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格管束性别调侃和隐喻 国会修条文议员必须自律


(董佳燕评述)过去在国会这个神圣殿堂出现的种种性别歧视言论以及调侃性隐喻,伤尽国内女性的心。

议会常规第36(4)条文的修改,将在往后的日子里,让国会议员管好自己张嘴。

2007年时,两位巫统议员邦莫达和莫哈末赛益为国会大厦漏水议题与行动党议员爆发舌战,较后更牵扯有“小辣椒”之称的华都牙也国会议员冯宝君,指冯宝君“每个月都在漏”。

“月漏论”因暗喻女性月经,与大厦漏水相比拟,被指严重羞辱女性。捅娄子二人组在时任妇女部长莎丽扎的陪同下,向全国女性作公开道歉平息风波。

以猥琐言辞羞辱女性的政治人物,往往政治生命将面对终结。受影响最深者莫过于马华籍的蔡崇继。

1999年大选,马华委派时任士布爹区会主席蔡崇继上阵士布爹国会选区,对垒当时还是行动党新兵的郭素沁。原本在行动党“睡觉议员”廖金华被撤掉的情况下,马华占有绝对优势。

蔡崇继在演讲场合发表一则“站蹲论”挪揄郭素沁女性身份必须蹲着小解,男人只需站着。蔡崇继的言论使选情急转直下,激怒了许多女性选民,失去大量妇女票而败北,多数票竟高达5200票。

随后,蔡崇继便被马华送进冷藏库,无法再见天日。

蔡崇继曾在2008年受访时向党中央公开喊话“求饶”,认为“站蹲论”已惩罚他十年,希望党能够解冻让其再战郭素沁。2004年,马华换上士布爹区会副主席陈元虎出战该区国席,怎料多数票距离竟拉开1万2895张之遥,使士布爹国席自此成为“马华男将禁区”。

上届大选马华打出女将牌,派遣马华女青年主任周紫琳硬撼郭素沁以挽回先前因“站蹲论”流失的女性选票,却在区会杯葛助选的情况下让郭素沁渔人得利,创下3万6000张多数票的传奇历史。

来届大选,据悉马华中央属意马华女青年署理主任王晓亭对垒郭素沁,不过由于“站蹲论”每逢大选必遭重提,负面影响深远的情况底下,王晓亭战情并不乐观。

蔡崇继发表“站蹲论”,使他至今与国会殿堂入门票绝缘。也令马华在士布爹选区未战先处下风。显然地,“站蹲论”造就了郭素沁。

议员们虽可仗恃免控权在国会内乱说一通,过后耸耸肩不当一回事,却往往对外边选情制造不利因素。国会此次修改议会常规,对议员发表野蛮和不礼貌言论设立限制,除了是要消除性别歧视推进两性互重,女性选票支持度也是当中深重的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