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跑到哪里了?

 许多人在308到505大选时情绪是激动,并力求可以改朝换代,因此在当时许多社交网上的留言、谩骂、诅咒等都是情绪激动,只要稍微有倾向国阵的网友留言,这一个网民肯定是遭到霸凌。

相对之下,从社交媒体上的趋势,倾向反对党和希望改朝换代的人是相当多,从过去两届大选中,为了可以换政府,大家都同心协力的号召国内外游子可以回家投票。
当然这一届大选也不例外,倾向改朝换代的网民依旧不改一贯作风的在网上谩骂,也继续号召大家回家投票,大家团结一心。
从308、505到509,这些团结一心,无不让人感动,也看到许多人为了改朝换代,可以付出和牺牲,实在难得。
不过从308和505大选,反对党领袖看到这网络上的激动情绪,开心是开心,但却也面对一个挑战是面对监票员和计票监督员(PACA)短缺问题,造成不能完全监督投票站可能会出现的作弊和其他问题等。
众所皆知,为每一张票据理力争,监督选举过程,PACA是选举的最后一道防火墙,因此反对党在每一届大选前都会召集人加入PACA行列,甚至主办不同的PACA培训课程,以协助监督投票日的整个过程,防止选举作弊外,也可以确保没有幽灵选民的出现等,因此PACA的角色是相当重要的。
然而,反对党在每一届大选始终还是面对PACA的不足而感到头疼。按理来说,反对党是不可能、也绝对不会面对PACA短缺问题,但事实摆在眼前,这一届大选他们还是面对PACA不足的问题而伤脑筋。
我之所以说反对党绝对不会面对PACA短缺问题而懊恼,是因为单从网上倾向反对党的网民来看,反对党随手摘来,就可以解决PACA的问题,毕竟在社交媒体上,十个网民中,就有十个是反对党支持者。
过去,反对党在网上号召每一件事情几乎是没失败过,例如为槟城林首长筹募保释金、为某某反对党支持者筹募律师费等,只要反对党重量级领袖一开口,许多支持者都会一窝蜂的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解决这些领袖当前难题。
反对党这种网上号召力,这种网民之间的配合度,是国阵羡慕不来的
但我还是纠结在一个问题,反对党的支持者是相当多,但为何每一届都还是面对PACA短缺的问题呢?人,去了哪里呢?
我身边有许多情绪激昂的反对党支持者朋友,好几次我曾要求和鼓励他们不妨抽空在大选当一天的PACA,来加强自己对大选制度的认识外,也可以帮忙监督选举可能发生的作弊,但往往得到的答案是:我很忙。我不得空。反正少我一个不少,多我一个不多。
咦,当有人决定不投票,甚至说少我一票不少时,大家都会狂骂这个人,反之在面对PACA时,怎么大家都变得不那么热心了呢?
摘录自  光华日报/苏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