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州行动党困境

甲州退出行动党的四名国州议员,率先宣佈以独立人士身份,攻打行动党强区,虽不至于引起轩然大波,却也不是茶杯里的风波,必为相关选区的选情添加变数。

退党元老沈同钦,在其选区甲市区议席的服务表现有口皆碑,在国会也发表不少为民请命,有前瞻性的政论,是一名尽责的国会议员。未被中央打压而退党之前,他对行动党鞠躬尽瘁,连同吴良山等人挑起购置党所的要务,还动用其公积金垫付购买党所的费用。
2013年,因不忿中央在哥打叻沙玛纳州席安排的候选人,为了党的原则与尊严,不惜背著骂名,毅然以独立人士上阵,以安抚选民的情绪,虽然落败,但依然获得不俗票数。接下来甲行动党內訌不断,中央插手党选以致沈同钦、吴良山班底全然覆没。
选民情绪易被牵动
在一次又一次被中央打压和污蔑之后,四君子愤然退出行动党,面对如此巨大的「党变」,流失德高望重的领袖,甲火箭乃至中央非但不採取民主的处理手段,反而是一味妖魔化,恶言相向,四君子对党的赫赫贡献,一併抹去。
退党以后,沈同钦等人继续为民服务,也依然和国阵分庭抗礼,然而一次次被视为「为难」甲州火箭的举动,例如举报甲火箭组织秘书土地买卖欺诈案,火箭议员以私人名义购买党车等等,加上甲火箭一再抹黑和对他们进行人格谋杀,看不清事实的选民当然认定他们已经被国阵收买。四君子以独立人士上阵火箭堡垒区,肯定不被看好,甚至有人预言他们最终失去按柜金,这不是重点,民主最可贵之处就是其神圣的过程,启迪民智。
越接近大选,选民的情绪越容易被政客牵动,或许早期大力支持这四位「毒瘤」的人士,有的已经改变立场,甚至对他们冷言冷语。吴良山曾说,以独立人士上阵,就算只得100张票,他也甘之若飴。吴良山两届屠龙,2008年在马华安全区击败马华行政议员古乃光,2013年自动请缨到不易攻克的鲁容区把甲马华主席顏天禄拉下马,视死如归的气魄与精神,是甲火箭现任领导班底所缺乏的。
甲火箭至今无法公佈其候选人,其中的端倪显然易见。在中央「依照惯例」安插亲信的裙带文化下,已故郭金福之子郭子毅或天兵降下,打乱甲火箭属意的候选人排阵。哥打叻沙玛纳区原任议员赖君万率先宣佈其亲信刘志良上阵,却迟迟未得到正式说法,反而传出了林冠英属意人选黄和平將出线。
甲火箭主席郑国球,秘书邱培栋各怀鬼胎,极力爭取他们的亲信上阵,僧多粥少的窘局或许將让甲火箭再一度陷入无止境的內訌。总不能仗著选民的宠爱,而忽略了候选人的素质。自內訌以来,甲火箭流失了许多专业人才,流失了多少中坚的支持者?类似哥打叻沙玛纳这样的堡垒区,理应是培育新秀的最佳选区,如以亲信作为委派候选人的標准,不看背景才德,实在有辱选民智慧。
总的来说,甲火箭並没有自我突破,依旧在甲州安全区之內「调兵遣將」,还爭得焦头烂额,独立人士可是在尝將冷眼观螃蟹呀!
摘录自  东方日报  /廖明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