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漂白操作何时了?

朋友问我:“在大选时写政治稿,尤其是针对上届大选有超过80%华裔支持的行动党的意见的经历是什么呢?”很明显,这位朋友心知肚明知道我一定会被行动党的支持者围攻得体无完肤。是的,连陈胜尧和巫程豪,这两位曾经在行动党卖命多年的医生如今都被视为“毒瘤”,“走狗”等,我又是个残疾人,不可能不会被这些目光如豆的假民主的网民网开一面,成漏网之鱼吧。

教育让我懂得分析,不随波逐流也不人云亦云的盲从;就因如此,我多篇与希联“不接轨”的文章成了涂黑我的跳跃板。但我不会与他们一般见识,因为在言论自由下,他们有发言权。在胡忠信著作的“现代君王论”中,作者提醒读者说道:“在市场上,顾客决定了产品;同样的在政治上,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网民的野蛮和无礼不正好符合胡忠信著作里面针对性的评议语吗?
以行动党为首的希联政府在槟城与媒体的对骂,诉讼行动不是正反映其支持者的不容异己的霸道吗?孟子说:“绰绰乎其有余裕哉”,一位高官或首长应以建立人格典范为主,表现绅士风范;如有问题,就开口辱骂人,推卸责任,那是傲慢!这种傲慢的行为在槟是司空见惯啊!又何谓霸道呢?霸道就是在同样的失误和犯错上,硬要对方谢罪和辞职,但本身即使犯错甚至被告上法庭还可不当一回事!
308前我对行动党有好感,505前我也支持民联,游说朋友投票给行动党。但自从行动党开始接受前首相马哈迪医生为“挽救马来西亚”的马首,又在华社为他进行漂白操作,铸造他是“国家英雄”、“国家救星”等,我也与众多的朋友对行动党反感和失望了!
行动党为敌对党和其领袖进行漂白操作前后三次了!前副首相安华、伊斯兰教党主席哈迪阿旺和前首相马哈迪医生,这三位都是受行动党漂白过的人物。问题就出现在这漂白操作的结果!伊斯兰党在漂白后政治势力膨胀,但行动党引狼入舍,却制止不了这只狼!如今伊斯兰党与巫统眉来眼去,暗渡陈仓与希联打对台,行动党是祸首,华社被骗被耍了。如今,我们又看到行动党忘了它对马哈迪医生过去二十多年所犯下罪行的指责,美化马医生的人格,要华社支持他来救国家。但过去告诉我们马哈迪医生的品性和信义严重失格,叛逆倾向高。行动党根本没有任何能耐制止马哈迪重复类似伊党食言背叛的事故再次发生!
从安华到马哈迪,行动党今天总动员为他俩进行的漂白操作,对巫统现在和未来的领袖却带出了一个很强也很可怕的信息。那就是,不管巫统领袖们未来对华社如何无礼和滥用职权,只要加入希联组织,行动党会为他们漂白,替他们铸造“救国英雄”、“人民救星”!
摘录自  光华日报/邱丽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