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胜尧和巫程豪的遭遇

第14届全国大选的提名日和投票日终于尘埃落定,各政党纷纷推出候选人。如传闻所言,甲洞区原国会议员陈胜尧和柔佛士姑来原州议员巫程豪,不获得党的委託,在来届大选无法上阵原议席。

根据上一届的全国大选结果来说,若以60%得票率为安全区標准的话,行动党在吉隆坡竞选的5个议席,都远远高过这个门槛。在这其中,甲洞和蕉赖的得票率超过8成,可谓行动党桥头堡。在这其中,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在上届大选中,以超过85%的得票率轻鬆胜出,这也是在野党得票率最高的选区。
牺牲小我 成全大我
林吉祥早前要求巫程豪,离开士姑来选区,到柔北的拉美士挑战马华原任议员蔡智勇,但巫程豪拒绝离开士姑来。林吉祥隨后表示,行动党的领袖没有安全区,要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林吉祥既然认为没有安全区,为何又让吉隆坡五大天王中的三位继续留守原议席?
若要以年事已高为由,撤换陈胜尧,那比陈胜尧大一岁的林吉祥,为何还要出来竞选?陈胜尧作为8届国会议员,长期耕耘甲洞区。有流言批评陈胜尧没在选区服务,但是有选民站出来表示陈胜尧有时间都会在社区中心服务民眾。
既然这五个国席的安全性更大,为何不让这五名国会议员南下?行动党可以要求巫程豪离开士姑来,去啃硬骨头,却不让镇守吉隆坡元老们南下进攻柔州,这种双重標准如何让人信服?隔邻振林山的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为何就能够继续上阵原区,凭什么巫程豪不可以上阵原区?陈胜尧和巫程豪的遭遇,难免会被人质疑两人与党高层渐行渐远有关。
曾几何时,我们要的议员是为当地服务,关心当地社区发展的人民代议士。在天兵文化下,任何一位重量级国会议员可以用「救国」、「寻求更好的发展」为由,离开自己耕耘不久的选区,当地基层又要重新適应新议员的处事方式,这难道不是对当地社区造成影响吗?
难道选一名重量级议员担任人民代议士,社区的所有问题都能迎刃而解?选择人民代议士,必须要瞭解这位候选人对社区的瞭解和关注,才能够选出合適的人,为当地社区服务。
摘录自  东方日报  /余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