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浪潮,没有马来海啸

马来选民,特别是巴生河流域的城市选 民皆心有不满,对于目前的高生活水 平以及贪腐问题充满抱怨。

无可否认,这种不满情绪将在投票日当天变 成反对党的选票;然而,究竟会否出现马来海啸 则还有待观察。
走入乡区的记者和民调人员皆表示,看不到农村选民的愤怒,足以结束国阵的政权。
那些大声预测出现强势反风的声音主要是城 市人,他们从未进入这些偏僻地区;当他们被问 及114个马来乡村选区的名字时,很可能会茫然 地瞪大眼睛。
他们仅仅透过WhatsApp聊天群组,与那些 拥有相同政治情绪的友人互相呼应,拥有不同政 见的声音会被排挤,或者更糟糕的是,被踢出这 些聊天群组。
显然,很多人无法接受默迪卡民调中心认 为国阵将在大选中获胜的最新调查结果,因此转 身订阅由公正党领袖拉菲兹出资的Invoke民调报 告,因为Invoke预测国阵和伊党将在大选惨败的 民调,更符合他们想要相信的内容。
默迪卡民调中心上周指出,马来人转向投 选反对党并不足以让希盟从国阵手中夺下布城 政权;不仅如此,国阵甚至还有望在本次大选中 “增加数个议席”。
默迪卡民调中心主任依布拉欣承认,国阵的 马来支持率下降将让反对党在雪州受益并保住政 权。
他认为,尽管国阵在柔佛和吉打的支持率也 出现波动,但反对党尚未达到组建州政府所需的 水平。
他补充,虽然马来人的选票将出现波动,但 伊党将分散转投在野党的马来选票,因此无法对 大选结果带来改变。
他指出,伊党将在本届大选遭遇重创,巫统 亦不会让希盟有机会组成联邦政府。
依布拉欣认为,国阵有可能在沙巴失去2/3 的多数席优势,但不至于丢失州政权。
他表示,1MDB争议、生活开销增加以及 GST课题,是导致国阵支持率下滑的原因;但选 区重划以及伊党与希盟决裂,则让国阵获利。 他认为,上届支持国阵的马来选民将有 7.9%转向投选在野党。
依布拉欣估计,国阵的马来选民支持率大约 为53%,但国阵只需47.5%的马来人支持,就足 以保住政权。
默迪卡民调中心预测,希盟欲赢得大选,则 必须在西马半岛赢得100个议席。
依布拉欣指出,假若非马来人对于希盟的 支持率保持不变,希盟则需要34%的马来选民支 持,就可赢得大选。
不过,希盟目前只掌握有约20%的马来人 支持率,距离执政中央还欠缺14%的马来人支持 率。
接下来的竞选期,国阵和希盟皆会将所有资 源集中在决定大选胜利的马来选民。
社交媒体民调机构Politweet研究报告指出, 2013年大选有30个议席或13.5%的议席是华裔占 大多数;另一个民调组织“行动大马”则指出, 华裔占大多数的选区已在本届大选缩减至24个。 还有一个严峻的事实就是,即使没有重划选 区,华裔选民人数在急剧萎缩。
由于伊党将扮演“破坏者”,加上乡区马来 选民,国阵并不需要孟加拉人来赢得大选。
2013年大选,反对党在伊党支持者的帮助 下,在很多选区以微弱票数胜出;但这一次,伊 党的支持者不会再投给希盟,而是支持在140个 国会议席上阵的伊党。
伊党举办的集会仍然有大量人潮,证明他们 还有许多的忠实支持者。
我们的选举制度是采取“简单多数制”而非 “普选票”;选区重划也会造成影响。
多角战可能让国阵在一些选区面对反效果, 但他们仍掌握了大部份的优势。
如果马来人的选票分裂,国阵必须依靠非马 来人的选票,若这些少数民族支持反对派,那么 执政党就会有困难。
在拥有7角战的选区,将导致国阵和希盟的 关键选票被分散,因此地方的选情会更加激烈。 对于两个联盟来说,另一个潜在的破坏因素 是因无法上阵成员的扯后腿行动。 但分析和舆论的驱动下,这个盛大选举的总 结,仍会是一个熟悉的局面──希盟无法取代国 阵
摘录自  星洲日报 / 黄振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