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儿比政党轮替更重要

拙作〈选党不选人的迷思在哪里?〉(见4 月26日《言路》版)见报后,收到来自不 同友人在脸书上针对拙文的反应,说我不该利用自 己目前身在组织的身份,发表这样的论述;也说我 在阻碍两线制、干扰政党轮替理想的达成。甚至也 有朋友说我从5年前,就开始纠结“选党不选人”的 看法,也洋洋洒洒“纠正”我。

后来,我也在脸书上,看到另一位友人提到跟 我相同看法的论述。他也被劝勉忍多10天,10天后 大家才一起鞭策我们属意的政党。他,答应了。我 想到马丁路德,想到“恶人的嚣张,只因为好人的 沉默”的金句。抱歉,我不是指大家属意的政党是 “恶人”。
5年前,伊斯兰党某领袖在大选期间,发表一些 支持宗教立国的立场。马佛青发文告回应,却被一 些人认为不该在这“大是大非”的时局,来破坏政 党轮替的美梦。
505大选后3年内,伊斯兰党变了样,坚持通过 355法令来提高伊斯兰法庭的地位。那些当时说等了 大选后才鞭策伊斯兰党、才监督伊斯兰党的人,去 了哪里?朝野政党都在推来推去……马佛青却需要 独自不断跟进这案件的发展,一刻也不敢松懈。那 些人呢?去了哪里?大选时,才出来说话吗?
我们不支持的人、我们爱的人,我们都同样需要监督他 们,更何况他们也许会是领导我们国家领袖。我们要告诉他 们,你们不要乱来;不要以为我认同你,就可以乱来。
如果改变不是纠结过去,审计现在,我们又何需改变未 来?如果我们不从现在就审视各政党,就如送走吃饱的老虎, 迎来饿了很久的豺狼。
你问我,支持政党轮替吗?我,求变之心未变。改变不会 是最好,不变,就只会坐以待毙,尤其在国家的体制即将崩坏之前。
我支持政党轮替,不代表我就不可以鞭策此制度下的一些 迷思;我支持政党轮替,但我更关心我国家的未来,是否放在 第一位
摘录自  星洲日报 /薛振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