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大选的幽灵现象

彼岸大选近日在新加坡社会上也成了一热 门话题,朋友聚会难免有话要说。既有看热闹的心情,也有慎重思考的成份。马来西亚大选结果对新加坡有重大影响,竞选活动中发生的大事小事对我们都是一面镜子。

近日网络上疯传一个视频,一部巴士车上满载 的南亚客工,被揪出身上带着马来西亚假身份证, 竟然还用华人的名字,一大群愤怒华族公众,当场 用粗暴语言公审这群被吓得脸青青、乖乖坐在地上 的客工,盘问是谁给了他们假身份证,客工都不敢 吱声。看了这段视频,第一个印象是,这是一群 “幽灵选民”,他们“出师未捷身先死”,谁是幕 后黑手不言而喻。但想深一层,这也可能是一种栽 赃手法,这种“幽灵现象”,在以前的大马大选也曾出现过,但最后真相从未有人破解。
最近,大马警方立案调查马哈迪所谓的“私 人飞机遭破坏”一事,并可能援引反假新闻法令提 控他。大马在大选来临前一刻通过反假新闻法令, 给人一种仓促行事的感觉,摆明是为了应付大选, 因此,引来大马政府要借助法令钳制言论自由的非议。
法令冲着大选本来也是可以理解,因为火热的 竞选正是各类消息纷飞的时节。每天出现的消息真 真假假半真半假说不清楚,即使是有声有影的视频 也不一定是真的,网络上突然出现过时的视频也可 以用来混淆耳目。
这次马哈迪座机轮胎损坏事件,被归类为“假 新闻”,是指轮胎受损是假,还是指座机“被破 坏”是假?轮胎损坏已证明真有其事,是否“被破 坏”则存有疑点。在当前的语境下,马哈迪称座机 “被破坏”很容易引发联想,而得出不利执政党的 结论。这是否构成“影射之嫌”,得由法律去定 夺。马哈迪座机轮胎损坏也许是另一起“政治幽灵 事件”,真相即是假象,假象也是真相。
无论如何,大马援引假新闻法令调查,先是 坐实了“钳制言论自由”的指责,在选举如火如荼 中,执政党援引法令“调查”选举对手,就算是有 理有据,也会引发选民对反对党的同情。所以,马 哈迪挑战政府调查他,也是一种选举策略。这个事 件说明,有了对付假新闻法令,执政党并非一劳永 逸,如何界定“假新闻”、“假消息”,在炙热的 选举中更是很大片的灰色地带,执政党眼中的假消 息也不会就此消失。
马哈迪原是个彻头彻尾的“马来民族主义 者”,他在位22年期间对建构一个进步繁荣的马来 西亚有远大的眼光,却没有宽阔包容的胸怀。他不 能接受华族人才,不惜让他们移民出走的政策延续 到今天,是造成国阵内成员党马华和民政党抬不起 头来的关键。新加坡的多元种族政策的成功,印证 了大马种族政策的失败。这构成新加坡在大马政治 人物心目中的“原罪”。新马两国今日的友好关系 从来不是理所当然,大马谁当家对新加坡关系重 大。
大马即使改朝,由希盟从国阵手中夺过政权, 却不一定能够换代,马哈迪说他再度上台后,将检 讨纳吉政府跟新加坡签订的合作协定,他这样说是 要吸引选票还是吓走选票(尤其是华人选票)?如 果他这一番话有票房作用,则是否意味着,马来西 亚人其实并不在意新马在隆新高铁,或是新新地铁 等等的合作项目?
不过,他这番话没有引起太多反响,也许是 大马人已不把他的话当一回事,他现在讲什么都没 关系,只要能够扳倒纳吉就行。何况马哈迪以93岁 高龄重作冯妇,还能有多少时间推行新政?他不过 是希盟祭出的一块“神主牌”,是一个“政治幽 灵”,希盟中不缺马哈迪无情对付过的政敌,他们 的重新组合,给这次的大马大选增添传奇色彩。
马哈迪竟成为此次选举的风云人物,夺走反对 党其他领导的光芒,对反对党也是一种讽刺。反对 党缺乏一个可以“换代”的年轻领导人,“改朝” 又如何?但这似乎不是马来西亚选民所考虑的。华 人社会反纳吉情绪高涨,他们却说不出一个可以付 托选票的替代人物。
拜大马种族政策之赐,新加坡多年来不断获 得彼岸华族人才的输送,但马来西亚的华族人口比 例不断下降,马来民粹主义、种族主义情绪日愈高 涨,却是新加坡的隐忧。这次的大马大选谁胜谁 输,都证明彼岸在种族政策的路上越走越远,其政 治土壤无法培养出能够超越种族和宗教的公正开 明、有力挽狂澜决心和能力的政治领袖。
(本文原载新加坡《联合早报》)
摘录自  星洲日报 /严孟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