不阻扰绝食

“绝食100跨年祈愿反公害绝食运动”迈入第四天,尽管曾有吉隆坡市政厅官员到场向绝食者提出劝告,但没有阻扰或清场行动,气氛相当平和。

在早上11时40分左右,曾有数名身穿制服的市政厅官员要求绝食者,不要逗留在独立广场中为庆祝元旦倒数活动所设立的帐篷下,但可以前去广场一旁的小公园。

官员也劝请绝食者不要张挂布条及立起反公害标语,因为这将触犯地方法令,绝食运动负责人也听取该意见。

尽管流动警局和吉隆坡市政厅流动执法办公室就在绝食者休息所在的公园数十米之外,但仅有少数警员或市政厅人员驻守,也没有干扰绝食者。

至于独立广场也正在进行2013元旦倒数庆祝活动的准备工作,还有不少国外旅客在观光拍照。

另一方面,虽然今天下午的天气炎热无雨,多数身穿绿衣的反公害绝食者的精神状态相当良好。

4人健康欠佳退出

他们聚集在公园里的大树下乘凉,有的在散步、听歌、聊天或躺着休息。

据在场的医疗人员透露,对于全程参与绝食运动的人士,他们的健康状况良好,因为身体的免疫力较之前适应绝食的状态,血糖指数和血压都稍微恢复到正常水平。

至于半途加入绝食运动的人士,有4人由于健康状态不理想而退出。

巡逻队意识形态如私会党 林冠英外围组织欺善怕恶


(叶丽华评述)
两年前由槟州民联政府成立的槟州志愿巡逻队(简称PPS),协助州政府防范罪案未见其利先见其弊,随着其成员以私会党方式群殴光明日报记者,这个乌合之众的治安组织构成的暴力,本身就是社会毒瘤。

越来越多人加入穿着紫色制服的巡逻队,由於队员的背景未详细审核筛选,以致文化程度良莠不齐。一些人的意识形态凭着有州政府替他们撑腰,有的人甚至自称是CM(首长林冠英)的人,因为有人"罩住",导致他们据一方地盘耀武扬威。

在华人聚居较多的地方,难免会出现私会党文化现象。就像动用暴力者声称是CM的人,就是出於黑帮惯用的口吻。而能穿着紫衣执行巡逻任务,也就能掩饰一些人低劣的背景。

令人深觉嘲讽的是,林冠英处心积虑培植的民间治安组织只是欺凌弱小的外围组织。今年,土权组织曾浩浩荡荡到林冠英出现的场合闹事,PPS不敢插手护主,反倒是光华日报的记者临危抗暴帮了林冠英一把。没想到,巡逻队中的一些欺善怕恶的人如今反转枪头殴打执行工作的记者。

在殴打光明日报的社会新闻组副主任洪健翔的过程中,因为谈话遭到录音而无可抵赖,迫使槟州政府为了灭火而赶紧道歉。

林冠英政治秘书,也是光大州议员的黄伟益在面子书上写道,这是一起非常不幸的事件,槟州政府愿意负起全责,包括彻查整起事件、采取最严厉的行动对付涉案队员,甚至解散这支志愿巡逻队。

不过,黄伟益的"甚至解散这支志愿巡逻队"只是应景之词,向空气说话,身为槟州志愿巡逻队委员会主席的彭文宝表明无意解散。他说,委员会将对事件召开内部听证会,同时促请警方对付袭击洪健翔的肇事者。

为了扑灭延烧的怒火,黄伟益承诺槟州政府将会全面协助警方的查案工作,让警方以法律行动对付涉案者,用法律还以受害者公道。

到了这无可遮掩的地步,他不得不说:“我们不会逃避责任,我已指示立即冻结这支志愿巡逻队,同时中止他们使用无线对讲机。我们也希望全体志愿巡逻队以此为鉴,今后不要再把法律操纵在自己手中。”

《光明日报》在其封面详细报导此事件来龙去脉,殴打洪健翔的暴徒大约有4、5人,每人都自称是槟州志愿巡逻队成员,有者甚至恐吓记者“走不出大路后”,私会党的形态溢於言表。

意外组副主任洪健翔週日凌晨採访华妇跳楼自杀新闻时,因在现场拍到一张相信是槟州志愿巡逻队成员与死者丈夫争执的照片,引来巡逻队员的不满。

为了威迫洪健翔删除照片,该队员佈局将洪健翔载去霹雳冷志愿巡逻队充当行动室的货柜,并召来4名相信也是巡逻队成员的朋友将他围殴。洪健翔身中至少10拳,嘴角破裂,相机遭摔坏,较后负伤到警局报桉求助。

自称C M的人态度极嚣张 林冠英养有牌烂仔打记者


(林文彪评述)
槟州民联政府的护卫队,周日凌晨殴打《光明日报》意外组记者洪健翔时,狂妄嚣张强调本身是槟州志愿队(PPS)队员,是CM(槟城首长)的人,形同有牌烂仔,令人震惊。

<真相网>探悉,PPS队员动粗时声称是CM的人,而有关谈话已被录音, 这些流氓治安队伍的后台不言而喻。首席部长办公室因此不敢推诿责任。

首席部长政治秘书黄伟益和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第一时间代表槟州政府无条件道歉,并表示州政府愿意负起全部责任。

滥用权力与行使暴力者,必须被法办严惩,不是暂停职务了事。槟州政府应吸取教训,全面检讨其槟州志愿队的队员素质与纪律,让警方过滤具私会党背景队员,避免浑水摸鱼,假借维持治安之名,合法化私会党活动,并私会党化民主行动党。

《光明日报》意外组副主任洪健翔洪健翔日前凌晨在槟州採访一宗坠楼桉时,先是遭到不明人士动粗刁难,随后即被一名摩多骑士拦截,假称要带他安全离开,岂知对方带他到附近的槟州志愿巡逻队(PPS)服务中心,任由四五名男子殴打他,同时摔坏他的数码相机及毁坏记忆卡。殴打洪健翔的暴徒,每人都自称是槟州志愿巡逻队成员,有者甚至恐吓记者“走不出大路后”。

槟州志愿队殴打记者事件,在社交媒体也引起广泛议论,但民联粉丝对“谴责暴力”的声音极端不满,纷纷把爱好和平,为记者打抱不平的言论视为行动党的政敌来讨伐,责问为何偏袒土权动粗暴力事件,指槟州志愿队的存在源自警队效率欠佳等等,纷纷为行动党的槟州志愿巡逻队护航背书。

有些言论甚至趋向拿槟州志愿巡逻队与警队的素质比烂,行动党支持者的素质令人不敢恭维。其中言论包括:

“不靠PPS难道靠你们这些食屎呜饭的警察吗?”

“ 事情都没有证实是林首长主导,再说,那是他控制范围以外,为什么不说是那鸡的错,大马他管的咧”

“你们不要给国政骗了,那些照片是国政的支持者毆打记者的,网民们你们被国政骗了。”

“应该是国阵的卑鄙手段,想嫁祸由檳州政府成立的檳州志願巡邏隊。不然不会无缘无故打人。

行动党的支持者当中当然也还有正义感的声音,例如“促州政府应当就此事采取杀一敬百的行动!以免以后还会有任何人滥用职权!”

也有谏言者向州政府建议将:“一是联合警方设立社区警察单位,二是成立辅警机制。志愿巡逻队必须采取法治管理过滤人选,受训与约束。”

更有网民爆料称:“据我所知,大部份的所谓志愿队都是由当地的私会党所担任的。”

槟州志愿队殴打记者事件爆发得早,让州政府及早发现隐藏的危机是好事,否则,一旦槟州志愿队把丘光耀的暴力语言视为训诫,到处滥用私刑看人不顺眼就“推冧”(杀光)人家,比被私会党渗透更严重,难免对人民的安全带来新的威胁,而即将来临的大选,若仰赖这些良莠不齐的“保安人员”来维持治安,恐怕弄巧反拙,衍生更大的暴力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