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需要雨周的眼睛

郑雨周这个人很有意思,个人形象十分鲜明,讲到做到,一如既往。主张环保,他贯彻始终;不只是意思意思。这些年月,大家想必知道,雨周不但热心推行脚车代步,而且积极维护生態环境的保护。

儘管这样,发展和环保,总在不断地拔河。身在檳岛,环滁皆海,空间拮据,地不够用;人口渐多,两岸所需的棲身之处,自然也日渐倍增。规划之为难,思之自明,迨无异议。
难得郑雨周的想法一贯,涇渭分明,坚守底线,寸步不让。山地的开发,他反对到底。绿地的永续,他挺身护法。儘管因此遭到怪罪和刁难,他也没有一丝的退缩,而是遵照规划的指南,国际的圭臬,主张天人之间的和谐。
道不同不相为谋
间中那一匹布长的酸甜苦辣咸,我们后来都听说了。雨周到底是个谦和的君子,「道不同,不相为谋」。几经思索,最后决意切割战友,自行离开,另闢蹊径。为此,他高调承诺一旦议会解散之日,马上抽身退党。
没有意外,他隨后果然按照预定的时间表,大步地离开了这个「排挤行动」党(Displace Action Party),以明身怀之壮志:退党信函交到斯里丹绒武雅支部主席林清河的手,个人的党员卡和中心的党旗,也一起退回了。
没有退卸的,是他对民主体制的身体力行,希望转借社会主义党的旗帜,转战双溪檳榔,试图为百姓发出第3把声音。选民见之,能不能也助他一把,给他肯定?
怎么说,这个执政已有十年之久的州政权,的確需要至少一双眼睛监督。否则,绝对之肆无忌惮,自然造就绝对的囂张跋扈,乃至民意噤若寒蝉。结果,民之所欲,恐怕就要藏在我心。
摘录自  东方日报  / 杨善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