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达因指废大道收费不易 百日承诺原来只是“具有意义”的数字

(真相网/林敬祥)槟城大桥过桥费何时取消,备受槟城人关注。但傀儡财政部长林冠英被追问几时废除槟城大桥收费站时,他回答说,当务之急是兑现希盟政府的“百日新政”,过后再处理其他事项。

若“百日新政”是当务之急,为何废大道收费不是 当务之急? “”真能在百日落实?槟州首长曹观友却不相信希盟政府能在百日落实所谓的新政,他发表令人震惊的言论打脸林冠英。

针对何时取消槟州一桥及二桥收费的疑问,他说道:“在适当时候取消槟城大桥过桥费的承诺将实现;只是实现宣言承诺的时限为一届,即5年时间,不需在100天内“遵守”及实现承诺。曹观友也强调“虽然希联的竞选宣言在100天内实现承诺,但100天只是一个“具有意义”的数字。”

为何林冠英口中的“百日新政乃当务之急”,在槟州竟变成只是一个“具有意义”的数字,不需在100天内“遵守”及实现承诺?

原来希盟的“百日新政”承诺原来只是一组“具有意义”的数字而已,不需在100天内“遵守”及实现承诺的文字游戏或数字游戏?

5.09大选竞选期间,看守槟州首长林冠英表示,希盟承诺废槟城第一大桥收费,是因为特许公司早已收回投资的资本,却仍要不公平地收费至2038年。

既然如此,为何“废槟城第一大桥收费”不是槟州政府的当务之急?仍要继续让第一大桥一天又一天不公平地收费?

倘若槟城大桥真的如林冠英形容般已经是“盲赚”,为何就不能马上废除过路费呢?

希盟政府的元老理事会成员敦达因说,要是马上废除大道收费,政府将会损失超过550亿令吉,因此他召见利益相关者来会商,寻求最佳解决方案落实希盟竞选政策。会商后却不见公布任何对策,看来废除大道收费,废除大桥收费,已经快成为希盟政府的空头承诺,纯粹是一组“具有意义”的数字,只有捞取选票的意义,成为希盟政府最大的讽刺。

林冠英发表文告时说,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承诺,分阶段废除大道收费站。他强调,届时会率先废除槟州第一大桥收费站和双溪育(Sungai Nyiur)收费站。大选前承诺“率先废除”,大选后就变成不需在100天内“遵守”及实现承诺,更加不是“当务之急”。

林冠英现在改口说废除大道过路费只会在大马的财务状况有所改善,才会落实。谁来定义何时“大马的财务状况有所改善”?希盟政府看来已经准备以“大马的财务状况未见改善”来拖延落实其竞选承诺,推搪废除大道收费站,拖延落实增加奖学金及贷学金,兴建1百万所可负担房屋等等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