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能否负担一个政策不是看钱多寡 而是看国家预算分配的优先

(真相网 / 林敬祥)希盟「百日新政」10大宣言中,除了废除消费税、稳定油价,与年轻人最息息相关的,便是放宽高等教育基金贷款的摊还制度了。但希盟获得年轻人大力支持执政后,竟然过桥抽板,缩紧高等教育基金贷款的摊还制度,而非“放宽”。

今年6月至9月,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共收回8亿1756万令吉贷款额,去年同期则收回13亿2443万令吉。这个现象,公众普遍认为是由于众多借贷者相信希盟上台环政府后,借贷可以一笔勾销,不必偿还。

今年7月16日,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主席旺赛夫宣布,凡每月薪金4000令吉以下的高教基金借贷者,可即日起至7月25日,通过高教基金官方网站进行资料更新,以便延迟缴付教育贷款。他说这项宣布是兑现希盟“百日新政”宣言。然而,“百日新政”过了百日竟然报废,傀儡 财政部长林冠英指出,基于国家财务状况,希盟竞选宣言承诺让借贷者展延摊还高等教育基金贷款(PTPTN)一事,恐难以落实。

政府在财政预算案中,制定全新的高等教育基金贷款偿还方式,即月收入超过1000令吉者,需逐步扣薪2%至15%。林冠英只好找下台阶,找替死鬼,说“如果刘特佐没有‘拿走’500亿令吉,那肯定能够做到。”对希盟寄以厚望的借贷者,大选中全力支持希盟后,希盟过桥抽板,只能怪刘特佐‘拿走’500亿令吉。

倪可敏曾经高调促请前朝教长卡立诺丁不应高高在上,反之应认真聆听占领独立广场大学生要求免费高等教育的呼声。(2012年,一批大学生占据独立广场,要求废除PTPTN,让大专生享有免费教育的待遇。 )倪可敏今天没有看见财政部长及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主席旺赛夫高高在上,没有认真聆听占领独立广场大学生要求免费高等教育的呼声?

刘镇东曾经比较,槟城理科大学的预算案就比槟州政府的预算案还高,减少或杜绝国立大专(每一间以2至3万人计算)的贪腐疏漏,可以省下大笔金钱。如今自诩清廉的希盟政府,为何有不能杜绝国立大专(每一间以2至3万人计算)的贪腐疏漏,以便省下大笔金钱,却刘特佐做替死鬼,什么都“肯定不能够做到”?

我国大学毕业生的薪资偏低,再加上生活费高涨,生活不易一直是国內年轻人所面对的议题;而希望联盟在竞选期提出的「百日新政」10大宣言中,也针对年轻人提出了让每月收入不超过4000令吉的借贷者可延后偿还的承诺。

公正党领袖拉菲兹也是支持废除学生的债务,他认为可以让他们更加获得财务上的自由。他与巫统领袖凯里在此课题上辩论时说,需知道,刚出来社会混的大专生,就背负着一笔债务,对他们日后的理财观念有不好的影响。他也指出,当今美国政府也在国会里探讨废除学生教育贷款的法案,以证明废除贷款是世界的趋势。他觉得我们不应该把废除学生贷款看作太负面的赖帐,而把它视为一项高回酬的“投资”。

针对如果实施福利国,会不会导致大马人需要交更多的税议题?拉菲兹以世界上提供免费教育(从幼稚园到博士班)最多的国家之一芬兰做例子,来解答这题“高税收”的问题。他说,政府负不负担的起一个政策不是看钱的多寡,而是看国家预算的分配的优先。以芬兰来说,他们不一定比大马有钱,但他们把国家收入优先投资在教育,所以看起来负担地起免费教育。身为会计师的拉菲兹表示,如果民联政府管理国家财政有效,减少贪污浪费与朋党文化,国家绝对有钱负担一切。

林冠英管理国家财政,为何不见减少贪污浪费与朋党文化,为何国家没有钱负担一切?一切希盟的无能全都推卸给前朝承担?拉菲兹不是说“政府负不负担的起一个政策不是看钱的多寡,而是看国家预算的分配的优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