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 等于向拒绝认错的马哈迪宣战

(真相网 / 林敬祥)希望联盟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表示,儘管已经获得国家元首全面特赦,但他仍然要寻求通过法律洗脱。《砂拉越报告》指出,安华已指示其在英国的律师,针对他於2014年第二次被控的肛交罪,所採集的脱氧核糖核酸(DNA)样本,进行重新测试。安华表示,他不放弃洗脱罪名的决定,將考验大马法律制度和新政府对法治的承诺。「我希望(我的案件)能够在法庭上审理,並且纯粹依据法律原则进行判决,这將显示马来西亚的法治和公正。」

根据报导,安华是在伦敦一场会议上指出,將继续通过法律来洗清肛交罪名,並称其案件將会证明希盟政府不会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如果安华成功通过司法程序讨回清白,那也就证明马哈迪确实曾经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迫害安华。马哈迪一旦被证实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迫害政敌,他还能否认滥用司法程序,以肛交罪名把安华关进监牢吗?

拒绝认错的马哈迪当然害怕安华的肛交案件通过司法程序在法庭审理翻案,因为若司法公正得以实现,如今的马哈迪若真的再也无法操控法官,那么,信心满满认为可以翻案的安华,除了有机会通过法庭讨回冤狱的清白,另一重大的意义则是向国际社会指证马哈迪确实以“暴政”对付安华,迫使马哈迪认错,这是安华及其妻女最大的心愿。

2008年,市面上出现一个“证明”马哈迪陷害拿督斯里安华的短片,片中的其中一段谈话是马哈迪声称,每个人都看见他捉安华,把安华放进(监牢),安华并没有任何错,因此,这是一件残忍的事件,不过,那时他有这权力。

公正党当时视这段谈话为马哈迪溜口承认陷害安华的有力证据。时任公正党宣传主任蔡添强受询时向《星洲日报》说,马哈迪否认也没有用,因为那些话的确是出自他口中,除非是有人成功模仿他的声音,不然这些声音是很难剪辑的。

马哈迪在1998年9月2日以鸡奸及渎职罪名,革除安华的所有职务,更令安华入狱。沾有他精液的床褥被搬上法庭的一幕、安华在狱中挨了一拳的黑眼圈,让人至今依然印象鲜明。一直以来坚称安华有犯下鸡奸案的前首相马哈迪怀疑,安华再次重施故技,欲透过声称这是摧毁其政治前途的阴谋,来洗脱其助理赛夫指控遭他鸡奸的罪名。马哈迪也坚称法官当年相信安华有鸡奸罪行,唯却以法律技术理由释放安华。

2016年,马哈迪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曾经透露,安華過去堅稱,他于1999年因首宗雞姦案和瀆職案入獄,是一場政治陰謀一事,馬哈迪受訪時再度否認此說。马哈迪也否认知道安华于2008年再度面对鸡姦案,是否同样拥有政治动机。马哈迪的上述回应,其实等于承认安华第一起案件含有政治动机。当马哈迪说出“不知道2008年的鸡姦案是否同样(与1998年的鸡奸案)拥有政治动机”,时,也就同时招认1998年的第一起鸡奸案含有政治动机。

虽然行动党领袖口口声声支持安华当首相,但却不敢表态,支持安华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还安华一个清白。如今即使安华公开表态要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也没有任何行动党领袖敢表态相挺。

马哈迪始终认为安华涉及鸡奸案并且有罪,道德有污点,既然如此,他如何会让安华继承其首相职位?

安华看来惟有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才能名正言顺清清白白成为大马首相,但安华如今孤军作战,火箭盟友已经众叛亲离,被马哈迪收编,不再在乎安华是否有机会当首相,更不在乎安华是否“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