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人民代议士下车 听话“官方的代议士”取而代之

(真相网/陈伟国)行动党原任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在本届大选无缘上阵,他希望行动党和槟州政府多听取民意,也寄望中选的代议士要当“人民的代议士”,而不是“官方的代议士”!

黄伟益在2008年和2013年大选分别当选光大区州议员和丹绒区国会议员,是一个争议性的人物。黄伟益未曾像郑雨周那样,站在人民的一边捍卫人民权益,反之,在许多州政府施政弊端的课题上,黄伟益以马前卒的姿态一马当先捍卫行动党政权,维护主子林冠英,十足“官方代议士”的模范,其下车原因,预料与形象不良有关,其口不择言、鲁莽及草率的行径,引为诟病,或成为行动党的负资产。黄伟益打进国会后,表现也是乏善可陈,鲜少参与辩论,在槟州只能扮演“官方打手”的角色,对抗异议份子,为其主子林冠英护驾,但最终还是白干一场,“死”得不明不白。

黄伟益要寄望中选的代议士要当“人民的代议士”,而不是“官方的代议士”,预料是被除名后茅塞顿开,领悟出他当“官方的代议士”得不偿失的痛苦经验,因此劝告新人不要步其后尘,应该好好做一个“人民代议士”。

黄伟益下车前,或还自以为上阵权稳如泰山,类似当“人民代议士”的郑雨周才会被淘汰。但是,黄伟益与郑雨周虽然一起在这回的大选下车,本质上却大不相同,郑雨周是拒绝做“官方的代议士”而被边缘化,最终选择退党,道不同不相为伍。

黄伟益则是马屁拍不响,给主子惹麻烦,即使以蛮劲努力当“官方的代议士”,也不讨好,被除名也不敢问个究竟,心甘情愿“无故”被除名,连问也不敢过问,就因为他扮演的角色是“官方的代议士”,官方不要他代议了,就要乖乖听“官方”的话下车。

槟城庙会拨款风波,槟州政府被指拖欠槟州各姓氏宗祠联委会7万令吉,黄伟益被追讨欠款。亚依澹极乐寺小贩风波不仅闹上反贪污委员会,事主拟向黄伟益采取法律行动,起诉对方诽谤。去年,黄伟益尽显小家子气,以“官方的代议士”的姿态,为了一块小小的纪念牌,公开质问槟州各姓氏宗联委主席张威如在名英祠开放日,只送牌匾给前槟州首长许子根,是当众羞辱身为开幕主宾的槟州首长林冠英。

2013年,身为槟城首相林冠英政治秘书的黄伟益看A片看得过度亢奋,忘形的在自己的面子书替相信是他看得很爽的“免费的A片看到爽”色情网站按了个赞,这个举动被网民发现后,他立即删除掉有关的资讯,但一切已太迟了,凡是走过,皆留下痕迹。

2016年,黄伟益昨晚在个人脸书贴文,不满国营电视台迟迟没有直播奥运男女溷双羽球比赛,而被抨击“不懂比赛流程”。他的贴文挂上脸书后就面对网民,包括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的责备,张盛闻更在个人脸书上使用白痴(idiot)字眼形容他。

最令林冠英苦恼的就是,时任行动党秘书长政治秘书的黄伟益于2007年2月25日在槟城所发表的声明: 若要一劳永逸解决北海外环公路双溪育收费站所引起的争议,北海人民就须确保民主行动党在来届大选至少赢得1国4州议席。后来行动党非但赢得北海1国4州议席,火箭做政府10年仍未一劳永逸废除双溪育收费站,令行动党成为众矢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