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角色失衡时

相信第十四届全国大选最有看头的是行动党与宿敌敦马哈迪的联盟到底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明显的,两者的联盟不只转达政治领域没有永远的敌人的信息,但也确认追求政治利益者,道德与信义是没底线的!为了共同利益,彼此可边摇着民主大旗边喊着伸张正义的口号,合理化狼狈为奸与虎谋皮的举动!

行动党与宿敌敦马哈迪双方为了共同的政治利益能忘掉彼此间的仇恨相互拥抱并不是很奇怪的事情,是故,行动党选择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放弃用其代表性的火箭为竞选标志也不是一件令人惊讶和值得关注的事。
与宿敌化解怨仇忘了多年对方给国家和社会尤其是华社制造种种不公不平的政策,放弃自己本身代表性火箭的标志改用其他政党的标志并穿上他人的衣服,这就是前日本外务省主任分析官佐藤优在他的著作《人生是个修罗场》中所说的在政治领域的生存技巧!
无论是行动党今天的“变质”或“反逆”形态,它是必然的倾向。行动党创党至今,其势力和影响力始终限于华社和地区。为了伸展其政治影响力至马来社会,从委任马来社会知名人士东姑阿都阿齐兹担任副主席到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在有争论性的党选获胜的举动,行动党可说是浑身解数绞尽脑汁了。但其努力的效应是低微的!在此情况下,行动党只有寻求适合的伙伴帮扶。在政治上,没有任何政党会没顾虑地心甘情愿为其他政党壮大势力,除非是利益交换和妥协。妥协就意味着求助者须折中本身的条件并接受对方的要求!从308至今天,很明显的在现今的我国种族和社会的结构,行动党已不能寻找适合性的政治伙伴,而只能找个配合性的政治伙伴。
“适合”于“配合”,两者的用意差异多。适合者,两者旗鼓相当能共同进退;配合者,彼此有优劣对立,某方有不足之处需靠对方而立。行动党的立场一直在变,那是因为它无法找到适合性的伙伴,但却找来了配合性的伙伴。所以,为了讨好这配合性的伙伴,要求变了请求,请求变了乞求!在希联,虽然政治势力比其他伙伴强,国州议席最多,但却是只能扮演附属角色的人物,这不是妥协吗?
摘录自  光华日报/张海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