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外因素配合,华教之路更宽

前篇叙述纳吉于在1995-99年担任教长期间,如何通过新的1996年教育法令保障了华小和即有独中的存在和发展,也制定新的私立高教法令,启开了私立和民办大学之门。他也开始允许增建新华小及批准宽柔独中分校。

纳吉于1999年大选后调任国防部长,2004年初升任副首相,2008年任财长,接着2009年4月接任首相至今。他于教长任内所奠下的基础,于2000年开花结果。
私立和民办大学如雨后春笋,至今已有89所,包括由华社民办的南方、新纪元和韩江三间大学学院,马华所创办的拉曼大学(优大)和拉曼大学学院,民政的宏愿开放大学,还有马中合资的厦门大学大马分校等。
在纳吉领导下,教育部逐步淘汰根据种族的固打制,改为根据学术成就(Merit-based)及需求(Need-based)的大学录取制。虽不尽其善,但算是有所改进。大学贷学金(PTPTN)不分种族颁发,成绩优异者可转换为奖学金。考获SPM9A+及以上成绩的学生,不分种族,全获颁公共服务局(JPA)奖学金。
中学方面,在纳吉出任首相后,政府一共批准了两间新的国民型中学(即槟州的日新和恒毅),也将于2005年建好的芙蓉振华分校升格为振华二校。他也为独中生提供一马奖学金及允许独中生以统考文凭进入师训。然而,他有诚意承认文凭,但却不断受到政治化的干扰而拖延,至今方有着落。
至于小学方面,1995年至今已批的新建华小一共有26间(包括最近刚批的10间),获准迁校91间。其实,华小的总数从1970年最高峰的1346间,一直在降,至1995年的1285间,之后才开始回升至2017年的1295(已建成,不包括正在兴建或搬迁者)。
无可否认,新建和搬迁的华小绝大多数还是由华社、华团和华企传承先贤贡献教育的传统精神,通过董事会捐款和献地而成。不过,董事会拥有校地校产主权是华小永存的最好保障。
给华印学校与教会学校各类拨款方式和数目也在纳吉升任财长后有所革新改良。之前,拨款都交由政府工程局去执行,结果往往困于繁文缛节,费时延误,有时甚至遭到受托承包商的偷工减料。
2008年恰逢国际金融危机波及大马,纳吉提呈特别预算案,充作“振兴经济迷你配套”。国阵成员党领袖与纳吉协商后拨出2亿令吉给华小,印小,基督教会学校及依斯兰宗教学校,各获5千万。之后于2009-2010年又有“配套2”,四源流学校各获将近1亿令吉。
2008年尾,我和时任交通部长的马华总会长翁诗杰不约而同先后向纳吉进言,华校拨款应直接汇入董事会户头,而不宜再由工程局主导。不过,财政部却有官员质疑是否会遭滥用。我即向纳吉拍胸保证华校董事会的机制极为健全,有充份的内外监控,绝对可信任。他于2009年1月在首次直接移交拨款给华校董事会的仪式上即强调“互相信任”的重要性。
接着,从2012年国家财政预算案开始,首相兼财长纳吉即宣布正式制度化每年拨款给四源流学校,各获1亿令吉。2013年亦是如此。但自2014年开始,因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下降而影响政府收入,才下调到各拨5千万。
除此之外,纳吉也于2011年参与策划,全力支持及亲自推展由数家大华商企业集团共同收购“大马彩”,成立一个非营利的公益金,从大马彩盈利投资回抽及企业捐款,为四源流学校提供资金援助。至今,公益金已颁发超过1亿2千万令吉,受惠的极大多数为华校。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以上款项是只作为提升设施,扩建新建硬体设备,而另外将近1,300间华小和81间国民型中学(华中)的师资和行政开销,则是由教育部每年拨出30亿令吉来支付。由于绝大部份华小和所有华中是校地校产的拥有者,董事会仍然负担硬体设备的多数开销。
由此可见,华社在维护及发展华教路上虽然风风雨雨,却因华社逾百年以来的坚持奉献,加上华基政党在内部的努力争取,以及近20年来中国的崛起,华文价值提升,而有所转机。纳吉任教长和首相后,不顾党内外土著至上异议分子的反对,而给予华教及高教的支持。这些内外因素的配合,促使大马的华文教育堪称中国两岸三地之外,具备最完整的体系。
摘录自  星洲日报 /许子根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