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马”真的能胜任吗?

连续写了多篇有关政治的稿后,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写政治稿?为何不再写一些有关残疾人士的文章?为何我的稿件似乎是针对希联?更可笑的是,有人不知我身历其境曾经被某政党的人民代议士因“本身残疾”受歧视,说我的稿件对希联某政党有偏见!

我写了许许多多有关残疾人士在日常生活中所面对的种种问题,也受邀出席讲解我们残疾人的切身问题,但那只是一厢情愿的举动,效应不大!理由很简单,残疾人士多是对政治有冷感症,手中无票呀!即使是有票者因身体出现了状况,很多投票场所和交通设备都不方便,只会带来众多的麻烦,所以投票也不会很积极。就因如此,我尽我所能,在政治气氛写出我的心声,也希望能唤醒多一些残疾人不要对政治有冷感症,在政治人物前敢表达我们的看法,对他们做出诉求!
槟城是希联掌权,行动党挂帅的地方;我住在槟城每天遭遇的种种问题,我的稿件的重点该针对谁呢?残疾人士在槟的存在是否有被当局肯定和重视?答案是没有!那是因为许多行人道逐渐被增建了脚踏车道,这对须坐轮椅的残疾人士和乐龄人增添了被撞倒风险;购物广场前的空地也被改为停车场,方便轮椅上下的斜坡也不见了!
我想也许在百花齐放下,以残疾人士的角度来写政治文章,不会有“当局者迷”的论调吗?政治是“互相利用”和“利益交换”的游戏。看到行动党与马哈迪医生的结合,我想我们这班残疾人须认命了吧!我们没有政治力量又没有任何的利益可交换和利用,连选票都没有,肯定是被政治人物边缘化不受理睬吧!但很无奈的是那些用选票支持他们的选民,今天没了自主,似乎有被摆布的倾势。这就是一般人的现象,因为人通常不会或很难接受与他根深蒂固的思维的反意见。这也是死硬派的作风,不管对方对或错,永远支持他思维!
在行动党的漂白下,人民相信马哈迪医生是国家的救星,马哈迪是人民的希望。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马哈迪不可能会改过自新,因为至今他没有公开为他过去的错和罪道歉。行为与动作在年深岁久的流程中就是习以为常,习惯成自然了就变了本色和作风,你还要我相信他会改!陈胜尧医生也公开确认年迈者是本性难移的。
你相信马哈迪的改邪归正,洗心革面是为了给我们一个美丽的未来吗!我想,做戏的成分很高。许多民众都相信马哈迪目前在演戏,向人民许诺等待绝处逢生的机会。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但可要看这位浪子在回头时是春风得意,还是穷途末路呢?现在的马医生是被逼在死胡同有求于我们啊!不可对我们无理!
摘录自  光华日报/邱丽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