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部长认贼作父 林冠英不认为自己是华人

林冠英到底是害怕反对党“国阵巫统继续拿华人控制大马财政部说事”而放弃“控制财政部”,还是根本就没有主权去控制财政部?

(真相网/林敬祥)傀儡财政部长林冠英说 I don’t “consider” myself as a Chinese。中文报译为“我不自称为华人”,有人指正应为“我不认为我是华人”,意思很不同。

好多年前,国阵的华裔部長穿礼服要戴馬耒宋谷帽songkok,行动党骂說不是华人,是辱族丧权的走狗,汉奸的代名詞慢慢誕生了。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林冠英应摇身一变,非但从反对党变成执政党,也从华人身份变成“我不认为我是华人”,处处强调自己是馬耒西亚人了。

然而,为何安华,马哈迪及慕尤丁等马来领袖向来并未曾辱族丧权地公开强调自己是马来西亚人,并说“我不认为我是马来人”?卡巴星也从来没有说“我不认为我是旁遮普人”,百林吉丁岸也未曾说“我不认为我是卡达山人”?

愚民为林冠英的“去华裔身份”辱族丧权行为辩称道:“林冠英回答的很好,他这么一说,国阵巫统就不能拿华人控制大马财政部说事,不然就要大做文章说华人垄断大马经济,土著接下来会边缘化等等。”此说等同掉入种族主义思维,被马哈迪同化。为何“马来人垄断大马经济”就理所当然?华人控制大马财政部,却不是光宗耀祖,为“我族”争光的喜事?

若连希盟的思维也自认华人不应控制大马财政部,那么林冠英这个所谓的财政部长,既不控制财政部,到底控制什么?这不就是自爆林冠英当家不当权,做财政部长不控制财政部吗?

林冠英到底是害怕反对党“国阵巫统继续拿华人控制大马财政部说事”而放弃“控制财政部”,还是根本就没有主权去控制财政部?

财政部长一职在独立初期是由联盟或国阵成员党马华公会领袖出任,并在1974年后由巫统领袖取而代之,并牢牢控制至今。当年当家并当权,以华人身份控制财政部的李孝式及陈修信,也从来没有像行动党领袖那样,一做了部长就马上表明“我不认为我是华人”。

当时马华仍能在联盟内和巫统平起平坐,虽然陈修信是马来西亚最熟为人知的财长,但是李孝式才是独立后的首任财长。后者曾在剑桥大学修读法律和经济,并在1957年至1959年期间担任此职。由于他在联盟中积极争取马华更大的代表权,因此与当时的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关系不佳而最终辞职。

然而,如今的林冠英却认贼作父,换取一个当家不当权的傀儡财政部长职,非但不敢在希盟中积极争取行动党更大的代表权,却一开始就向种族主义份子投降。

尽管行动党获得95%华人支持,在希盟内阁中却不敢代表马来西亚人的同时,也名正言顺以代表马来西亚华人为荣,就是过桥抽板,彻底违背华社的意愿,辱族,辱党,丧权!

林冠英不敢自认是华人,不就等于在默认马来西亚的种族关系还是很紧张吗?不就承认即使希盟执政了,还是无法打破慕尤丁以马来人为优先的政治模式吗?

这当家不当权的财政部长,如果不敢改革,不敢自认华人,为了做官就一味回避,就是妥协,怕别人制造课题,不如回家带小孩去。

没有华人的支持,行动党有今天吗?没有华人的支持,林冠英能靠“马来西亚人”的选票当首席部长及财政部长吗?

一个忘本的领袖,在马哈迪的淫威之下,怎么会有主权控制财政部,又怎么会回馈华人社会对行动党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