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怎样称呼你们?

行动党时常说国阵政府在雇用员工职员时对华族甚不公平,有所偏差导致目前在政府各机构的服务华裔雇员寥寥可数。是的,这是不可否认的事;但我想,行动党只说对了一半,但忽略了自己本身的对华裔公务员的教唆举动,因为今天政府部门华裔职员的稀缺景象,它也有责任来承担!

无可否认,在政府部门上班为国家为人民服务是崇高令人尊敬的。但很不幸的,在行动党的教唆和煽动下,华人在政府部门尤其是担任高职者,往往会因政治因素的炒作而被本身族群指责嗔斥为“走狗”。可不是吗?那些维持公共治安和稳定的执法人员包括华裔职员在行动党的活动地方不是常被政治人物的教唆下被众人喊叫:“走狗!走狗!”吗?试问当你在现场目睹这种情况,你的心情和思维会是怎样的呢?如果你的孩子是那天的执法人员,你又会怎样呢?执法人员被派至维持当天的治安以协助主办当局的活动能够流畅进行,为何没受到肯定和鼓励反而遭挑逗和取笑?这种执法人员被人喊叫“走狗”的视频在网络上是可轻易搜索到!这种挑逗和取笑的噩梦效应是深远和负面性的。华裔青少年要不是对公务员敬而远之就是担惊受怕。
无论是以前还是如今华社倾向行动党的时刻,华人担任部长在我国也是不见得是值得骄傲和夸耀的事情。在反国阵政府的声浪下,华人担任部长也被视着走狗!行动党还没执政槟州前,君不见行动党时时挑逗和嘲笑华人部长头戴马来传统帽子出席官方集会吗?如今,我们可不是眼睁睁看到行动党的行政议员同样着戴着类似的马来传统帽子吗?风水轮流转,剃人头者人恒剃其头;但马华与民政并没趁机对行动党攻击只是摇摇头掩口而笑。
与华族相反,公务员在马来社会有着崇高令人尊敬地位。至今我还没有看到希联内的马来领袖和其国州议员对维持的治安的执法人员挑逗和嘲笑或喊“走狗”!行动党为了争权夺利对国阵的华基政党敌视仇恨可理解,但对华裔的执法人员视同一律,似乎也有着不共戴天之恨!行动党的华裔国州议员,你们是靠华社支持而生存,为何华人要为难华人?
国阵中的华裔领袖在马哈迪医生的二十二年的掌权时期被行动党喊“走狗”,那么现今行动党心甘情愿被驯服在马医生的足下,那么,请给我一个适当的名词来称呼你们!
摘录自  光华日报/张海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