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海啸,北马开始?

如果你是国阵支持者,又定力不够,还是劝你不要去看希联最近搞的几场政治大集会。出席的人士几乎把整个场面都覆盖,据说有者是跟着讲座巡回跑,就像早期有家电讯公司用的广告歌一样“I Will Follow You”(我会跟随你)。人潮,还是一样受落,至于票数,那就要等投票日当天才能揭晓。

吉打州诚信党在其脸书专页就有提到,马来海啸会从北马开始。是吗?如果你相信2018年大选会有马来海啸,那国阵要自求多福。如果你相信马来人会通过选票来否决国阵,那你应该支持马华和民政党的候选人。因为希联执政了,他们一样会让没有中选的盟党领袖通过后门委任上议员,再出任内阁部长。
民主行动党的策略几十年来如一日,大选期间他们会先以很强势的形象出现、势如破竹,到了关键时刻(要投票前夕),他们会跟你说,调查显示某某人会输,需要大家发力支持。结果,前槟州首长已故林苍祐、前柔州大臣阿都甘尼奥斯曼,就是输在那最重要的最后一刻。
在他们的强区,他都会跟你说,不可以轻敌。去挑战别人的地头,他们会跟你说,在行动党党内,没有所谓安全区这回事。所有行动党领袖都必须准备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我们常常看到的结果,国阵候选人就这样被牺牲掉。能做、肯做、可以做事的,一个接一个被斩下马,换上去的那个就靠着那一把口,继续其精彩的政治秀。
行动党领袖是没有“舒适区”这回事,是真的。你看林吉祥,几乎每届大选都会易区竞选,说的难听这叫杀红了眼,就是要杀杀杀。中肯的说法,领袖必须做好承担风险的准备,才能带动士气达到改朝换代的决心。为什么行动党把焦点都放在柔佛?因为柔州是国阵和马华的堡垒,马华的7个国会议席就有4个在柔佛
把马华赶尽杀绝有什么好?对一些人而言,把眼中钉给除去了,选择就会更多,未来才好办事。敢情希联改不了朝、换不了代,行动党却一举围剿马华和民政党,你觉得巫统会把行动党排除在外、不对他抛媚眼吗?你问骆冰,我的看法从来没有改变过,林吉祥和敦马都可以一笑泯恩仇,现在的政治是没有不可能,只有更多的可能。
今天,选择权就在选民的手上,如果选择行动党,就必须舍弃马华和民政党。要完成迈向布城这个宏愿,确实需要马来海啸,你真的很有信心、肯定,希联政治集会受落就是马来海啸的前兆?既然对海啸这么有信心,那选民就应该听反对党领袖曾经告诉你的话,政治是需要制衡的,不可一党独大,要有人进去议会监督才对。
这次的大选会有马来海啸吗?要是真的有这场大海啸,国阵肯定到了危急存亡。在骆冰看来,青年海啸是有的,现在的年轻人哪里会理会服务,他们要反就是了。为什么要反?因为不反就是领狗粮。既然大家对马来海啸有信心,那华裔选民是不应该重新评估一下这个局势呢?
反对党领袖告诉你们“1+1”的方程式是对的。你看莫哈末沙布,连输几届大选,盟党一样对他关爱备至,除了委任他出任官联公司的董事,只要是合适的都不会忘记他。乍看之下,这跟国阵的模式是很接近的。骆冰不敢说一样,只能说,林吉祥都可以跟敦马抱在一起,通过后门委任上议员再任部长这回事,谁也说不准。
骆冰有位姐妹是嫁给友族的,她对马来海啸这回事还是有所保留。马来社群最注重的是宗教和特权,这两个东西是很敏感的,你要提要很小心,这是马来西亚特色。一片祥和是多元种族和谐社会,要是讲到宗教和权益,谁敢乱动这两个东西,他们是会豁出去的。
反对党的政治座谈会吸引人潮出席,一点都不稀奇。2008年大选前,他们的集会是那么多人,可惜就是换不了政府。308和505大选,人潮未减。票开出来还是不能换政府。为什么?是选区划分的问题吗?还是去听集会的人没有全部把票投给反对党候选人。只能这么跟你们说,如果出席者的出席都化为支持票,马华哪里可能会输到这么惨?
摘录自  光华日报/骆冰