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不关闭莱纳斯稀土厂了? 黄德的百人攻厂封厂计划呢?

(真相网/陈伟国)5.05大选前,黄德隐瞒其火箭党员身份,假借搞环保运动,成立绿色盛会以反对莱纳斯稀土厂建在彭亨州,成为反对党最热门的竞选课题。最后一刻,黄德代表行动党上阵文冬国席,火箭一心一意认为可以就此击败廖中莱,然而不济的黄德却以379票落败。

黄德败选后后消失无踪,五年后文冬人连黄德长什么样子也模糊不清。第14届大选,早前传闻林吉祥及潘俭伟将飞象过河对垒廖中莱,来一场终极的王对王之战,结果林吉祥及潘俭伟还是选择躲在他认为比较安全的原区竞选,不敢冒险打王对王战。文冬这个没有任何行动党重量级高层领袖敢上阵的选区,最终又交给已经被选民 遗忘的黄德上阵。但这回,黄德不再以环保斗士的形象出击,也不再重提关闭莱纳斯稀土厂,把莱纳斯赶出马来西亚。
为何黄德及反对党阵线在莱纳斯稀土厂的课题上大U转?是否因为莱纳斯已经不再对人民及环境有危害?否则为何绿色盛会运动随着5.05大选而终结,不再运动?行动党文冬国会选区准候选人黄德说,505大选后,他不曾离开过文冬,过去几年都是深入穷困的村落,当义工给予人民适当的协助,默默付出。
当年黄德发动2万人的和平绿色苦行反公害运动,绿色盛会主席黄德扬言并不打算就此罢休,并暗示将会有下一场的“战争”,绿色盛会接下来将发动“百人攻厂与封厂绿色先锋队”行动,以人墙方式封锁莱纳斯稀土厂。黄德今天为何放弃了“百人攻厂与封厂绿色先锋队”行动?放弃以人墙方式封锁莱纳斯稀土厂?转而深入穷困的村落当义工?这不是大才小用吗?
行动党及希盟如今到底对“莱纳斯稀土厂”保持什么立场?能闪就闪,炒过了没有利用价值的环保课题,就扫进地毯下,当没一回事?莱纳斯稀土厂今天不是如常运作吗?反对党当年对莱纳斯的指控,是否仍然有效?
当年的民联竞选宣言《人民宣言》不断向人民保证民联入主布城即刻关闭莱纳斯稀土厂,为何如今的希盟却不再重提入主布城即刻关闭莱纳斯稀土厂?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当时告诉澳洲《悉尼晨锋报》说,如果反对党能够执政中央,他会快速采取行动来调查该工厂,但在这之间,他将会预先关闭关丹稀土厂的运作。“如果莱纳斯稀土厂能展示有说服力的论据来证明所生产的稀土对公众没有造成伤害,我将是第一个赞成稀土厂的人。”
5.05大选后,莱纳斯稀土厂也全面投入运作至今,该厂也多次通过各大报章刊登广告以论据来证明所生产的稀土对公众没有造成伤害。马哈迪领导的希盟,是否已经接纳莱纳斯稀土厂所生产的稀土对公众没有造成伤害,所以不再反对该厂继续营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