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忘了被鞭笞的痛

不想谈“一马公司”及“26亿”,因为这些课题的答桉都在策略小组准备的册子当中,有疑问的人,别只一味听反对党编的故事,应该看一看策略小组的答桉。

我也不想谈林冠英的“洋楼贪污桉”、行动党的“山竹园土地桉”及“隧道及三条高速舞弊桉”。听一听魏家祥的提问,对照一下林冠英的态度,应该有所答桉。我更关心国家未来的方向,到底谁来制衡极端声音?

实行公开鞭刑

马来西亚的东面有个汶莱。汶莱在2014年开始落实伊斯兰刑法,不能在公共场合喝酒,那是必然的。除此之外,非穆斯林还无法舞狮舞龙,不能庆祝圣诞节,不能过情人节等等。在马来西亚的东南方,有个印尼的亚齐省,在2001年被印尼赋予自治权后,开始实行伊斯兰刑法。在2015年,第一次对违反伊斯兰刑法的非穆斯林实行公开鞭刑,这位非穆斯林是卖酒的基督教妇女。

马来西亚的正下方,有个耶加达。耶加达前任省长锺万学在2016年因为被指亵渎古兰经,被伊斯兰强硬派攻击,最终导致20万人走上街头,抗议华裔省长。最终,锺万学被判处两年监禁。

回到马来西亚,相信我不也必多说有关东海岸的伊斯兰党如何要提倡伊斯兰刑法的议程。值得看官思考的是,为何自2013年开始,就天天看到报章报导伊刑法、砍手砍脚、公开鞭刑断肢法、伊斯兰国、不偷不抢不怕的言论。国阵自1973年成立至今,并没说过要实行伊刑法。反而自2013年开始,非穆斯林就笼罩在伊刑法的恐惧当中。

是谁壮大伊党?

为何是2013年开始?那是因为伊斯兰党的壮大。是谁让它壮大?是谁给了它机会壮大?又是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是谁一直引领伊斯兰党寻找法令后门,触发宪法危机?

行动党今天能大声告诉你,已经和伊斯兰党划清界线。可是,从伊斯兰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却和行动党情同手足般,相亲相爱,出生入死。这从伊斯兰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一直躲在行动党后面,伺机寻找机会再度出击。

是伊斯兰党也好,是诚信党也好,只不过是换了瓶身的毒药。

美其名是要“救国”,实则不断在典当非穆斯林的权利,也把马来西亚推向另一个极端的悬崖。

请别忘记曾经被鞭笞过的痛,真的不能投希盟。

摘录自 中国报/梁德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