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压拉大学院向老马献媚 林冠英自我矮化卖族求荣

(真相网 / 林敬祥)火箭的政策,不取消国立大学固打制、不增加拉曼拨款、不准拉曼涨学费,若这种做法不叫刁难华社,难道是回馈华社吗? 95%的华裔支持率,这就是最佳的回报。

拉曼名義上是一間私立高等學府,所有種族的學生都可以進去念,但事實上非土著學生,特別是華人學生比較多,因為土著學生在國立大學有名額保

護,還有瑪拉或宗教學校等相關學府可以去,(還不算那些直接被政府保送出國的資優土著生)。因為國立大學的固打制,(一直到今天土著學生在

國立大學入學還是有制度上的優勢),國立大學無法滿足非土著的高等教育需求,所以非土著家庭也需要有相對便宜的高等教育選擇。所以要解除拉

曼的公共性,真正地成為一家私立高等學府,那就要解除國立大學入學的土著保護和特權,今天的行動黨有勇氣去爭取這件事情吗?

要马华退出拉曼可以,行动党先让政府全面开放玛拉和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给非土著,废除肤色固打制。这样就能让人民了解到问题的症结在

那里,将拉曼课题争论的焦点带到有意义的课题而不是停留在无谓的政党恶斗。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炮轰,财政部长林冠英不应自我矮化,借由打压拉曼大学学院(拉大学院),来向首相敦马哈迪献媚。他今指出,要戳破

林冠英的谬论,其中包括无论林冠英是否大砍拉大学院行政拨款,每一年拉大学院都会因营销变动、发展计划、教职员薪资架构及经济通膨率等因素

,调整学费。大专申请调高学费是申请学费的顶限,而非实际学费数额。

制度性的种族主义长期扭曲公共资源的公平分配。拉曼学院是少数族群乞讨公共资源的一个畸形现象。然而,获得90%华裔支持的民主性动党为了当

官,非但不敢碰“制度性的种族主义”,甚至还帮种族主义份子加强打压拉曼大学学院。

魏家祥强调,行动党要在分配正义(Distributive justice)的方面做得比马华好,上策是修改不公平的政策,下策是拨出同等资源协助被制度歧视及

符合资格的非土著大专生。上策:确保所有大专学府包括玛拉大学和国际回教大学开放给全民申请,但可以根据需求(而非族群)制订扶弱政策。下

策:设立一个特别教育基金,以一元对一元的原则,让所有被制度歧视及符合资格的非土著学生享有高等教育津贴。假设拉曼每学期的实际学费是

RM5000, 在政府津贴后学费只是RM2500,该特别基金就应该让符合资格的非土著学生享有每学期RM2500的教育津贴。

但是 “Bo Hood” 的行动党什么也不敢争取,只会讨好马哈迪,懦弱得离谱,令华社大失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