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应拨款2亿4千万给60所独中 光明正大从政府手中拿钱经营学校

(真相网 / 林敬祥)教育部长马智礼发表的“论”后,引起华社强烈的不满,他狡辩说希盟将无法提供独中“行政拨款”,但,会另外给独中发放“发展拨款”。结果被马华国会议员魏家祥抨击,指马智礼在“补锅”。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指出,老爱把承认统考掛在嘴边的檳州政府,其制度化拨款独中的模式是希盟的参照对象,当中都说明拨款涵盖行政开销,教长又怎可以硬硬把独中的行政和发展开销刻意分开詮释,就只为了灭火但又不愿认错。

财政部长林冠英是否还记得,他在今年一月说过“要改变这一切就唯有换政府,独中就能得到制度化的拨款,光明正大地从政府手中拿到钱来发展与经营学校。”?

为何行动党今天做了政府,独中只能获得“发展拨款”,经营学校的“行政拨款”呢?做了傀儡官的林冠英,因此无权光明正大地拨款给独中经营学校?为何换了政府,独中还是无法“光明正大地从政府手中拿到钱来经营学校”?只能获得发展拨款而已?

2009年,时任槟首长林冠英伺机施压资源相对丰富的中央政府,促中央政府制度化拨款2千万令吉给槟州5间独中。如今的林冠英已经是内阁财政部长,应当最有主权决定是否拨款给独钟中,尤其是他本身期待已久的“中央制度化拨款2千万令吉给槟州5间独中”,林冠英是否准备在年终的财政预算案中做出这项宣布?

如果槟州五间独中每年应获得中央制度化拨款2千万令吉,平均每间独中每年获得拨款400万令吉,全国共有60间独中,是否希盟资源相对丰富的中央政府,将每年拨款总共2亿4千万令吉给60所独中?

当时,林冠英强调,由于槟州政府在2010年预算案中,已经把独中拨款增加一倍至200万令吉,因此他也挑战中央政府至少应以一元对一元的方式,向槟州政府看齐,同样拨200令吉给独中。 “如果不能,现在至少应与槟州政府一元对一元,拨出200万令吉纾解独中办学经费不足的困扰。”

希盟的中央政府以及林冠英的财政部,是否至少应以一元对一元的方式,向槟州政府看齐,同样拨200令吉给独中?

马智礼只提到教育部正在探討如何给独中发展拨款,为何遗漏了林冠英及早前强调的“经营学校” 行政开销拨款?如今还有行动党领袖敢光明正大地施压希盟政府把手中的钱拿到来发展与经营独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