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杯

上星期体会到本届大选前夕凉爽不闹的感觉,这种被视为病态的情况本周有所改善,毕竟下周六就是提名日了。

经历了过去两届大选闹翻天的人,会分别出这届大选的冷,比较之下,觉得很不寻常。
308大选出现一个反对党大明星黄某人,我的许多朋友,包括我的教会的女传道,都在追他每个晚上的政治演讲,最后都追到韩江独中大草场,下定了要改朝换代的决心。
迎来了政治大海啸之后,猫首长神一般的崛起,引起了神一般的政治大崇拜效应,原来的黄某人靠边站。
到了新朝捍卫政权的505大选,不但更加热闹,还嗅到阵阵臭铜味,有人百元大钞满街派,人们到处大吃大喝是天掉下来免费的,还有抽车抽摩哆的幸运奖品。
505大选是另一种人性扭曲的热闹场面,还闹了几场肢体冲突,许多热闹场合无关之前的大义凛然。
至于这届的509大选,听说原来的政治明星被人遗弃了,猫首长面对贪污指控庭案在身,头上光环仍旧光芒夺目。
每个人都说猫政权稳如泰山,没什么好担心的,人们还要看马来政治海啸能够去到哪程度,是否能席卷席布城。
前晚在公正党的誓师宴会听到马来海啸已在北马的吉打、中马的霹雳和南马的柔佛卷起大浪潮,可能槟城人后知后觉,还很安份。
看到市面上的人慢慢的动了,心里在想,是温水煮青蛙呢?还是风雨到来之前的诡异宁静?
槟城人其实还是很被动的动,并非308时主动追逐偶像演讲一起破口大骂,也不是505般的追逐铜臭味,口里念叨钱照拿票照投的嚣哗。
人们是否正静下心来检讨猫政府的不足,还是暗自埋怨被推翻的政党没有扮演好在野的角色?
我身边的朋友大部份还是要投火箭一票的,虽然他们不能再投火箭了,只能卜胜杯。
到神庙向神灵祈求风调雨顺国富民强,这个胜杯投下去,也不知道神灵保佑不保佑?
闽南话的有拜有保贝不知道是否灵验?
或许神灵的保佑有祂的时间,不是不保佑,是时候未到。
有人尽管投下胜杯,却在担心即使赢了政权,却未能赢到真正的民主,心里告诉神灵我们拒绝天下乌鸦一般黑的状况。
如果大家能够这么想,民主是有救的,至少还有那个虔诚的心,不是冷漠到完全不闻不问。
摘录自  星洲日报 /周新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