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竞选宣言沦为附属品

根据“无罪推定论”,任何人在被判有罪前,都是无罪的,行动党连任8届甲洞国会议员的陈胜尧医生因坚持这个民主原则,为首相纳吉说了一些“好话”,结果受到行动党人的挞伐,甚至被冠以“走狗”骂名。

除了背上袒护纳吉的罪名,陈胜尧还从国际货币基金大会上求证大马的经济状况,得到的答案是“大马不会破产”,如此一来,这位行动党元老的罪名也就更大了。
陈胜尧是在几年前,以公账会副主席身分发言,指首相纳吉的26亿令吉政治献金与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无关,而且也没有证据显示纳吉涉及1MDB事件;换言之,任何有关对纳吉这两方面的指责,若非子虚乌有,充其量也只是“有待进一步证实”的传言。
持平而论,陈胜尧虽是公账会副主席,但在有关1MDB事件的调查上,他大可不发一言,然而他却选择了“实话实说”,对此,他接受《新海峡时报》访问时喊冤:我做错了什么?难道只因为我说出了真相?
公账会在众多的公共机构中,地位算是最中立,其成员除了国阵,行动党、公正党和伊斯兰党也有代表在内,且公账会不由任何政府部门管辖,而是直接向国会负责及报告。
眼下,第14届大选正出现史无前例的激烈竞争,而尽人皆知1MDB事件是希望联盟的其中一个“杀手锏”,可陈胜尧却“毫不识趣”,挺身为纳吉脱罪,一些人因此气得跳脚乃在所难免的“正常反应”
最肮脏一场选举
至于不再获得行动党委派上阵大选,陈胜尧表示相信这与1MDB课题不无关系,但不管事实是否如此,在民主精神下,就算一万个心不甘情不愿,陈胜尧也唯有接受党的决定。
只不过,从陈胜尧事件上,足可预见5·09大选或将是大马史上最肮脏的一场选举,朝野政党必将在斗臭斗垮上出尽法宝,竞选宣言将沦为附属品,而外行看热闹的选民只能够雾里看花,他们最后被迫在坏与更坏之间,选择比较好的坏苹果。
这是对民主选举的讽刺,也是大马人的悲哀。
摘录自  南洋商报/陈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