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一样

上一回谈到“这次不一样”,因为这次的全国大选有很多的新面孔、新事物、新现象、新课题、新纪录等等,实在让人看得耳目一新加眼花缭乱。

其实,无论你属于哪个党派,或支持哪个阵营,我们黄皮肤的这一群从前所面对的、现在感受到的,及将来同样头痛的,都还不是一样?所以我说,我们都一样。
我们的先贤飘扬过海,来到这个小国讨生活,然后建立自己的家园、新村,直到1957年成立自己的国家。
他们披荆斩棘,与大海搏斗,跟野兽拼命;他们一穷二白,在河里洗锡米,在胶园里喂蚊子;他们刻苦耐劳,建立华校,捍卫独中,誓死传承中华文化与教育,包括统考。
他们都一样险些被英军遣送回大陆,也曾经遭遇多次惨痛经历,如:“日军南侵”、“五一三”、“茅草行动”等事件,结果他们深受打压,甚至妻离子散,有的家破人亡,还是得咬紧牙根继续生活。
这40年来,因为“马哈迪主义”,我们失去了糖厂、多间银行、和合巴士公司、Gardenia面包、升大学机会、公务员优差等。
敦马依赖种族主义上位治国、怂恿与协助朋党收购华人产业、制造一群马来土豪商家、率先滥用国库资源而投资失败、从不制度化拨款予华教……我们能让这些诡计阴谋继续重现且苟延长存?
今天,竟然有人企图让马哈迪主义复活,继续肆虐,甚至扬言要再燃烧种族怨恨、延续马来人主权、胜选后找中资算账等等。
我们都说国阵统领了60年,不仅贪腐败坏,还制造许多的社会偏差,华社普遍上都深感委屈与不公。
回顾历史,敦马从当部长到副首相,再到首相任期22年,过后还垂帘听政一番,总共少说也超过40年。
这40年相等于巫统掌权一甲子的三分二,说明三分二的贪腐败坏传统皆由他而起,后任者不过延续他的不良教诲与负能量,再继续发扬光大而已。
今天,他老人家口口声声说后悔以前所为,向安华忏悔、向印度人道歉、向沙巴土著赔礼,就是不愿意向华人say sorry。他说想趁有生之年救国(还是救儿子?)事实上,儿子若有用,不必救他?儿子若无才,救他也没用。
反观我们这群黄皮肤的人都只想讨口安乐饭,何必自相残杀,蓄意剿灭、割喉政策、以华制华,闹得像杀父仇人般,最后肯定有一方败落,使社群折良将、失英才?
既然我们命运都一样,都是二奶命,何必臭口相逼,秽言满天。
如果想换政府来争取华裔权益,那是作白日梦,那怕有日他凤凰回巢,风光情归巫统,亦不见怪异。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花城‧花城内外‧文:李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