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组织和平集会要环保反公害

412

大约50名本区的绿色环保组织成员,今早聚集在文德甲巴刹,展开一项游行与和平集会,促请政府关注环保和绿色工作。

这群绿色环保组织成员,今早约7时30分聚集在在文德甲巴刹前,拉起“反山埃、反lynas、支持绿色运动、要环保、人民要green、要健康”等字样的横幅。

他们希望通过这项集会,可以让政府官员重视人民的心声,加强对我国区域的环保工作以及绿色活动,让国民可以生活在一个和平、环保的社会当中。

他们认为,我国政府对这方面的工作还有待加强及改善,人民需要高素质的居住环境,大马政府可以仿效一些欧洲国家如芬兰、瑞典、瑞士、澳洲、纽西兰等国如何采取有关的措施。

这项集会,也希望可以提高本区人民对绿色和环保工作的重要性,加强他们的意识。

行动党借音乐会凝聚选民 频造势大喊要改变

322

《民主歌声唤明天》音乐会昨晚在文冬富裕花园停车场举行,吸引逾5000人出席观赏,场面热爆,“5月5,换政府”的口号也响彻云霄。

文冬行动党政治讲座会一场接一场,每次都出动重量级人物出席讲座会,吸引许多选民到来捧场,主讲人的话题针针见血,也引起普罗大众的共鸣,随着主讲人的节拍互动。

栋笃笑拋笑弹

参与演出的歌手包括著名创作歌手宇珩、佳旺、温力铭、阿管等,栋笃笑组合C4的凌国文、郑立恒、张国伟及侯立康也参与演出,向观众猛拋笑弹,令观众爆笑不已。

宇珩是行动党美律区候选人邹宇晖的姐姐,而C4成员之一的凌国文则是劳勿武吉公满的村民。

行动党文冬国州议席候选人黄德、邹宇晖及李政贤也出席音乐会,并上台演说,要求选民“5月5,换政府”。

此外,砂拉越古晋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也受邀出席。

昨晚数百辆汽车把所有空地泊满,马路两旁也泊满了车子,许多人被逼从山脚下走路上来。

李政贤:文冬马来区反风强

吉打里区候选人李政贤说,他刚从孟巴加垦殖区过来,马来区的反风也很强,如果行动党获得85至90%华裔选民支持,文冬一国四州将会落在民联手里,创造历史。

砂拉越古晋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说,砂拉越人在2011年州选举时,已勇敢作出改变,希望文冬人也一样。

音乐人凌国文也引导现场5000名观众高喊居住在该花园內的马华文冬国会候选人拿督斯里廖中莱及劳勿国会候选人拿督何启文出来听歌。

他说,两线制是国家唯一的希望,两个阵营轮流施政,互相监督,才能減少腐败,国家继续繁荣,各族获得公平的对待,华裔也活得有尊严。

大会也现场筹获9241令吉60仙竞选基金。

外劳身分证会过期

212

蒲种居协联合委员会主席植清鼎出示一张会过期的身分证,而他对为什么国民登记局会发出这样的身分证感到困惑,而且对国内持有红色身分证的人们不公平。

植清鼎指,在上个星期四,有一家小厂商向他投报在招聘员工时,有外劳向他出示了一张注明在今年10月28日截止的Mykad;在接获到投保后的第二天,他就前往蒲种国家登记局向官员查询,而该名官员给不出一个答案。

“当我在复印这张身分证时,相馆里的员工也说他看了很多类似这样的身分证。”

他也有上网去查询这张身分证的主人是否有投票权,网站搜寻结果是没有。

以此同时,植清鼎也带领一位持有红色身分证的妇女彭良玉召开记者会。

4年前旧款临时居留证 登记局:现已换青色称Mykas

国民登记局说,附有截止日期和五个三角形的大马卡,实是2009年前发出的旧款临时居留证,目前这些临时居留证已换成青色,称为Mykas,持有人无投票权。

该局在文告中解释,2009年前,不管是我国公民与否,都是一律以蓝色的Mykad发出;而旧款临时居留证,印有截止日期和五个三角形,以资辨认。

没有投票权

文告说,2008年,该局推出新的身分证Mykas,以绿色为主,对象是在马来西亚出生,但无法确定国籍的人士。

文告说,卡上志明持有人是非马来西亚公民,每5年须更换一次,因此也没有投票权。

国家登记局也指出,该局是根据《1959年国民登记法令(第78条文)》下,以及1990年国民登记法令(2001修正)5(3)(c)(ii)发出Mykas。

聂阿兹拥有价值千万地皮 民联支持者以比烂论维护

nik aziz rich

(郑怡恩评述)以清廉著名的伊斯兰党精神领袖,今天却被揭发在吉兰丹州黄金地带拥有价值400万令吉的农业地,地产业者估计有关地皮若转换成商业地,市值高达一千万令吉。

根据《前锋报》今天报道,民联吉兰丹州大臣聂阿兹拥有哥打峇鲁新开发的黄金新商业地段“新丹绒城”(Bandar Baru Tunjong)的1.76公顷,市值400万令吉的地皮。

tanjong

此外,聂阿兹夫人拿汀端沙峇丽雅则被揭发在哥打峇鲁政府管辖境内拥有总值百万令吉的13段过土地,其中两个地段位于Pulau Melaka的两个地段已经租借给国有公司建设炼油设备,合约长达40年。

以上所有聂阿兹名下拥有的地段,是自聂阿兹1990年担任丹州大臣后批准。土权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已经借题发挥促请聂阿兹解释此事。依布拉欣阿里指根据他们从哥打峇鲁县及土地局所获取的资料中了解,聂阿兹与夫人分别在“新丹绒城”及哥打峇鲁市区以个人名义各拥有14片及13片地段。

《前锋报》网站刊载以上新闻后,引起民联支持者的反击。绝大部分留言者捍卫聂阿兹形象的理由是国阵更贪婪,间中举出来“比烂”的论调少不了莎丽扎的养牛案,前雪州大臣的基宫,砂拉越首长泰益搜括更多土地,前大臣末泰益不明财富为何不去过问等等,纷纷举伊斯兰党的精神领袖来跟国阵领袖“比烂”,令人大开眼界。

反观伊斯兰党及聂阿兹本身至本文截稿时,仍未见驳斥上述报道。在民联支持者眼中,国阵可以贪腐,为何民联就不准?他们在责备挑出民联领袖涉嫌贪腐者双重标准,也承认民联如聂阿兹者也涉及通过不法途径拥有非份的地皮。民联那些愚昧的支持正在示范给全国选民看,民联的精神领袖也跟国阵一般滥权贪污,只不过贪腐程度比不上巫统的莎丽扎及基尔罢了!

《前锋报》的揭露,如果伊斯兰党及聂阿兹认为是无中生有的诬蔑,该党应即时澄清,甚至控告《前锋报》诽谤,尤其是聂阿兹父子俩皆为大选州议席的候选人,形象难免受损,进而波及伊党整体选情。比烂论更告诉人民伊斯兰党比国阵清廉不到哪里去,两粒烂苹果,叫人民怎么选?

mb1

mb3

mb4

mb5

mb6

mb7

mb8

诺曼熟知伊刑法不适大马 巫程豪认同但讲话不合时

wu cheng hao support


(董佳燕评述)
行动党柔州署理主席诺曼就伊斯兰党怀有实践回教化与伊斯兰刑事法立场,而公开呼吁人民切勿投票给伊党候选人。行动党正连哄带骗叫人民放心投伊党,诺曼此举无疑是剃秘书长林冠英眉毛,令林冠英恼羞成怒。

诺曼点出民联死穴,林冠英不便亲自对付以防诺曼言论激起更大的风波,转而将诺曼交给柔州行动党发落。柔州行动党主席巫程豪表明根据党章,州领导层根本无权采取纪律行动,即便林冠英口头赋权,柔州火箭也无意为讨好林冠英而搬出虎头铡侍候,对付说出真相的诺曼。

正当行动党每位领袖都对诺曼言论嗤之以鼻,批评诺曼作为火箭领袖却替民联倒米,为了伊党坚持伊刑法议程不惜推倒民联“改朝换代”的大业,巫程豪反倒发表了一番很中肯的谈话。

他相信诺曼作为一名考获伊斯兰法和伊斯兰伊刑法双文凭的执业律师,是出于对伊刑法及其对大马制度的负面影响太熟悉,才会认为伊刑法不适合在大马施行。甚至于,巫程豪还补上一句,诺曼发表的内容没有任何错误,只是时机不对而已。

对行动党来说,怎样才算是对的时机?是指民联执政后,大局已定无法回头的时候吗?

巫程豪的言论证明,许多行动党领袖本身都认为与坚持伊刑法和回教化的伊党合作很危险,等同身体被上绑上了炸弹,忐忑着这颗炸弹什么时候会引爆。

这些领袖心里都认同诺曼的言论,只是碍于对权势的追逐,发着布城梦上京当官,大家都避而不谈。

就是因为诺曼熟悉回教法律,他有足够的知识来判断,以及意识到伊党议程对全民带来的危机。他知道,如果人民现在不出手阻止,协助伊党进驻布城后,一切都太迟。

当林冠英声称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签署了联合声明,在哈迪缺席的情况下请伊党槟州主席沙烈曼代读下,这则声明的效力早已减半,因为哈迪阿旺不愿亲自宣读这则纯粹为安抚华社所作出的声明。

声明中称,伊党有权争取建立回教神权国的概念,行动党也有权争取与回教神权国不同方向的国会和宪法制度国家。

里头,有说过会放弃落实伊刑法吗?有说到愿意放弃回教化政策吗?没有。

好一个你有你讲,我有我做。伊党还是继续地寻求实施伊刑法,行动党就负责继续骗人们放心支持伊党,以“一票给伊党等于一票给行动党”来帮伊党骗取华裔选票。

民联竞选承诺胡乱开期票 选民上了贼船面对五年悔

horror ship

(张新采评述)听过民联尤其是行动党政治讲座的人,通常都会非常爽,因为上台演讲的人都会许下很多承诺,让人恨不得马上把手中的一票投给民联。

但也许是看到很多人出席,很多主讲者已经语无伦次,好像民联已经入主布城,甚至有一些非中央级领袖人云亦云,闹出笑话。

行动党史里肯邦安区州议席候选人欧阳捍华在沙登的一场讲座会上这样说:“一旦民联执政中央,新政府马上降低油价。我们会叫国家石油公司CEO过来,叫他马上把每公升的油价降低20仙。”

民联的内定首相安华说,若民联执政中央,5月6日组织新政府,5月7日才降低油价。可是,欧阳捍华竟然说,油价在投票成绩揭晓的24小时内就可以降低。难道欧阳捍华比安华更有权势?

为了选票,欧扬捍华信口开河,但却暴露出本身的无知和幼稚,亏他还曾经是雪兰莪州行政议员。降低油价和国油CEO有什么关系?但这也难怪,因为当初若不是行动党中央坚拒让邓章钦出任雪州行政议员,这个职位几时会轮到给欧阳捍华。

欧阳捍华看来是少年得志,所以胡言乱语,但现在的民联领袖,没有多少人是清醒的。大家现在已经想着自己在民联执政中央后,要做什么部长,尤其是行动党领袖,已经是以准部长的身分说入主布城后要做这做那。

民联为了夺下政权开了很多空头支票,大多数都是难以兑现,如降低油价、废除收费站、废除国家高等教育基金,根本是民粹中的民粹手法。

就以降低油价为例,如果连美国总统奥巴马都没有办法左右油价,更何况是安华。当今,只有石油输出国本身,可以对国际油价作主。本地油价和其他东南亚国家相比还是偏低,主要是因为政府现在每个月投入超过20亿令吉作为汽油津贴,若为了降低油价而把汽油津贴增加至30、40亿令吉,将会对国家财政造成巨大影响,届时羊毛出在羊身上,普遍百姓将首当其冲,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另一个例子是废除收费站。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308大选前承诺,一旦执政槟城州将废除双溪育收费站,但任期届满了,双溪育收费站依然存在,林冠英的解释是州政府没有权力,并把责任归咎于中央政府。

可是,即使是民联执政中央,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在不用赔偿大道特许经营公司的情况下,说废就废吗?如果要赔偿,钱还不是来自纳税人。

民联领袖只是告诉大家,一旦执政中央,马上降低油价、逐步废除收费站、废除国家高等教育基金,但他们没有交代清楚,钱从那里来。选民如果被民联的甜言蜜语骗到,就等于是上了贼船,到时后悔也来不及,因为最快也是要等到5年后的大选了

踢爆安华反对北京办奥运 摧毁马中关系向美国靠拢

anwar america
(张良评述) 公正党前署理主席詹德拉慕扎法博士今天在马来咨询理事会(Malay Consultative Council)论坛发表演说时,促请人民珍惜大马与中国双边关系,一旦政权落入安华手中,马中关系将被破坏无遗。

詹德拉慕扎法博士指出,安华被美国视为“盟友”,因为安华不重视与北京的关系。他指出,由于纳吉持续与北京维持正面友好关系,因此被美国视为“朋友”而非“盟友”。

美国从2011年宣布战略东移,把中国当成全球围堵的主要战略目标。很多国家又开始选边站,像日本、越南、菲律宾和印度、澳洲,都站在美国后面去了。在美国眼中,它在东南亚用以牵制中国的棋子正是安华这个“盟友”,因此不惜一切手段扶持安华上位,推翻国阵政权,与达到它的政治目的,拉拢中国周边国家,对中国实施围堵策略。

财政部前部长敦达因最近受访时曾时强调,中国向来支持大马,从不吝啬于展现友好,例如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发生时,中国稳住人民币,不让它贬值,等同为大马伸出橄榄枝。

敦达因提到安华时,摇头直指后者“亲美国、忽视中国”,若安华成为来届首相,唯恐只会满嘴“美国”。“若你选安华(担任首相),他只会美国、美国、美国……”

令人震级的是,这名前公正党第二号人物詹德拉慕扎法博士也揭发安华曾大力反对北京主办2008奥运,他揭露安华当时参与多个反对北京申奥的组织,积极反对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

詹德拉慕扎法博士指出,若安华成为大马首相,目前大马与中国良好的外交关系,必被向美国奴颜婢膝安华破坏。如果我国华社仍天真期待安华会为他争取权益,那将是最大的错误。

马来西亚驻华大使伊斯干达萨鲁丁今年三月在北京外国语大学访问并发表专题演讲。针对马中未来的双边关系,他指出,大马需要中国,中国也需要马来西亚,我们将中国看成朋友而不是威胁。大马是最了解中国的国家之一,我国有三成是华裔,两国文化有很多相通性,汉文化应该成为两国加强战略合作的一个因素。

在经贸领域,萨鲁丁表示,马来西亚已经成为中国在东盟最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去年已达到980亿美元,今年要争取突破一千亿美元。萨鲁丁指马中双边关系现在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水平,在未来将会向着更深层次发展。

在我国近期的庞大中国投资项目包括投投资总额达105亿令吉的中国关丹产业园,中国发展商碧桂园在依斯干达特区打造180亿滨海综合项目,将坐落在雪兰莪州沙叻丁宜的中国厦门大学分校,中国南车计划投资4亿马币在马来西亚霹雳州成立首个东盟制造中心,发展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产业。

吉隆坡至新加坡高铁也由中国公司获标。此外,一对中国大熊猫也预定今年来马,但民联对熊猫来马事件却尖酸刻薄,表现不友善,让中国网民极为反感。

民联欲要改朝换代,安华要当首相,至今未曾发表对华外交政策,民联领袖的言论似乎与中国完全扯不上关系。当政府不是搞民粹,油价降两毛、车价降两百这么简单的事。

年初,纳吉布表示,马来西亚期待与中国新的领导集体建立更加紧密的关系。两国在改革、稳定和发展等方面具有广泛的共同利益。“我们将继承40年以来的传统,永做和平与繁荣的伙伴。” 大选后,马中关系得以永续经营下去吗?

砂首长弟被爆逃税千万

211

亚洲超级富豪之一翁马目,即砂拉越州首席部长泰益马目的弟弟,被指通过投资澳洲的房产赚了盆满钵满,但这位大马籍富豪被揭在过去20年通过非法操作,逃税数千万澳元。

翁马目是砂拉越州首席部长泰益马目的弟弟,身家高达20亿澳元(63亿令吉)。

澳洲《悉尼晨锋报》週日报导,指翁马目通过一个精心设计的金融网络,将他在悉尼的商业和民宅房市上赚取的利润,悄悄转移到海外,逃避纳税义务。

身家多来自木材出口

报道指出,2007年,翁马目以1550万澳元(约5000万令吉)的价格出售了一处公寓开发地,获得1080万澳元(约3412万令吉)的利润。

其一位前商业伙伴透露,翁马目未为这笔交易向澳洲政府缴税。据悉,所有钱都被转移至一家位于开曼群岛的信託基金名下,该基金的受益人即是翁马目的家人。

曾为翁马目打理悉尼商业事务多年的大马裔阿都马吉德说:“他的所有业务操作都经过精心安排,从而避免向澳政府缴纳任何税收。”

阿都马吉德目前正在争取拿回翁马目欠付的500万澳元(约1580万令吉)费用、佣金和开支。

据悉,翁马目的20亿澳元身家,多数来自导致砂拉越热带雨林大面积缩小的木材出口生意。他于2002年申请的商业签证得到Ryan Park Limited以及其他三家由他及其家人控制的公司担保。

在申请文件中,翁马目声称Ryan Park和那三家公司已在悉尼的房地产投资了逾5000万元。但阿都马吉德说,翁马目在澳洲的实际投资额,或许超过1亿澳元。

2007年8月份,新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的法官责令翁马目,向阿都马吉德支付220万澳元的未付费用和佣金。但这份法院判决未获得执行。

隆50人游行要求干净选举

432

今天是4‧28大集会一周年,约50名人士身穿黄衣在市中心游行,除了高喊要求干净的选举,也呼吁公众在投票日当天出来投票。

这批人士是响应反对和平集会法创意集会小组(Kill The Bill)的号召。于今午约1时45分聚集在中央艺术坊,然后开始游行。

这群人在小组成员兼召集人彭思慧、净选盟委员玛丽亚陈和黄进发等人的带领下展开游行,警方只是在旁监督。他们身穿净选盟、反莱纳斯的黄绿衣服游行,沿途也高举印有要求公平选举的标语、海报和黄绿汽球及口号。

他们步行到隆雪华堂,再经独立广场、敦霹雳路、苏丹路、汉惹拔路和体育馆路。

海外选民投票率达60%

215

选委会秘书拿督卡马鲁丁说,截至今午,多个国家与地区的海外邮寄选民已履行国民义务,各地的投票率介于50%至60%。

卡马鲁丁今日在选委会大厦召开记者会上这么说。

他说,这些地方包括威灵顿、东京、北京、上海及墨尔本等,投票顺利进行中。

6298名旅居海外的登记选民在个别旅居国家的时间,于今天(4月28日)投票。已向选委会登记的6298名海外选民,不包括2900名我国驻海外的大使馆、领事馆人员、公务员、家属和学生。

据悉,目前海外登记选民最多的国家是澳洲,有1000多人,其次是英国,接着是中国。

逾27万军警明投票

卡马鲁丁也说,国内27万2387名军警与家属将于本月30日,在全国544个投票中心提早投票。当中,16万1251人为军人与家属,而11万1136人为警察与家属。

斗湖站仅1人投票

他说,提早投票选民可在30日,早上8时至傍晚7时到投票中心投票,少于50人的投票中心的时间则是早上8时至下午2时。

“今年,全国最小的提早投票中心位于斗湖,只有1人投票。”

他在记者会说,选委会已派发1万瓶不褪色墨汁到投票中心,以在提早投票日使用。

他说,无法提早投票的军警,他们可申请成为邮寄选民。

“提早投票与邮寄选民不同,后者是通过邮寄方式领取选票及投票,也要填妥宣誓身分证明的表格。”

他说,宣誓身分证明的表格填上选票号码是确定没有其他人代领选票,而号码是不会记录在选民册中,而且候选人代理已监督整个分发选票过程。他也说,邮寄选民是不可能在5月5日投票日当天投票,因为他们的名字已在发出选票后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