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阁一致同意不签ICERD 火箭部长变应声虫让我国蒙羞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敦马哈迪于本月18日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出席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期间曾指出,由于需要修改联邦宪法,因此大马近乎不可能会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

外交部长拿督赛夫丁阿都拉指出,内阁是一致决定不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火箭部长不但变质成了应声虫,还勇敢跳出来捍卫“种族歧视”,可悲的林冠英,竟然调转枪头警告华社,他说 “希望社会小心警惕,情绪不要被煽动,不要搞对抗和对骂。”

华社因为反对种族歧视而支持火箭及希盟,今天林冠英却要华社“务必小心警惕”。内阁向种族主义份子屈服,所有部长行使一致的决定权,林冠英狡辩称,有一批极端分子在开始煽动马来人的情绪,以莫须有的指责,把ICERD操弄成种族课题,企图让国家混乱。为何希盟政府不敢去对付“一批极端分子”?向“一批极端分子”妥协后,还来打压华社维权的声音,要华人沉默忍受被歧视?

林冠英提到行动党对ICERD的立场,他强调“何建国纲领必须以联邦宪法为基础”。反歧视,难道违反联邦宪法的精神及基础?林冠英及火箭的内阁部长如何自圆其说?

连捍卫自由律师团(LFL)也站出来批评政府决定不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的举动让我国蒙羞,认为政府领袖在关键时候没有展现出道德领导。行动党部长为了保住乌纱帽而在内阁做应声虫,让我国蒙羞,林冠英如何自圆其说?

捍卫自由律师团顾问苏仁德兰在文告指出,有关承认ICERD就要修改联邦宪法第153条文的说法是没有法律根据的,全球穆斯林国家也只有我国和汶莱还未承认该公约,因此没有合理理由拒绝签署ICERD。他以不点名方式批评部分希盟资深领袖,认为他们选择半途中公开表态要求展延签署ICERD的行为不可原谅,而希盟里头缺乏强大和团结的声音,也导致了签署该公约的努力被腰斩。

苏仁德兰强调,大马没能签署ICERD不仅让大马失去了在国际社会上的道德地位,也显示出政府在解决问题上缺乏决心、勇气和目标。

“有时政府在面对合理论证时改变立场是好的,但面对偏见和错误论述时改变却是很危险的。”林冠英如何自圆其说?

外交部长赛夫丁阿都拉指出“但当ICERD达到‘敏感’阶段后,内阁行使决定权,决定政府不会签署有关公约。”是谁使ICERD达到‘敏感’阶段?

希盟,尤其是种族主义,以马来人为优先的土团党,到底是以人民的权益为优先,还是土团党的权益为优先?承认统考所谓课题,是否也已经被内阁以“承认统考达到敏感阶段”而被内阁行使一致决定权,搁置承认统考?

希盟政府违背竞选承诺,就以‘敏感’为借口,为了政权宁可与种族主义共舞,无异壮大种族主义与种族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