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贝倪哭诉遭黑函拉下马 陈记光怒揭被冤中风患癌

(真相网/程义)公正党派系斗争以卑鄙手段砍功臣,激起民间义愤,继原任蓝眼万挠州议员颜贝倪因哭诉因为黑函而除名,根本没有机会辩解,另一名原任的旺沙马朱国会议员陈记光也揭发,党内流传他三度中风和患癌垂危的谣言,尽管他已把体检报告呈交给党主席旺阿兹莎,最终也是难逃一刀。

颜贝倪两届中选万挠州议员,并非侥幸,她在万挠高压电风波站在最前线与村民一起抗争,也和选民建立亲密关系,有功无过,但在提名日前惊传被挤出候选人名单。她在记者会哭诉,是党内派系恶斗与“青年才俊”急於上位,不惜夸大事实恶意污蔑她的结果。

颜贝倪被视为雪州大臣阿兹敏派系人马,在这场权斗之下成为牺牲品,这本是政坛常态,可是,一封黑函指控她滥用选区拨款就宣判她人头落地,没有听证会审理也没有解释的机会。

身为公正党最高理事的黄洁冰忍不住为颜贝倪洒泪喊冤,指党中央根本没有给予颜贝倪一个公平辩护的机会,“在正常情况下,无论是在政党,还是任何组织丶公司也好,任何人被指控,当事人必须有辩护机会,这是基本的公平原则,但是颜贝倪一直不知道有此项指控,一直被蒙在鼓里。”

其实,黄洁冰是阿兹敏派系人马,同样自身难保。她保得住候选人资格,但来届大选就算获胜,其行政议员的官职也冻过水,因为副主席拉菲兹已安排许来贤弃国攻州,准备取代黄洁冰。

颜贝倪是否有贪污滥权,选民心里有数,她还傻兮兮发声明说不会退党丶不会以独立人士上阵,反而要为公正党助选以推翻国阵。

但是,取代颜贝倪上阵的“青年才俊”,即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的助理蔡伟杰作出回应时,指他仅是将投诉写成告,如实禀报给梁自坚,接下来的事件发展并不由他控制。

蔡伟杰坚称自己只是把投诉人的报告交上去,不是写黑函;言下之意,他是指明颜贝倪是“罪有应得”,反插颜贝倪一刀。

据报导,公正党把万挠列为是“超级强区”,就算临阵易将而流失部分选票,依然能轻松胜出,要削弱阿兹敏的势力,就必须牺牲颜贝倪。反正选民只要改朝换代,万挠万无一失。

另一名权斗牺牲者则是知名度颇高的陈记光医生,他早就知道有些人为了将他拉下马,凭空捏造他中风了3次,并且患癌,无法再上阵。事实是,他只中风一次,而且完全康复。

“上星期四我才呈交2封信给旺阿兹莎,一封是诚信党和土团党区部主席联署支持我成为候选人的推荐信;另一封则是我的健康顾问的医药证明,可以证实他已完全康复。

可是,阿兹敏派系的陈记光在没有受到事前通知就被撤下,改由党主席旺阿兹莎的人马陈仪乔上阵。

陈记光怒斥,党中央放弃一个“常胜军”而选择一个“常败将”上阵,他在旺沙马朱经营了8年之久,过去也为公正党在大选中赢下漂亮战绩,党中央反而选择了一个去到哪里都吃败仗的人。

71岁的陈医生失望之馀,表明不会帮陈仪乔进行助选活动,宁可好好的去度假。只是,陈仪乔在旺沙马朱根本没有基层党员,也没有人愿意协助她,据知她邀请前马华党员前来助阵,胜算有多大?

希盟呼吁人民改朝换代,凡事要以大局为重,但以上两个残酷的政治现实证明,希盟领导人是以自己的权力为重,议员和选民只是政治棋子和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