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旗息鼓

也许还有人缅怀当年华人政治荣景:内阁有6部长,还掌控财政工商,可说与人平起平坐。当时有人说这国的政治格局就是华巫争锋。

独立那年马来人口占49.8%,犹不过半,华人37.2%,紧追其后,而且华人有优势,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而巫统要找足够候选人填满选区都成问题。
华人能出任要职,主要是因为东姑口袋没有人,不算是华巫拗手瓜的结果。
不过,场上也不是没有争,争过必留下痕迹。
争华人政治代表权3/1的林苍祐落马;争华文官方地位的朱运兴落马;反对种族极端的马哈迪出任副首相的李三春,在老马坐正之后就到了无言的结局;争华人副首相的陈修信,碰钉之后心灰意冷挂冠求去,留下千秋争议。
宫廷之外还有民间角力,如走上街头最后解散的劳工党,被收编之后失去棱角的民政党,但国会殿堂里还有一士谔谔,他就是反对党领袖林吉祥,是捍卫华权的活图腾。
可是,老林取得地方政权之后,持盈保泰,以和为贵,不出招也不接招。
马华还有可笑的“争取华人副首相”的小演出,老林则连给他也不敢要。安华说,将来给林吉祥做副首相,老林没搭腔;老马说林吉祥要做副首相,老林赶紧否认,还加码说什么都不争。
记得5年前为了担心火箭旗不能用,老林还当众哭了三次,现在配合老马布局,静静把旗收起来。政治疆场上,再也没有华人争锋的一点象征。放眼看去,不论在哪个阵营,华人党,华基党,都是尾巴党,都不足以言勇,纵使在外放狠话,究竟不是爷。
这次,我们见证了60年争锋的结局:偃旗息鼓。
摘录自  光华日报/张木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