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安下车后反省聆听民声 暗讽领袖孤芳自赏陶醉于群众喝彩

(真相网/陈伟国)这次的大选,未获行动党委派上阵竞选的黄伟益及黄泉安,早赠送“谦卑”两字予该党候选人。原任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和原任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异口同声希望即将上阵竞选的候选人可秉持着谦卑的态度竞选。

黄泉安于2018年的505,在其《光华日报》专栏发表的一篇评论“509晚上,开香槟还是喝苦酒?”文中借人民的口,吐露他的心声,暗讽“槟州希望联盟缺乏大格局思维”,“政治领袖若尽是孤芳自赏”,“太过陶醉于群众喝彩”,“犯上战略死穴”,”火箭执政10年后竟有非大专资历人“等等,值得选民深思。
黄泉安写道:”截至投票日前最后几天,诚然感觉不到所谓“马来海啸”的怒吼,因为群众大会的人潮和掌声,绝对不是票箱的担保,何况308的群众大会人潮已被上网看脸书直播所取代。政治领袖若尽是孤芳自赏,太过陶醉于群众喝彩,往往会犯上战略死穴,忽略去凝听沉默思变的民心。“
“在槟城,相熟的华裔生意人告诉我,他们担心国阵这次能“破零”。他们告诉我,槟州希望联盟缺乏大格局思维,行动党和公正党的排阵,缺乏医生、工程师、城市规划师、工业规划和企业管理专业背景的州议席候选人,或会造成州政府视野狭窄,错失国际标杆大趋势的主流契机。有些商业界人士对我说,火箭执政10年后竟有非大专资历人士上阵,就算大专毕业但也仅具普通科文凭,预料今后的行政议会阵容不会出现异彩和创新思维,将来人才迭换的选择性也会变窄,如果槟城人把所有的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可能(强调:“可能”)难以阔步开创槟城新商机,保持槟城一切领先的优势。”
“这次,我有机会以庶民的身份见证这场大好大坏的全国大选,能在减压状况下写意走入人群,听取华裔中间选民的声音。在吉隆坡,有些务实的生意人低声告诉我:“我们绝对支持立誓救国的反对党,我们也要换掉巫统,但我们只是更想换掉联邦政府的一个人!”
“只是更想换掉联邦政府的一个人”的想法,正好迎合马哈迪的出发点,马哈迪骑劫希盟的主要目的就是推翻纳吉一个人,然后重回拥有强大机制及资源的巫统,更易于重建他的朋党帝国及实践他的马哈迪主义。下台后的黄泉安,才能用心感受到民间真正的声音,他总结道“这虽是一个非常羸弱的小声音,但它蕴藏难解的变数,在我心里如浪潮般澎湃,不知如何是好。难道一路来,我们的智囊分析和战略盘算,都走错方向了?”
下车后,还能自省的领袖毕竟不多,毕竟局中者迷,旁观者清。也许不再被既得利益的牵绊,黄泉安才能毫无违言向人民说出真相,揭穿槟州希盟的衰败及行动党的傲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