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昨晚你有梦到伊党吗?

昨晚人在玻璃市。

从北方玻璃市到南马新山,伊党都有一个梦,梦到接二连三攻陷州政权,梦中浮现的,除了以“造王者”姿态组织联合政府的场景,还有哈迪阿旺当上部长的画面。
伊党长老协商理事会主席哈欣雅欣有说,哈迪阿旺经常在大事发生时,梦见先知穆罕默德;“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梦见和先知会面…只有少数人可以。”
哈欣雅欣,就是亚数国席候选人,亚娄是伊党玻璃市战略最大的目标,是伊党突破这个弹丸之地3国15州的标竿。
党内德高望重的大长老哈欣雅欣,提名过后一上亚娄战场,就以哈迪阿旺的梦打开话题,点燃战火。
伊党人就是喜欢解梦,相信解读哈迪阿旺的梦,就可解读大选,尤其梦到先知就可指点迷津,一如华人入庙烧香求韱,祈求神明预示选情,或为大选开路。
在已故聂阿兹的儿子聂奥玛加入希盟前一天,哈迪阿旺就曾梦到聂阿兹失了一腿,以此预测这一届大选,丹州会出现跛足战况,过后印证如此;聂阿兹的两个儿子,一个在伊党竞选,另一个(聂奥玛)披希盟旗帜出战。
伊党人因此认为,哈迪阿旺的梦,有先知指路。
嗯,这让我开始怀疑,哈迪阿旺在国会解散前,已有先知托梦说可执政联邦,并在先知指引下组成和谐阵线,正式掀开第十四届大选誓与国阵、希盟三分天下,实现“造王者”美梦的宗教选战。
我就在伊党说梦、解梦那一晚,进入这个已被伊党神秘色彩包裹的州属。
但是,我对伊党大说梦话抢攻的乡区提不起兴趣,因为听说要以梦话对抗巫统,说白了就是名副其实的“做梦”,希盟就曾公开数落伊党;“根本就是白日梦!”
所以,我就直入无关伊党的梦想,根本不知伊党在做梦的华人选区。
晚间八点,车子停在皇冠小贩中心后部,穿过食店进入皇冠“广场”,一路走向英特拉稼秧岸公正党候选人颜艾菱的讲台。
这一晚,即使说不上人潮汹涌,近千选民汇集之势,也已为颜艾菱垫底。
先后发言的助选员和候选人本身,对现场近千选民来说都很陌生,但是课题都是大家熟悉的,不满国阵的情绪依旧高涨,只是完全省略伊党了,真正做到“一字不提”。
因为好奇,在讲台周围的食店逛一圈,左右传来的政治口水,竟然都是‘曾敏凯’;“可惜了,如果曾敏凯留下来,包赢!”
很好奇,就多咀问一下;“颜艾菱没有胜望吗?”
“胜望也是有的,只是曾敏凯的时侯,有看到很多马来选民出来,这一次几乎都是华人,颜艾菱在马来社会可能欠缺吸引力,就差那么一点点。”
“也不能这么说,曾敏凯2013年出战时,有伊党在为民联护航,包括哈迪阿旺都到来助选,现在没了伊党站台,当然就看不到马来选民了,那不是颜艾菱的问题。”
中招!
伊党的梦原来还拖出一条尾巴,跟国阵和希盟在打战时,这条有刺的尾巴,都会扫到华裔候选人出战的选区。
尤其国阵、希盟和伊党势均力敌时,特定选区会被这条尾巴扫入无法预测的黑洞。
包括城市和半城乡选区,都避不开这条胡乱摇摆的尾巴,躲不过这条尾巴横冲直扫的风险。
就以英特拉稼秧岸为列,2013公正党只以1092多数票击败马华,当时出现一个巫裔独立人士争得404票。
今届,同样三角战,搅局的换成伊党了,可能争得的选票,应该会比独立人士多一些。
可是皇冠讲台上,从颜艾菱到助选员,一字不提伊党,近千捧场的选民,好像也都以为这次国阵希盟一对一。
朋友,你好像忘了,对上了年纪的、纯朴的、活在伊斯兰教堂周边的马来选民,伊党做的梦,是很圣洁的,是不可侵犯的。
你要赢,就不得不把伊党因素放进去,重新评估之后再拟策应对,否则;包你死到不清不楚!
摘录自  星洲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