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超越两党制格局看待各方宣言

先不谈内容,如今我国朝野各政党陆续发布本身宣言,以应对来届国家大选。从民主选举而言,这毕竟是一项值得肯定的正面示范。

大致上,宣言可被定义为一项书面公开声明,由某个政党或候选人在大选前提出,并阐明相关的政策、理念、主张、目标,乃至承诺。
因此,其实除了政党本身,我们也应该鼓励各选区候选人,向个别区域的选民公布本身宣言。毕竟在我国现有的内阁代表制选举下,选民手中所投下的神圣一票,还是必需从最基本的国和州议席开始。然后才能进一步通过某个政党或候选人在议会所掌握的总得多数信任,组织相关的国、州政府。
再加上当代选民日渐重视候选人素质,若各个选区候选人皆能公布本身宣言,即能让选民们更有效和全面地针对该候选人的政治主张、立场、素质和能力进行评估,甚至跟其他人选作出客观比较,选出真正的心头好。
当然,政治宣言也有一个时常惹人话柄之处,即部份政客们往往被指责为向选民作出诸多甜蜜的谎言和空头支票,以误导选民上钓。而一旦取得胜选后,即把有关宣言内容忘得一干二净,不愿埋单、兑现承诺。
从法理上而言,类似想法并没有错。国内外许多司法案例显示,政治宣言的确不算是一项拥有法律约束力的合约。包括我国上诉庭于2013年针对一宗由一批单亲妈妈协会向前任大臣卡立所领导的雪州政府所作出的诉讼,也阐明选举的宣言并没有任何法律执行效果。因此,即便该州政府无法兑现本身于2008年大选所作出的承诺,即给予州内单亲妈妈津贴每月100令吉津贴。但该批单亲妈妈的索偿争取依然无功而返。
当然无可否认的,若要把类似政治宣言定位为合法合约,当中的确存在不少缺陷。包括无法证明拥有特定对象群,已经接受了有关政党的宣言承诺,并因此决定投它一票。因为投票毕竟是秘密的。
而合约却必需明确涉及有关提出和接受某项献议的特定单位。
无论如何,人民老板们也不要过于悲观。虽然政治宣言没有合法效益,但某个政党或候选人若违背本身的竞选宣言,从民主精神和操守的角度而言,始终是不正确的。当然我们的选民们在这方面也要有严格的政治醒觉,尤其向这类没有民主诚信的政客们说不,让他们没有机会继续在来届大选获得青睐。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朝野两大阵营希盟和国阵早前已公布的宣言。
若您要求一个拥有划时代意义和新颖价值观突破,犹如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1789年法国人权宣言、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般同等格局的宣言,无可否认的,我国超越两党的宣言都无法达到有关格局。
尤其在华社最关注的国民平等权益和地位方面。朝野大致上都不愿针对既有宪法第153条款所提及的土著特权地位,作出任何的大胆改革和突破。甚至还要进一步捍卫和巩固相关的土著特权。
当然,若从更具体的政策细节方面作比较,国阵在这方面则比希盟来得有政治改革勇气。包括提出要终止任何超过100万令吉房屋价格的土著单位优惠政策。
而朝野宣言的共同特色在于,双方主要都是走谨慎、务实、包容且涵盖所有对象群的左右逢源路线,包括列出一系列具体政策或措施,就像派人民援助金一样,尽量让更多群体受惠皆大欢喜,争取最大化的选民支持。
当然,除了一味讨好选民以外,朝野阵营还是在一些领域勇于提出不同的政策、主张和路线,值得让选民们作出客观分析和比较。
例如在税务方面,希盟就提出在百日内废除消费税(GST),并恢复过去的销售和服务税(SST)。他们也坚信只要废除消费税,就能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并让市场上出现更多流动的可消费资金。
而国阵虽然在其宣言没有提到消费税。但根据既有政策,却坚持捍卫消费税的有效性、透明度和公平性。并以世界上超过160个国家执行消费税为基础,主张该新税务更符合新时代主流趋势。
至于在外资方面,希盟则主张重新检讨一些颁布给外国的大型计划工程。
相信这主要基于敦马的一贯立场,即指责纳吉领导的现有国阵政府过于亲华,担心典当国家主权。但敦马似乎漠视了中国在世界舞台崛起这一事实,以及他在1980年代所推行的亲日、向东学习路线。
而针对统考,我则认为是一项已经被高度政治化的课题。双方几乎都是以五十步笑百步。国阵所引用的“被考虑”字眼固然引起各方质疑,但希盟所提的“必需符合其它既有公立大学普通资格”,不也令人充满无限现象空间?
当然,除了矛盾点以外,我们还是可从双方阵营的宣言,看到一些不谋而合且惠民的新点子。例如对宽频速度和覆盖率的重视,以及主张调低相关的收费,并认可数字经济的崛起。国阵甚至在这方面认可网上公民请愿制,针对任何超过3万人联署的运动作出回应。
除此,国阵也在宣言中提出一系列具体措施提升我国的现代化农业和绿色科技,包括采取绿色科技重建陈旧人民房屋、增加电动巴士的运用、安装智能电表等,以打造一个绿色城市和国家。
至于希盟,则也综合了他们现有领导槟州和雪州的经验,承诺推行类似关爱母亲购物卡优惠和提供免费社区巴士等计划。并提出一些重大的体制改革主张,包括限制首相和州务大臣任期、三权分立和肃贪等
当然,虽然如今我国已来到以国阵和希盟为主的两党制时代。但在一个民主国家,我们也不该忽视了其它的第三势力,包括伊党、社会主义党乃至投废票运动等民间组织所提出的宣言或诉求。
至少确保我们可以以更宏观视野看问题,而不至于陷入朝野两大政党相互较劲的视野盲点。
摘录自  星洲日报 /吴健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