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用尊重每个人的看法

最近因为脸书上一些争辩,我发现有些人一理亏就搬出“要尊重别人意见,要有言论自由,不要咄咄逼人”“希望大家坚持理性讨论,不要变成辩论”这类话,来终止对话。争辩内容我写过,无须重复,今天我只谈有些人对言论自由的误解。

话说,我以下写的主题,梁文道也在《理性》一文中提到。他批评一些人把理性贬为虚无犬儒,再大的争议都以一句“社会有不同意见”轻轻带过,“各说各话,温吞客气,然后不争论”。梁文道写得比我好千倍也精简得多,不像我啰哩啰嗦,希望大家上网找来读。
今时今日,讨论精神理性中庸文明对话这些字眼,常被诠释成“不争论,大家只分享意见,不拆穿别人的论据,社会自有公评”。一堆充斥逻辑漏洞甚至离题的垃圾论据,跟一堆严谨并直接回应问题的论据一样有份量。不管是不是垃圾论据,我们都不能不礼貌地拆解,因为要尊重别人看法。
的确,在某些场合下,为了照顾别人面子,我们确实不宜拆穿他的谬论。我也不是不礼貌的人!现实生活里我们常面对这种场合,笑笑就好,有什么私下沟通。不过,当有人口口声声要在脸书上促进概念的竞争和讨论风气,并以此为挡箭牌讲一堆谬论,当别人指出这些谬论的问题所在时,他却说别人不尊重他言论自由,然后中断对话,这不可笑吗?“社会自有公评”不能用来衡量论据的高下。当我们不能让人看见谬论的问题所在,尤其如果发言者是粉丝众多的网红,那这辩论就只有最媚俗、昧于是非的主张能胜出了。当讨论结果仅是“大家都对大家一样有道理”,讨论个屁啊?套用网民Lucian Lai的话,“面对异议或责问,如果仅仅用‘你说的也对,我说的也没错’这样的说法开脱,何来公共理性?”
我承认,我们不一定要有明确结论。很多事很复杂,不黑白分明。如果不愿聆听一味否定他人看法,难免瞎子摸象。交换意见是为了看清全局。何况不管我们做什么决定,如果知道各方看法,就能尽量照顾多方利益。除此以外,很多争辩争的也不是客观真相,是主观的道德判断。
互相尊重有时有利于和平共处,如果井水不犯河水,无须计较。
但不是每件事情都可以主观。先说价值观。
道德判断再主观都好,还是有一些大家要有的共识,如“奴隶制不合时宜”“纳粹大屠杀是人类历史的污点”。为了黑暗历史不重演,有些道德判断容不下主观。
当然,如果问题是:我们该不该投票?该投给谁?每个人会有不同感情,有不同选择。这没问题!大家的决定都值得尊重,我们又不是决定要不要杀人。可是,我们讨论这这些政治问题时,谈的不是你要有什么感受,不是什么选择比较正义,不是你一定要选哪个。而是:这决定有什么后果?那决定有什么后果?A跟B政绩怎样比?A的宣言对谁好对谁不好,B的宣言呢?GST对小企业有什么影响、废票有没有用等问题,都有百分百客观的答案,虽然我们的判断难免受到感情和偏见影响。回答这些不是为了强迫任何人决定。但是如果要大家做出对自己有利的明智决定,答案就不能只是社会有各种看法了。
现代社会理论上人人平等,你我他都值得尊重,只要不是坏人。我们也尊重个人选择,只要不伤天害理。我们更尊重并捍卫每个人拥有各种看法的权利。但我们没必要尊重那些看法本身。
尤其是误人子弟的谬论,更要无情践踏。概念不是人,概念不用也不该得到平等待遇。如果有人说“环境污染不是问题”这类与现实背道而驰的离地谬论,又没有足够论据支撑他的意见,那我们绝对可以说:你真是一派胡言!亲爱的,这不是人身攻击,我们不是咒骂他祖宗十八代,我们只是批评他愚蠢至极的看法。-
摘录自  星洲日报 /曹建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