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会成为传奇还是假象?

在众马来西亚前首相眼中,马哈迪绝对是他们的切肤之痛。国父东姑间接被他赶下台,敦胡仙翁退休后还持续的批评这个自己选出来的副手,伯拉直接就是被他拉下台。敦拉萨固然是马哈迪复出政坛的恩人,但是如果他在天之灵看到今天马哈迪成为他儿子的大敌,相信他也会对自己当初的决定后悔不已。至于在巫统党内精英分子及政治高层眼里,马哈迪只不过是一个溺爱孩子,当孩子抢玩具抢输别人过后,为他出头的奶爸。

但这一切无阻马哈迪在马来人平民百姓心目中英雄的形象。这位曾经的党国最高领导人,个人的经历其实就是一部励志史。身为平民的他,年轻的时候通过本身的努力考进当时东南亚,甚至亚洲最好的大学——爱德华医学院(也就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前身)。请注意,当时马来亚还没有固打制。马来亚独立后不久,他是为数不多,平民出生的国会议员,过后更成为第一位平民出身的首相。而《马来人困境》这本身书,更是让马哈迪深深的烙上马来民族主义捍卫者的刻痕。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命运之巧妙,几乎冥冥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操控。想象一下如果今天伊斯兰党没有退出民联的话,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如果合作或加入希联,那其实就是正正得负的效果。伊斯兰党的宗教主义路线,和土著团结党的民族主义路线,都剑指同一组选民,零和效应将让反对党阵营深陷漩涡。
过往反对党的方程式是行动党主攻非土著,公正党主攻城市马来人,伊斯兰党主攻乡镇马来人。在伊斯兰党退出反对党联盟过后,土团党除了接过伊党的棒子主攻乡区马来选民,它同时也在整体马来选民层面,倚靠马哈迪的民族主义履历,给予反对党更稳固、更强大的马来人政治论述。这就是马哈迪因素在这一次大选最强大的杀手锏。
除此以外,马哈迪因素的强大,也在于他有效平衡了反对党一路以来显著的非土著选票优势,在安华深陷牢狱的时候,更成为反对党的定海神针。对马来人来说,马哈迪无疑是最强大的定心丸,他的从政史,比任何一个反对党提出的亲马来人政策更具说服力。很多马来人,甚至马来西亚人,都很缅怀马哈迪时代经济腾飞,国力强盛、在国际上担当第三世界代言人的荣誉感,当时候的“Malaysia Boleh”口号,绝对是马来西亚建国史里最具感染力的政治宣言。至于这一切成功,是否源于时势之利,以及带来了法治败坏、朋党主义等反面因素,善忘的选民,又岂能记得?
所以,这一次的大选,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到底马哈迪可以继续书写枭雄的传奇,抑或这一切只是政治家乡,509,自有分晓。
摘录自  光华日报/黄子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