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改革应游说在野党支持 拒落实反跳槽法令借口太烂

(真相网 / 林敬祥)民主行动党法律局主任兰加巴指出,要落实反跳槽法令,唯一能做的是修改联邦宪法,惟目前难以实现,因为必须获国会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兰加巴是否记得行动党在八十年代极力主张“打破执政党2/3国会多数席垄断”?行动党不是呼吁选民拒绝执政党拥有超过三份二多数议席,才能有效制衡政府的吗?为何今天的行动党却以“希盟政府没有三份二3多数席难以实现改革修宪”来忽悠选民,以这种烂借口来违反竞选承诺?

众所周知,有改革意愿的政党,不管是执政或者在野,皆可以提出改革议案,同时以坚毅的勇气去游说朝野政党的支持,兰卡巴若以在野党一定不会希盟政府的改革议程,尤其是落实反跳槽法令,简直就是推卸责任的荒谬说辞。

既然行动党认为马来西亚的执政党只有在获得三份二多数议席之下,才会制定或修改宪法推行进步的改革议程,那么在野时的行动党为何又在国阵执政时期,不间断地在国会动议修宪制定各种法案,例如恢复地方选举?

希盟今年入主布城后,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说他希望7月14日召开的国会,能通过修改宪法落实“将投票年龄降到18岁”的政策,为民主缔造历史。行动党法律局主任兰加巴为何没有提醒林吉祥,告诉林吉祥“目前难以实现,因为必须获国会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

林吉祥认为“如果国会在野党有建设性和有效,他们就没有理由不提前宣布,支持在7月份的国会会议上修改宪法,以将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他当时指巫统拥有54个国会议员,跟希盟的113人和民兴党的8人一起,将提供超过宪法修正案所需的三分之二国会大多数票。按照林吉祥的理论,如果国会在野党有建设性和有效,他们就没有理由不支持政府修宪的动议,因此在野政党将可提供超过宪法修正案所需的三分之二国会大多数票。

为何兰加巴却斩钉截铁论断“落实反跳槽法令”目前难以实现?这不是为马哈迪招收巫统青蛙的行动党护驾吗?

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在世前曾向国会提呈私人法案,要求修改联邦宪法12(4)条文,他希望届时可获国阵、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国会议员认同,并获三分之二的支持。为何兰卡巴不懂得向父亲看齐, 争取在野党支持落实反跳槽法令?

2013年,时任民主行动党主席卡巴星认为,我国有必要修改联邦宪法,废除上议院。 他向记者说,我国不需要上议院,那是不必要的开销,却让人民承担。“上议院的存在只是鼓励一些被人民否决的人士或是其他人通过上议院,从后门进入国会,因为就法律而言,国会也概括上议院。”可惜,今天的行动党已经变质,沦为马哈迪实行霸权政治及种族政治的锦衣卫,不再坚持民主人权,只会拍马屁献殷勤,图获取马哈迪的恩宠。

同样是在2013年,时任民主行動黨主席卡巴星促請國會修改聯邦憲法12(4)條文,將家長(Parent)一詞解釋為父親及母親(如果還在世),以一勞永逸解決未滿18歲青少年改教問題。当时国阵政府也没有国会三分之二多数席优势,为何卡巴星不说“惟目前难以实现,因为必须获国会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