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神经病

马爷爷在提名前一场600人的政治演讲上说,他租的私人飞机被人动手脚,飞机严重破坏,让他安全受到威胁。 他认为有人企图要谋杀他,阻止他提名,更让人不明白的是马爷爷在这么严重的事情上竟然选择不报案。

这是一起严重的指控。因为已经关系到全球对马来西亚航空安全标准和合规。民航局展开全面调查飞机文件记录与检验飞机状况,同时还向飞机师与维修人员查明情况后,按照文件记录,该飞机的唯一故障是左侧的轮胎漏风,维修人员试图灌气,惟无法解决漏风问题。但维修人员决定换轮子,但是却没有配件。
这也让有关飞机的VistaJet私人有限公司今日发文告澄清强调,飞机当时只是面对普通技术问题,不会构成安全威胁。
这件事情也让我联想到安顺也发生相似的指控。倪可敏到安顺的第一场政治演讲,他迟到了1小时。 一上台, 他就告诉现场观众他乘坐的汽车轮胎被人破坏,暗示有人要阻止他, 所以迟到了,他一样选择不报案。
刚好那一天, 我也出席他们当天的政治演讲,而我乘坐的汽车后左轮胎漏风, 而车轮上发现一支大铁钉,如果依据倪可敏的逻辑,是否因为我在他们的演讲现场被认出来而有人要对我做出生命威胁?
这种状况在精神病例里被称为妄想强迫症。他们会不停的妄想身边的都是敌人,只要不认同他们的,都会被看成敌人,而身边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想伤害他们,更严重的是一些还有强迫症,认为只有他们是救世主。
最近电影上映了《复仇者联盟3:无限之战》里的大反派灭霸,就有这样精神病,剧中的他相信宇宙的生物太多引起了灭亡,强迫症发作下他认为只有灭了一半的人口,宇宙才会美好,最后他展开了神经病的灭族机会且取得成功。
这次的大选,我们看到一位93岁的老人家也借6个因数(土团党、行动党、公正党、 诚信党、土权组织和华社)准备把他22年来不及做的——把他家孩子送上最高的权利之座,结局仍然是可以想像的无奈。
这项大选有很多神经病的言论前后矛盾,一时的承诺像火车路一样长,另一边又告诉你不是每个承诺他们做得到。但是却有很多人选择性的看不见,听不见,而且一厢情愿的给予信任。就如柔佛州的火箭主席,商家向行动党买桌可以,就是不可以支持国阵,这到底是什么模式的民主?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 一群高喊救国的精英可以在提名日状况百出,连基本的提名日规则都搞不清楚,出现问题后不是自我检讨过失而是纷纷把箭头指向国阵企图脱困。
第十四届大选是个最多候选人的大选, 最多假新闻的大选,也是最多有资格参加奥斯卡最佳演员奖的大选,更是一场考验全民智慧的大选,你可以继续视若无睹,但愿我们的未来不是惨不忍睹!
摘录自  光华日报/朱笙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