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经济战怎么打?/ 黄有光教授

作者简介:黄有光,1942年出生于马来西亚,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Monash)大学经济系教授。 1980年被选为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1986年成为被选入Who’s Who in Economics: A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Major Economists 1700-1986的十名澳大利亚学者与全球十名华裔学者之一,2007年获得澳大利亚经济学会最高荣誉—杰出学者(distinguished fellow)。近期于内地出版《宇宙是怎样来的?》、《从诺奖得主到凡夫俗子的经济学谬误》。

由于钓鱼岛问题,全国反日情绪高涨,论者已经在谈中日经济 战。笔者对钓鱼岛问题没有深入的研究,只大约知道它是中国传统领土,但二战后被列强归给日本,所以双方都认为是自己的领土,因而引起纠纷。打经济战通常是 两败俱伤,但为了经济以外的目的,未必不应该打。本文不谈应不应该打的问题,只谈如果中日要打经济战,中方应该怎样打才有利,或能够以比较小的损失,使对 方损失巨大。

从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投资与财富管理编辑冯涛(或其“从业于金融机构债券研究的朋友”,可详见中日经济战两败俱伤)到台湾的名嘴陈文茜,近日(9月17-18日)都提出,可以“增加对日本国债的投资,大量购买日元,这将导致日本…国债市场必将崩溃。这就像向日本国债里扔了一个通胀炸弹。”

笔者认为,购买日元与日本国债,虽然会使日元升值而不利于日本的出口,但对日本,尤其是中长期而言,是利大于弊的,而对中国是弊大于利的,是打经济战的错误战术。正确的方法是相反的卖日本国债,以及不买日本货,停止到日本旅游等。

冯涛文中指出,“和一位从业于金融机构债券研究的朋友聊天,他认为,目前日本债务问题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要想让日本出现债务危机,可以从三个 方面寻找突破口:一是,提高日本国债收益率;二是,提高日本币值;三是,增加日本政府的非生产性支出。”因而提出“增加对日本国债的投资,大量购买日 元”。

其实,购买日元与日本国债,是免息或以极低息借钱给日本,是对日本雪中送炭。购买日本国债会使日本国债的价格上升而收益率下降,而不是“提高日本国债收益率”。因此,抛售日本国债才是经济战的正确战术。

购买日元虽然会使日元升值而不利于日本的出口,但使日本能够以比较低的价格买入产品,实际上对日本利大于弊。出口减少的问题,可以通过其他方法抵消。

如果中国减少买日本货,日本虽然也可以减少买中国货,而造成两败俱伤,但日本会伤得比较大,约十倍。中国是日本的第一大出口国。2011年日本对中 国出口商品1946亿美元,占日本出口商品总额的比重高达23.6%, 加上迂回出口到中国大陆的,估计约占日本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同年,中国出口到日本的只有1480亿美元,占出口总额36421亿美元的约4%。因此,日 本玩不起这贸易战。

根据基于完全竞争的传统经济学,中国减少买日本货,即使不考虑日本的反击,中国本身也会损失,而且损失程度与日本的大致相等。然而,在实际世界的经 济,厂商是不完全竞争者,价格远远大于边际成本。中国少买日本货,日本厂商的损失(等于价格大于边际成本的程度)会比中国的消费者的损失(接近于零)大得 多。如果考虑爱国情绪,中国消费者可能反而得利。因此,至少从纯粹战术而言,这贸易战可以打!

(转载自FT中文网 发表日期:20/9/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