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禄军澳议员课题双标准

312

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指出,政府在处理菲律宾苏禄军团入侵沙巴拿笃县的事件上,令人民担忧政府的危机处理能力,也让大家觉得政府在事件和澳洲参议员尼克瑟诺芬被拒入境课题上,持有双重标准。

他说,自从菲律宾苏禄军团入侵沙巴拿督县后,大马警方一直採取和平方式与对方商谈,并要求对方和平出境,反观尼克瑟诺芬来马是为讨论马来西亚选举制度,却被拒入境。

他指出,週五传出菲律宾苏禄军团与大马警方开火消息,造成对方12人死亡,我国两名特警殉职,希望此事能在今后画上句号。

善用手中一票

他昨晚和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出席半山芭区域志愿警卫团成立4週年慈善晚宴时,这么指出。

“随着来届大选近在眉睫,身为选民应该利用手上神圣一票,选出心中理想的政府。”

他说,在上届大选前,许多国人对政治局势冷感,抱持事不关己的心态看待政治。

他认为,自308大选后,许多国人改变对政治局势的看法,更关心和积极的心去面对来临的全国大选。

他说,目前国内面对贪污、国内贫富不均、人才外流、环境危机等问题,来届大选结果是否选民理想中的政府,答桉绝对不是“No”。

他指出,来届大选的新选民人数增至1329万1385人,比上届多出236万9246人,其中妇女和年轻选票为主要票源。

方贵伦:拚治安也助弱势群

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指出,志愿警卫团在选区扮演极重要的角色,除了定时巡逻防范区内治安,也为人民提供应有的保护,尤其是加强治安方面,更是社会的学习典范。

他说,志愿警卫团除了拼治安,也积极推动帮助弱势团体的精神,在华教方面更做出不少努力,以半山芭中华辟智华小为例,在志愿警卫团协助下,提升不少软硬体设备。

他提及全国有1294所华小和60所独中,却只在全国财政预算桉中获得3%拨款,他认为政府应将拨款提升至22%,才能解决华小所面对的问题。

“承认统考和制度化拨款给独中是来届大选为选民所争取的福利,我们也会应地区的人口需求兴建华小。”

李兆安吁更多人加入

半山芭区域志愿警卫团分队队长兼大会主席李兆安少尉指出,志愿警卫团肩负贡献社会的使命,确保老百姓的安危为先,希望获得更多人士踊跃参与志愿警卫团。

他说,该团自创团迄今,队员达逾4000人,证明其为严守纪律的组织,为民提供服务,维持社会治安并非一个家庭或公民的责任,希望藉此起抛砖引玉之效,让更多人参与志愿警卫团。

“志愿警卫团积极服务社会,除了为警方提供协助,也帮助不少的弱势群体,我们设立灾害应急基金,协助需要帮助的人士。”

他希望出席者踊跃乐捐,以便他们能利用该笔善款为社会带来更多温情。

现场筵开82席,获得超过800人出席,场面热闹,也获得赞助商赞助礼袋供志愿警卫团在现场售卖,筹募慈善基金,方贵伦和陈国伟更现场高歌助主办单位筹款。

主办单位移交善款5000令吉给中华辟智爱心教育援助计划、2000令吉为辟智华小教育设备及1000令吉为志愿警卫队队员子女奖学金。

出席者包括半山芭区域志愿警卫团队医柯永君、执行顾问蔡明城、志愿警卫团上尉梁乃安。

文冬新暹勐山洪爆发

450

文冬新暹勐昨晚山洪爆发,大批泥浆从山上翻种芭冲下,这是该区从去年10月起发生了10余次的水患事件,使到该区受影响居民叫苦连天。

昨天晚上约8时许一场豪雨后,有数十户再受到影响,大雨冲蚀山上泥土,带来厚厚泥浆,不但淹没多条道路,也冲进房屋,泥泞一片。

柏油路满目疮痍

在第15路的道路由于在日前被水冲坏,有关当局于日前铺上新的柏油,却在数天前午夜被冲坏;加上昨晚的急速山水冲下,柏油一块块被冲起,该处满目疮痍。

受影响地区是第7路、第11路和15路的房屋,水深数吋到约2呎不等。

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已指示水利灌溉局立即採取行动,联络了有关200多亩园地的园主,并在水利灌溉局指示下,在山上建数种防范设备。

虽然在山上翻种芭的小溪已经建不积沙石笼,但还是解决不了有关问题。

地方政府、卫生及环境委员会主席拿督何启文昨晚也漏夜冒雨到该处了解这水患事件。

吁增建一大沟渠

他说,日前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到来巡视后,也向中央政府提呈在第15路增加一条大沟渠,以便能顺利排水水,目前申请80万令吉的拨款在第7路、第11路和15路。

他也指出,有关积水石笼是有发挥做用,而目前很多泥浆都积在石笼的水池,而减少黄泥流进住宅区,不过由于雨量太大,而再次引发水患,希望新的沟渠增加后,解决有关问题。

屋后建围牆

★居民陈伟伦

晚上只下了一场豪雨后,造成山洪爆发,大量黄泥水从山上冲下。

我家后面建了围牆,而泥浆没从屋后冲进屋内,而屋前沟渠也溢满,水刚好淹到屋前,没进屋内。

淹水逾10次

★居民浦玉莲

由于我的家地势低,每逢大雨都必要淹水,而目前超过10次,希望国州议员关注。

我花费数千令吉进行建围牆,但也挡不了洪水入侵,造成不便,天天都担心水患。

冀屋前建沟

★居民李来友

每次下雨我都担心,我家只有一名年老和患病丈夫、媳妇和孙,每次被水淹后留下黄泥浆都必须尽快冲洗,但要找其他亲人帮忙。

我希望政府能在屋前建大沟渠排水,以让水更快速排出,以减少水患事件。

家具被淹坏

★居民莫昌

我家虽然离开翻种芭小溪比较远,但也曾经有至少6次被水淹没,大量黄泥水淹进家里,将家中一些家具被淹坏了。

我希望有关当局能关注,每次水患后,要花费时间进行请洗。

“国阵把人民当苦力”

129

柔佛古庙众神巡游庆典,随着今早众神出銮仪式而激起数代人的回忆,彼此心中的“岁月神偷”此刻放假了,因为很难把见证此盛况的逾万人回忆给藏起来。

热情、兴奋、喜悦、虔诚、全力以赴等的神情与心态,一闪又一闪的在众神出銮仪式上浮现。陌生、好奇、烦躁的脸色也有,不过五帮共和的优良相处模式下,一切尽被包容中。

柔佛古庙众神巡游庆祝方式,还保留传统的精神面,虽然这些年几经文人雅士鼎力宣传,给庆典冠以“神与人的嘉年华”等的品牌,或是涌现“兴啊!”和“发啊!”的口号。传统的呐喊、保护帮派神轿和信众的意识仍然流露其中,义兴精髓和帮派色彩根深蒂固。

派逾200警员维持秩序

民众群临门下迎接新山五帮众神的场面一年比一年旺,有赖于近几年的宣传工作。

此外,好多上了年纪的新山人,在闲聊时指他们还活着,就年年要到此一聚,因为心中还有一份新山情。

早上11时开始,新山五帮圣驾依照秩序(分别是赵大元帅、华光大帝、感天大帝、洪仙大帝及元天上帝)陆续在各帮护驾组拥护下,从柔佛古庙抬出游街至行宫。

途中护驾组成员努力摇晃神轿,善信则双掌合十祈求神明保佑。

今年警方派出逾200名警员维持秩序,其余支援队伍有新山中华公会警卫队40人、志愿警卫队20人,以及红新月会成人组派出逾20人和两辆救伤车候命。

联邦后备队卡车 古庙前飞驰引不满

美中不足的是,今早出现一幕联邦后备队急忙驱车路过古庙前路段的情况。民众不满联邦后备队的卡车速度太快,已经挤满在道路的人潮,惊险闪避。

新山中华公会会长林奕钦在回应上述情况时,指联邦后备队的做法不恰当,该执法队伍应该放缓车速,通过警示灯提醒民众疏散,才越过马路。

他在回应今年有比较多联邦后备队成员进入古庙维持秩序时说,因为警方预计人潮会比往年多,所以增加警力,并非公会要求。

人潮比往年多

另一方面,古来志愿警察代主任张振国受询时提到,联邦后备队卡车之所以那么快要越过人群,因为在柔佛古庙不远处明里南街有人打架闹事,闹事者相信是喝了酒。

林奕钦说,随着柔佛古庙众神巡游庆典去年被列为国家文化遗产,活动宣传非常好,因此吸引更多国内外公众和旅客前来观礼,众神出銮的人潮比往年更多。他相信有逾万人来见证众神出銮,明晚夜游相信也能破纪录。

林奕钦认为,恭迎台在黄亚福街上没有自己专属的地段,无法把增加舞台设计和设备弄得更完善,以邀请明星助阵,增加庆典吸引力。他担忧,新山市转型计划下黄亚福街明年会有工程进行,迫使恭迎台必须迁移到其他地点。

林奕钦首次抬神轿

生平首次抬神轿,林奕钦第一感觉是“很重”!

67岁的林奕钦分享,今年他第一次参与扛神轿,感觉神轿很重,需要非常强的团队精神来完成这项任务。

林刚荣:众神出銮必拆门

柔佛古庙每年众神出銮都会拆掉门,名符其实的“开放门户”!

古庙管委会主席林刚荣说,配合每年众神出銮,山门正中央的木制大门就会拆掉,让神轿进出,也象征众神出游,这几天不在家。

他说,出銮前门户大开,开放给任何的舞龙舞狮团体前来助兴,让活动热热闹闹。

他说,木门会暂时收起来,没有门户的山门仅用塑胶障碍物顶着。

他说,山门暂时没门的传统已久,由于众神已经出銮,门户开着也少有人会进入庙内。

警员旧人教导新人 维持游神场面秩序

新山南警区主任再努丁受访时表示,部分警员明日会参与柔佛古庙众神夜游现场值勤,而他们未有这方面的经验,于是有关新人趁今早的出銮仪式,尾随有经验的警员一同学习,了解众神出游的整体概况。

他说,该警区今早共派出逾200名警员,在出銮路线的各个据点协助维持秩序。

他指出,明日众神夜游时值勤的警员将会更多,驻守地点包括行人天桥及恭迎台附近等,只要有人潮的地方,就会有警员在场维持安全及秩序。

他呼吁明晚要参与游神的民众,以共车的方式减少车流量或避免把车停放市区内,造成市区的交通陷入拥塞。

维持游神秩序工作 林炳锟:今年最辛苦

新山中华公会警卫团大队长林炳锟说,今年游神维持秩序的工作最辛苦,因为大批信众在早上8时已经陆续涌现。

他说,为改善行宫外的秩序,今年在众神从古庙出銮至行宫后,就开始用栏杆把行宫前的路段,改为单向道。

他说,今年依旧会让小贩在行宫外摆摊,不过会明确划分行人和车道,避免交通大乱。

他说,今早情况受到控制,古庙内外没有不愉快的事件发生。

他提醒黄亚福街公路使用者,明晚7时恭迎台前的路段就会封锁,避开途径该路段。

“国阵把人民当苦力”

60

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抨击,国阵政府把人民当苦力,落实各种政策来向人民征收各种费用,让国内很多贫困人民生活于水深火热中,并促请人民不要再被国阵政府蒙骗。

他说,国阵政府指责一旦民联执政中央政府,所落实的废除大道收费、全民教育全免或调低油价等惠民措施会造成国家破产,难道国阵政府在过去56年来的贪污腐败就不会造成国家破产吗?

他是于昨晚在芦骨关帝庙广场出席直落甘望民联主办“改朝换代就在今朝”晚宴时,发表上述谈话。出席的民联领袖包括行动党森州委会主席陆兆福、大会主席兼朱湖区州议员蔡同财、公正党森州联委会主席拿督卡玛鲁、伊斯兰党森州联委会主席道菲及行动党芦骨区州议员欧阳丁清。

好政府须爱民如子

他认为一个好的政府必须爱民如子,而不是把人民当成苦力和窃取国家的财产。

他强调,我国的石油收入方面每年都会有800亿令吉,油棕收入也有700亿令吉,民联推出的惠民措施,即废除高教贷款只需花费60亿令吉,这根本不是造成国家破产,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指民联惠民措施会导致国家破产的言论是愚蠢的。

陆兆福:民联执政将承认统考

陆兆福指出,一旦民联成功执政中央政府,肯定会尽快承认统考文凭,同时会制度化拨款给州内的两所独中。

他说,只要民联入主布城,就会把国阵政府56年来无法做到的事尽快落实。

他也讥讽马华的“要稳定,不要乱”是讲给马华的党员听,因为马华森州联委会已乱作一团。

“人民不会乱,人民只要变了天,天天都会是好天。”他指出,自己以身作则攻打真纳州选区,并一定要胜出,他绝不会像马华森州联委会主席拿督姚再添一般当政治逃兵。

他也指出,柔佛州不再是民联的堡垒区,民联该州的政治演说场场都爆满,他相信柔佛州在来届大选也会变天。

欧阳丁清:摒弃再循环议员

欧阳丁清指出,国阵政府实在是一个烂政府,一个从菲律宾到大马的非法移民在短短的4个月内就可以得到合法的身分证,反观一个住在大马数十年的华裔老人却终生只持有红登记。

他也说,国阵直落甘望主席丹斯里莫哈末依沙日前在波德申华团团拜时说,只要大选胜选后才拨款波中50万令吉的言论,根本是在勒索人民,人民应把这种再循环的州议员丢进垃圾桶。

2000没购票公众场外聆听

直落甘望民联在芦骨关帝庙所举办的“改朝换代就在今朝”晚宴筵开300席,同时没有购票在场外聆听的公众多达2000人,该政治演讲式的晚宴场面非常浩大。

上述晚宴最高潮无疑的是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的到来,当安华一到场时,支持者就把安华要进入会场的通道挤得水泄不通,争相只为要和安华握手和一睹安华风采。

争与安华握手

群众在安华“成功”的坐上餐席时还依然一人一手相机和智能手机来拍下安华的风采。

此外,也有多达2000名没有购买餐券的群众也宁愿站着在会场旁或会场对面的商店聆听民联领袖的政治演讲。

卡玛鲁证实 蔡同财守朱湖区

卡玛鲁在所举办的“改朝换代就在今朝”晚宴上向民众证实,该党朱湖区议员蔡同财将在来届大选中再次上阵朱湖州选区。

卡玛鲁上台后就称呼各个重量级的政治演讲者后,然后就向与宴者指出蔡同财将会在朱湖州选区守土。

他说,如果在来届大选,人民依然支持国阵,人民就会再有另外一个5年的梦魇,再次受骗。

“一旦民联成功入主布城,国家一定不会乱,因为军人已向民联领袖保证,更何况军人根本不听命于首相,而是听命国家元首。”

他说,人民对民联执政州属的政绩感到满意,而国阵一直至今不宣布大选日期,证明国阵害怕的心理。

蔡同财吁民 学习雪州民换政府

蔡同财指出,在来届大选中人民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打倒国阵,让民联执政中央和森州。

他说,在去年朱湖所发生的食水危机后,他向州务大臣建议人民无需付还食水危机当月的水费,但是一口就被州务大臣拒绝。

“国阵政府根本就不体恤人民,人民就在来届大选中把国阵政府换掉,向雪州人民学习换政府!”

道菲:老人不支晕倒 派一马援金劳民伤财

道菲指出,该党吉兰丹州大臣聂阿兹是指国阵的“一个大马人民援助金”的派发是指国阵如同把人民当成动物,把援助金当作食物喂食,而不是接领援助金者是畜生,希望人民可以理解。

他说,国阵派发的一马人民援助金劳民伤财,人民往往要在艳阳下等等该援助金的派发,使到一些老人不支晕倒。

“国阵的这种措施根本没有尊重人民,人民也有尊严,国阵是把人民当成动物。”

苏禄军入侵民联只顾批​评 网民充当战略专家光喊​杀

jiang yu fan-srticle
(陈治平评述)
在经过三周的对峙后,我国保安部队和菲律宾叛军“苏禄军”终于爆发武力冲突,两名警察突击队员在枪战中殉职,三人受伤;苏禄军则有12人死,4人受伤。苏禄军在这个诈降事件射杀军警后,入侵仙本那的“苏禄军”与军警驳火,再导致另一名我国警员殉职数人受伤。

在这个对峙的过程中,许多民联领袖和其支持者对国阵中央政府的处理方式百般批评;有者认为政府过度软弱,本末倒置,在保卫国家安危的时候由内政部委派警方执行任务,反而将国防部军队置闲;有者则当国家危难,极需团结面对外辱的时候,将相关事件与政治混为一谈,想趁势浑水摸鱼,捞取政治宣传和打击政治敌对阵线;更令人发指的是那些在电子媒体和网络世界,趁机丑化和抹黑和刻意制造族群、政治仇恨的一群标榜“爱国”的网络写手。

人民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没有为警方突击队员的英勇殉职有所哀悼,或赞扬保安部队对国家尽忠职守牺牲生命,却于3月1日在该党出版的电子媒体“公正日报”(Keadilan Daily)指出,沙巴州拿笃的枪战事件乃以巫统为首的中央政府为了恐吓和转移人民视线的一项阴谋。

蔡氏似乎在暗示,两位殉职和受伤的警员是巫统自导自演戏剧的牺牲品,而全国人民则是愚昧无知,受国阵政府尽情愚弄的笨蛋群。

电视新闻主播江宇凡在其面子书留言,“曾经大声捍卫国家主权的无名英雄,曾经大声说这是他们TANAH的无名英雄,曾经高举克里斯剑的无名英雄,现在是他们发挥英雄本色的时候了,走,一起到拿笃打豺狼去,不要让我们拿两位特警白死!捍卫国家主权,国民有责,HIDUP MALAYSIA”。

江宇凡没有点名他所谓的无名英雄是谁,也不知其所谓事件是那一宗;不过,如果当中所指高举匕首者如果是内政部长希山慕丁的话,他已经在驻扎在当地亲自指挥保家卫国的任务。

面书留言尽显其对政治的不满与愤恨。然而,身为新闻从业员应该展现的本身的专业精神,对时事课题不应该有预设立场。他除了应该公正持平据实报道,凡事更要懂得分轻重,不能够以个人主观将课题拉拉扯扯,将保家卫国的殉职英雄与政治混为一谈,制造民间对特定人士的仇恨。

至于为何军警在前线的疑问,乃众人不明白事件的牵涉面与及处理该危机的正确应对策略而已。据悉,入侵我国的“苏禄军”乃菲律宾南部叛军。由于其数量极少,日前由我国充当鲁仲连,菲律宾政府与南部叛军签署的和平协议,并没有成为叛军的签署方,获取任何协议下的利益。

入侵沙巴州的“苏禄军”在身份地位上只是一般持械恐怖份子,由警方谈判专家与军警执行任务是无可厚非的事。尚且,入侵事件 可能会引发沙巴州同情“苏禄军”处境的数千摩洛族的情绪反弹,首当其冲的当然是负责国家内部安全的内政部。对恐怖份子展开缴械、逮捕和提控乃正确的法律程序。国防部的任务只涉及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当他们牵涉其中时,缴械和逮捕将赋予“苏禄军”战俘的地位,将事件提升至国家之间的战争“冲突”。

尚且,参与围捕“苏禄军”的军警非一般警察。VAT 69 乃警方特别行动部队(Pasukan Gerakan Khas),是警方反恐怖活动及执行特别任务的享誉国际的精英部队。他们初期的成立目的是为了应付当时马共颠覆政府的威胁。

当国难当前时,我们应该抛开政治理念的分歧,团结一致面对外辱。如果只会以“爱国”为藉口,无的放矢或趁势攻击政敌,只会尽显个人的无知与愚昧,更妄说爱国了!

民联政府耗资 63亿令吉? 林冠英脸皮特厚骗骗骗!

lim guan eng give sweet-article
(吴立勤评述)
槟州首席部长派完小糖果,也学会派大糖果,什么“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未见征询民意就公布招标结果了。被在野党质疑时,林冠英针对每一个疑点搬出国阵以前所做的决策来反击,意思是说他完全根据国阵以前做过的事,照做一遍,承先启后,发扬光大国阵的决策罢了。若要林冠英完全不提“国阵”,他或许完全找不到理由来支撑他的“大糖果”计划的合理性与可行性

说到填海送地换工程,林冠英说前朝已经计划这么做。行动党根本没有自己的一套全面交通规划方案,槟州民联政府年前曾“耗资320万令吉”草拟槟州交通大蓝图报告书。槟州行政议员曹观友说,槟州正在努力解决槟州拥挤的问题,报告中列出5项方案为高速公路计划、公共交通计划、无障碍设施计划、建立体制及水上交通计划。大蓝图根本没有主张槟州兴建海底隧道。

受槟州政府雇聘以负责草拟槟州交通大蓝图报告的AJC策划咨询有限公司与合乐咨询公司(HALCROW)认为,槟州政府应该在2015至2020年期间才开始进行检视海底隧道计划的可行性研究,不宜将之列为须优先推行的计划。为何林冠英现在急着建海底隧道?林冠英还需要交通规划专家吗?槟城还需要花钱做什么大蓝图吗?有林冠英就行了,何必花钱来做戏,浪费纳税人的钱?

去年10月槟城政府就宣布交通大蓝图的最后报告已经出炉。为何至今不敢开放给公众审阅,而必须等大选后才公开?

林冠英也强调这是“不需要赔偿及支付分毫的计划。既然是“不需支付分毫”,又何来“民联政府耗资63亿令吉”呢?一方面想要突出槟州政府不必出钱进行大计划,一方面又要突出槟州政府出钱63亿,林冠英应该及早寻求精神病专科医生治疗,避免精神分裂症恶化。

林冠英不只企图把“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当作“民联政府耗资63亿令吉”进的计划,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政治议程,就是他强调的人民可以通过选票来决定要不要这些计划。他说:“民联槟州政府将会让160万槟城人决定,他们是否要民联政府耗资63亿令吉进行上述工程。”

但是在槟州举行的一项论坛上,林冠英举出上述论调时就碰钉子。此言论马上被一众代表否决。其中,一名出席者卢林玲就直言,选举投票民联是因为他们反对国阵再度回来,但是并不意味着就等于支持这项计划。这是两回事。我可以说我代表大家发言,我们反对国阵回来,并不是说就等于支持你的这项计划。”

既然要把交通大计交给选民来做决定,是“还政于民”的好事,但选民没有资料参考,交通大蓝图最后报告又不公开,人民如何做正确决策?林冠英现在才知道CAT的透明化政策是如此之“知易行难”吗?担心大蓝图的内容与林冠英的“大糖果”自相矛盾是吗?

林冠英政治化海底隧道计划,用海底隧道计划来捞选票的把戏。被槟州人民公开否决,丢尽州政府的脸。人民选民联当政府,并不等于支持林冠英的所有计划。林冠英认为民联蝉联槟州政权,等于槟州160万选民已经授权他在五年内做任何他喜欢做的事情,那民联政府每5年征询民意一次就够了,选民其他日子就闭上嘴巴,乖乖听林冠英为民做主。

槟州非政府组织及交通大蓝图也建议提高市区内的泊车费,以及对任何驶入市区的交通工具征收“入区费用”,而不是以“建路”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不过,有关建议被林冠英当场拒绝。林冠英此时提出年度最荒谬的理由,他说:“州政府并不是基于政治考量,而是希望让群众能有自由进入市区的权利。”此说马上又被人民推翻,出席者举新加坡为成功解决城市塞车的例子。难道新加坡征收“入区费用”,也是基于政治考量?林冠英是否也希望群众是享有免付费使用海底隧道的权利?

槟州消协曾经公开炮轰槟州民联州政府没有就海底隧道计划进行公开谘询。林冠英要把大计划当作大糖果来捞取选票,还虚情假意说让人民来拍板决定。既然如此,人民仍未决定之前,为何政府就进行就招标,甚至宣布招标结果?米都被林冠英煮成饭了,人民还有机会选择吃粥吗?

行动党杀声威势虚有其表 民联结构只是配角当小三

pr123
(张新采评述 )民主行动党一直讥讽马华当家不当权,是巫统的应声虫,并口口声声说民联三党拥有平等的地位,三党平起平坐。但事实刚好相反,一连串的事件证明行动党在民联三党中不只是老幺,甚至还怕得罪老大和老二,不敢谈功绩,不敢争取更多的席位,更遑论为华社或华裔选民争取权益。

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所(ASLI)的分析指行动党将在来届大选赢得35至40个国席,比2008年的28个大幅度增加,使该党一跃成为民联的“龙头”。

这个结论原本应该值得火箭上下都高兴,但奇怪的是,从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到宣传秘书潘俭伟都表现谦虚,自我矮化地认为行动党不会成为民联老大。

ASLI的分析有其逻辑性,因为在华人普遍反国阵情绪下,主要在华人选区上阵的行动党的表现备受看好,而如果马来人和印裔选民回流国阵,人民公正党和伊斯兰党的表现比行动党逊色一点也不出奇,行动党领袖又何必谦让,有老大都不敢做,宁愿做老幺?

行动党不是一直告诉华社,若民联入主布城,因为民联奉行的平等公平原则,所以在朝的火箭领袖,和公正党和伊斯兰领袖,一样都有实权?但为什么ASLI的分析指行动党在来届大选的表现,比308有大跃进时,行动党领袖这样害怕?

如果是这样怕当民联老大,行动党就不应误导和欺骗华社,仿佛该党可以一手遮天,改变华人的命运,而其实除了槟城州以外,行动党跟马华一样,只是配角而已。

例如在308大选,民联执政霹雳州时,虽然行动党赢得18个州议席,比伊斯党的席位还要多出12个,但最终出任州务大臣的,却是来自伊斯兰党的莫哈末尼查;同样的,若是民联在来届大选成功执政森美兰和柔佛,即便是行动党的席位比伊斯兰党或公正党多,行动党还是要把大臣的职位拱手相让。民联的柔州内定大臣便是伊斯兰党副主席沙拉胡丁。

其实,从伊斯兰党主导的吉兰丹和吉打州政府实施的伊斯兰化政策侵蚀非穆斯林的权益和影响华裔的日常生活,而行动党非但无力阻止,甚至有时还要继续误导华社,为伊斯兰党说好话的事实,说明行动党根本不能制衡伊斯兰党。

不仅是对丹吉州政府的伊斯兰化政策噤若寒蝉,当伊斯党党员因不满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呼吁中央政府允许东马的基督教徒使用马来文版的圣经,并焚烧和踩踏行动党的旗帜和林冠英的肖像时,行动党人都变成哑巴,包括骂人为乐的丘超人,由此可见,在伊斯兰党人面前,行动党人被欺上头来了,也只能忍气吞声。

不仅害怕伊斯兰党,面对公正党,行动党也是低声小气。例如行动党柔州主席巫程豪公开表明不能与公正党柔州主席蔡锐明合作后,行动党中央要巫程豪收回其言论。因此,即使是民联执政中央后,真的有增设一个副首相职位并保留给行动党,也是没有意义的,也不代表行动党就有实权,因为若伊斯兰党最终决定落实伊斯 兰刑事法,并以神权治国,行动党又能怎样?

吉祥自导自演No!No!No! 没签廉政宣言寻粉丝安慰

lks yes to corruption
(郑怡恩评述)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今早在其个人推特买“定心丸”,要求大马人民给他意见,是否应跟随纳吉签署透明国际的选举廉政宣言(Msians invited 2give views whether I shld sign TI-M Election Integrity Pact after signature by Najib)。林吉祥所要的答案是明显的No!No!No!,而他也知道跟随他推特的推友都是自己的粉丝,绝大部分都是自己人,这个问题的答案肯定是No!No!No!的声浪。

林吉祥要当未来副首相,却对签与不签选举廉政宣言拿不定主意,跟随首相及国阵之后才签,林吉祥感觉没脸,不签又怕被嘲笑。自觉理亏,心神不定,彻夜难眠,竟然也想出跟随潮流,玩支持声量分贝的心灵安慰法,向自己的粉丝买“定心丸”,似乎一天没有听到Yes!Yes!Yes!或No!No!No!,就失去战斗力与信心。

如果林吉祥仍有“主见”,何不问:“我决定随纳吉签署透明国际的选举廉政宣言,请问您有何意见?”或者问:“我决定不跟随纳吉签署透明国际的选举廉政宣言,请问您有何意见?”这同样可以取得期望中的Yes!Yes!Yes!或No!No!No!声浪。

这才是真正的“征询民意”,但如果做领袖的,自己不敢表达立场,不敢有立场,却要求自己的粉丝提供预期中的答案,借粉丝的口来逃避领导人的应有“决策责任”,这还算领袖吗?这是没有领导能力,没有担当能力,没有果断能力的不负责任做法。

行动党实权领袖对于首相先抢先一步签署选举廉政宣言,一直耿耿于怀,感觉无颜见江山父老。行动党过去十年极力推崇透明国际组织,不断引用该组织的报告及领袖的言论来加强该党与建立廉政政府的决心。

然而,该党及民联万万没料到国阵主席纳吉竟然率领12个国阵成员党,签署国际透明组织的选举廉政宣言,表示候选人在来届大选将遵守廉洁,拒绝贪污舞弊,保证选举公正。

随后,纳吉还不断调侃民联,促请民联跟随国阵步伐,即刻签署该选举廉政宣言。林吉祥陷入左右为难地步,签也不是,不签也不好意思。雪州政府及槟州政府也没有个别签署这项廉政宣言。

林吉祥因此发表说“纳吉让我陷入两难”,同时又质疑说“无法宣誓全面打击贪腐纳吉签署廉正盟约还有诚信可言?”。后来又转口说,国阵签署《选举廉正宣言》没有意思,要签就签政权和平交替协议书。进而提出“条件”,说如果国阵所签署的选举廉正宣言真正具有意义,同时也愿意增加一些条规,民联准备签署。

林吉祥绞尽脑汁来逃避责任,三番四次发表文告找理由逃遁,却不敢直接向透明国际交代民联不签署的理由。民联怕什么?为了面子宁可硬拗?

民联不愿受到透明国际的“选举廉政宣言”约束,以便可以为所以为,还找出似是而非的言论来转移视线,以抚平心理的创伤。签署者是否会遵守宣言,由第三方独立组织——透明国际,来监督与断定,而不是由林吉祥来判决,林吉祥如果还尊重独立与专业的透明国际,就不应该发表上述有辱透明国际诚信与公信力的言论。

幸好透明国际不与林吉祥一般见识,宁可相信所有愿意签署选举廉政宣言的政党有决心推行廉政。林吉祥如果是君子,他应该促请国阵联署后严守选举廉政宣言,不要违反透明国际的意愿。并且大大方方即刻说服民联其他政党参与联署该宣言,然后与国阵展开一场良性竞争,看看谁比较遵守“选举廉政宣言”。

安华抨政府草率处理

Anwar

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批评中央政府在处理沙巴拿笃武装分子事件,显得草率。

他通过文告向两名因这场枪战中不幸逝世的警员表示致哀。

“在拿督斯里纳吉率领下的大马政府及负责国家安全的部长,应对这起流血事件向人民解释。

“为何我国的边界这么容易被一群持有军火的外国人闯入?为何政府在解决这起事件上一再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