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联曾举白礁岛事件攻击巫统软弱 马哈迪如今跟巫统一样软弱

(真相网/林敬祥)希盟政府突然取消隆新高铁计划,但也突然宣布终止向海牙国际法庭提出的“白礁主权争论”的复核申请。为何国会无权决定是否终止白礁主权复核申请?希盟政府还需要国会吗?

马哈迪上台后,一切都是他自作主张,独行独断,开除总检察长,撤换反贪会主席,国会完全无权过问,希盟承诺这些政府高官必须向国会问责,现在却变成向马哈迪问责。马哈迪是否要把马来西亚变成朝鲜,仿效金正恩的独裁统治?其他希盟成员党领袖为何对马哈迪绕开国会的决策不闻不问?

去年2月间,大马向海牙国际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复核2008年白礁岛主权的裁决。时任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表示,从英国最近解密的文件,发现3份与白礁岛主权有关的“关键性证据”,并已于2日向海牙国际法院提出申请,要求修订判决。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 (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 ) 研究员穆斯塔法•伊兹丁 (Mustafa Izzuddin) 告诉亚洲新闻台网,据他的观察:“在马来西亚2013年大选期间,反对党提出了白礁岛事件,以证明巫统政府的软弱。”

2017年2月2日,我國前朝政府基於從英國的解密檔案中,發現3份文件與白礁島主權有關的關鍵性證據,因此向海牙國際法院提出申請,要求審核在2008年白礁島主權歸新加坡的裁決。這3份文件分別是:新加坡總督於1958年致英國殖民地國務卿的內部通信、英國海軍軍官於1958年提交的事件報告,以及60年代的海軍行動註釋地圖。

馬華巴西古當區會主席拿督陳書北指出“這些都是前朝政府過去為了證明我國擁有白礁島主權,所作出的努力,當初我國是基於有理有據的基礎,要求國際法庭覆核白礁島主權的裁決。”他說,如今換政府後,希盟政府在倉促之下就決定撤銷白礁島主權的裁決申請,令人深感失望和痛心。

“希盟政府必須明白,白礁島主權課題涉及了我國主權和尊嚴,不是隨意就能放棄的。明明我國已獲得關鍵證據證明白礁島的主權,為何希盟政府突然宣布放棄?”他指出,根據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新加坡擁有白礁島不超過12海里的領海和專屬經濟區。他說,如果大馬放棄了白礁島的主權,等同於放棄了一個在軍事和經濟上極為重要的戰略地位。

此外,馬華署理總會長兼亞依淡國會議員拿督斯里魏家祥說,根據新加坡外交部,我國已終止要求重新覆核白礁主權裁決的案件,因此促請新政府給也予交代。政府到底基于什麽理由,大馬放棄要求重新覆核白礁主權裁決的案件?

他說,2017年總檢察署指找到3份“具有決定性因素的新證據”,國際法院的官方網站也曾貼出文告,提及我國提呈的新證據,是3份在英國國家檔案館內發現的歷史文件。“這些證據,為何突然棄之不用?新政府在這課題上,從未有任何說明。縱然至今未委任外交部長,但領土主權是國家大事,重中之重,柔佛更是最直接受影響的州屬,新政府不能忽悠人民,沒有交代。”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也在去年全力支持大马针对“白礁岛主权纷争案”的裁决,提出司法检讨的申请。对新加坡而言,控制白礁不仅得以保障该国 的经济命脉——海港业,确保来自南中国海与马六甲海峡的船只进出安全新加坡,也同时扩大其领土范围,强化它在东南亚的军事及战略地位。

林冠英于2008年5月23日,针对海牙国际法庭将白礁岛的主权判给新加坡,发表声明谴责拿督莱士雅丁和政府不应将这次的败诉当成胜利,而应该承认此时此刻全体马来西亚人那种失望、失落的感受,承认联邦政府根本没有能力捍卫我国的领土。

正当手握3项新证据的大马有望在与新加坡的争夺战中“翻盘”,重夺白礁岛的主权时, 为何马哈迪擅自宣布放弃 白礁岛 主权?林冠英竟然也装聋作哑,不再有那种失望、失落的感受?马哈迪如今也跟巫统一样软弱? 希盟政府是否也该承认联邦政府根本没有能力捍卫我国的领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