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马回乡路迢阻热情?

国会通过《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那一刻,光天化日之下,伊斯兰党的议员和国阵的党鞭,站在同一阵线,昭显彼此似无还有的关係,也预示他们左右摇摆的立场。不同的是,被离开民主(没有)行动党的马六甲国会议员沈同钦先生投下反对票。

律法同一,想法各异,沈前辈所行的一如既往,既说明他清贵高大的气节,也体现他做人处事的光明。儘管这些日子党內的沆瀣一气卯足全力地一再詆毁他,一经大时代的考验,一切尽在不言中。
怎么说,都是领航前行的君子。他的党龄,甚至要比许多初出茅庐的后生年龄还要大。但是,走过跌宕起伏的篳路蓝缕之路,一亩亩的瘦田耕开了;没有想到芥蒂纷沓而至,流著口水覬覦这一席国会的同志,犹如来来往往马六甲海峡的过江鯊鱼。
思虑国家的远景,顾及本州的大局,多年以来沈同钦先生和他的战友,一再委屈求全,自限在一个墙角;苦苦坚守底线,继续服务人民,为百姓发言,为社稷出力,为理想奋斗。
纵然那样,可惜的是,沈先生始终不被放过。前不久(被)退出了这个党,不得挽留也就算了;岂知党內的高层乃至讥讽以毒瘤之名,希冀早日除之为快。气度之小,格局之窄,还用说吗?
相反的是,领袖身边的那些阿諛奉承之徒,不但深获重用,每逢选举则保送到比较不那么凶险的安全区出。目睹沈先生和他的团队咄咄怪闻之遭遇,如今广大的马六甲选民,想必都深刻感受了。
孔子说:「德不孤,必有邻。」。如果沈同钦先生和他的团队要角逐本届大选,希望大家用邻里之心,以眾星之势,凭手中一票,一起拱起一颗颗从古城海面浮起的北斗星,指引本州迷途的火箭,回返正道
摘录自  东方日报  / 杨善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