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做大戏免警方调查 畏怯恶势力低调查紫衣队


(林文彪评述)
向来高调问政的槟州首席部长,昨天前往专科医院探访被志愿巡逻队(PPS)的成员殴打受伤的《光明日报》记者洪健翔时,竟然超低调出访,只通知《光明日报》,没有知会任何其他媒体出席,是林冠英当首席部长以来第一次“脱轨”低调亮相,只差没戴个米奇老鼠面具现身,避免被其紫衣护卫队发现“老大”的手指向外翻不向内屈而不满。

事发当晚,彭文宝行政议员与黄伟益州议员已经承认暴力事件是槟州志愿巡逻队成员所为,但次日,首长新闻秘书张燕芬竟发文告指其中一名攻击洪健翔的凶徒,“自称”是槟州志愿巡逻队(PPS)的成员。张燕芬护主心切,企图否认该凶徒是槟州志愿巡逻队(PPS)的成员,而以“自称”的字眼来形容凶徒,撇开行动党政府与该凶徒的关系。

1月1日,《南洋商报》报道槟州政府已针对“志愿巡逻队成员殴打记者”一事成立一支7人内部调查委员会,成员有槟州议长拿督阿都哈林、巡逻队主席彭文宝、副主席黄伟益,此外,首长办公室、东北县属、槟州经济策划单位、槟城中文媒体记者及摄影记者协会均各派一名代表参与调查。彭文宝甚至指示有关志愿巡逻队提供全体队员照片,供遭遇袭记者洪健翔认人。

槟州政府做大戏也做得太夸张了,槟州首长不是已经亲自与槟州总警长阿都拉欣沟通,要求警方马上采取严厉行动对付被洪健翔指认出的凶徒的吗?为什么州政府还要重复警方的工作,搞什么“认人”程序?这些调查程序不是该由警方去执行吗?难道槟州政府已经取代警队?槟州政府有刑事调查的专业经验与专业素质吗?

槟州政府眼前该做的,彭文宝及林冠英当务之急,就是亲手把凶徒送交警方,带凶徒去自首,为何行动党政府领导人没有务实一点,与警方配合,而搞出一个阵容庞大的什么内部调查团?调查团的调查结果即使判断凶徒有错,又能如何惩治凶徒?

行动党政府内部调查会比警方调查更具公信力吗?行动党处理凶徒的手段,反其道而行,于人企图淡化警方介入调查的感觉。看来行动党有意避免其紫衣队凶徒遭受刑事法惩罚,而搞大合唱,做大戏,模糊把凶徒交给警方法办的迫切性与正当性,模糊凶徒应送交法办的焦点。

蔡细历:柔若变天我入火箭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挑战民主行动党,指如果该党能使柔佛州变天,再由华裔出任州务大臣,他将马上辞去总会长的职务,加入行动党。

他说,行动党四处高喊“Ubah”,是在制造假象,因为行动党根本没能力取代巫统。

取代巫统的其实是伊斯兰党,行动党只是为伊党铺路。

行动党大胜无意义

“真正的老大是伊党,不是行动党。”

他在昨晚为马华龙华山庄支会的新会所开幕时,挑战行动党。

蔡细历分析说,柔佛州的56个议席中只有15个是华人选民居多的议席,就算行动党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也不可能为柔州带来有意义的改变。

他说,伊斯兰党副主席沙拉胡丁已表明,指民联在柔州胜出,他有意出任州务大臣一职。

“这也就是说,投票给行动党,就等于投给伊斯兰党和公正党。”

他表示,伊斯兰党取代巫统并不是好选择,他们不是强调经济发展,而是回教刑事法。

“行动党指责马华‘卖华’,实际上行动党才是真正的‘卖华’。”

他说,这样的治国理念,如果可发展国家经济?

盼首相部长聆听心声

5个学生及青年团体赞扬反公害青年联盟和在独立广场进行跨年绝食100小时的年轻人,并要求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率领部长前往独立广场与年轻人对话,聆听他们反公害的心声。

为国为民牺牲健康

隆雪华堂青年团、雪隆会宁公会青年团、雪隆社区关怀协会、梳邦再也市议会23区青年委员会及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今天发文告说,这些年轻人为了亲友、下一代及全国人民,愿意牺牲健康,绝食100小时以换取人权、民主与绿色环境,反对危国害民的公害。

如果不是求助无门,别无选择,人们也不会选择绝食抗议。

“这些年轻人不但关心全国人民的健康及绿色环境,而且更身体力行,他们的绝食抗争是非常值得尊敬和自豪的,他们的赤子心灵、决心和热血将能感动我国社会大众。

身体力行关心环境

“跨年绝食100小时运动旨在向政府表达对公害最强烈的要求,政府必须撤回莱纳斯稀土厂的临时营运执照,而且如果要发出任何临时营运执照,就必须公布稀土厂的详细环境影响评估报告(DEIA)。”

随着绝食行动进入第四天,5青年团体要求首相亲自到独立广场与年轻人对话,聆听他们的心声与要求。

文告也呼吁更多年轻人前往独立广场,支持及保护反公害青年联盟和跨年绝食者。

哈迪将上电视解释训诫

新闻、通讯及文化部长拿督斯里莱士雅丁指出,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将受邀参与大马电台电视台(RTM)的一项论坛节目,以让他解释他被指分裂国内回教徒的训诫(Amanat)。

他说,宗教学者和各州的宗教司,也将受邀参与上述论坛。

“哈迪不能自行作出决定,同时不要对有宗教教育背景的自己太过有信心,因为总有人比我们聪明。”

“RTM是人民的权益,它能被用作解释一项课题,但不是(哈迪一人的)管道,它必须由有知识、训言(nas)及经验的人参与。”

莱士雅丁今日出席一个马来西亚新年跑步活动后指出,哈迪需做好准备接受其他人的意见,而上述论坛将在适当的情况下进行。

“哈迪不能认为他在1981年所做的决定(哈迪阿旺训诫)是最终的结论。”

千人稀厂倒数新年

绿色盛会发动的“万车淹城反莱纳斯”运动,共有300辆轿车组成“绿色车阵”,于晚上8点半开始“包围”莱纳斯稀土厂,宣示抗争行动。

这批车队经过12小时约300公里长途驾驶后,在警方监视中结集成“军”,除围堵稀土厂,也倒数迎接2013年新一年的到来。

唱起国歌改编童谣等

在今早8时,近百辆车子从雪州鹅麦伊斯兰党旧总部出发,沿途有越来越多车子加入,并受到群众欢迎。

在晚上8时半,车队在细雨纷飞中开始围堵稀土厂,厂外一片绿潮,大家喊:“倒”!

在晚上10时时,超过千人站在稀土厂外,一再唱《恭喜你》、《SELAMAT HARI RAYA》、《月亮代表我的心》、《HAPPY NEW YEAR》等歌曲。

联邦后备队则在晚上9时抵达现场,以防万一。

与此同时,警方如临大敌,加派人手驻守现场。

反公害活动是从晚上9时开始进行,反公害队员高唱国歌,由童谣《小小姑娘》改编成的《不要LYNAS,不要LYNAS》,各种口号响彻云霄,“MALAYSIA BUKAN TONG SAMPAH”、”LYNAS BALIK AUSTRALIA”等。

9时40分左右,主办当局以三辆四轮驱动车充当讲台,各主讲人上“车”演讲,获得一波接一波掌声。

警方终妥协活动范围

参与活动者被警方拒于距离稀土厂500公尺外,感到愤愤不平,黄德马上与关丹警区副主任阿兹谈判,最终,警方愿意妥协。

车队一路无拦阻

数百辆披反稀土“绿衣”的车辆在晚上8时许抵达格宾莱纳斯稀土厂外围,一路没有受执法单位阻拦,只是受雨势及交通堵塞影响车队行进速度。

虽然一路没受阻扰,不过警方有在莱纳斯厂外500米处设路障。

现场只有20名普通警员驻守,没有联邦后备队在场。

数十摩托车护航

“万车倒数淹莱纳斯”车队今早8时许从吉隆坡出席,傍晚约6时抵达关丹豪华城。

当地也有约百名市民前来支持,并高举布条恭候车队到来。

车队队员小歇后,继续前往反莱纳斯基地。由于车队庞大速度缓慢,在晚上约7时30分才抵达基地,会合后,大队再启程前往2公里外的莱纳斯稀土厂。

车队前端由一辆插着全国州属旗子的黄色轿车领队,一路上有数十辆穿绿色外套骑士骑乘的摩托车护航,为车队迈向稀土厂之路增添气势。

难敌人民施压 莱纳斯必败走大马

黄德说,在人民强大力量压迫下,他相信莱纳斯公司会意识到本身无法在我国立足,最终放弃在大马营运稀土厂。

他说,全国人民今天会分别从北马和南马启程,在东海岸大道各地点集合,一起前往关丹参与“万车淹城反莱纳斯”运动。

向全世界传达信息

“我们要向政府及全世界清楚地传达信息,人民坚决反对莱纳斯稀土厂,以及无法容忍贪污。”

他强调,反莱纳斯运动是一个平台,让全民聚集起来保卫国家,大家都是自发参与,因为人们清楚这是本身的责任。

他说,虽然当局已封锁反莱纳斯人墙基地,不过并未打击大家的士气,反之更为士气高昂,一些公众也自发在基地外搭起帐篷。

“我们将继续斗争,我可预见莱纳斯最后将放弃,就算现在没放弃,相信也是在极力挣扎。”

黃德斥廖中莱违诺

黃德矢言,今晚约有一万辆车围堵关丹莱纳斯稀土厂,直到该厂倒下才罢休。

他说,明天就是2013年,新的一年是打倒莱纳斯的一年,新的一年将是新政权抬头的一年,带来新希望。

他指责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不守承诺,早前说如果莱纳斯不把稀土废料运出国,便马上关厂,现在却改口说如果莱纳斯稀土废料制成副产品后不出口,就会关闭莱纳斯,承诺一改再改,欺骗人民。

黃德今早在文冬双喜楼前面举行的万车“雷绿风行”反公害街头演说,严厉抨击国阵政府及莱纳斯稀土厂危害人民。

他也展示一幅画有两个廖中莱人头像的布条,右边一个鼻子变长,廖中莱写成“谬中来”,英文名Liow Tiong Lai则写成“Liow Tiong Lie”,即指廖中莱说谎。

他接着把布条倒转,讽刺廖中莱是“掉转来”。

从吉隆坡出发的绿色盛会“雷绿风行”反公害逾百辆汽车,今早10时在雨中抵达文冬肯德基后的停车场,造成交通大阻塞。

厂方严阵以待“万车” 反拍记者下逐客令

“万车跨年倒数淹莱纳斯”活动冲着莱纳士稀土厂而来,厂方严阵以待,不只对记者下逐客令,还反拍摄记者的和车牌!

警方设路障

今天下午4时,记者在莱纳斯工厂外观察情况,被一名员工质问,记者回应:“我只是来看看”。他马上叫记者离开,还把记者的样貌和车牌拍下来。

记者问到:“你怎么可以拍我的照片?”,在旁的另外一名职员说:“继续拍,不要管他。”记者被拍了好几张照片,员工还一面笑,一面拍。

莱纳斯门口驻守好几名员工,凡经过的车辆都被询问。下午5时,警方在通往莱纳斯的路上设路障。

另外,约10名警员在莱纳斯入口驻守。

示范削割“安南牌耳朵饼”

黃德及其他领袖站上四驱车,主持推介“割除安南牌耳朵饼”,黃德拿起两块安南牌耳朵饼,在众人面前以一把小刀片一刀一刀削割,象征实践彭州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早前“切耳朵跳河”的预言,把现场气氛推至顶点。

参与这项推介仪式者包括“万车倒数淹莱纳斯”文冬协调人邓惠国、邹宇晖、劳勿反山埃采金委员会主席黃金雄、独立漫画家协会主席朱纳及垦殖民之子协会主席乌斯达。

年轻人绝食父母流淚

安南耶谷早前曾夸下海口,如果来届大选廖中莱盘踞13年的文冬国会选区失守,他将切下耳朵及跳河。

黄德说,目前在吉隆坡独立广场参与“绝食100小时跨年祈愿反公害运动”的22名人士将于明日凌晨12时30分完成任务。

“这班年轻人绝食100小时反公害,父母看了也流淚,政府却无动于衷。”

吃万吨耳朵饼难撼倒巫统 反公害运动应注重实践性


(张良评述)
2012年岁末的“万车堵莱纳斯"或称“万车淹城反莱纳斯”,名堂气势磅礴,富有想象力者无不在脑海中产生一副车龙从吉隆坡延伸到关丹,浩浩荡荡的壮观场面,即使原本计划上云顶渡假者也不得不避开这年度盛会,避免阻着地球转,自愿让路给车队顺顺利利反公害。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万车竟变成300辆车,落差之大,令人担心反公害力量的含金度,是否过度镀金抛光而致表面的亮丽渐成自我陶醉的假象。

警方公布的数据指约有百部车子及三五百人参加,绿色盛会委员会主席黄德说有四五百辆车子,千余人参加。结果媒体取个折衷的数字300辆车子。主办单位以选错日子为由,交代万车淹城堵莱纳斯车辆数目不达标的原因。

尽管万车淹城雷声大,雨点小,但中文平面媒体及民联媒体无不给予广大篇幅的报道,趣味性的落发与耳朵饼。在英巫文平面媒体中,几乎是零报道。

绿色盛会委员会或民联支持者归咎与这些媒体被执政党掌控,刻意掩盖人民反公害的信息。当前反公害运动如反稀土、反边佳兰石化工业,只在华人社会高潮,加上些许的伊斯兰党党员及公正党马来党员的支持,其他族群几乎销声匿迹,完全缺席。

这些被华社视为国阵政权威胁最大的人民运动,无法像净选盟般引起各族群的均等参与,甚至伊斯兰党也无意动员相挺。而民主行动党及公正党中,除了两名为了参加下届大选,要当候选人而积极亮相的李政贤及李健聪,其他民联领袖则保持观望态度。

为了让反莱纳斯运动保温,而走趣味化策略如吃耳朵饼,虽然吸引媒体焦点,非但无法吸引及扩大民众的参与,反而因为太过政治化,民联化,而让一般保持环保心态参与抗稀土的民众却步。

人民反公害抗争运动要具战略性与实践性,若太过注重及在乎媒体的宣传,近乎纯粹做给媒体看,而忽略抗争的实际效应,成为作秀,热热闹闹,熙熙攘攘,最终可能因为没有捏住要害,对症下药而白忙一场。

以吃耳朵饼为例,意识中想割大臣安南的耳朵,却没有行动,最理想的是由黄德亲自上阵在大选中单挑大臣,但黄德又输不起。民联至今也没有把握派个强人硬撼安南。就算华社买完、吃完10噸耳朵饼,安南的耳朵仍安然无恙。

耳朵饼吃得爽,安南也暗爽。抗争运动隔空交锋,没有机会对碰,焦点模糊。虽然制造出无数人民英雄,环保英雄,要换政府,却没人敢上前线,在沙场上与巫统强人决一死战,拉倒巫统政权,让民联政府来关闭稀土厂。

民联强人避忌在危险区冒险,反莱纳斯运动又无法打动马来人的心。24%人民独自高潮不断,76%人民几乎无动于衷,是吃耳朵饼无法改变的事实。

行动党Ubah口号并非良药 华社将长期苦尝砒霜之毒


(
张新采评述)民主行动党喊出“ubah”(改变)口号,要华裔支持民联实现改朝换代的目标,但是,投选民联,华裔的命运真的会更好吗?

火箭领袖一直挂在口中的是,在民联,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和伊斯兰党都是平起平坐的盟党,不像国阵是由巫统主导。但是,真的是这样吗?行动党在民联可以和公正党和伊党抗衡?

行动党目前其实是民联最大政党,除了执政槟城之外,在霹雳、砂拉越等多州也是民联老大但除了在槟州还可以当家做主之外,行动党的地位其实比民联最小的政党伊党还不如。

正如最近在吉兰丹州闹得沸腾的理发院风波和行为不检事件,虽然这已经严重影响非穆斯林的权益,但行动党因为不敢得罪伊党,只是发文告做个样子。

彭亨州地里望穿清凉装的歌手演出被腰斩后,行动党马上指要制定指南规范行动党日后活动的表演节目,虽然说是树立良好文化,但说穿了,其实只是为了迎合伊党。

非穆斯林理发、出游、看表演的自由都要受管制,一旦民联执政中央,伊党要落实伊斯兰化政策,行动党能阻止吗?火箭现在这样强大,在伊党面前都自我矮化,若伊党在来届大选后成为最大政党,行动党能说No吗?

目前已经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民联入主布城,除了可以继续保留槟州首长职之外,首相一职肯定不会是行动党领袖。若民联成功执政霹雳,甚至柔佛和森美兰,行动党最多只能获分配高级行政议员职,别奢想要任州务大臣。

308大选霹州政权变色,席位最少的伊党议员尼查反而成为大臣。砂拉越州选举,华裔选民一面倒支持行动党,结果国阵依然保持三分二多数席位优势,而华人就只能在野。

换言之,行动党即使在来届大选再创佳绩,而民联又无法执政中央,政府将首次没有华人的代表,这是华裔选民必须慎重思考的问题,因为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已经表明,若马华的表现比308逊色将不会入阁。

如果民联赢得大选,华裔选民也要有心理准备,他们未来的权益和日常生活,也可能会受到伊斯兰化政策的影响。一旦出现这种情形,不要期望行动党出声,因为他们不敢也无法制衡伊党。唯一最令人担忧的是,伊斯兰刑事法届时将会成为事实,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长巴翻覆6人重伤

疑是司机在驾驶途中打瞌睡,长途巴士翻覆峨仑大道,造成6人重伤送院。

肇祸巴士包括2名司机在内共载有45名乘客,分别是3名印裔及42名巫裔。

车上乘客皆为同事

这起意外事件是于星期六凌晨1时,发生在从双溪大年通往峨仑,距离峨仑收费站1公里的高速大道。

据知,肇祸巴士与其他2辆巴士当时是从金马仑高原欲返吉北嶂仑北方大学,车上乘客皆为一家公司的职员。

事发时,巴士内的乘客大部分都在熟睡,在巴士突然翻覆后,乘客才从睡梦中惊醒,仓慌逃命。

据观察,案发地点周围布满撒乱满地的行李,部分乘客紧张的在黑暗中四处寻找自己的重要贴身物件,大部分乘客余悸犹存,神情木然地坐在大道栏杆上,其中一位少年男生站在路旁向上苍祈祷。

曾一度失踪,让警方误以为他畏罪潜逃的巫裔司机最后现身案发地点。

肇祸司机毫发无损

他毫发无损、安然无恙,但却脸色苍白,魂不守舍地对记者提出的问题毫无反应。

事发后,各单位抵达现场支援与维持交通秩序。至于受伤的6名巫裔女性,已由救伤车载往双溪大年苏丹阿都哈林医院接受救治。

巴士公司较后派出另一辆巴士载送其余的乘客先至双溪大年。由于一部分的行李被倒塌的巴士压着无法取出,乘客担心遗失物件而曾一度拒绝上新巴士。

由于事发突然,巴士公司负责人声明,因忙着安抚乘客及点算人数行李,无法透露太多详情,仅表示较后会向瓜拉姆拉县警局总部报案。

男女用餐没分开坐

森美兰伊斯兰党于3个月前举办的开斋节餐会上,划分男女用餐区而引起轩然大波,不过昨晚举行的政治演讲宴会,却没有采用同样的“措施”,而且还邀请许多华团领袖出席。

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主席兼吉兰丹州务大臣拿督聂阿兹为开幕嘉宾及主讲人,出席者包括代表森 州民主行动党主席陆兆福的约翰芬南地、人民公正党森州联委会主席拿督卡玛鲁、前副首相敦嘉化峇峇的儿子拿督淡林嘉化、森美兰中华大会堂总务赖善习、森美兰 建造行总务陈培及森州姑苏慎义行会长萧福云。

拍卖物品筹款逾万

值得一提的是,一直来,伊斯兰党晚宴的出席者通常是巫裔,可是昨晚出席的华裔却非常多,现场至少有超过10%的出席者是华裔,而且大部分都被安排坐在舞台前面及贵宾席附近。

虽然主办当局提供简单的马来餐,不过在用餐完毕后,华裔还是坐着,而且还参与拍卖环节,在晚宴结束后,才离场。

出席者爱与聂老合照

昨晚所拍卖的5件物品,总共筹得1万500令吉,其中聂阿兹亲笔签名的5本宗教书,叫价从150令吉起,最后以2600令吉成交,而聂老曾穿过的外套,也以2000多令吉成交。

德高望重的聂阿兹昨晚莅临时,引起了一阵骚动,出席者不分种族的趋前摄取聂老的照片,一些甚至直接走到聂老的椅子后面,和聂老“合照”。

行动虽不便 聂阿兹坚持站着致词

聂阿兹于晚上10时45分,才被安排上台致词,而主办当局也特地在台上准备椅子,以让行动不太方便的他使用,不过他却坚持站着致词约20分钟,之后才坐着移交拍卖品予成功竞标者。

多次引述可兰经

聂阿兹在整个致词内容,多次采用可兰经引述上苍的话语来教诲出席者,而且也反驳巫统说宗教与政治是不能混为一谈的言论。

“以前先知默罕默德时代,默罕默德也同时治理国家,因此在回教教义内,宗教与回教是融合一体,根本是不能分开。”

他说,巫统阻止学生参政,其实学生所接触的课本及所观赏的电视节目全都是来自巫统,而这也不是等于在散播巫统的政治理念吗?

他也说,虽然本身是一州之长,但是却由中央政府成立的中央发展局负责州内的发展,所以兴建医院是没有招标,也没有叫州政府官员开会,很像州政府是不受承认般的。

“就如吉兰丹的水供问题,就算要做蓄水池,都是要选他们内定的承包商,而不是由州政府遴选,使到丹州子民的公司不能参与承包工作,所以这个是民主吗?”

“巫统抗拒回教,他们迷失了方向,所以伊斯兰党要把他们带领会正轨。”

他说,其实华裔是支持回教,不反对回教,因为我们是来自同一个祖宗,我们都是兄弟姐妹。

道菲:接受伊党 赞华团领袖勇敢出席

伊斯兰党森美兰州联委会主席道菲指出,该党因开斋节茶会而男女分开坐被巫统青年团团长凯利视为采用回教极端文化,不过昨晚的晚宴证明,一切都是为森州人民着想,而晚宴是在控制之内,因此可让男女坐在同一桌。

他说,昨晚的晚宴是有夫妻或是家庭一起出席,所以男女可以坐在一起,可是3个月前,凯利竟然叫人民不要相信伊斯兰党,指该党极端及企图让非回教徒害怕。

巫统马华图抹黑伊党

他赞扬森州华团领袖,尽管马华曾威胁不让他们出席昨日的晚宴,可是他们却勇敢的出席,而且昨晚也有许多华裔出席,这也证明华裔已接受伊斯兰党。

“今日证明伊斯兰党是为回教斗争,是为了森州人民好,可是马华及巫统却把伊斯兰党视为挑战者,因此使用许多课题企图抹黑伊斯兰党。”

他促请森州人民团结一起,确保森州民联在第13届大选可以执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