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曾指高铁「對大馬毫無益處」 上台却跟日本说仍有必要建高铁

(真相网 /林敬祥)马哈迪在上台后就宣布取消新隆高铁项目,他说宁愿赔5亿令吉,也不能建。他多次强调, 高鐵和東鐵都是沒必要的,高鐵「對大馬毫無益處」。

为何馬哈迪上台后却选择去东京澄清,说大马政府沒取消隆新高鐵,只是展延計劃?马哈迪是否如传闻所言,打算把高铁交给日本及他的儿子掌控的公司去建造,肥水不流外人田?

馬哈迪在东京访问的马哈迪接受《日经评论》时说,如果我國資金不夠,就必須展延這項計劃,或者把這項計劃的範圍縮小。另外,他週一接受日經新聞社訪問時也說,隆新高鐵計劃只是因為費用過高而被展延。他說,我國還是會在未來推行高鐵計劃。“未來會有建高鐵的必要,可能橫跨半島,但我們目前沒有能力建高鐵,因此才決定展延。”他也提到,如果行程的距離很長,高鐵還是最有效。但是,如果距離很短,它不會有太大的貢獻。因此政府必須重新思考高鐵計劃。

如果“我國資金不夠”是展延建高铁的理由,那么以后马哈迪要建高铁时,是否我国本身就能以“足够的资金”兴建,不需要任何融资,不必负债?

大选前,马哈迪说“我们需要研究计划是否可行,因为我们没有钱,必须去借钱,而这不是马来西亚政府现下可承担的。我们得搞清楚是否真的需要这个高铁。”希盟政府是否应该确保她以后不必“借钱”就有能力自己兴建高铁?

希盟政府称马来西亚国债太高,所以必须终止新隆高铁救国。馬哈迪表示,將取消已進入招標階段的馬新高鐵項目,因該項目耗資巨大,但馬來西亞不會賺到錢。以赚钱为目的来发展公共交通系统,就是马哈迪的当年大事兴建大道收费站的模式,不赚钱的路,不建。希盟承诺废除收费站后,大道也就“不会赚到钱”,按照马哈迪的逻辑,他岂能允许“不会赚到钱”的公共交通白白让人民受惠?

马哈迪单纯地以馬新高鐵是否可以赚钱为考量,是短视的旧思维,如同计算私营化高速大道的过路费是否能让其朋党赚钱一般。长达350公里的隆新高铁不仅为产业领域捎来佳音,还能为港口、机场、货运与其他邻近吉隆坡及依区的领域,带来许多商机。隆新高铁创造的经济区域,能够吸引外来直接投资(FDI),并缓冲或扭转我国人才外流的趋势。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以交通学来分析,发展交通设施应计算“交通阻塞成本”,若新政府认为造价昂贵,要取消来减低国债,可与新加坡政府再商议以更优惠的模式减低成本。

高铁经济不容忽视,日本是高铁鼻祖,高铁经济效应已获肯定;至于世界高铁大国——中国,其综合式的高铁规划已把高铁经济推向另一个更高层次。

希盟政府砍脚趾避沙虫,搞政治报复、仇新情绪、马哈迪急着要建立其朋党帝国,朋党急欲成立新国产车计划的建议已经涌现,高铁展延的用意,莫非只不过是要确保利惠马哈迪的朋党,这到底是要拯救马哈迪家族的既得利益,振兴其朋党帝国,还是以民为本,以国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